fbpx

香蕉纖維衞生巾 解決月經貧窮

在發達地區如香港,女士「嗰幾日」雖然令人心煩氣躁或有身體不適,但各種衞生巾品牌及「功能」衞生巾總算隨手可得。有否想過,在很多發展中國家,月經是禁忌,衞生巾是昂貴奢侈品,「嗰幾日」不但無法外出工作或上學,更可能因為使用不潔的方法而感染致死。現年41歲的美國女子沙里夫(Elizabeth Scharpf)在非洲為世界銀行當實習生時,認為「月經貧窮」問題是剝奪女性尊嚴,決心要以商業手法解決,最後設計出以香蕉樹幹纖維為原料的環保及廉價衞生巾。

2005年,當時只有27歲的「學霸」沙里夫(Elizabeth Scharpf)剛從哈佛大學商學院及甘迺迪政府學院雙碩士畢業,獲世界銀行聘用為實習生,並前往莫桑比克工作。在接觸當地的企業家時,一名女性老闆向她透露,其公司每年有兩成員工請假多達30天,原因是負擔不起昂貴的衞生巾。它甚至貴過一般婦女一日薪金;而盧旺達的就學少女同樣因為同一理由,每年告假多達50日。

即使勉強出外,這些婦女只能使用破布、樹皮,甚至是泥巴以解決月事,因此亦會帶來感染風險。沙里夫後來跟哈佛的同學討論起,才發現非洲及亞洲貧困地區普遍有類似問題,除買不起女性衞生用品,當地人更視月經為禁忌,不願公開討論,令問題更加惡化。

沙里夫覺得憤怒又荒謬,認為月經貧窮問題是剝削女性尊嚴。她此前在一間跨國藥業企業工作過3年,決心要運用自己的商業背景及經驗幫助這班女性解決這個困境。

攪拌機加可樂找出方案

經過多重考慮之後,沙里夫選擇以盧旺達開始她的實戰。因為與多個東非國家相比,盧旺達相對是一個小國,對「試水溫」較為便利,加上當時的盧旺達國會過半數議員為女性,有利於對推動女性衞生議題。此外,在盧旺達註冊公司過程快速,只需48天就成事,算是發展中國家少見的有效率。

鎖定顧客對象之後,沙里夫從美國帶來兩名工程系的學生,以及一個攪拌機來到盧旺達。她們嘗試找出哪一種天然物料最吸水、採購最便捷。她們徵詢過不同專家的意見,篩選了5種物料,並將它們放進攪拌機打散、曬乾,然後倒可樂上去做實驗,最後發現當地隨處可見的香蕉樹幹纖維的吸水表現最優勝。

產品有了雛形之後,沙里夫成立名為「可持續健康企業」(Sustainable Health Enterprises、SHE)的公司。在接受組織Echoing Green 6萬美元資助,以及得到哈佛商學院的師生相助之後,她在盧旺達東部建立生產基地,聘請一班婦女協助生產這款環保衞生巾,取名為Go!寓意女性終於可以隨時出門,不怕出現尷尬。沙里夫還為這個香蕉纖維改造成吸濕物料的程序取得專利。

沙里夫指出,「我們生產的護墊沒有使用水,用很少電力。這不是因為我們的目標是成為最低成本、最環保的機器,而是因為我們必須這樣做。」她表示,寶潔(P&G)和金百利克拉克(Kimberly-Clark)等大公司的人曾向他們潑冷水,告訴他們不可能製造出沒有化學物料和用電很少的材料。「我們想出了怎麼做,因為我們不得不這樣做。」

產品無法打破守舊觀念

由於所有物料採購及生產都在本地完成,因此Go!Pad售價比市面最便宜的還要平35%,推出以來已售出近60萬包,獲約4萬名少女使用,並因而令900名農民提升收入。SHE的成功亦吸引到另一間美國醫療保健巨企強生公司(J&J)注意。後者認為這項技制很有潛力可應用到其他熱帶國家,因此為SHE提供技術諮詢,並協助其擴大生產規模。

除了產品銷售,SHE認為衞生教育亦十分重要。因為部分人始終抱有根深柢固的觀念,認為月經代表不潔,必須要自我隔離,即使有了衞生巾,亦不代表她會如常上學上班。在尼泊爾,單在今年首兩個月內,就發生多宗涉及月經禁忌的慘劇。

多名婦女在月事期間要在小木室隔離過夜,由於嚴寒,她們生火取暖期間懷疑吸入濃煙致死。儘管尼泊爾早在2017年立法禁止月事隔離房這個傳統陋習,但一時間無法改變民間封閉的思想及迷信。她們甚至不允許觸碰其他人、牛隻、綠色蔬果,甚至連飲用牛奶或進食奶類製品都被禁止。因此長遠而言,倡議及健康教育必不可少。

沙里夫曾表示希望可以把技術帶到印度、孟加拉等的國家。事實上,另一組哈佛大學及麻省理工大學畢業生2015年亦在印度創辦名為Saathi的環保衞生產品公司,也是採用香蕉纖維作為原料。它聲稱旗下的衞生巾是100%生物可降解,算得上變相實現了沙里夫的願望。

仁人學社特約專欄作家王海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