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強權3人敢死隊

由李安納度卡比奧主演的電影「血鑽」(Blood Diamond)在2007年上畫時,轟動全球的鑽石業。電影以1990年代內戰連年的獅子山共和國為背景,由一粒巨型的粉紅鑽石引發的動人故事,訴說當地人民的苦難。非洲的鑽石產量佔全球一半以上。

「血腥鑽石」是指交戰派系透過鑽石原料交易來取得資金,用作購買武器和支援內戰之用。這些非法交易令非洲飽受戰禍蹂躪,導致600萬人無家可歸,300多萬人死於戰亂,更有許多手無寸鐵的平民因為發現秘密礦產的地點遭叛軍剁掉手腳。電影一開始便以「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的報告為引子,令這間非牟利組織廣為人知。

由於貪污腐敗和對資源管理不善,許多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政局不穩,深陷貧窮的泥沼,成為弱肉強食的人間地獄。從2002至2011年,約有6萬億美元的贓款從發展中國家流出。非洲的石油和礦產資源豐富,出口值約3930億美元,是國際援助金額的9倍。若用得其法,可使數百萬人脫貧。可惜受益者卻是政治、軍事和商界的掌權人和與他們有千絲萬縷關係的跨國企業。「資源詛咒」是指在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出現這等不公平現象。

總部設在英國的「全球見證」由3位好友創立,分別是艾柏烈(Patrick Alley)、高卓敏(Charmian Gooch)和戴西蒙(Simon Taylor)。柏烈20歲便投身社會,在工業界打滾;30多歲時想做些有意義的工作,毅然投身環保行業。卓敏在大學唸歷史;西蒙則讀生物學,曾在「綠色和平」工作。3人在一環保調查機構共事,主要工作是進行保育調查。

他們發覺國際間欠缺一個中立機構去審視與環境有關的罪行,遂在1993年成立「全球見證」,進行臥底調查,專門監察濫用天然資源的情況。他們設立個案研究, 揭發引起衝突、貪腐和破壞環境的層層黑幕,由法律人員仔細印證,滙集成行業報告,揭發非法挪用天然資源的人。「全球見證」並非祇揭瘡疤,而是透過研究和倡導引領政策變革,有策略地打破「資源詛咒」的謬誤,令資源能取諸當地,用於當地的福祉。

「全球見證」的首項行動是調查赤柬 (即紅色高棉)秘密地利用木材賺取資金。當時外界對此傳聞所知甚少,柏烈和西蒙有感赤柬肆意殺戮,希望查出真相,便大膽地在1995年初深入虎穴。他們像占士邦般,假扮成生意人模樣,駕車沿着700公里長的泰柬邊境調查,發現該處有18間從事秘密伐木的公司。兩人從當地的運輸和伐木工人處取得大量資料,並利用公事包內暗藏的針孔相機拍下非法伐木的證據,呈上英國、歐洲和美國外交部,並在新聞發布會上公開。同年5月,泰國關閉泰柬邊境,赤柬頓失去每年9000萬美元的走私木材生意。約一年後,當地的赤柬向政府軍投降。

揭露內幕 改變制度

事實上,森林濫伐不叭祇破壞環境, 還成為政治和走私勾當的工具。隨後多年, 「全球見證」陸續揭發並制止了津巴布韋、赤道幾內亞、利比亞和中緬邊境等地的非法伐木,呼籲國際採取監察措施。

在1998年,卓敏和她的團隊首先披露了非洲當權者和鑽石商之間的不法勾當。她隨即發起一連串的游說運動,促使國際間於2003年建立「慶伯利認證機制」,禁止處理與買賣未獲認證的鑽石原料,藉此切斷血腥鑽石輸出的管,並持續監控這類產品的來源。「全球見證」為此而獲提名競逐2003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在過去20年,「全球見證」對多個國家的石油、天然氣和採礦業進行調查,發現利比亞、安哥拉、剛果和蘇丹等地的政客和軍隊不顧百姓的死活,掠奪國家資源,石油收入變成戰爭經費,使衝突愈演愈烈,引發了大量平民傷亡。在2002年,「全球見證」提出「收益透明化運動」,翌年聯同數間國際機構建立全球第一個反貪腐機制——「採礦業收益透明化倡議」, 阻止黑錢流入離岸銀行戶口,並首次公開高達1萬億美元的採礦業收益。

港交所(00388)開創全球先河,要求石油、天然氣和采礦企業在上市時,必須就其對各國政府的支付情況提交報告。歐盟和美國亦先後通過法案, 形成全球性透明度準則。到2013年,全球有650間企業和機構參與「收益透明化運動」。

「全球見證」致力改變國際貿易規則和金融舊習,以保衛人權和地球的資源。「資源換基建」交易是中國海外企業重要的投資方式,也是一種新的發展模式,但背後往往牽涉不同的利益集團。「全球見證」亦敦促這類企業提高透明度,改善中國企業的商譽和投資環境,促進國際發展。

不靠攏政治勢力

這個三人敢死隊以大無畏精神向強權挑戰,開始時不名一文,要在倫敦地鐵站外持罐募捐經費,直到1994年得到荷蘭Novib的第一批捐款才能展開泰柬邊界的調查。英國美體店創辦人Anita Roddick 亦在頭3年提供免費辦公室,並大力支持他們的運動。「全球見證」現有45名員工,2013年的經費為610萬英鎊,用於調查和運動倡議上。雖然與英、美多家慈善團體建立了合作關係,但「全球見證」堅持以智力為資本,不靠攏任何政治勢力,保持數據及資料準確。

歷史反覆證明政府和企業欠缺自我審查的機制,往往在遭受強烈的批評和暴露了赤裸的事實後才會妥協。為此「全球見證」獲得2014年薛氏社會企業家獎;高卓敏也成為 2014年TED大獎的得主。

創業革命—Lean Startup

過去三年來,全球多個國家出現一場靜默的革命──沒有流血、示威、暴動、人頭落地、政權下台等場面,但影響比很多政治革命來得更深遠。這場革命無以名之,但可以稱得上是創業的革命。

本來創業這回事在所有的經濟體系都不斷出現。沒有什麼革命不革命。但事實上,在過去數年,這個看似不起眼的東西,正在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創業成功率從此不一樣

簡單地說,這個革命扭轉了一個長期以來被認為是不可打破的定律,就是創業失敗率必然很高。雖然沒有準確的數字作為根據,但一般人相信,創業的失敗率往往是高至80%至90%。目下這場革命,有機會令這個情況改觀,創業的成功率可以高至60%至70%。一來一回,意義非同小可。

為何可能?這要與一套嶄新而又行之有效的創業方法Lean Startup有關。2011年,一個年輕的創業者Eric Ries寫了一本暢銷書The Lean Startup︰How Constant Innovation Creates Radically Successful Businesses【圖】,馬上洛陽紙貴,風靡全球,平地掀起一個新的浪潮,從此創業再不一樣。

去年五月,執管理學術界牛耳的《哈佛商業評論》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目就是Why the Lean Startup Changes Everything,作者是史丹福大學的Steve Blank教授,總結了過去三年Lean Startup在商業世界的衝擊及影響。

所謂改變一切,就是改變了創業的成功率,從低於10%到大大超越50%。這裏所講的「創業 」,不但指新創辦的企業,還包括現有大小企業中新產品與服務的開發。更重要的,是它不只可以應用於一般的牟利企業,更同樣適用於非牟利組織,社會企業,以至公營機構,政府部門等。總之,任何地方需要 「創辦」 新的服務或產品,都可派上用場。

哈佛商學院的Tom Eisenmann教授就說過︰「The Lean Startup 比過去多年來任何一本管理著作更能促進世界經濟發展」

史丹福大學的Steve Blank更直言︰「Lean Startup 這套方法將足以引發另一個工業革命。」

究竟Lean Startup為何會有這樣的威力?

要知道,世界各地到處都有創業活動,成功及失敗例子都很多。不少成功的企業家,事業有成後往往會著書立說,講述他們的創業傳奇。但一直以來,管理學者並未能掌握到創業的成功秘訣,回顧西方管理學百多年歷史,各方面的著作汗牛充棟,惟獨是沒有一本像樣的創業專書。

The Lean Startup一書獨到之處,就是作者能夠在自己成功創業之後,有系統地反省整個創業過程,並將關鍵的步驟及方法以深入淺出的文字表達出來。本來,他沒有寫書的念頭,只是在網誌上發表個人心得,但大量讀者反應異常熱烈,他每寫一篇東西,都獲得廣泛流傳。

不少讀者開始分享學習心得,並有很多讀者表示採用他的方法後效果顯著地好。他受到這些鼓勵,才把發表過的文章重新整理成書。

筆者退休多年,近年來致力於推動社會企業的發展,亦通過《仁人學社》 舉辦 《社會創業者培育計劃》。接觸了Lean Startup 之後,如獲至寶,因為它對創業者有着立竿見影的功效。

掌握Startup技巧裨益大

有些人會說,Lean Startup所展示及介紹的,不外乎是有系統的普通常識,很多成功的創業者就是用這些方法,只是沒有把它寫出來而已。不錯,Lean Startup並沒有石破天驚的理論,也沒有什麼前人從未嘗試過的妙點子,但難得之處,就是把有用的實踐總結起來,方便大家按部就班地使用。

筆者的一個親身經驗,正好是個旁證。筆者五年前與張瑞霖一起創辦《黑暗中對話》。開業不到兩年,張瑞霖便把整過創業過程巨細無遺地寫成專書,《黑暗中對話︰ 經營社會企業的體悟》 (商務印書館,2011),用意是將創業過程公諸於世,好讓其他有意創辦社企的人士作參考。這本書毫無保留的描述,令讀者眼界大開,但撫心自問,大家能否真的可以從中領悟到創業的要訣。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問題在那裏?作者絕無意隱瞞真相,但卻不能道出創業的關鍵步驟及方法,正是因為沒有像Lean Startup的分析架構,這就是它的獨特價值。

對於社會創業及社會創新,Lean Startup的出現可說難得巧合。現在已有一個名為 Lean Impact的網站,專門介紹如何運用這套方法在NGO或社會企業上。筆者建議大家莫再遲疑,趕快了解及掌握Lean Startup的要義及技巧,將會對你的工作有莫大裨益。

里仁為美 共創健康

食物是人類生存的必需品。然而,農藥濫用和充斥市場的黑心食品,令食物變成破壞自然生態和健康的幫兇。如不再正視問題,後果堪虞。幸而不少有心人士致力推行有機耕種和天然食品,有些更取得豐碩成果。台灣的里仁有機連鎖店是此中的佼佼者,其堅持的核心價值和順勢發展的過程可供農業國家參考。

「里仁」一名出自《論語》:「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這所有機連鎖店就是以鄰里守望相助為基礎,建立有誠信的好社區。創辦人以大無畏精神,從無發展到有,組織起生產者、銷售者與消費者三方的網絡,幫助台灣有機農業與健康產業的發展。

尊重生命 關懷自然

20多年前,里仁只是一間專售有機蔬果的小店,多年來默默耕耘,如今已成為台灣最大的有機連鎖店,旗下有100多家店,每年營業額超過10億新台幣,顧客超過280萬人次。該公司提供約700多款自家種植和生產的有機商品,其中包括有機蔬果、有機飲料、健康餅乾、佐料、有機棉衣物與環保清潔用品等。除內銷外,還將產品銷往美國、加拿大、新加坡、馬來西亞、上海和香港等地。

每家店除店長一人外,還有2至5位店員。此外還有義工數名,主要是在入貨時來幫忙打理。由於大部分的員工都是義工,令成本較低,讓消費者吃到平價又健康的食品。里仁把關嚴格,獲得消費者信賴,成為有機商界的一大品牌。

里仁的創辦人日常法師謙稱自己是「常敗將軍」,不斷在失敗的過程中開創不平凡的事業。法師於1929年生於上海,當時中國大陸政局動盪,年青的他隨叔父渡海赴台;大學畢業後,放下高薪厚職,毅然走上出家之路。法師在70年代曾旅居美國十年,接觸到有機的概念,也瞭解到現代化學農耕對於人體及環境的傷害,回台後一邊弘法,一邊推廣相關的理念。

在70至80年代,為了降低蟲害的衝擊與刺激產量,農夫大肆在農地上施用化學肥料與噴灑農藥,嚴重影響人類的健康,還令土地酸化,危及後代。日常法師有見及此,決心推動有機農業。1995年,他引領弟子種植有機蔬果,成立簡單的里仁賣場。當農夫放棄化學肥料與農藥,轉為有機栽培後,產量極少,成本不僅提高,又因不知如何防治蟲害與施肥,產品多是有洞的蔬果,賣相不佳,難以出售。日常法師在一片不看好聲中,在1998年成立「里仁事業股份有限公司」,開拓管道,幫助農民解決產品銷售問題。

於此同時,消費者對於健康的需求愈來愈高,渴望買到有機健康食品,於是里仁便開發健康安全的加工食品及生活用品。健康理念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十分困難。里仁在找尋食品廠商合作研發無化學添加物的產品時,常遭對方拒絕。此外,剛開始時生產規模不大,許多大廠根本不予理會,開發人員只好先找中、小型的食品廠合作,證明排除化學添加劑是可行的,再回頭吸引大廠投入研發。這些農產加工品和日常用品,要求嚴格,要無色素、香料、人工添加物等,儘量做到符合人體健康的標準。這樣謹慎的態度,令廠商樂於與里仁合作。

專業驗證 評鑑把關

里仁的發展不是為搶佔市場,而是隨住環境的改變而作出相應的對策。例如當農產品生產過剩的時候,里仁就為有機農業找一條出路。於是,農產品加工也成為重要的一環。當年銀川米生產過剩,里仁就動腦筋如何處理,於是就開發出米果、有機米麵包、有機米粉等產品。當冬天蔬菜生產過剩時,里仁為了幫助菜農,推出蔬果汁。許多產品都是這樣開發出來的。

在1997年,日常法師成立了「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推廣有機耕種及輔導農耕技術,研究出如何施用有機肥料增強作物的抵抗力,或利用大自然的天敵原理剋制蟲害,令有機蔬果外型不但可與一般蔬果媲美,口感與味道也提升了。由於加入的農夫漸多,慈心遂發展一套評估標準,為里仁銷售的農產品評鑑把關。踏入千禧年代,有機風氣蔚然成風,市場出現魚目混珠的現象,驗證變得有迫切性。慈心遂在2003年申請成為政府授證的驗證機構,自此發展有機產品的驗證工作。

型格時尚耳機 以聲音改變世界

音樂可能是孤單者的心靈慰藉,或是有才華之人發揮所長的舞台,但原來全球共三億六百萬人患有不同程度的聽覺障礙,當中大部份只需要配戴助聽器,便能聽到聲音,但他們大部份在發展中國家,未能得到合適的治療,終其一生與聲音無緣。環球唱片前公層貝麗澤·希爾頓 (Bridget Hilton)熱愛音樂,成立耳機品牌LSTN及Starkey Hearing Foundation,每賣出一個耳機,便為一位聽障人士捐贈一對助聽器,希望透過聲音來改變聽障人士的生命。

 

生於美國的貝麗澤·希爾頓 (Bridget Hilton)從小熱愛音樂,小時侯已經立志從事音樂有關的工作。十五歲那年,她在底特律的一間樂隊演唱廳找到第一份市場推廣工作,開始實踐她的音樂夢。中學畢業後,她沒有上大學,卻跑到環球唱片公司,由最低級的打雜工作做起。對音樂的熱誠讓她扶搖直上,及後更到了洛杉機的總公司,為很多本地樂團以至頂尖歌手如美國天后Taylor Swift推廣音樂和發行唱片。她前後在唱片公司工作共8年,音樂成為了她的生命。

 

2012年的一天,她在YouTube上看了一條短片,是有關一個跟她年紀相若的女人,人生第一次聽到聲音的故事。貝麗澤感到很震驚,對於生活無音樂不可的她,實在不能想像沒有音樂的世界會是如何。她馬上做資料搜集,驚覺全球共三億六百萬人患有不同程度的聽覺障礙,當中大部份只需要配戴助聽器,便能聽到聲音,但他們大部份在發展中國家,未能得到合適的治療。另外,九成半在聾人學校的小孩,如果戴上助聽器,就能在正常學校讀書。貝麗澤認為音樂實在對人類非常重要,因此她立志要幫助這群人。

 

買一贈一模式 瞄準年青潮人

 

剛好她從事設計的好友祖·合夫(Joe Huff)也辭掉工作,貝麗澤跟他分享想法,二人一拍即合,決定結合音樂與設計,在洛杉機的家中成立了牟利社會企業LSTN。近年,買一贈一(Buy One Give One)的商業模式增長迅速,即每賣出一件產品,就會贈送同類產品給弱勢人士。社會企業Warby Parker 和 TOMS shoes 便是創辦這種模式的成功佼佼者。LSTN也效仿了這個模式,每賣出一對耳機,LSTN就會透過Starkey Hearing Foundation,為一位聽障人士捐贈一對助聽器,希望透過聲音來改變聽障人士的生命。

 

雖然耳機市場競爭激烈,但貝麗澤覺得市面上沒有同時具備音質和設計的耳機,因此她深信她的產品有很高的市場價值。他們花了一年的時間來製造耳機產品原型,貝麗澤找來歌手、樂隊、唱片製作人來試聽和提取意見,確保產品達至業內人士的標準。

 

回收優質木塊轉成耳機設計

 

LTSN生產高質量的時尚耳機,大受對於音質和設計都有追求的型人歡迎。貝麗澤看準了傢俬和地板公司生產後剩餘的大量優質木塊,這些木塊不足以用來再生產家俬,於是她把這些剩餘的資源,轉化成耳機設計的最大賣點。另外,她也嘗試回收結他、棒球棍、滑板等來當耳機的材料,以永續生產為目標,製造每一副都是獨特的耳機。他們以全食公司(Whole Foods)的產品作為定位,刻意選擇有社會責任、同時追求品味的年青人作為目標僱客群組,藉以擴大社會效益。

 

業務擴散全球 已助超過三萬人

 

LSTN雖然作為一間社企,卻因為優質的產品,得到主流企業的注視,包括Spotify、Nordstrom 、Whole Foods 等,這些商業夥伴對公司的業務擴展極為重要,讓產品能以更多的渠道通往主流市場。最近更成為達美航空公司機艙耳機的合作夥伴,將會為達美航空生產過百萬件耳機,並把100%的收益撥捐Starkey Hearing Foundation。LSTN也得到創投基金的融資,準備把業務擴展全球。

今天,LSTN除了耳機,還出產喇叭,銷售額已經超過百萬美元,同時幫助了3萬位弱聽人士配帶助聽器而重拾聽覺,受益群組分佈於美國、中國、秘魯、烏干達等地。機構現正進行共益企業(B corp)認證,決意成為良心企業。要平衡定價、產品品質、和社會效益一點都不簡單,但LSTN找到了三贏的定位,公司有盈利,顧客找到價值,同時產生社會效益,是現今初創企業的典範。


(作者為仁人學社特約專欄作家, Katherine.sy.lam@gmail.com)

重建新生的社企力量

柬埔寨充滿深邈的歷史文化,吳哥窟的千年廟宇結構宏偉,沉重的巨石經歷戰火風雨仍記載著完美雅緻的工藝,令人不禁為高棉王朝的光輝歲月而讚歎。然而近代的柬埔寨滿目瘡痍。

1970年代,赤柬屠殺330萬人,令全國損失了80%以上的醫生、老師和專業人才,舉國生靈塗炭。到1991年,柬國成為首個由聯合國接管的國家,雖然多國捐款協助重建,但人民仍處於無休止的政治貪腐和管理不善的渦漩中。其中貧窮、貪污和男女不平等尤為嚴重,女性被販賣、剝削及暴力威脅。

衝破桎梏 走出黑暗

據聯合國統計數字,目前全球約有2600萬人被賣作奴隸,亞洲佔900萬人。柬國約有3萬至5萬名性工作者,許多因家貧被賣入火坑。其中文素莉(Somaly Man)曾是受害人,目前正致力於消除柬國性奴隸,推動受害者開創有尊嚴的生活,她已成為社會變革的代表人物。

據素莉的說法,她有一個很苦難的童年。紅高棉掌政期間,成千上萬的柬國人四處逃難,素莉和父母失散;十多歲時輾轉被賣到妓院,過了一段非人的生活。有一天,她親眼看到她最要好的朋友被皮條客活活打死,令她決心逃離這個地方。1991年,她認識了一名法國人,協助她成功逃脫了這個牢籠,兩人到了法國,並結為夫婦。

1995年,素莉重返柬埔寨,她在無國界醫生當起義工,起初到紅燈區派發肥皂和避孕套給年輕性工作者,後來索性把她們帶回家,教導她們另覓工作。翌年,她創立了非牟利組織「柬埔寨解救受壓迫婦女基金會」(Acting for Women in Distressing Situations Cambodia,簡稱AFESIP ),致力拯救被販賣的婦女,和對抗販賣人口的犯罪組織。

2004年基金會從火坑救出了83名孩子。但是警察、軍隊連同人口販子將女孩全帶走。當地的媒體報道說基金會強行扣留了女孩們,要起訴他們,基金會被迫關閉。事情引起國際關注,在國際輿論壓力下,基金會轉危為機,重新開始工作,知名度大增。

2007年,素莉在美國成立「文素莉基金會」(Somaly Mam Foundation),致力籌款,資助AFESIP基金會的工作。素莉敢於公開批評柬國官商勾結的情況,獲得西方國家的支持。2006年,她獲選為「CNN英雄人物」;2008年,先後獲瑞典頒發的「保護孩子權利獎」和德國頒發的「Roland Berger 人性尊嚴獎」;2009年,她被選為美國《時代》雜誌全球最具影響力的100位人物之一。

AFESIP基金會成立外展隊伍,到妓院對年輕婦女進行教育,教導她們讓客人使用避孕套的重要性,減低感染愛滋病及其他性病的危險。外展隊伍透過各方管道協助火坑中的少女逃出生天,按她們的意願,或與家人重聚或在庇護中心居住。這些學員在身、心各方面都飽受摧殘,基金會不只提供醫療保健服務和心理輔導,還教導她們接受技能培訓,基金會位於暹粒的復康中心和技能培訓中心提供美容培訓專案和小企業管理專案,幫助學員通過相關教育後重覓新的工作,並協助她們重返正常生活。自成立至今,該基金會已經從火炕中拯救了6000餘名年輕女性。

AFESIP從一小型組織發展到區域性的組織,並與國際社會聯盟,施壓力讓政府認真地看待販賣人口的問題。

學員自立 創造收入

柬國的社會企業規模細,數量也不多,大都致力於教導當地人一技之長,降低失業率和對援助的依賴。AFESIP基金會也意識到社會企業可貴之處,遂在2010年與新加坡一非牟利機構成立名為Kumnit Thmey的社會企業,教導學員紡織技能,自行生產靠墊、枱布等絲綢用品和企業禮品,並出口到亞洲各地。所有盈餘留為發展這間社企之用。

在2013年又與著名化妝品牌雅詩蘭黛合作,於暹粒市開設了一間美容院,為學員職業訓練,幫助她們日後開設自己的美容院或成立自己的事業,讓弱勢者有自給自足的機會。學生在基金會完成美甲、美容、化妝和美髮課程後,就可進入美容院實習,為期3個月,學習美容院的經營實務並賺取些許薪資。完成訓練的實習生能獲得雅詩蘭黛提供的創業培訓,幫助她們自行創業。AFESIP的顧問會跟進實習生往後3年的發展,並協助她們取得創業所需的微型貸款。

雅詩蘭黛贊助美容院的創立和負責頭3年營運,預計在2016年美容院可自主營運。這個創新美容院以社會企業模式營運,目標客戶除了遊客外還有當地居民,讓顧客在接受美容服務之餘,瞭解更多關於人口販運相關議題,以及如何對抗販運。

這種社會企業營運模式由創造就業機會、提供教育訓練等方式,說明學員創造收入,負擔自身和家人的生活開支,避免成為性交易中的弱勢群體,並在社會上和經濟上爭取獨立,能夠持續創造改變的解決方案。在制度上,又可提供其他地區複製的成功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