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想過吃完的薯片或糖果包裝袋、爛了的塑膠文件架、用完的原子筆,除了拿去堆填區,還可以有什麼用?可有想過這些廢物可以大量回收,然後升級再造,變成有價值的消費產品?美國的夏湯姆(Tom Szaky)證明了只要夠創新,回收再造業商機無限。

2001年,19歲的湯姆發現蟲的糞便可以變成有機肥料,讓某些植物可以更快、更健康地生長。那時他還是普林斯頓的大學生,他驚覺有機廢物沒有成本,如果能把它們變成有價值的東西,那便是商機。於是他籌了二萬美元,建了一間蟲屋來養蟲,再去游說學校飯堂免費給他廚餘。幾個月後,他毅然退學,全心投入建立Terracycle

從賣蟲糞到回收再造

創業的第一個難關,是說服投資者肯相信這個手中拿着裝有蟲糞的舊汽水瓶的小伙子。綠色運動在那時還未流行,這個商業計劃當時對大部分人來說聞所未聞,很多人以為他在癡人說夢話,他甚至在發表籌集資金演說時遭人恥笑。

Terracycle 從賣蟲糞起家,但湯姆慢慢發現,蟲糞只是眾多廢物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如果能把地球上所有廢物回收然後升級再造,那會是何等商機和影響?

幾年後,他開始展開一系列回收和Upcycle計劃。Upcycle 即升級再造,把原本是廢物的東西用創新的方法重新改造,變成新而有用的消費產品。短短一年內,他得到很多大品牌贊助他的計劃,讓他把收集回來的包裝紙廢物重新設計,改造成公園長凳和學童書包等。

Terracyle 的使命是消除廢物,同時改變人們對廢物的看法。機構專門回收很難、甚至難以升級再造的廢物,種類繁多,從嬰兒尿片包裝紙、塑膠食物盒、各類糖果和飲料包裝、電子產品、文具、甚至煙蒂,居然都可以升級再造。除了學校和社區組織外,一般消費者都可以參與回收計劃。他們收集了廢物後,可以用任何的盒包裝好,在網上印出寄件的資料,就可以簡單且免費地把包裹寄出,還能得到Terracycle代為轉贈慈善團體的收入。機構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團隊則研發創新的再造產品;改造後的製成品種類多到意想不到,價格也大眾化。

靈活變通探索新模式

作為一間私營的社會企業,湯姆也需要承受股東的壓力。多年來,公司的商業模式不停地改變,由最初賣有機肥料,到現在的廢物回收再造,為求找到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收入模型。

現在各大品牌贊助自己旗下的廢物回收再造,再以牌照經營模型來經營,即Terracycle只負責回收及設計產品的部分,生產、分發銷售點和產品營銷則授權給其他公司負責,這樣不但降低了機構的成本,也能把資源重點放在開發產品和回收計劃上,繼續擴張業務。

2014年,Terracycle的年度營業額已超過2500萬美元,業務分布在26個國家。現時,機構最大的挑戰,是綠色運動的持續性。整個業務是建基於世界性的環保潮流,大家很樂意參與這項巨型的環保運動,但如果這股潮流過氣了,業務也會大受影響。但如果因為源頭減廢成功而再不需要回收業的話,他會覺得自己已達成任務。

除了環保效益,湯姆更關注市內貧民區的貧窮和就業問題,希望藉着機構提供就業和培訓機會,讓市內貧民區的居民能好好工作,建立自己的事業。Terracycle的總部設於新澤西州的Trenton市,屬於州內貧窮地區,他盡量聘用市內的居民工作;世界各地的辦公室也都刻意設在市內貧民區,為當地居民帶來正面影響。另外,公司把利潤上限設於收入的1%,讓更多資源投入公司發展。

湯姆認為,Terracycle的成功在於機構靈活富彈性,不停因應環境改變探索新的商業模式,尋找平衡利潤與環保效益的出路。

未來,機構會繼續研發可回收的廢物,挑戰高難度的廢物如用過的嬰兒尿片。他一直以來堅守理念,不理別人的冷嘲熱諷,實現了聽起來不可能的事,讓全球26個國家的人都可以很簡單地參與環保,創造出千萬營收的升級再造產業。直到今天,已經有2900萬人參與回收廢物,回收了超過26億的廢物,創造了業界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