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上世紀中期,農業綠色革命(Green Revolution)使全球糧食生產大躍進,唯獨非洲落後於人。據世界銀行數據,比較1960年與2016的糧食產出,北美洲增加了2.3倍,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只增加不夠0.5倍。現在,一公頃的農地在北美可以生產平均7.3公噸榖物,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卻只有1.4公噸,不及北美的五分之一。原因是什麼呢?

One Acre Fund(OAF)的創辦人Andrew Youn認為偏遠的非洲個體農戶與世隔絕,沒有途徑獲現代化農業生產知識,沒有優良種子和所需的資金。「解決非洲糧食問題的方法早已存在,並在全球各地成功實施。問題是我們並沒有把它帶到非洲農民面前。」Andrew在TED演講中說道。

One Acre Fund前線培訓

早在2006年,創辦人親身見證現代農業的神奇功效。兩個肯尼亞的農民家庭,兩個截然不同的命運:農戶A一年生產2噸粟米,農戶B卻只生產0.5噸。農戶A全年糧食充足,農戶B卻在收成期前幾個月已經開始捱餓。兩戶人的差距,就是現代農耕方法。

為把解決方法帶給非洲農民,Andrew創辦非牟利機構One Acre Fund。他們提供價值約80美元的優良種子和化肥運送到農民家附近,組織農民定期學習現代農耕和市場知識。種子和化肥不是無償捐贈,而是賒借,農民須在限期內逐步償還。

One Acre Fund僱有不少前線員工(field officer),一名FO負責服務約200農民,每周提供農業技能培訓,回答農民問題,為農民提供協助。「不少Field officers都是農民出身,了解農戶面臨的挑戰,而且是社區中備受尊重的人,這有助溝通和改變行為。」

提供一站式貼地服務

One Acre Fund肯定不是第一立志改革非洲農業的機構,但他們卻是市場上其中一個認受性最高的機構,筆者認為他們有兩個過人之處。第一,他們採取整體而非單一的方式。當其他機構只針對某一環節,例如市場知識傳遞或者農業貸款等,而One Acre Fund則提供種子化肥+借貸+運輸+培訓的一站式服務。對於赤貧的非洲農民來說,每一個環節缺一不可。

第二,創辦人和團隊潛心非洲。Andrew自2006年到過肯尼亞,在美國念工商管理碩士後,毅然移居非洲,至今一住十多年。筆者曾到訪他們在盧旺達的大本營,那地方環境清幽,鄰近湖邊,作為旅客的我心曠神怡,但要住在一個離首都基加里3小時,附近蚊蟲小狗以外啥都沒有的地方,確實需要非常人的心志。但專注在非洲的優勢是與客戶零距離,「我們可以非常貼近農民,知道他們需要什麼。同時直接看到農民收成增加,這是最大的動力。」

被問及如何改變農民固有的習慣,Andrew說:「除了專業的前線團隊,改變的動力來自成效本身。當農民參加One Acre Fund項目後,看到收成大幅增加,他們身邊的人也會眼紅。在鄉村裏,農民相互認識,通過口碑就會自然傳播。」誠然,他們平均每年幫農民增加至少50%收入,大大改善家庭環境。

商業化運作效果更佳

獲得農民的信任之後,One Acre Fund可以更深入服務他們的各類需求。非洲不少國家電力供應不穩,他們隨即尋找合作夥伴,提供太陽能電燈。氣候變化帶來極端天氣,增加農作物失收風險,他們亦提供小額農業保險。農民收成增加希望購買資產,他們協助客戶買入畜牧。農民子女學費資金不足,他們提供學生貸款。

One Acre Fund從肯尼亞西部起家,目前遍布東非6國。2006年只服務38戶,而2017年則服務60多萬戶,創造逾6000職位。「儘管這十多年我們持續發展,我們還是每天在思考如何可以發展得更迅速,畢竟可供我們服務的農民達5000萬戶,而我們現時只服務當中的1%,我們期望2020年前可以服務一百萬農戶。」

值得一提,OAF雖作為農業界NGO的寵兒,而且受到不少知名媒體和基金會的青睞,有一定的免費資金支持,但他們仍然致力以商業化的模式運作。「我們是一家社會企業,服務的一部分開支由農民負擔,這樣基金會等捐款可以投在更有用的地方,讓我們走得更遠。」在2017年,農民的還款收入足夠抵消約70%營運開支。

在未來,One Acre Fund希望成為農業界的亞馬遜(Amazon)。「One Acre Fund的使命是以農民為先(Farmers first)。只要能夠幫助農民改善生活,無論是增加收成、改善農民健康、或者確保農地肥沃可耕,我們都希望去做,而且在服務偏遠地區來說,我們要做到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