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中市的角落,承載着一群社區導賞員的動人故事。他們每周都會帶領群眾走到台中中區,穿梭大街小巷,娓娓道出台中寶貴的風貌和人文資產。在導賞團中,他們發揮以生命影響生命的價值,以自身經驗去演繹對精采人生的定義。

這群社區導賞員沒有顯赫的背景,也沒有高等的學歷,他們是來自台中社會企業「角落微光」的「城市隱者」,即是露宿者、單親婦女及中高齡失業人士。

角落微光是扶持和訓練「隱者」的社會企業,旗下的「隱者地圖」計劃專門提供本土另類的城市導賞服務。隱者經過培訓,開發多條以隱者為本的導賞路線,每次導賞服務約為兩小時,收入的六成為導賞員的薪金,餘下的用作角落微光的業務發展。

走過他人的生命故事

隱者地圖計劃是台灣首個自負盈虧的導賞社會企業項目,相比起台北的街遊或是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社區導賞項目,隱者地圖計劃的發展並沒有收取政府和社福機構資助,更不是依靠大眾的捐款去維持營運,而是以企業方式去達致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參加者形容導賞為「非常知性的旅程,腳踩的每一步都充滿溫度和生命」,導賞團的路線依隱者的生命故事和台中中區的特色設計,途中會經過台中火車站、公園及舊市區等地方,從城市興衰更迭,到自身傳奇軼事,導賞員也會一一細數;當中更有不少探索的元素,如品嘗祖傳老店的食物,了解當區傳統工藝等,為參加者帶來豐富城市故事和體驗。

角落微光的創辦人是張景皓,他同時為台灣英國留學資訊網站Hello UK!的站長。張景皓4歲時父母離異,成長在跌碰中渡過,好不容易得到溫飽。他說:「自己的谷底,依然是很多人的天堂。」因此萌生服務的念頭,本着「以給予機會取代施捨」的信念去推動社會創新。

張景皓早年除了積極提供英國的留學資訊外,也舉辦多次偏鄉英語教育計劃,組織義工在台灣偏鄉舉辦英語夏令營。後來他得到夢想資助獎金,前往英國劍橋大學學習社會企業,回台後發現整個社會企業的行業發展和制度不夠成熟,因此立志參考英國社會企業的模式,在台灣成立獨立運作的社會企業。他遵循英國社會企業社區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ies)的利潤分布模式,把公司三分之二的盈利投入作公司運作,三分之一盈利分紅。他現在每月親自編寫營業報告,公開企業收入和分享發展過程中的喜怒哀樂,以身作則去實踐理念。

隱者地圖計劃的前身為音樂共食餐會及慈善藝術攝影行動,後來團隊與社福單位合作,邀請從事地方文化研究20年的黃慶聲老師,協助隱者們培養出導賞員的技能,從中協助隱者找出自己的社區回憶,藉此建立自信,融入社會。

隱者地圖計劃為當地旅遊市場帶來豐厚的價值,導賞團把生命故事串聯知名景點,除了勾起社區愛好者的回憶,更吸引大批旅客前往遊覽。由於計劃市場定位及理念清晰,因此得到公眾支持和傳媒關注,不少人都慕名參加;而計劃的高滲入度更引起台中觀光局的關注,並於上年底開始合作推廣。

收入堪比大學畢業生

隱者地圖的社會效益顯而易見,對大眾來說,非一般的城市體驗和導賞講解,使他們更懂得去欣賞自己所在的城市,在新舊融合的文化中得到創新的啟示;對隱者而言,這是一個自力更生的良機。資料顯示,導賞員每月的平均工資超過新台幣一萬元,最高更達至台幣三萬元,比當地的高學歷畢業生起薪點還要高;對社會而言,計劃長遠能降低政府社福開支,以及減少因隱者的身心健康而產生社會問題。

更重要的是,角落微光的成功,正衝擊着大眾對社會福利的固有概念。身為社會的一分子,建設一個互相關懷的社會是毋庸置疑的公民責任,我們卻習以為常地戴上有色眼鏡,以根深柢固的思維去接觸不同的群組,諸如認為青年人普遍也缺乏自信、退休的長者總是體弱多病、少數族裔語文能力較遜色等;漸漸地不同群組被帶着負面的標籤去生活,而社會大眾則趨向傳統的福利救濟和社會服務角度去看待他們。

年齡、學歷、居住和就業狀況的差異是不會影響一個人在社區的身份和價值,角落微光的成立正是刺激我們從施予角度,轉為以充權(Empowerment)的方式,發掘不同群組所長,使他們自立和贏得社會尊重。

導賞員順福哥培訓初期被認為漫不經心,經多次參與後,團隊發現他竟是最幽默的一個導賞員,自有一套「無厘頭」的風格,發展充滿個人特色的路線。他樂觀的擁抱自己叛逆不羈的過去,為公眾帶來一幕幕精采動人的故事,並成為台中林佳龍市長的在地嚮導,自信地在社區上展現風采。

角落微光在近月推出小書販售計劃(The Small Issue),除導賞外,團隊擴闊了想像,以印刷品的方式,把當區隱者的生活面貌更立體的呈現出來。小書的主題圍繞隱者的生活智慧,部分內容由曾經流浪街頭的隱者共同參與製作及出版,由社工的穿針引線下招募了三位街頭銷售員。小書的銷情很好,上月已開始進行小書第三刊的籌備工作。

藉着隱者地圖和小書販售兩項計劃,角落微光期待更多的基層隱者能突破生活困境,在社區中展現他們的價值。角落的微光雖小,在社會的推動下,某天終會璀璨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