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和平世代、已發展國家內的一位青年,面對數以百萬計仍受戰亂影響、仍活於水深火熱之中的第三世界平民,搖身一變成為社會創業家,打開各界想像,讓我們思索:如何可以讓這些戰亂危機中的平民獲得他們應有的權利?英國青年蓋伊.休斯(Guy Hughes)創辦協調性民間組織危機行動(Crisis Action),竟有如此能力讓各國政府聽見及回應災民的聲音。

專注國際事務的民間組織一向為戰後災民發聲,對推動和平不遺餘力,但效果往往差強人意。據聯合國去年報告顯示,2016年底因戰亂流離失所的人口超過6500萬,創出歷史新高。民間組織的個體力量相對薄弱,難於組成聯盟展開一致行動,即使達成聯盟間的共識亦困難重重。在舊有的合作模式下,建立聯盟基於共識,分歧會使聯合行動停滯不前,聯盟成員往往要犧牲各自利益以達成共識。此一來大大限制成員本應發揮的影響力;二來若無共識,聯盟便有解散危機。

民間聯盟 與俄對抗

面對種種的難題,如何有效建立強勢民間組織聯盟力量,以求全球一致聯合行動?一個以協調為本的新興民間組織危機行動(Crisis Action)為此提供解藥,創出全新的聯盟合作機制,加強各路人馬的合作意欲,大大提高聯合行動成效。去年,危機行動與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及80多個國際人道主義組織結成全球聯盟合作,共同發表聲明,質疑俄羅斯支持敍利亞阿薩德政權,不符合繼續擔任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最後促使聯合國通過投票把俄羅斯逐出人權理事會席位。

危機行動開創「選擇加入」模式,此舉不以共識為加入前提,並允許成員按意願參與行動中部分環節,亦可隨時退出。各成員按當前需要,建立短暫合作關係,分別結成多個小聯盟。危機行動亦不放棄未參與行動的民間組織成員,而把其自動列為同盟「網絡」成員,以便迅速知會各行動的最新動態,讓他們隨時提供協助。

充當中介 機動合作

創辦如此創新的民間組織協調機構,源於一個英國青少年蓋伊。蓋伊於東英吉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主修物理,滿有科學頭腦的他卻對環境政治及社會公義十分上心,並展現出其過人魄力與智慧,成功推動多項影響力深遠的政策倡議,例如說服英國政府把價值200億英鎊的職業養老金計劃「大學退休金計劃」採取主流基金市場前所未見的道德投資政策。

在2003年,英國的反戰運動動員了100多萬名來自各階層、各政黨的人共同反對入侵伊拉克,是英國史上最大規模的示威行動。儘管如此,英國政府毫不動搖,輕易通過出兵伊拉克的議案。蓋伊感到十分沮喪,他認為從事國際事務的非政府機構,如果能早期介入協調或許能避免戰事發生。蓋伊在翌年成立危機行動,旨在協調各非政府組織進行聯合行動,避免衝突及確保政府採取果斷行動保護衝突中的平民。

英年早逝 精神長存

2年後,蓋伊不幸於一次登山事故中逝世,他的離去並沒有讓危機行動瓦解。多年來危機行動一直遵循蓋伊的遺志,在他確立的基礎下繼續為「建設一個足以集合全球民間力量的網絡,採取強而有力的聯合行動保護平民」的崇高目標而努力。2012年危機行動因其創新的預防衝突模型獲俗稱「天才獎」的麥克阿瑟創意與有效機構獎(MacArthur Award for Creative & Effective Institutions);及後更獲斯克爾社會企業家獎(Skoll Award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以2013年為例,在中非共和國政變之後,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的衝突引發種族清洗危機,危機行動迅速與中非共和國三大最具影響力的宗教領袖,包括天主教的大主教、穆斯林的伊瑪目及基督教牧師共同致函聯合國安理會,並在《法國世界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上發表聯合倡議,要求派遣聯合國維持和平部隊到中非共和國,此舉引起中非決策者注意。及後危機行動進一步借助媒體力量,成功說服聯合國安理會派遣維和部隊,前往種族清洗危機的中非共和國。

危機行動在聯盟充當中介角色,協助具有互補性資源的組織,為特定活動制定小聯盟團隊,協助成員迅速調整策略。同時支持成員與重要決策者接觸,並使成員發揮其獨有長處,使影響力最大化。

危機行動所開創的預防衝突模型合作模式,基於小聯盟成員間的共同意向,了解各方期望看到的變革,然後制訂合適策略實現此變革。作為行動召集人,危機行動的協調角色至關重要,在直接影響政府決策核心的同時,確保聯盟間一致為目標而努力,而非與其他利益相關。對此,危機行動甘願成為幕後協調者,盡力避免與夥伴成員產生競爭。危機行動召集人及機構本身均謝絕媒體曝光,只會提供行動資訊。為保組織中立性,危機行動在人事任命上格外謹慎,組織捐款亦多樣化,保證其完整性和獨立性。

為顯示夥伴成員的自身影響力,危機行動設有完善的紀錄系統。危機行動認為讓大眾看見夥伴成員間產生的影響尤為重要。因此,組織有自己的一個「變革證明」數據庫,所有因運動導致的輕微政策變動,以至國際會議的細微讓步,均記錄詳盡,而且慶祝每個小小的成功。

至今,危機行動繼續協調多項聯合行動,並取得令人矚目的成果。目前,危機行動分別投入敍利亞、南蘇丹及東非布隆迪三地展開協調工作,為當地的和平而不斷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