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保國女科學家 創點字板腦惠盲人

「常人能易如反掌完成的事,對盲人來說居然如此艱難──我完全不能接受這件事。」現今科技日新月異,但全球近3億視障人士卻因為輔助技術追不上,而慢慢被時代淘汰。保加利亞年輕女科學家克莉絲汀娜(Kristina Tsvetanova)親眼目睹視障朋友在生活中面對的挑戰,因此研發出專為失明和視障者而設的觸控式平板電腦Blitab,藉嶄新的「液體驅動」技術(Liquid-based Actuation Technology),讓他們以不一樣的方式去認識世界。

190年前,一名法國人為失明者研究出一套通用的文字系統──布萊葉點字法。縱使該系統已適用於幾乎所有已知語言,但在資訊發達的二十一世紀,卻只有僅僅百分之一的出版書籍提供有點字版。此外,目前盲人可用的唯一電子設備是採用壓電技術(Piezoelectric technology)把電腦上顯示的內容轉換為盲文代碼的鍵盤。

不幸的是,這些鍵盤每次只能呈現5個字,不但效率低,每個鍵盤的製作成本更高達5000美元,視障人士根本難以負擔。昂貴的盲文顯示器令數以百萬計的視障兒童在教育方面嚴重落後,繼而衍生盲人失業率高企和社會排斥等問題。目前全球有超過2.85億視障人士,世界衞生組織報告更預測未來一年可能激增。

失明同學求助啟發

保加利亞年輕女科學家克莉絲汀娜對視障人士的關注,全因7年前一次偶然的經歷。「一切始於2012年,當時我在大學遇到一位失明的同學,她因未能獨自在網上平台完成報讀大學課程的手續,向我尋求協助。那時我才發現,在保加利亞的盲人買不起閱讀設備。」她完全接受不了一些常人以為簡單易辦的事,對視障同學而言居然如此艱難。

畢業後,克莉絲決心為視障人士設計出輕便又實惠的設備,讓他們可以與世界連接。在集思廣益的同時,她認識了拍檔斯拉維斯拉維夫(Slavi Slavev)。

克莉絲作為第一位、亦是唯一一位擁有保加利亞索非亞大學工程系學士學位的女性,她的社創之路並不順利。正當兩人着手進行研究時,逐漸意識到在保加利亞,沒有人相信兩位年輕的工程師可以解決這樣一個全球性的問題。他們不但沒有專業的實驗室去開發技術,亦缺乏社會各界的支持。在面對重重阻力下,二人決定移民到奧地利發展,希望能獲得當地社會企業界的助力。

液泡變化革新技術

直到4年前,克莉絲為視障人士設計了世界第一部觸控式平板電腦Blitab,並創辦了一間公司以支持開發。Blitab主要由熒幕及鍵盤組成,然而,其熒幕並非傳統平板電腦的LCD液晶熒幕,而是由1200顆小液泡(Tixels)組成的立體熒幕。操作Blitab時,用家可選擇插上外來裝置,如USB、記憶卡等。透過內建軟體,裝置能辨識出文字,並將檔案內容轉換為盲文字母(Braille letters)。克莉絲同時採用了「液體驅動」技術,控制小液泡變化在熒幕上凸起,盲人就可以經觸摸來閱讀資訊。產品同時配備語音合成組件及多功能觸控屏,配合盲文輸出功能,讓失明人士不但能閱讀,更可以輸入文字、編輯文件及與外界保持聯繫。

Blitab的出現為視障人士的生活帶來革命性的改變。Blitab與現存技術的差異在於,市場上的盲文顯示器不僅體積龐大,每次更只能顯示一行點字,嚴重減慢視障人士的閱讀速度;而Blitab的熒幕能一次顯示13至15行的文字,讓用家可以閱讀整頁盲文文本。相較之下,Blitab體積小巧、攜帶方便、功能廣泛,熒幕又能顯示簡單圖像及線條,有助失明人士接觸文字以外的資訊,包括地圖、地形特徵甚至相片等。此外,Blitab藉由觸覺傳達資訊,可以為使用者提供更多的隱私保障,以及更便捷的輸入和輸出功能,從而提升視障人士的生活素質。

現時,Blitab的生產成本約為500美元,僅是現有盲文代碼鍵盤的十分之一。這部價格相宜的平板電腦在推出市面後,迅速獲得許多非政府組織和教育機構的青睞。克莉絲隨即加強跟這些合作夥伴的關係,冀擴大Blitab的使用範圍,並與電子商務分銷渠道聯繫合作,以便讓Blitab可直接購買及下載電子書,加上Blitab的雲端軟件可以把任何文字檔案轉換為立體熒幕上顯示的盲文版本,從而為平板電腦以外的書籍商業化提供新市場。

屢奪獎獲國際肯定

克莉絲在「科技」和「社會創新」方面的貢獻,引來不少機構關注,如維也納商務署(Vienna Business Agency)率先資助Blitab的研發,英國皇家國家盲人協會(Royal National Institute for the Blind,RNIB)和巴克萊銀行(Barclays)也表示高度興趣。至2017年,Blitab在丹麥設計比賽Design To Improve Life中的1401隊參賽隊伍中脫穎而出,成為56個入圍者之一,獲得獎金總額約58萬美元,以支持克莉絲的團隊繼續開發Blitab技術。

至今,Blitab已獲得多個國際創新獎項,包括Second European Award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and Disability、EIT Digital Challenge、CES 2017等,而克莉絲更藉此發明榮獲The Social Movers Nowadays 2015、「歐盟女性創新獎2017」及「卡地亞女性創業大獎2018」等獎項。

「在5年內,我們將徹底改變全球盲人用戶的社會投入程度,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令人振奮的前景。」通過徹底改變失明人士的體驗,克莉絲和其團隊擁有一個共同的願景──為每位視障人士提供現代化的數碼生活。

作者為仁人學社特約專欄作家

速遞血液 拯救非洲產婦

根據世衞報告,尼日利亞的產婦死亡率是全球第四高,每10萬名產婦中有最少800人在分娩期間死亡,大多數是因失血過多喪生。

美籍非裔的譚美(Temie Giwa-Tubosun)曾經在家鄉目睹與她同齡的年輕孕婦失救身亡,發現產婦死亡問題並非源於血液存量短缺,而是醫院不知道該從哪裏找到所需血型的血液。

4年前譚美產子時,同樣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她於是毅然成立了網上平台LifeBank,結合科技、大數據和智能物流,幫助尼日利亞醫院找到適合的血液,並承諾在55分鐘內將血包送到醫護人員手中,至今已拯救數千條生命。

親睹失救苦況 成行善原點

4年前的情人節,美籍非裔的譚美在明尼蘇達州迎接她的小寶貝出生,並為他取了一個西非約魯巴族(Yoruba)常用名字Eniafe,意思是「親愛的」。Eniafe屬早產兒,出生時只有兩磅重,母子二人均要入住深切治療部。雖然譚美的產子過程非常艱辛,她反而覺得自己幸運:「我能夠活下來是因為我身在美國,要是在家鄉尼日利亞,我應該沒命了。」

今年33歲的譚美生於尼日利亞西南部一個小鎮,中學時期舉家移民美國。至2009年,她參加了英國國際發展部(DFID)的實習生計劃,被指派往尼日利亞協助貧困婦女。這是譚美闊別家鄉十多年後首次回去,期間她遇到一名年輕孕婦Aisha,當時該產婦已經在床上掙扎了3日3夜,還是沒辦法把孩子生下來。這不是什麼奇難雜症,本應一個簡單的剖腹手術就能令Aisha母子平安,可惜當地醫院連日來也找不到合適血型的血液,因此久久未能施救。數據顯示,尼日利亞每年有26000名孕婦因失救致死。

譚美無法忘記這位勇敢的媽媽,亦意識到落後地區女性何等需要援助:「她(Aisha)痛苦掙扎着,堅忍着、等待着有人為她送來簡單手術所需的物資,救她一命。」

雖然譚美沒有即時投身幫助貧困婦女的工作,但那次經歷有如在心中埋下了種子,等到適當機緣便會發芽,而那個時機正正是譚美分娩之時。「每一位媽媽都應該看到自己的孩子長大成人,這個信念一直推動着我,尤其當我的孩子差點夭折,更令我意識到我不能再視而不見了。」譚美道。

庫存不缺 弊在資訊欠流通

於是,譚美毅然辭掉醫療管理的工作,搬到尼日利亞最大城市拉各斯(Lagos)居住。隨後的一年裏,她接觸了許多醫療專家,探討當地孕產婦死亡率高企的成因。經深入研究後,她發現問題比她想像中嚴重得多,「受苦的不止婦女,還有5歲以下、患有瘧疾的兒童、癌症病人、需要洗腎的病人、車禍傷者等。基本上,到醫院求醫的人中,三分一都需要輸血。」她亦發現很多時候醫院未能為病人輸血,並非因為血液存量短缺,「事實上,我們的血庫不缺血,問題的根源是醫院不知道哪一個血庫有他們所需的血型,這正是我們最急須解決的問題。」

2015年12月,譚美在兩名資訊科技專家的幫助下,建立了網上平台LifeBank,把醫療機構、血庫和捐血者連繫起來。你可以把LifeBank想像為醫療版的外賣速遞App(應用軟件),醫護人員只要在網頁或手機App上輸入所需血型、血液產品類別、數量、價格範圍等,LifeBank會根據這些資料再就路程遠近、緊急程度等作出配對。「以往一家醫院只會跟一至兩個血庫合作,有了LifeBank後,醫院就可以連繫到附近最少40個血庫。」

醫療版外賣App 55分鐘送達

為減少路面情況對運送的影響,LifeBank的司機團隊只會利用電單車送貨,並承諾在55分鐘內將血液產品送到目的地。

不過,當地氣候酷熱潮濕或致血包變壞,因此譚美為電單車的外賣箱加裝了冷凍鏈系統,把溫度維持在攝氏10度,保證血漿、血小板、紅血球等不會在運送途中變質。

運送盒更設有藍牙保險鎖,確保只有收件人才能打開。費用方面,運送一品脫血液,LifeBank會向醫院收取1.5至15美元不等。「對於血庫來說,我們的創新項目改變了他們的經營模式。我們的平台有評分制度,那些提供優質產品和服務的血庫會得到較高分,自然有更多客人向他們購買,這樣他們便有更多資金去完善產品測試和服務。」

LifeBank這間資金不足5萬美元的公司,開業僅3年便顛覆了拉各斯的血液供應鏈,它至今已經把逾11607個血包運送給614家醫院,拯救了最少2572條性命,因此避過悲劇的家庭更不計其數。與此同時,該平台亦令預約捐血更見方便快捷,並且推出了獎賞計劃,成功鼓勵6000多人加入捐血行列。譚美形容:「當我知道世上有人因為我一手創立的小型公司而存活,我感到無比快樂,我找到了生命的意義,這亦是我人生中遇過最美好的事。」

隨着今年初有投資者向LifeBank注入20萬美元(約156萬港元)資金,該公司將擴展業務至尼日利亞首都阿布賈及中北部的卡杜納州(Kaduna),並會運送血包以外的醫療用品如氧氣和疫苗等,「我們的任務是於10年內拯救100萬條生命」。

作者為仁人學社特約專欄作家

Email:fiona.puiyu@gmail.com

公民參與 改變政府

美國有一群科技精英分子希望除了用投票權外,還用自己的專長來參與政府運作,冀令政府與時並進。

官民合作解決社會問題

柏珍妮(Jennifer Pahlka)在美國耶魯大學主修美國研究,與科技沾不上關係。她畢業後在三藩巿的非牟利機構工作了數年,再轉到一間展覽服務公司公作,一做8年,起初為網絡遊戲開發商籌辦展覽和雜誌,後來統籌「Web 2.0」和「Gov2.0」資訊科技展覽。在2009年,她身任「Web2.0」的聯席主席,看到政府仍採用落伍的科技,低效率的程序,與創新科技界的低成本、高效益的運作有雲泥之別。其中一位好友向珍妮介紹他參與「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 的經驗時,令她靈機一動,決定以類似模式呼籲科技夥伴改變政府。

同年,珍妮創辦「美國代碼基金會」(Code For America, 簡稱CFA),把僵化的政府官僚體系與靈活的網絡科技界串接起來。CFA的使命是號召公民參與,協助政府把公共服務變得簡易有效;並鼓勵市民積極參與社區運作。政府部門開發一個應用程式往往要花很長的時間,費用相對也高,而且程式寫出來還不一定符合市民的需求,費時失事。但若由專業人士用業界的效率寫程式提供給政府,既可解決問題,花費的時間與成本也相對減少了。

為此,CFA推出研究員計劃(Fellowship Program),每年邀請有經驗的程式設計和研究人員及設計師休假一年,在這期間派駐他們到不同的巿政府部門工作,專門研究政府資訊系統的實際問題,提出快捷方便的解決辦法,並開發應用程式,提高效率。此計劃在2011年1月正式開始運作,CFA首先和波士頓、西雅圖、華盛頓特區和費城四個城市合作,到現在已擴展到一百多個城市。雖然地方政府支付每人3.5萬美元的津貼費,但相比起這些科技達人在業界的薪津仍差了一大截,而且要克服的問題也十分複雜。然而,驅動這些研究員的是強烈的公民職責感和改變政府運作的理念,吸引愈來愈多人參加。在 2013年,CFA收到超過 550份研究員申請到 280 個地點工作。

生力軍改變公共服務

此計劃的成效從以下例子可見一斑。在波士頓,3位研究員僅花了兩個半月就寫了一個程式,方便當地家長尋找適合自己小孩就讀的公立學校。若按既定的行政程序,這樣的程式至少要花兩年才能完成,而且要花200萬美元的公帑。去年冬天,波士頓下了一場大雪,把消防栓都掩蓋了,當地政府對此束手無策。CFA的團隊針對這個難題而開發了一個有趣的應用程式,讓使用者去「認養」消防栓,即是說:如果消防栓被雪埋住了,你願意去把它挖出來,你就可以為該消防栓取個名字。這個程式簡單易用,上線後也如星火燎原般擴散開去。遠在夏威夷的一個政府資訊科技部門,立刻把同樣的程式應用在當地的海嘯警報器上面,讓當地人去認養和護理海嘯警報器,確保居民的安全。西雅圖政府也如法炮製,讓當地居民去清理堵塞的排水孔。現在有九個城市採用這個程式。

俄亥俄州的薩米特縣(Summit County, Ohio)有4.4萬畝的生態保育區,當中有將近五千公里的森林小徑,每年吸引800萬遊客到訪。但是這些區域的管轄權分散在縣政府、州政府、聯邦政府、私人與公家保育團體間,非常混亂。森林小徑的資訊也由不同的管轄區掌握,一般遊客查資訊要先瀏覽3至5個不同的政府網站。CFA的團隊將這些雜亂的資料進行整合,寫出一個方便遊客找尋行山徑的應用程式,並運用該程式將遊客和巡邏員連繫起來,當遊客需要協助時,就可快速找到附近的巡邏員。此設計大大推動了薩米特縣的觀光活動。

利用網絡參與政府運作

事實上,不少滯後的運作充斥在政府各個層面,令開銷增加,行政混亂,問題叢生。CFA的生力軍為巿政府在樽頸位打開了多個缺口。

珍妮在短短5年間打通政府的人脈關係,帶領CFA成為科技公民運動的領航機構。她獲麻省理工學院頒發2013-2014年度的林治獎(Lynch Award);華府還在今年借調珍妮到白宮,出任副首席科技官(政府創新)一職,為期一年。

21世紀的政府可以為人民服務,亦可以由人民來服務。珍妮大力鼓吹「開放政府」,指的不光是透明度,而是真正的官民合作,讓公民參與運作,共同分享決策權。珍妮認為政治只是表層,下面龐大的官僚體系才是核心所在。她呼籲新一代不要採取觀望或與政府對立的態度,而是積極地利用網絡科技參與政府的運作,重新建構政府的功能,讓政府可以像網絡般開放和具有生產力,編寫一個更善於分享資源的政府。

資訊科技可以實現一個更開放、透明和鼓勵公民參與的政府,但重點在於政府內、外的人的質素。 美國人看到國家的問題所在,反思如何改善自己的政府;而為政者亦敢於接受新一代和新事物,以民治為目標。我們更要加把勁,積極尋找把發聲者轉化為為貢獻者的途徑。

網絡大亨繼續創業革命

互聯網的普及造就了一批科技創業家。他們馳騁於浩瀚的網絡世界,視野超越界限,想法打破常規。不少人把工作與改變社會的理念結合起來,利用自身的技能、商業觸角和網絡資源,創造更多價值和社會效益。

「美國在線」的(America Online,簡稱AOL)創辦人史蒂夫.凱斯(Steve Case)是美國首屈一指的網絡世代的創業家。在他的領導下,AOL令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首次使用網絡連接;並在20年內由一間寂寂無聞的小公司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網路服務商。從AOL退下來後,他沒有真正退休,反而利用精闢的創業思維,大力投資在創新企業上,支持年輕人投身創業。

創AOL締造網絡奇迹

凱斯在1958年出生在美國夏威夷一個富裕家庭,在家裏排行第三。他從小就表現出極強的商業天賦,小小年紀就喜歡挨家逐戶地推銷他能找到的東西,但在學校成績卻平平。

1980年大學畢業後,凱斯開始迷上了個人電腦,並在「控制視頻」公司出任市場行銷顧問的工作。當時大部分美國人還不知道電腦是何物。該公司因業績不佳在1985年倒閉,凱斯另起爐灶建立一家名為「量子」的電腦資訊公司,主要為使用者提供線上資訊服務,這就是AOL的前身。創業的工作非常艱辛,凱斯身兼數職,朝不保夕。當時,美國電腦公司如雨後春筍般發展,但大多注重技術研究與開發,對消費者反而不了解。凱斯卻非常重視顧客的需求,主動鞏固和用戶的聯繫。就這樣,量子公司終於能站穩住腳。

上世紀80年代末,他用免費的方式來吸引顧客,在各種雜誌中附帶註冊網頁的光碟,邀請顧客免費上網一個月,或直接把光盤郵寄給用戶試用。 到1991年,公司擁有13萬客戶,並改名為「美國在線」,一方面強調其所提供的線上服務,另一方面着眼於整個美國市場。1992年,只有120名雇員的AOL在紐約上市,籌集了6600萬美元,這筆資金在公司的迅速發展中起了重要作用。凱斯的點子層出不窮,他創立了網上聊天室和即時訊息等,令AOL成為社交媒體的始祖。他認為公司應為消費者提供方便快捷的網路服務,要成為一個大眾媒體,成為普通客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AOL又積極拓展網上廣告,並展開電子商務,獲得了極大成功。

大部分財富捐作慈善

在凱斯的領導下,不過短短的十幾年,AOL成為世界最大的網上服務公司,也是世界最著名的電子商務平台,標誌着美國「新經濟」的發展。

1997年,他與妻子共同創辦了「凱斯基金會」,利用科技去支持公民社會。他們投資的不僅是金錢,還有技能、網絡和開放平台,賦予推動社會變革的動力。夫婦倆在2010年參與股神畢菲德和蓋茨倡議的「捐贈誓言」,把大部分財富捐作慈善用途。2001年,AOL與時代華納合併,成為最大的媒體、娛樂和通訊巨人。兩年後凱斯辭去AOL時代華納董事長職務。

預示第二次網絡革命

凱斯目光如炬,他預示互聯網第二次革命已經開始。這次變革涉及範圍甚廣,包括改善教育方式、提供醫療保健、能源管理、整頓交通、改善政府服務及重塑製造業。凱斯希望憑藉巨額財富來幫助開發有關先進技術,造福社會。他在2005年以5億美元成立了命為「革命」(Revolution)的投資公司,主要投資創新型企業。

為減低環境污染和能源消耗問題,凱斯創辦了Flexcar,提出汽車分享概念,建議每年開車量很少的人,以租車代替買車。雖然Flexcar的營業額比起AOL是小巫見大巫,但卻是美國第一個推出汽車分享概念的公司,引發更多公司投入此行列。

「革命」的投資涉獵4個主要部分。其一是投資在高增長的消費公司上的「革命發展」(Revolution Growth),如Zipcar,Living Social,Sweetgreen連鎖沙律速食店等。後者提倡健康、環保及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從當地農場採集新鮮的菜蔬,讓顧客以較廉宜的價錢吃到健康味美的沙律,大受顧客歡迎。這項投資不但支援了當地的農業,也提供了健康的飲食選擇給消費者。線上教育正在掀起一股新的創業熱潮。「革命發展」也投資在線上教育產品公司如Echo360,該公司目前已經有超過100萬名的學生使用它的「混合式學習解決方案」,市場份額佔54%,每年的營業額達1500百萬美元。另一有效投資為健身應用公司RunKeeper,專門幫助健身愛好者利用智慧手機跟蹤、測量,並改善他們的健康狀況。該公司通過整合多項應用和服務,成功吸引了超過600萬用戶,成為健身界的Facebook。

近年來,世界各國人口老化,隨着基因序列科學研究及臨床診斷技術的進步,為腦科醫療產業開拓出龐大的商機。然而醫療研究往往耗時且隱含極大風險,除非有雄厚資金以及專業技術支持,醫學研究往往難以開花結果,遑論造福患者的療法。有見及此,凱斯的「革命健康」(Revolution Health)部門投資在各項健康醫療研究上,並募資成立腦部信託加速器基金(Brain Trust Accelerator),有效地連結資金與技術,加速腦部醫療服務問世,營業所得則捐贈公益團體。

其餘兩部分為支持初創科技公司的「革命創業」(Revolution Venture)和發展房地產及旅遊設施的「革命產業」(Revolution Places)。「革命」目前已經投資了30多家企業,讓凱斯成為了名乎其實的創業導師。他的確擁有無數的智慧傳遞給後人,還有從犯過的錯誤中學到的寶貴經驗。凱斯形容創業者為進攻者,擁有大膽創意,充滿好奇,願意冒險,他們努力顛覆現狀,為的是開創更美好的未來。他認為創業精神是壯大經濟的秘密武器,強大的社會需由強大的經濟支撐,而強大的經濟需要新創企業持續加入。簡言之,社會興衰取決於創新能力。故他致力把企業家精神灌輸給商界以外的行業。

凱斯在2011年被總統奧巴馬任命為「美國創業合作夥伴」組織(Startup America Partnership)的主席和國家創新與企業精神諮詢委員會聯席主席。CNBC讚揚凱斯為美國最偉大的創業家之一。

廉價電腦帶來變革

你知道驅動無人駕駛飛機、海洋探索的設備,甚至是通過衞星連接夜視攝像機和Amazon自動送貨飛機的核心,只是一張信用卡大小的電腦嗎?它的價格比一般玩具還要便宜,被譽為「窮人的電腦」。

艾本頓(Eben Upton)生於英國北部,父親為英文教授,但卻是個電子迷,家裏滿是電子零件。10歲時,他擁有一台二手的BBC微型家用電腦,和當時的英國青少年一樣,熱愛程式開發。高中畢業後,他到IBM做了一年電腦程式員,才進入劍橋大學主修物理,畢業後留校攻讀電腦博士學位,並成立了兩家軟件公司。

艾本頓2004年出任劍橋大學電腦科的研究總監,他發現當時不僅申請入學的高中生人數從500人降到200人,學生寫程式的素質也不斷滑落。雖然資訊科技愈來愈發達,但很多人只能寫出簡單的HTML網頁。究其原因,是因為微型電腦逐漸被遊戲機和個人電腦取代,學生只會用文字處理器、試算表,沒有學習基礎電腦知識的機會。

科網股爆破後,程式編寫的熱潮也退卻。此外,電腦的價錢昂貴,讓家長難以負擔,孩子很難找到作為實驗用途的硬件。

旨在解決教育問題

為了解決問題,從2006年起,艾本頓花了4年時間,設計不同的電腦原型。晶片是電腦硬件的核心,他主力研究減低其成本的方法。

2008年,艾本頓離開大學,為晶片廠博通(Broadcom)工作。博通的顯示晶片相當符合他理想中所需要的電腦零件。他和5名好友自掏腰包,共投入25萬美元,成立了慈善機構樹莓派基金會(Raspberry Pi Foundation),投資製造讓學生能負擔得起的電腦。他們取這個別緻的名字,是為了向以蔬果命名的公司致敬,如蘋果電腦和開發BBC Micro的Acorn電腦;而Pi則來自程式語言Python。

基金會與博通緊密合作,把電路高度整合在一塊晶片上,令電路板上所需的額外零件不多,降低了成本。由於所有的功能都被整合在晶片上,成為中央處理器和圖形處理器,並負責驅動顯示周邊元件的功能。挑戰並不止於晶片,他們花了兩倍的時間,確保成品在核心處理元件外還有足夠功能的設計。

艾本頓希望樹莓派可以便宜到連小朋友用他們的零用錢就買得起,而電腦教室不用花費超過1000美元就能一人一機,達到改變學校電腦課程的教學方式。最終他們訂下25美元與35美元兩種不同款式。樹莓派的外形只是有如名片般大小的一塊版子,擁有基本電腦的功能,但價格只是最便宜電腦的十分之一的價錢。

樹莓派在2011年正式投產,原來的計劃是製造一萬台電腦,預計花幾個月賣出去。但市場的反應令人吃驚,訂單如潮水般湧來,第一年便賣出100萬台。到現在為止,共賣出500萬台。

開放平台 帶領創新

樹莓派不只是廉價的硬件,它還帶動開放源碼與社群參與。雖然基金會的主要對象是學童,但開始時,買家都是從事技術工作的成人,他們把樹莓派用來播放映片,或用來控制機器人。在便宜、高效能、省電的前提下,樹莓派成為把想法實驗出來的好材料,正好切中一群製造者的創新開發需求,他們佔了買家總數的三分之一。基金會也看到把實驗品轉化為產品的需要,便在2015年撥提150萬美元,協助用戶創業。

多個熱情、友善且創新的社群開始圍繞樹莓派成長,一場革新就自然地展開。2012年起,使用者自發組織樹莓派活動,每年有百多項活動在各地舉行。基金會非常了解社群的價值,持續關注社群,並且協助它們成長。

艾本頓希望使用者不用花錢更新硬體,反而是投入資源改進電腦的使用體驗。他坦言開放平台能創造出非常有價值的免費工程資源。他歡迎競爭,認為這樣能一起把改善社會的行動發揚光大。

要得到社群的認同,就要認真傾聽和回應他們的聲音,而分享愈多,收穫也愈多。許多公司開始時以低價吸引社群,當產品普及或公司強大時,就開始提高價格或不停淘汰產品,以獲取更高利潤。樹莓派則是目標與社群所需之間保持平衡的典範,所以在短短數年間,一躍成為紅透半邊天的創意開發平台。

這些創新不僅限於個人工程開發者,大企業如Google也投入資源,讓這個平台對使用者更加有用。Google 發表了名叫Coder的工具,能把任何樹莓派電腦轉換為一部網絡伺服器。

延續教育使命

樹莓派最大的好處是小孩子可以真正看到電腦內部的樣子,摸到每個元件,並且能分辨它們的功能。孩子們輕鬆接觸程式設計,在實踐中學會解決問題,將心中的想像化為真實。英國教育部認為這樣的裝置在兒童教育中將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是提供他們學習寫程式的一個好機會,希望可以協助扭轉英國程式技能下降的情況。

從2013年開始,英國的Google提供了百萬美元,讓基金會會供應1.5萬部電腦套件給英國和愛爾蘭的學生。套件包含單板電腦、電源供應器、SD 卡。Google在日本也有類似的計劃,發送超過5000部套件給東京的學生。這些活動顯示樹莓派在電腦教學上,已經成為了重要的工具。

北美是目前最大的市場,德國與英國其次。展望未來,艾本頓會投放資源到發展中國家,如印度、南美和非洲,讓這些國家的孩童能獲得平價的電腦,發揮電腦的作用。

樹莓派在2012年把開發和銷售分割出來,成立了樹莓派貿易公司,公司的利潤則捐贈給基金會,好讓基金會專注在教育、發放補助金和倡議上。在2014年基金會成立了樹莓派學院( Picademy),編寫電腦教學教材,為老師提供免費電腦培訓,並在學校開展多項教育計劃。

新穎的電腦產品造就了大批消費者,而樹莓派則鼓勵用戶利用電腦作為一個開放平台,製造他們的未來。如此崇高的社會目標令樹莓派被美國《時代周刊》評為2012年「十大科技產品」,在 2013年獲得INDEX設計大獎。

艾本頓則在2012年獲得英國皇家工程學院、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創新獎; 在2014年獲選為「Fortune 500 英雄」。

專利技術成就能源新時代

全球暖化惡果漸顯,世界對可再生能源的研究與開發愈趨重視。太陽能發電是最具潛力的再生能源,但成本高昂及能源轉換率偏低等問題尚待解決。位於瑞典的太陽能技術公司Solarus則創立了混合太陽能系統,結合兩種傳統太陽能板的優缺點,讓可轉換的能量比以往上升三倍。

創新科技 貢獻社會

太陽能發電分為光熱發電和光伏發電,前者須先將太陽能轉化為熱能,應用領域較多元,熱能亦可以儲存;後者則透過電池直接將陽光轉化為電能,成本及技術難度較低,佔地面積也較小,但不具備儲能的能力。

另一方面,吸收的陽光愈多,太陽能板的轉化率反而會下降。每上升10℃,其效率則相應下降百分之五。

針對以上狀況,Solarus決意集兩者之長,讓太陽能發電進一步普及。Solarus成立於2006年,本來是屹立百年的歐洲能源公司Vattenfall旗下的研究部門,現任營運總監Jacko D’Agnolo帶領旗下團隊用豐富經驗,致力改良核心技術,期望通過可靠和可持續的能源供應解決能源短缺問題,同時達到改善個人及社區經濟,並盡量減少對環境影響。

專利設計 三倍能量

另外,機構緊貼聯合國及國際能源署所推行的可再生能源計劃及所制定的目標,企業亦通過接納當地的勞動力,為當地創造就業機會,從而為解決環境問題創造誘因。不斷的創新使Solarus不但擁有自己的專利設計,更獲埃森哲創新獎(THE ACCENTURE INNOVATION AWARDS ),同時是一間共益企業(B Corp),於環境評核方面更是獲得高分。

Solarus企業設計出其獨一無二的混合式太陽能板PowerCollectorTM,不單集光熱及光伏發電於一身,更利用水為太陽能光伏電池降溫,得以延長電池的壽命,並讓其性能提高四成。設計中包含能全方位接收陽光的曲面鏡,成功在最大程度上儲存更多的電量,解決冬天日照不足的問題。結合兩大核心科技,產品所產生的能量為傳統太陽能板的三倍。

嶄新理念 締造三贏

Solarus為客戶提供一站式服務,首先企業會進行實地考察、能源供需及財政狀況分析,然後提供設計、融資、安裝及運行方面的諮詢,務求為每個客戶打造全面的能源解決方案。同時,企業包辦相關基礎設施及能源系統的建立,以免除客戶的前期投入。然後,雙方會簽訂延期支付貸款及購買電力協議:買方按合約逐漸由向賣方訂購能源,過渡至回購能源生產設備。藉其獨有的監測系統讓企業於租賃期結束後,仍能按所定的年度合同,繼續為設備進行監察及管理。此運作模式下,太陽能發電的吸引力大幅提高,而企業亦得以在兼顧利潤的同時,推動可再生能源發展。

作為全球唯一能量產以上核心技術的企業,Solarus擁有無可比擬的優勢,成為其推動環保的最大助力。至今,產品主要應用於酒店業及飲食業,相關投資項目遍及荷蘭、肯尼亞、馬爾代夫及瑞典等地。為了加強可再生能源的推廣,團隊積極在全球尋求合作夥伴,將其科技帶到世界每個角落。另一方面,企業致力開拓市場,發展住宅項目,讓再生能源融入市民生活,並進一步普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