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改變農村婦女宿命社企家

人口問題不僅是數量問題,人口的質素、教育情況、健康及自身價值等問題都影響了社會整體的發展。中國人口逾10億,中國女性人口佔世界女性人口的1/4,而中國農村婦女又佔全國婦女約80%,她們大多目不識丁,經濟能力和家庭地位低微,缺乏自信和社交能力,成為社會轉型期中弱勢社群之一。

當前國家政策和市場經濟給農村婦女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卻又加劇了男女之間和婦女之間的經濟分化和不平等,使她們承擔了發展的代價。要改變農村的落後狀況,就先要改變女性。有見及此,中國知名的女權宣導者吳青【小圖】於1998年創辦非牟利的農家女學校,帶領農村婦女走出困局。

吳青是著名文學家和詩人冰心之女。從小受母親影響甚深,一直意識到婦女要做一個獨立的人,要自愛和自強。在1950年反右運動中,她的父母、哥哥、舅舅先後被打為右派;文革中又被抄家,像大部分中國人一樣,她的家庭曾經因此而支離破碎。 這些痛苦的經歷,令她對民主和體制不停地反思。吳青在1961年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系,後留校任教,先後到美國麻省理工大學和斯旦福大學進修。在1984年和1988年,吳青分別當選北京海澱區人大代表和北京市人大代表。作為人大代表,她才一上任就投唯一的「反對票」,強調法治,引起全國注目。

創辦「打工妹之家」

在1980年代末,吳青因工作而到訪甘肅定西等地方,看到那裏的生活條件惡劣,村民愚昧無知,婦女過得特別艱苦。這種現象,令吳青寢食難安,決心改變數以億計的婦女的命運。1993年,吳青與「中國婦女報」副總編謝麗華謝麗華辦起「農家女百事通」雜誌。母親冰心悉數捐出《冰心全集》的9萬元稿費給雜誌社,成立農村婦女教育與發展基金,專門用來幫助貧困地區的農村婦女。

由於城巿發展迅速,農民紛紛跑到城巿工作。離家在外打工的農民比例從1987年的7%高漲至2013年的30%,其中超過1/3是女性。她們經常受到暴力、性侵犯和各種不平等待。吳青遂於1996年創辦「打工妹之家」,維護打工妹權益。

1998年,吳青創辦了社會公益組織「北京農家女實用技能培訓學校」,為農村婦女提供免費的實用技能和品格培訓,提高她們的自我發展能力,實現農村婦女自我賦權和發展。讓她們能參與農村經濟建設和社區發展,並學習獨立自主。吳青在農村婦女中展開掃盲活動。

每一課都有特定內容,其中包括家庭和睦、環境保護、婦女權利、衛生習慣等;還邀請當地的專家,如律師、醫生、工程師等,結合當地的例子來講解,讓婦女了解周圍發生的事情。婦女們學會寫會算後,增強了自信心,同時提高家庭收入,有助於改善生活。迄今已開辦340多個掃盲班,幫助1萬多位文盲婦女脫盲。

助30萬農村女改變生活

農家女學校是一所民辦公益性學校,免費提供一至三個月的職業技能短期培訓,開設有農業科技班、電腦操作班、服裝裁剪班、美容家政服務等專業班;同時進行公民意識和性別意識教育,讓她們克服自卑,增強自信,發展潛能,更好地立足現代社會、融入現代社會。學校位於北京近郊,佔地七千多方米,除了教室外,還建有學生宿舍、圖書館、食堂、浴室、多功能教學廳等。2000年註冊為「農家女文化發展中心」,統籌各項活動。

為培養留守兒童,尤其是女童的自我保護能力,中心在2010年起,在農村中小學開展青春期教育,同時通過培訓當地學校教師、監護人、農村婦女骨幹,提高農村社區保護留守兒童的意識,並建構學校、家庭、社區的保護支援網路。

為了幫助有創業需求的農村婦女實現自己的創業夢想,中心在2014年在北京舉辦農村婦女微創業培訓班,教授創業與管理微型企業的相關知識。2010年中心開創了多項嶄新的工作,包括農家女自殺干預專案、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為社區老人提供專業的養老護理服務、農家女書社豐富農民的精神生活等,現已發展成為一個集「扶貧與發展、傳媒與出版、研究與推廣」於一體的非營利性機構。這些工作得到了廣泛的認可,並逐步擴大到湖北、河北、甘肅等16個省份。由創立至今已經幫助了30多萬農村女性,徹底改變了她們的生活。

吳青不斷努力,在國際講壇上演講,為中國農村婦女募捐教育基金,獲得國際組織如福特基金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在經費與技術上的支持。

她在2001年獲得了麥格塞塞公共服務獎; 在2011年獲得了西亞斯女性領導力獎(Sias Women’s Leadership Award); 在2013年獲得了加拿大總督獎章。此外,在2003年,她被施瓦布基金會(Schwab Foundation)選為年度社會企業家。

重建新生的社企力量

柬埔寨充滿深邈的歷史文化,吳哥窟的千年廟宇結構宏偉,沉重的巨石經歷戰火風雨仍記載著完美雅緻的工藝,令人不禁為高棉王朝的光輝歲月而讚歎。然而近代的柬埔寨滿目瘡痍。

1970年代,赤柬屠殺330萬人,令全國損失了80%以上的醫生、老師和專業人才,舉國生靈塗炭。到1991年,柬國成為首個由聯合國接管的國家,雖然多國捐款協助重建,但人民仍處於無休止的政治貪腐和管理不善的渦漩中。其中貧窮、貪污和男女不平等尤為嚴重,女性被販賣、剝削及暴力威脅。

衝破桎梏 走出黑暗

據聯合國統計數字,目前全球約有2600萬人被賣作奴隸,亞洲佔900萬人。柬國約有3萬至5萬名性工作者,許多因家貧被賣入火坑。其中文素莉(Somaly Man)曾是受害人,目前正致力於消除柬國性奴隸,推動受害者開創有尊嚴的生活,她已成為社會變革的代表人物。

據素莉的說法,她有一個很苦難的童年。紅高棉掌政期間,成千上萬的柬國人四處逃難,素莉和父母失散;十多歲時輾轉被賣到妓院,過了一段非人的生活。有一天,她親眼看到她最要好的朋友被皮條客活活打死,令她決心逃離這個地方。1991年,她認識了一名法國人,協助她成功逃脫了這個牢籠,兩人到了法國,並結為夫婦。

1995年,素莉重返柬埔寨,她在無國界醫生當起義工,起初到紅燈區派發肥皂和避孕套給年輕性工作者,後來索性把她們帶回家,教導她們另覓工作。翌年,她創立了非牟利組織「柬埔寨解救受壓迫婦女基金會」(Acting for Women in Distressing Situations Cambodia,簡稱AFESIP ),致力拯救被販賣的婦女,和對抗販賣人口的犯罪組織。

2004年基金會從火坑救出了83名孩子。但是警察、軍隊連同人口販子將女孩全帶走。當地的媒體報道說基金會強行扣留了女孩們,要起訴他們,基金會被迫關閉。事情引起國際關注,在國際輿論壓力下,基金會轉危為機,重新開始工作,知名度大增。

2007年,素莉在美國成立「文素莉基金會」(Somaly Mam Foundation),致力籌款,資助AFESIP基金會的工作。素莉敢於公開批評柬國官商勾結的情況,獲得西方國家的支持。2006年,她獲選為「CNN英雄人物」;2008年,先後獲瑞典頒發的「保護孩子權利獎」和德國頒發的「Roland Berger 人性尊嚴獎」;2009年,她被選為美國《時代》雜誌全球最具影響力的100位人物之一。

AFESIP基金會成立外展隊伍,到妓院對年輕婦女進行教育,教導她們讓客人使用避孕套的重要性,減低感染愛滋病及其他性病的危險。外展隊伍透過各方管道協助火坑中的少女逃出生天,按她們的意願,或與家人重聚或在庇護中心居住。這些學員在身、心各方面都飽受摧殘,基金會不只提供醫療保健服務和心理輔導,還教導她們接受技能培訓,基金會位於暹粒的復康中心和技能培訓中心提供美容培訓專案和小企業管理專案,幫助學員通過相關教育後重覓新的工作,並協助她們重返正常生活。自成立至今,該基金會已經從火炕中拯救了6000餘名年輕女性。

AFESIP從一小型組織發展到區域性的組織,並與國際社會聯盟,施壓力讓政府認真地看待販賣人口的問題。

學員自立 創造收入

柬國的社會企業規模細,數量也不多,大都致力於教導當地人一技之長,降低失業率和對援助的依賴。AFESIP基金會也意識到社會企業可貴之處,遂在2010年與新加坡一非牟利機構成立名為Kumnit Thmey的社會企業,教導學員紡織技能,自行生產靠墊、枱布等絲綢用品和企業禮品,並出口到亞洲各地。所有盈餘留為發展這間社企之用。

在2013年又與著名化妝品牌雅詩蘭黛合作,於暹粒市開設了一間美容院,為學員職業訓練,幫助她們日後開設自己的美容院或成立自己的事業,讓弱勢者有自給自足的機會。學生在基金會完成美甲、美容、化妝和美髮課程後,就可進入美容院實習,為期3個月,學習美容院的經營實務並賺取些許薪資。完成訓練的實習生能獲得雅詩蘭黛提供的創業培訓,幫助她們自行創業。AFESIP的顧問會跟進實習生往後3年的發展,並協助她們取得創業所需的微型貸款。

雅詩蘭黛贊助美容院的創立和負責頭3年營運,預計在2016年美容院可自主營運。這個創新美容院以社會企業模式營運,目標客戶除了遊客外還有當地居民,讓顧客在接受美容服務之餘,瞭解更多關於人口販運相關議題,以及如何對抗販運。

這種社會企業營運模式由創造就業機會、提供教育訓練等方式,說明學員創造收入,負擔自身和家人的生活開支,避免成為性交易中的弱勢群體,並在社會上和經濟上爭取獨立,能夠持續創造改變的解決方案。在制度上,又可提供其他地區複製的成功模式。

美女與蠕蟲 古法創奇迹

危地馬拉是中美洲國家,東臨加勒比海,北與墨西哥相接。由於受長期內戰及國際金融危機影響,經濟停滯不前。近數年經濟才恢復增長,但貧富懸殊的現象仍然嚴重,最上層10%的人口佔有全國42.4%的財富,最底層10%的人口只佔有全國1.3%的財富。該國經濟以農業為主,主要農產品有咖啡、棉花及香蕉等。

危地馬拉全國一半的勞動力從事農業生產。農村婦女生活難苦,她們面臨的另一大挑戰就是不停變動的經濟環境,工作做了很多,但是看不到回報。一位年華雙十的美少女決心扭轉這個情況。

微蟲創造蠕動奇迹

麗亞(Maria Rodriguez)出身農家,父親靠種植咖啡為生,從小對創業有興趣,在大學修讀旅遊與工商管理。大四時,她選修了環境管理課程,當老師講解如何處理可降解的垃圾及提到蚯蚓堆肥的方法時,麗亞竟對一堆堆蠕蟲着迷,興起利用堆肥方法創業的念頭。父親原希望女兒畢業後可脫離務農工作,另覓優差,想不到女兒卻一意孤行從事這種「髒兮兮」的工作。為了證明自己的想法與決心,麗亞參加了一項由Technoserve舉辦的全國創業比賽,結果贏了獎金,獲得家人的支持。

年方21歲的麗亞在2007年創立了Byoearth公司。她的使命是培育蚯蚓,製造有機堆肥,為弱勢群體帶來一項可持續發展的技術,協助農村脫貧;同時,又以保護和改善生態環境為目標。

當地的農業一向由男性主導,麗亞要在男性當家作主的保守農業社會闖出一條新路實在不容易。她努力地參與其他非牟利組織的工作,鞏固自己在技術轉移和堆肥方面的專業知識。為自我增值,她在2011年完成農村可持續發展碩士學位。開始時,麗亞在自家農場精簡地創業,手上只有一小箱紅蚯蚓和無比的熱誠。咖啡殼是咖啡豆的副產品,不需特別處理,便能自然分解。她利用咖啡殼作為餵養蚯蚓的飼料,每年繁殖出200噸的蚯蚓。

蚯蚓繁殖速度驚人,每90天便可繁殖雙倍的數量。在咖啡收成的淡季,麗亞培訓婦女成為「蚯蚓農夫」,教導她們以照顧嬰兒或寵物的心態來培育蚯蚓。這些土生土長的農村婦女熟悉當地社區,卻苦無受教育和就業的機會。現在,麗亞提供了一個創新的方法,讓她們自行創業,利用堆肥賺取收入,並把有機和尊重大自然的訊息傳揚開去。其後,麗亞把這技術推廣到其他農場和有機廢物生產設施,成立大型堆肥箱。

製造蚯蚓堆肥其實不難,只要收集廚餘,用來餵食蚯蚓,蚯蚓腸道裏的微生物便能消化分解廚餘,牠們的排泄物就成為營養豐富的有機肥料。這些並非創新的知識,從前生活在危地馬拉的馬雅人就是以此為種植肥料。但當麗亞向農民推廣時,卻發現這一代農民接觸的都是基因改造幼苗,只懂得使用化學農藥與肥料。她只好逐步從基本教育開始,重新培育農民認識自然環境。

Byoearth生產的有機肥料主要賣給非牟利組織,透過這些組織將有機肥擴展到難以到達的偏遠地區。成立翌年,麗亞把公司轉成社會企業,所有盈餘撥回公司,並致力提升婦女的能力和營商技巧。由尋找再生材料、產品生產到包裝,都交由貧困地區的婦女合作社包辦,為她們打開了額外的收入管道。

扶貧方法一舉數得

麗亞把在農村行之有效的方法推廣到城巿。

首都危地馬拉城的垃圾堆填區有2000戶家庭,每天在堆積如山的廢物中艱難度日。Byoearth推出「溉灌你的未來計劃」,落區教導婦女認識蠕蟲堆肥文化,鼓勵她們從垃圾中創業,既可為家庭賺取收入,又可改善環境。結果令人喜出望外,這些婦女受到啟發後,陸續從廢物中開發其他產品,例如利用棄置的塑膠做手袋等,逐步改善生計。

2011年,麗亞與另一有共同理念的墨西哥機構SiKanda合作,推出「蠕蟲改變生活」計劃,幫助住在墨西哥堆填區的弱勢社群改善生活。這些社區衛生設施落後,沒有垃圾處理系統。蚯蚓堆肥正好能幫助貧民處理垃圾,並使之轉化為收入來源。

到2011年Byoearth有了突破性的發展。該公司跟TechnoServe合作建造了三組肥料生產設備,所有權屬於農村的婦女,由她們負責運作;麗亞則以公司的名義採購這些有機堆肥,再賣給合作的非營利組織。參與合作社的婦女們一同學習,一同工作,帶動整個社區同步成長。麗亞希望能將這種自給自足的商業模式,推廣到其他中美洲及非洲國家。

從環境保護的觀點來看,使用當地的材料來製作堆肥,一方面可以減少垃圾量,另一方面又可以讓土壤變得更健康,同時也不需要消耗燃料從外地輸入肥料。此外,由於濫用農藥,土質變壞,農作物被污染,食物的安全頓成疑問;工業和家居廢物排放出的甲烷是造成地球暖化的元兇。蠕蟲堆肥既可有效地處理廢物,亦可改善弱勢社群的生活,還能保護環境,的確是一舉數得的方法。麗亞在2011年獲選成為Unreasonable Institute 的院士。

麗亞的故事說明了一件事:傳統智慧和簡單的方法,就是解決貧窮、食物安全、婦女賦權等問題的上好方法。

 

安得廣廈千萬間 跨界合作機會多

為低收入家庭提供廉價住房是一個大有潛力的市場。根據保守的預測,未來10年這一市場的全球規模可能高達1萬億美元。

為什麼印度貧民只能住在貧民窟裏?

印度政府曾進行類似統計,目前印度每年的廉價住房需求近3000萬套之多,市場規模高達2440億美元;然而,廉價住房供應數量卻非常少,絕大部分的印度貧民因此只能住在環境極其惡劣的貧民窟裏。

這種巨大的供需不平衡,原因之一是發展商看不到這市場的盈利前景,所以選擇忽略;另一個原因則是這些低收入人群基本都在非正式經濟領域裏工作,他們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也無法出示任何財務和納稅證明,這些都是在獲得貸款、購買住房,或者申請政府廉租房時必須提供的。

用市場調查彌補價值鏈上缺失的一環

愛創家(Ashoka)是全球最早也是最著名的社會創業家支援網絡。為了應對廉價住房市場的供需矛盾,其印度分部發起了Housing for All(HFA)專案。

項目團隊意識到低收入市場和中高收入市場完全不同。「經驗缺乏」是滿足這個市場需求最主要的障礙。在金融機構、地產發展商和社會部門中,沒有人瞭解這個龐大但陌生的市場,也從來沒有人按照真實需求建造他們買得起的房屋。

於是,專案團隊與兩家對貧民窟情況非常熟悉的社會組織合作,一共訪問了超過7000個低收入家庭,每次訪談都詳細記錄了多達26項指標,包括:家庭每月收入、是否有穩定工作、能否負擔首期、理想的房屋結構等。他們不僅用文字和圖表記錄下資訊,還用手機拍下這個家庭的地理位置、房屋外觀、室內陳列,從而更深入地瞭解用戶需求,比如小商販希望有空間可以晚上停放三輪車,大多數家庭更偏愛小型公寓等。

跨界合作打造全新價值鏈

由於有了扎實的資料,建築設計師在設計房屋時便有了參考,發展商可以計算成本和利潤率,金融機構也更願意貸款。那些服務低收入人群的社會組織最瞭解當地情況,很容易取得貧民窟居民的信任,所以他們可以很好地在供需雙方之間起到溝通橋樑的作用,甚至在房屋設計、貸款條款設計等方面提供意見。在這一服務過程中,商業系統與社會系統融為一體,從而形成了HFA所積極宣導的「混合價值鏈」。

在專案的前期試點中,僅僅9個月就售出了1800套廉價住房,但這樣的數量和整個印度的龐大需求相比無疑是杯水車薪。HFA團隊於是進一步優化自己的方案,設計了一個為期4年的扶持專案。這個項目在印度15個城市裏發現並培育創業者,為他們提供市場調查的工具、住房設計的經驗,以及人脈等資源。這些創業者一方面可以幫助發展商在低收入人群中做市場調研和推廣,一方面可以幫助那些有購買意願的人群從金融機構尋求貸款支持。他們通過自己的服務獲得收入,並將其中的一部分交給HFA作為該專案的長期發展資金。

目前,HFA已經和9家社會組織及15家商業機構建立了正式合作。它開創的跨界合作模式已在印度15個城市開展,累計受益家庭超過50萬。

展望未來

隨着廉價住房市場逐漸獲證實有利可圖,HFA期望將有愈來愈多的私營企業進入,按照一般的市場規律來可持續地滿足住房需求。那時,HFA便可以從該市場中正式退出,專注於把這一模式向世界上更多的地區推廣。

值得一提的是,HFA模式在解決廉價住房問題的同時,還帶來了一系列其他的好處。它為低收入人群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目前,約40%的印度勞動力直接受僱於建築業);此外,因為住房條件的改善,低收入人群的安全和健康狀況也會得到改善,醫療開支因此減少。住房還能提升低收入人群的尊嚴和社會地位,並能夠作為抵押物,為他們增加可用的資本。

建立雨傘下的新事物

一個世代的形成不是偶然的,必定有一個過程,60年代是電動化,70年代是自動化,80年代是電腦化,90年代是網絡化。電腦與手機的普及帶出石破天驚的革新,成為21世紀新的政治及經濟模式的催化劑。我們也正好藉着香港「雨傘革命」的餘波來思考新世代如何安身立命。

雨傘可以遮光擋雨,可張可收,又是傳說驅邪避惡的象徵傘字裏有4個人字,代表後代繁盛。過去一星期,在佔中的現場井然有序。有學生圍坐地上溫習,有人清理垃圾,還仔細分類,以利循環再造。在成千上萬的人群中,就是上廁所也要輪候20多分鐘,但大家都禮貌地排隊,不少人還鄭重地多謝清潔人員。新一代的公民質素,使人如在荒漠中嘗甘露。地上的雨傘代表了覺醒,雨傘下孕育着不少新事物。

創新思維 源源不絕

香港的年輕社會創新者棄舊立新,令人喜出望外。在2013年成立的 Appedu以「我們指導,你們帶領」為宗旨,開創用手機學習的先河。學生只要一機在手,便可透過軟件,查詢在學習及功課上遇到的問題,既可免卻四出補習,舟車勞頓之苦,又可以低廉費用收到補習之效。Appedu則培訓各科大學生成為網上補習老師,在最短時間內解答學生的疑難。3位滿腔熱誠的創辦人朝氣勃勃,希望培養本地學生主動發問的習慣。

另外一間剛成立的非牟利機構「為香港而教」(Teach for Hong Kong)則以「為美國而教」為藍本。兩位創辦人原在美資金融機構工作,為教育理想而捨棄高薪厚職。他們因應香港的環境,培訓在學的大學生,讓他們到成績較差的中學任教一年;既可為學校提供新穎的教學法,又可讓大學生接觸不同社區的基層學生和家長,豐富他們對社會的認識。

星人公社是一間與別不同的旅行社,提供另類旅遊,帶人遊墓園、公共屋邨、香港仔漁港,甚至到深水埗體驗功夫傳奇。兩位創辦人關注生態保護、社會與文化的變遷,學識廣博,令遊人滿載而歸。他們以「尋回自己,熱愛我城」為理念,帶人深入認識香港。

這些新成立的機構都有清晰的理念,創新的方法,令經濟單一化的香港注入新動力。

社會企業精神建基於強烈的同理心和對社會的承擔。 如果年輕人從小便接受社會企業教育,使他們立志定下社會目標,為理想所驅動,利用創造力去改變現狀,努力開拓新機遇,種種的社會問題可望有解決方案。跟上幾代不同之處,現代的社會企業者互重互諒,不以純賺錢為目標,而以雙贏的精神尋求創新和持續發展。

在網絡年代,人們可免費取用網站上的資料,自由利用及轉載。美國頂尖的學府和教育家紛紛推出網上學習,使用者可以低至1美元的費用在網上進修各類課程,讓知識普及化。各國政府也順應時勢,開放大型資料庫,增加政府的透明度。

香港在這方面較其他亞洲國家為慢,但亦開始有年輕創業者將閒置資產如房屋、資金、消費品等透過共享網絡平台與其他人分享。最令人窩心的莫如在2012年成立的Myflat.hk,這是一個為重塑社區鄰里關係而設的網站。為全港每一區聯繫同區的居民,讓他們透過網上平台分享訊息,共享資源,增進左鄰右里的社交生活。街坊們可分享教小孩子的心得和補習資訊、一同乘搭的士、幫忙照顧寵物等。網站還鼓勵居民把好人好事放上平台,以收睦鄰之效。兩位創辦人和他們的團隊都是從世界各地重回香港定居的專業人士,以「香港是我家」為原動力,利用科技助港人重拾人情味。

共享資源 共享經濟

發展迅速的GoGoVan則是利用手機軟件改變叫車傳統。5位創辦人在美國留學,回港後便共同創業。他們了解到傳統打電話叫客貨車的不足,遂不設入台費和下載費,成功吸納了大批客貨車司機到旗下。顧客可用手機即時叫車,而司機則可在其手機中盡快接客,改變了整個行業的運作模式,使資源更有效地運用。

「這是什麼樣的世代?」每一代都有人提出質疑,總有人喜歡自己所處的世代,亦有人會說:「這是最差的世代」。不管如何,時間不會停下來,10年、20年、30年,我們這一代人總會過去,年輕的一代會當家作主。隨着社會企業精神遍地開花,容許我在這裏改寫狄更斯在小說《雙城記》開頭的一段話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不是最壞的時代;是智慧的時代,不是愚蠢的時代;是信仰的時代,不是懷疑的時代;是光明的季節,不是黑暗的季節;是充滿希望的春天,不是令人絕望的冬天;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我們不是一無所有;我們要走向平等、公義、仁愛的社會,我們不會走向地獄。

外包科企工作改變貧窮

Sama 是梵語平等的意思。美國出生的蕾拉(Leila Janah)創辦了Samasource,以公平貿易的概念,應用於外包(Outsourcing)的領域,讓窮人也能間接在世界大企業工作,慢慢走向脫貧之路。

蕾拉的爸爸從小就教她知道,所有人都應享有平等的機會與尊嚴。她能夠出身於中產家庭,接受良好的教育,每晚能享用豐富的食物,純粹是運氣。她也有可能如地球上其他幾億人一樣,沒抽中人生六合彩,而出生於貧民窟。她爸爸自小便灌輸她有責任去幫助比自己不幸的人,造就了蕾拉人生的核心價值。

單靠教育不能脫貧

17歲的蕾拉中學畢業後跑到非洲加納當義工教英文。到步後才驚訝原來當地人喜歡收看美國的節目,英文程度很高,並非如她所想像的。她一直以為窮人之所以窮是因為他們沒有受教育的機會,直至到非洲後才發現,就算有良好的教育也不一定能脫貧。慈善機構投放很多資源去教育窮人,可是他們中學畢業後卻找不到工作,苦無出路。

那年春天,她立志要為消滅貧窮問題而努力。她跑去哈佛大學念經濟發展,同時到非洲和亞洲等地考查,了解貧窮問題。在世界銀行實習時,發現傳統的扶貧項目都是投放很多資源在政府和大機構,卻沒有落區聆聽窮人的真正需要。她驚覺由上到下的經濟改革不足以改變貧窮,他們需要的是一個從下而上去製造就業的商業模式,為社區創造有尊嚴的就業機會。

畢業後她在紐約的顧問公司工作,其中一個項目是外包工作去印度。在過程中,她看到了工作可以通過互聯網傳送。這個概念啟發了她:工作可以按這個概念傳送到世界各地,包括貧民窟和鄉村。為何不用外包工作的模式去解決貧窮問題?外包工作為少數的商人帶來了巨富,何不用同一個模式為金字塔底層的窮人帶來幾塊錢的生活所需?

IT工程拆成小工作

2008年,她創辦了Samasource,一個把工作直接外包給窮人,為企業提供高科技的數據服務的非牟利社會企業。她想,如果有一個模式能融合窮人與環球經濟,把行業裏的二千億美元的收益中,哪怕只是其中的1%,分派給窮人,他們的生活便會有重大改變。

Samasource創立了名為Microwork™的創新的外包模式,打造獨家科技平台,把大企業的龐大且複雜的數據工程,拆分成很多細小且簡單的工作,貧困地區裏有基礎英文程度的婦女和青年人,只需接受本地的輸送中心(Delivery centre)兩星期的培訓,就能完成一項簡單的工作。這些輸送中心必須跟隨Samasource的社會效益指引,例如把不少於40%的收益重新投放於培訓、薪金、社區項目等,以及聘用收入低於貧窮線的人士。同時,平台提供高質素的質量保證,確保每位受聘人士能夠成功及持續發展。

機構現在提供五種電子服務給客戶,包括電子轉錄,網上資料校對等,已成功獲得微軟、谷歌、eBay、LinkedIn、史丹福大學等大企業合共五百萬美元的合約,直接外包工作給3500名於非洲和亞洲的邊緣人士,讓多過一萬人受惠。一位工人平均工作幾個月後,他的薪水便能提升到之前的兩倍;75%的工人也因此有機會接受高級的培訓而拿到高層次的工作。

這個新的模式不單能影響落後地區,就連發達國家也能受惠。在美國,70%的社區大學學生不能完成課程,最大原因之一是學生的經濟狀況不能支持他們繼續學業。Samasource為低收入社區的學生提供免費培訓,讓他們可以做一些網上的電子工作。

Samasource把公平貿易的概念應用於外包上,為外包行業種下了新的種子,推動Impact Sourcing運動,即主流企業為下層社會人士提供就業,讓窮人成為國際電子供應鏈的一部分,以改善貧窮問題。蕾拉夢想有一天,《財富》全球500強(Fortune 500)都能參與這個運動,把企業裏1%或更多的外包工作預算投入於有需要的貧窮人口,達到移風易俗的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