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社創群英:設計思維 打造生命藍圖

「在我美妙而又混亂的餘生中,我要做什麼?」這個是每個人都會想知道的問題,但永遠都想活出最好的自己卻又不知從何做到,經常會令人覺得人生「卡住了」。

如果有人跟你說,「你不必找到你唯一的熱情」、「Work Life Balance是一個迷思」、「生命是過程,不是結果」,你會否更容易找到動力前進?比爾.柏內特(Bill Burnett)與戴夫.埃文斯(Dave Evans)在史丹福大學開設了一門最熱門課程「設計你的人生(Designing Your Life)」並著書立說,教導大家如何以設計思維去打造生命,筆者會以他們認證的導師身份(Certified Coach)分享當中理念與應用。

Bill Burnett從小就喜歡坐在祖母的縫紉機底下畫車子、畫飛機,大學時就發現原來有項主修叫做「產品設計」,他曾經擔任過蘋果電腦第一代筆電的工程師,後來進入史丹福大學擔任設計學程執行總監,指導學生設計課程。同樣就讀史丹福的Dave Evans則不如Bill Burnett平順,他從小就熱愛海洋生物,但發現在大學主修生物讓他無比痛苦。花了兩年半才發現,原來自己喜歡海洋生物是因為喜歡某個電視節目及高中教生物學的老師,想知道海豹到底是在陸上還是海裏交配,並不代表自己願意花上一生的時間躲進實驗室做細胞研究。後來Dave畢業於機械工程學系,三十多年間在高科技產業擔任高層主管與管理顧問,是蘋果公司初代滑鼠與早期雷射印表機的產品經理。

過來人身份做指導

而兩位設計師後來一同回到母校史丹福大學擔任教職,但在傳授專業知識之餘,他們發現學生的需要絕不止於此,他們認為,設計師未來的可能性多,對原創及意義要求亦高,因而經常對未來生涯感到困惑。直到Bill擔任了史丹福設計學程執行總監,兩人在一個午餐之內就一拍即合,決定為史丹福開設一個全新課程:「如何以設計的方法,找出長大後究竟要做什麼?」

香港有「生涯規劃」,但Bill和Dave卻拒絕「規劃人生」這套說法,並反問對未來毫無掌握的人類,如何得到資料去規劃人生?「我們經常認定要做一個『最好』的自己(Best version of me),卻不知道我們可以有很多『很好的自己』(Good versions of me),而設計就是讓你打造很多不同的自己,去選擇這刻的你想嘗試哪一個。」

史丹福設計學院是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的主要推手之一,近十多年這種以人為本的創意解難方式在世界各地不同界別均炙手可熱,就連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亦提及要把設計思維引入香港。在發現這套思維方式行之有效後,Bill和Dave都認為用它來設計生命是最好不過了。

首步着重同理心

設計思維的首步着重同理心(Empathy),放在設計生命上面,Bill和Dave強調「接受(Accept)」。他們引用史丹福設計學院門口有一個標誌,指着「你在此(You are Here)」,也就等於要接受自己在目前的這個位置,「不論起點是什麼,也不管你要去哪裏,永遠不嫌遲、永遠不嫌早。」

人生會遇上許多難題,但用設計師的眼光來看,問題卻等於創新機會,重點是我們該如何「重構(Reframe)」問題,讓這些問題不再困住自己,而變成可以行動的方向?Bill和Dave提出「無效想法(Dysfunctional Belief)」,例如試圖去解決一個無解的問題、或是認定只有一個方式可以解決某個事情,從而導致我們感覺人生「卡住了」。

「我找不到我的唯一熱情所在」,或許是其中一個經常令大家頭痛的問題,但Bill和Dave會告訴你,人類總會有許多不同的興趣和愛好,重擬的問題是,我們如何打造生活的各種方案,找出自己最有共鳴的一部分?

「設計生命最好的方法,就是設計許多個生命。」Bill和Dave相當重視發想與嘗試,強調與設計一樣,有更多選擇的你才能做出最好的選擇。原型(Prototype)是設計生命裏面第三個重點,設計思維強調「打造即思考(Building is thinking)」,關於未來的可靠資料那麼少,唯有靠打造大量的原型讓我們牛刀小試,才能找到自己想過的生命。

引入香港 改變論述

這套理論不只是在史丹福成為一門最熱門的課程,書本《做自己的生命設計師(Designing Your Life: How to Build a Well-lived, Joyful Life)》全球銷量數十萬本,兩位教授亦開設了設計人生實驗室,作更多的宣傳和培訓。

筆者是Bill和Dave的學生,他們開設了「設計人生導師認證(Designing Your Life certified Coach)」,筆者有幸成為他們第二屆課程的學生,並取得香港目前僅有四名之一的認證,目前亦為在香港作過幾次「原型」嘗試。

課程上學到理論與工具,亦遇上世界各地用這一套方式在幫不同界別人士的「人生教練」,目前正嘗試把這套理論套進香港的環境之中。

要改變整個香港「成功人生」的論述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但希望這套破除迷思、容許犯錯、為自己設計機會的方法論,可以拯救更多在生命中覺得「困住」了的香港人。

作者為仁人學社助理創新顧問及設計人生認證導師黃文萱

leticia.wong@education-for-good.com

社創群英:印度網企力推平權 助婦女就職創業

印度是性別歧視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除性罪行外,職場平權觀念亦落後。根據統計,當地女性工作指數位列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之末;致力推動職場平權的非牟利組織Catalyst早年一項調查指出,近半印度婦女為照顧家庭,往往在工作生涯中期(mid-career)便毅然離職。現年43歲的查哈爾(Sairee Chahal)卻是例外,育有一女的她也是位企業家,深明女性兼顧家庭及工作有多困難,遂創辦了女人專屬(women only)的招聘求職網上平台SHEROES,既助已婚婦女獲合適工作機會,亦盼鋪起女性賦權之路。

查哈爾生於印度北部旁遮普邦(Punjab)一個傳統家庭,奉行男主外、女主內思維。數年前,查哈爾出席大學同學聚會,發現許多女性即使學歷高、事業成就不錯,但結婚後都沒再工作。

「雖然印度社會鼓勵女性當專業人士,例如醫生和工程師,很多女性卻無法在婚後繼續追求事業。」查哈爾接受美國雜誌《大西洋》(The Atlantic)訪問時說道,「這就像一個範本:女孩子爭取入讀好大學,畢業後就找戶有錢人嫁出去,那麼婚後就不用工作了……印度每年有這麼多女大學畢業生,原因大概是為了嫁得好,而非事業好。」

5年間受惠者超過100萬

其實,查哈爾自小便非常厭惡傳統性別觀念,不願受其束縛,故她婚後並未跟隨大多數人的做法選擇離職。就算懷女兒時,她仍忙於創立新公司。「我體會到自己比男人辛勞一倍,因為工作之餘還要肩負照顧家人的責任。正因如此,許多女人根本無法擁有自己的事業,從而鞏固了既有性別刻板定型。」

在2006年,查哈爾創辦了一家商業顧問公司,需要聘請人手,令她意外的是,這樣一家小規模的公司,竟有許多資歷高的女性來應徵。

後來發現吸引她們的是其公司的彈性工作環境,她遂靈機一觸建立了網上平台Fleximoms,冀把有意重投職場的婦女,跟樂意推行彈性工時、遙距辦公的企業連繫一起。

網站初成立的首個月,已有16000名印度婦女登記做會員,共22家公司刊登招聘廣告,其後更增至400家,成功協助數以千計母親尋得工作機遇。「我們一直知道婦女求職時遇到重重困難,只是我們沒想過問題原來這麼嚴重。跟我們合作過的企業和求職者,把我們的服務介紹給其他人,靠着口耳相傳,我們的業務得以快速擴展。」

Fleximoms正是SHEROES的前身。創於2014年、總部設在新德里的SHEROES,現時會員人數達1400萬,合作企業逾萬家,成立至今已協助超過100萬名女性就職或創業。SHEROES本身亦採納家庭友善僱用措施,容許員工彈性上班與居家工作。

提供非「粉紅色」資訊

或許你會問Fleximoms跟SHEROES有何不同?答案是SHEROES並非普通招聘求職網站,它同時是一站式女性平台,滙集各類資訊,內容涵蓋職涯規劃、考試、醫療保健、人際關係、藝術、寫作、攝影等。「其他女性網站的內容大多是『粉紅色』的:時裝、食譜、娛樂、育兒等,絕少提及工作。」查哈爾希望SHEROES可填補這個空洞,除不時分享成功女性的勵志故事,也設有熱線為會員提供免費職場諮詢服務。「男人一聚頭就談論公事,女人甚少這樣做。而SHEROES就是一個讓女人傾公事的地方。」

除了啟發女性追尋自己的一片天,SHEROES的另一大使命是對抗性騷擾。印度的性罪行猖獗,向來備受國際關注,該平台從不迴避這問題,常刊登文章教導女性如何保護自己免受性騷擾,又設求助熱線助受害人報案及渡過難關。

另一方面,平台也向當地企業提供全方位的預防方案,包括持續培訓、制定內部指引防範並妥善處理職場性騷擾事件。查哈爾強調:「我們主動出擊解決問題,而非等到情況惡化才處理。」

新目標關顧低學歷基層

女性健康也是SHEROES關注的議題。今年初,該平台收購了手機應用程式Maya,變成女性健康專屬App,可記錄身體狀況,如月經周期、懷孕周數、胎兒成長狀況等再分析數據;用戶亦可透過該App在線上諮詢專家。查哈爾補充,SHEROES和Maya的核心價值觀相近,收購後者可提升平台在有關領域的服務水平。

現時SHEROES的主要目標群是居於城市的中產婦女,當中主要是介乎25歲至34歲、擁大學或以上學歷、懂英文的女性。查哈爾透露,增長最快的群組其實是18歲至24歲,「愈來愈多年輕女性參與有關職涯規劃的討論,提早為自己的未來作打算。」平台的下一個目標是擴大服務對象至全國一億人,冀能關顧到不懂英文的基層婦女。

許多人讚揚SHEROES為女性賦權作出重大貢獻,啟迪更多婦女成為領袖,查哈爾卻認為領導才能無法單靠別人「傳授」,她說:「以SHEROES為例,是由使命感和自我意識出發。我們不會告訴你,你怎樣做會成功。我們亦不能告訴你成功的秘訣,我們所做的只有催化作用。」問及有什麼意見給予立志創業的女性,查哈爾表示:「不要為了賺錢而創業……先要找一個對的理由:一個你決心要解決的問題,然後找出解決方案,以及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作者為仁人學社特約專欄作家黃佩瑜

fiona.puiyu@gmail.com

社創群英:即用即付系統 助貧農享太陽能

當我們對於電力、水、網路唾手可得之時,全球有近12億人居住於「離網」(Off-the-grid)地區,即脫離水電供應系統的農村地方。太陽能系統這種清潔能源原是好幫手,但起始成本高,每日只靠數元過活的農民無法負擔,只能購買火水等燃料,既不安全且價格高昂。機械工程碩士雷斯麗.馬蓮科立(Lesley Marincola)為這些離網農民設計了一套「即用即付系統」(Pay-As-You-Go),與售賣太陽能設備的分銷商,讓農民把預付成本攤分,最終讓他們能夠負擔清潔能源。

減少用火水燃料降污染

雷斯麗.馬蓮科立是美國史丹福大學產品設計本科畢業,其後於史丹福繼續修讀機械工程碩士,她曾說在工程課上,幾乎八成同學是男性,但她更想不到日後在投資場合中,更幾乎不見女性蹤影。背着女性工程師的標籤,雷斯麗於許多大公司都嶄露頭角,包括亞馬遜Kindle公司,直至她遇上一名肯尼亞女人露絲(Rose)。

露絲是一名非常聰明的肯尼亞女人,她住在一個「離網」(Off-the-grid)、即脫離水電供應系統的農村,白天工作,夜晚則在村落附近兜售太陽能電燈。根據統計,全球有12億人處於與外界斷絕聯繫的狀態,部分村民偶然會因非牟利組織或慈善機構的捐贈而擁有發電設備,因此,許多住戶仍然使用火水(Kerosene)作燃料,但火水既危險又會釋放有毒氣體,價錢並不便宜,一般家庭往往會用上近兩成的收入只為了買燃料照明。

太陽能是清潔能源,理應可協助這些脫離水電供應系統的住戶提供穩定電力,安全而又減低成本,但露絲每月只能售出幾盞太陽能電燈,銷量不佳這問題亦令雷斯麗相當困擾,但她及後發現,許多農民一天收入只得一兩美元,而安裝太陽能系統往往所費不菲,貧困的農民沒有足夠資金,亦沒有儲蓄習慣,讓他們一次性購買太陽能等清潔能源系統,他們同樣沒有銀行戶口,無法借貸。要維持家中照明或其他能源使用,只能在每月收入中花費一部分用作燃料費,最後導致貧窮惡性循環。

雷斯麗在想,她如何可以完全改革這個電力行業,去讓這些貧困、與世隔絕的農民得到他們所需的清潔能源?雷斯麗想出了一個雙贏方法。她於2012年成立Angaza,研發一套電子系統平台,並與太陽能燈製造商及分銷商合作,為其改裝他們的產品,將這些清潔能源產品結合一套「即用即付系統」(Pay-As-You-Go)。

這套即用即付系統對於分銷商來說,透過允許這些貧困農民通過負擔得起的分期付款,為離網太陽能系統支付費用,從而增加消費者的能源使用。根據全球離網照明協會(Global Off-Grid Lighting Association)統計,「與世隔絕」地區的電力能源市場每年可高達500億美元,對於分銷商來說這是一個未被打開的市場。而分銷商同樣亦可以透過Angaza的平台有系統地收集用戶訊息,除了讓他們可以遠程診斷和解決問題,防止產品故障,更不需要安排技術人員前往農村家庭而產生昂貴費用,亦可以讓他們得到更多訊息,藉此擴張業務。

而對於用戶來說更是相當方便,他們只須支付大約1美元至5美元的小額首付,通過Angaza在當地的分銷商購買太陽能燈,同時獲得充電接口和太陽能電池板;就像手機話費一樣,太陽能燈的照明時間與用戶支付的費用成正比,一旦賬戶餘額用完則透過電話繳納新的費用,如果未有繳交新費用,太陽能系統將停止提供電力;另外,用戶需要在12個月內支付購買太陽能燈的剩餘費用,大約每月1至2美元。他們不再需要擔心火水不安全、釋放有毒氣體,省下來的燃料開支可以供養孩子上學。

遠程診斷防範產品故障

Angaza的系統不但可以用於太陽能電燈,同樣與太陽能水泵、爐灶等合作,給貧窮人口帶來清潔能源,改變其使用煤油的習慣,減低污染環境和對健康的危害,同時為肯尼亞、坦桑尼亞、烏干達、馬拉維、贊比亞、南非、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地區的新能源設備分銷商帶來了龐大商機。

「透過讓這些離網人民用逐小分成付款的方法,讓他們最終能夠負擔這些產品,而分銷商亦透過監察數據及監察客戶付款而得益。」Angaza的客戶成功經理彼得.蘇奧(Peter Thuo)表示,在過去兩年,有二百萬人由火水等燃料轉用太陽能等清潔能源,亦期望於未來五年可以讓太陽能系統連接至一億的離網人口。

雷斯麗於2012年成為福布斯「30位30歲以下領袖」之一(30 under 30),Angaza亦於2018年獲得斯科爾社會企業家獎項。目前Angaza已惠及超過50萬戶人家,為他們節省超過5000萬美元,雷斯麗說:「這是為了讓任何人都有接觸世界的途徑,不論你生於何處或處於何方。」

作者為仁人學社助理創新顧問

leticia.wong@education-for-good.com

 

社創群英:從銀轉金 安老創新拓商機

人口老化是二十一世紀最重要的社會變遷,聯合國預計從2015年至2030年,60歲以上人口將由9億大增56%至14億,到2050年更攀至21億。由於醫療科技及生活質素提高,全球已邁入前所未有的長壽時代,今天誕生的嬰兒很大機會可活到上百歲;香港去年也超越日本成為世上最長壽之都。到底龐大的中老年人士對人生下半場有何想法?有哪些新需求?市場又該研發什麼產品或服務作應對?

瞄準嬰兒潮長者市場

傳統想法認為,長者退休後沒工作,且體衰力弱,將變成社會重擔。事實上,前述「銀髮」概念已不合時宜。步向晚年的「戰後嬰兒潮」一代(1946年至1964年出生者)常被稱為「黃金一族」,跟舊世代的「銀髮族」截然不同,前者的經濟狀況相對富裕穩定、教育程度較高及思想更開放,同時對生命的意義、日常用品及質素的要求偏高,這種思想及行為上的特徵,形成了一個全新市場。

以美國為例,人口逾1億的50歲或以上長者掌握了超過3萬億美元(逾23萬億港元)的可支配收入,單計服裝、個人護理、教育與娛樂等的年開支高達2500億美元,因此,許多跨國企業開始為龐大的長者群度身訂造不同的商品與服務。

人口結構變化對經濟帶來急劇影響,扭轉了就業市場,締造新的需求,這些改變牽涉社會每個層面、界別和年齡層,單靠政府和社福界是應付不了的。由長者支撐的黃金商機將成為解決人口老化挑戰的重要一環。

商界有豐富資源,能因應市場需求推出適時的用品和服務,產業如何在這浪潮下轉型,同時達致永續經營,當中需要不一樣的思維模式。

牛津經濟研究院的報告顯示,九成高齡受訪者希望能在家頤養天年,各國政府亦積極推動居家養老,所以「生活產業」將是長者市場未來發展一大重點,其中除日常衣食住行等必需品外,也包括提高生活品質的教育、娛樂消閒、旅遊等方面,更會直接帶動周邊產業的發展。

引進海外發明擴業務

本港企業「文化村」成立於2001年,除經營安老院外,第二代接班人積極推動安老創新,引進多款新產品及配套設施,希望提升長者生活質素。公司近年從日本引進吞嚥輔助食品「食倍樂」軟餐,原理是利用酵素把攪碎的固體食物轉化為柔軟順滑的啫喱狀食品,適用於叉燒飯、煎釀三寶、白切雞、紅豆冰等各式食物,賣相亦較傳統「糊仔」吸引,以提高吞嚥困難長者的膳食質素。

該公司又進口了日本電動輪椅代步車「Whill」,它可突破地形限制,在泥地、碎石地及斜坡上行駛,並配有能原地360度旋轉的全向輪,只需3個步驟便可分拆輪椅,方便搬運,該產品有助增加中老年人士的活動能力,配合醫學界證實,愈能獨立自主的長者便愈健康。公司現正積極拓展內地、東南亞及海外巿場。

新理念帶來改變動力

這種轉型並不容易,因市場調查、研發、測試、銷售、品牌建立過程均需大量資金和專業知識,還要取得董事局或投資者支持,但願意冒險的先行企業,日後獲得的經濟和社會回報也會更多。

創新是社會應對高齡海嘯的重要契機,也是建立新市場生態環境的最大動力。本港的安老創新近數年亦開始湧現,如社企「好好生活」在缺乏人脈、背景及資金下成立,憑藉創辦人的理念和市場觸覺,從各地搜羅以往從未引入香港的優質產品,冀助長者解決生活中所遇困難,提倡活齡生活模式。5年下來,除進口海外的新穎用品外,現更已升級至設計自家品牌的長者家具。其中一個特別商品為「電動自立椅」,只須按一下按鈕,座位便可自由升起或降低,讓大腿乏力、膝蓋關節痛的長者可獨自起坐,減少照顧者身心壓力。

推動生死教育和環保殯葬的社企「毋忘愛」,則以人性化與環保為定位來籌劃喪禮,把生死教育的理念,通過最具體的殯儀服務來實踐。公司的綠色殯喪概念體現在白事的每個細節內:選用可循環再用的吉儀、布置改以時令盆栽或絹花取代一次即棄的鮮花、再造紙製成的紙紮品、環保紙棺,以及可生物降解的骨灰盅等。

內地互聯網+居家護養

預計到2050年,中國長者數目將多達4.87億,佔總人口的34.9%,即每3個人中就有1個是超過60歲的。雖然內地的長者產業仍處於初期發展階段,但隨着國家推出一系列扶持政策,引發民營企業積極探索新穎的安老產品和服務模式。

長者食品需求及送餐服務是一大重點。阿里巴巴旗下的「餓了麼」基於原有的配餐送餐服務,為長者提供更全面的居家養老上門服務,利用平台的資源去解決養老服務中的實際難題。「餓了麼」的數據顯示,在日常送餐過程中,外賣員還提供關愛溝通、更換燈泡和送藥等服務,逗留時間是日常送餐的12.7倍(約為6分鐘左右)。平台還成立了「健康加油站」項目,用戶除可點擊長者配餐外,還能獲得居家照護、住院陪護、關節和偏癱康復等多項上門服務。

廣州也開放政府的老人飯堂供企業或社會組織運營,鼓勵和支援社會力量成為提供助餐配餐服務的主體。此外,在保健食品、特殊營養流質食品、便當服務等範疇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服務老年化社會,應平衡市場效益和社會效益。由於大量高齡人口的需求與挑戰是前所未有,故缺乏經驗,政府與企業尚處於學習和試驗新模式的階段。

商界觀望 須政策助推

香港的長者產業同時在起步階段,大部分企業仍抱持觀望。要令商界有動力投資在長者市場,政府應擔當推動及促進的角色,並搭建公平、公開的市場平台以支援行業發展。香港稅率甚低,我們在發展黃金時代經濟時,不能像稅率高的國家般靠稅收來支持。反之,香港商業發達,唯有從此角度出發才有望獲足夠資金支撐,令社會得以永續發展。

上文提及的企業,將於3月8日至10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的「黃金時代展覽暨高峰會」上現身說法。有興趣的朋友請瀏覽:https://www.goldenage.foundation/expo-summit

談黃金時代.之一

作者為仁人學社副主席:Ryyy1515@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