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柬埔寨是港人近來旅遊熱點之一,最著名的當然是世界文化遺產吳哥窟。旅遊業開始興旺,但不多人知道,柬埔寨也只是剛從一段血腥沉痛的歷史走出來。由一名法國女藝術老師作契機成立的「法爾柬埔寨馬戲團 」(Phare, The Cambodian Circus)可謂柬國最成功的社企之一,沒有華麗的舞台及服裝;也沒有動物「演員」,單憑本地青年表演者出色的特技及肢體演出,配合幽默動容的本地故事劇目,每晚吸引數百位外國觀光客購票入場。盈利用以支持非牟利藝術學校營運,讓每日1,200名貧困兒童接受藝術教育。他們希望用藝術助這個剛經歷血腥暴政的社會恢復過來。

 

一切由法國女義工開始

 

「Phare」在高棉語意謂燈塔,即帶來光明、指引的意思。馬戲團成立有主要兩大初心,一是資助藝術學校營運,二是希望提供畢業生一個就業機會,以及一個能夠展現台下「十年功」的國際舞台。馬戲團的出現跟1975至1979年赤柬 (即紅色高棉)殘酷統治、200多萬人 被屠殺的這段黑暗歷史有直接關係。在接着的10年,國內戰爭持續,大批柬埔寨難民長期入住猶如監獄的難民營。1986年,一名法國女藝術老師Veronique Decrop來到位於泰柬邊境的難民營當義工,教小朋友畫畫以治療他們的戰後創傷。這因此間接成為日後柬埔寨馬戲團成立的契機。

 

1991年,當《巴黎和平協約》簽署後,柬越戰爭正式終結,所有難民營勒令關閉。有難民移居海外;亦有不少人的田地家產已被充公,選擇定居在接近柬泰邊境的馬德望,方便一旦隨時再爆發戰爭,就可以馬上越境逃生。當中包括9名在難民營度過童年、跟Veronique Decrop學過畫畫的學生。赤柬期間,絕大部分知識分子都被屠殺,包括教師及醫生等,許多家庭都背負一段難以磨滅的痛苦過去。一切百廢待興之際,這10名師生決定利用藝術教育修補這個傷痕纍纍的國家。

 

1994年,他們首先成立免費藝術學校 Phare Ponleu Selpak (PPSA) ,一開始也是秉持「Lean Startup」(精益創業) 精神,只在大樹下提供畫畫班、後來慢慢發現有孩子喜歡跑跑跳跳、跳舞等舞台表演,於是其中一個接受過馬戲團學校訓練的創辦人Khuon Det後來加入了表演藝術訓練課程、教授包括音樂、舞台劇和馬戲團。廿多年後,學校仍然提供免費教育給貧困家庭的孩子,但規模已經擴闊至常規的12年教育、視覺及表演藝術職業訓練。另外學校亦聘請社工輔導附近800個家庭。

 

金融海嘯後思危

 

學校的營運一直有賴歐洲或外國基金會的資助,但2008年一場全球金融海嘯,捐款大受影響。多位創辦人開始意識到要另謀更加可持續的經營方法,以確保學生不會因為捐款人「收水喉」而得停學。學校於是在2013年成立社企Phare Performing Social Enterprise( PPSE),旗下並成立子公司馬戲團及兩間創意及多媒體公司。值得一提的是,PPSE背後的股東之一是孟加拉格萊珉銀行 (Grameen )及法國農業信貸银行 (Crédit Agricole )合資的小額貸款社企基金。前者是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孟加拉經濟學家尤努斯 (Muhammad Yunus)所創辦。

 

馬戲團每晚都透過演員不可思議的特技演出,敘述柬埔寨的歷史、文化及社會,吸引無數遊客捧場。其中有劇目就是以9名創辦人的故事為藍本,重演戰爭如何對孩子帶來纏繞不去的夢魘,讓遊客以一個另類角度認識柬埔寨沉重的過去。

 

馬戲團在大帳幕下上演,由於場地只設330個座位,在旅遊旺季時往往好快就爆場,必須提早訂票。PPSE行政總裁、小時候曾經在該學校上過堂的Dara Huot說,他們不打算增加觀眾席位,因為演員必須盡量接近觀眾,以最好呈現台上的力量及情緒氣氛。商界出身、80後的Dara還說,每做一個決定,都要問自已這是社會性目的,為員工、表演者出發;還是純為商業目的。以提醒自己勿忘初衷。

 

眾籌買地助長遠規劃

 

在柬埔寨土生土長、但說得一口流利英文及法文的的Dara又說,公司收入除了定點的演出、場內餐飲、手工藝品銷售之外,劇團亦會不時接受私人企業邀請作特別演出,甚至到海外表演。其中75%盈利都會撥作學校的營運,佔學校目前總預算大約22%。他希望未來7至10年可以提升有關比例至9成。另外,經過兩年半的努力,他們終於在2016年籌得55萬美元,買下位於暹粒的永久表演場地,方便作長遠規劃。

 

今日的暹粒社企生態十分蓬勃,除了具口碑的馬戲團,不少工藝品店、餐廳、以至酒店打開門做生意,都會特別向客人介紹,指其消費將會如何改善當地人就業、教育或環境生態等等。有日本人開辦的布藝店更會以日文、英文手寫每樣產品背後的故事。當然,由於柬埔寨未有對社企進行規範,消費者掏腰包前不妨先了解一下商店,以一探其虛實。

 
圖片來自法爾柬埔寨馬戲團 官方網站

作者為仁人學社特約作家王海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