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珍妮(Jenny Bowen)與丈夫理察看到《紐約時報》上一幅插圖,是一個中國孤兒極度可憐的面孔。兩人既震驚又感動,覺得非做點事情不可。最後決定去中國領養一個孤兒,這是1996年的事。珍妮是一名電影編導,丈夫是攝影師,住在美國影城荷里活。

經過了18個月的申請過程,終於在廣州領養一個不到兩歲的女嬰。第一眼看着她,珍妮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瘦骨如柴、連站立也不會,面無表情、不言不笑,也不讓任何人觸碰。

孤兒的三個出路

回到美國,珍妮悉心照顧這個陌生的女兒。很快地,她的健康大大改善,開始會說話,和其他小孩子玩耍甚歡。

一年後,珍妮有一天看到女兒在花園中玩耍,天真活潑,笑聲震天,有很大的感觸。同一個孩子,在福利院的時候是何等不幸;但不消一年,在領養家庭的愛護下,竟有這麼大的轉變。

但在中國,仍然有數以十萬計的孤兒,沒有這麼幸運。她記得有人曾說,在中國福利院長大的女孩,只有三個可能性:留在院中當職工;當兵;當妓女。

突然間,她好像感受到一種不可抗拒的召喚,要去中國幫助其他不幸的孩子。她與丈夫商量,很快便作出決定:放棄自己的事業,到中國去探索為所有孤兒改變命運的途徑。「半邊天基金會」(Half the Sky Foundation)就在1998年成立。

不知天高地厚

無可否認,珍妮滿腔熱情,但畢竟對中國一無所知,更談不上有什麼關係,對兒童福利及孤兒服務也全無經驗。

珍妮的構思也很簡單,她相信福利院內的每一個孩子,都要有受過嚴格訓練的照顧者悉心照顧。她打算聘請專家來設計這些訓練,然後挑選合適的照顧者來參加培訓。這些照顧者接受訓練後,可以全職擔任照顧者工作,「半邊天基金會」負責籌募經費,負擔所有培訓及照顧者工資的費用。

珍妮回到中國,開始約見有關部門的官員,馬上處處碰壁。不久之前,西方一個民間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發行了一套紀錄片The Dying Rooms,三個英國人用隱藏的攝影機,在福利院拍攝了孤兒生活起居的情況,引起了中國官方強烈的反應。這樣的背景下,一個美國人的計劃當然會備受懷疑。但珍妮沒有氣餒,千方百計去介紹自己的想法。皇天不負有心人,她終於成功地說服兩間福利院,讓她作為期一年的試驗。

結果,兩個試驗都異常成功,有關單位甚為滿意。消息很快傳到中央,民政部高度關注,主動約見她,了解下一步的計劃。

次年,珍妮獲准在另外3間福利院進行她的計劃,成績又是喜出望外。第三年,項目增至8個。那邊廂,基金會在美國總部不斷擴大籌款,以應付項目增長所需的經費。2003年,珍妮已在13間福利院開展了她的計劃,有接近300位全職僱員,直接受惠的孤兒超過2000名。

轉捩的一年

「半邊天基金會」成立5周年首次舉行慶祝會,會後珍妮夫婦抱膝長談。5年前的夢想終於初步實現,理察突然問:中國有多少個孤兒?珍妮說不知道,「大約100萬左右吧?那2000算什麼?」

珍妮沉默了一會,然後說:「讓我們移居北京吧!給我5年時間,看看有什麼結果。」理察表示支持,經過一番安排,舉家搬到北京來居住,「半邊天」的計劃在這5年間在全國各省市全面推廣。

時至今天,「半邊天基金會」直接運作的福利院有53 間,遍布26 個省市,共訓練了超過1.2萬名照顧者,超過10萬名孤兒直接受惠,全國僱員1,300多名,2013年基金會動用的經費高達960多萬美元。

2011年,民政部與「半邊天基金會」簽訂一項協議,由後者為全國所有福利院的員工提供訓練,以配合根據「半邊天」計劃的兒童福利全面改革。此項計劃由JPMorgan Chase Foundation贊助長達6年的經費。.

珍妮最近出版了一本書Wish You Happy Forever: What China’s Orphans Taught Me About Moving Mountains,並於下周來港作分享及簡介,地點是金鐘太古廣場二樓的Kelly & Walsh書店,時間是5月28日星期三下午五時半,筆者強烈推薦大家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