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柬埔寨充滿深邈的歷史文化,吳哥窟的千年廟宇結構宏偉,沉重的巨石經歷戰火風雨仍記載著完美雅緻的工藝,令人不禁為高棉王朝的光輝歲月而讚歎。然而近代的柬埔寨滿目瘡痍。

1970年代,赤柬屠殺330萬人,令全國損失了80%以上的醫生、老師和專業人才,舉國生靈塗炭。到1991年,柬國成為首個由聯合國接管的國家,雖然多國捐款協助重建,但人民仍處於無休止的政治貪腐和管理不善的渦漩中。其中貧窮、貪污和男女不平等尤為嚴重,女性被販賣、剝削及暴力威脅。

衝破桎梏 走出黑暗

據聯合國統計數字,目前全球約有2600萬人被賣作奴隸,亞洲佔900萬人。柬國約有3萬至5萬名性工作者,許多因家貧被賣入火坑。其中文素莉(Somaly Man)曾是受害人,目前正致力於消除柬國性奴隸,推動受害者開創有尊嚴的生活,她已成為社會變革的代表人物。

據素莉的說法,她有一個很苦難的童年。紅高棉掌政期間,成千上萬的柬國人四處逃難,素莉和父母失散;十多歲時輾轉被賣到妓院,過了一段非人的生活。有一天,她親眼看到她最要好的朋友被皮條客活活打死,令她決心逃離這個地方。1991年,她認識了一名法國人,協助她成功逃脫了這個牢籠,兩人到了法國,並結為夫婦。

1995年,素莉重返柬埔寨,她在無國界醫生當起義工,起初到紅燈區派發肥皂和避孕套給年輕性工作者,後來索性把她們帶回家,教導她們另覓工作。翌年,她創立了非牟利組織「柬埔寨解救受壓迫婦女基金會」(Acting for Women in Distressing Situations Cambodia,簡稱AFESIP ),致力拯救被販賣的婦女,和對抗販賣人口的犯罪組織。

2004年基金會從火坑救出了83名孩子。但是警察、軍隊連同人口販子將女孩全帶走。當地的媒體報道說基金會強行扣留了女孩們,要起訴他們,基金會被迫關閉。事情引起國際關注,在國際輿論壓力下,基金會轉危為機,重新開始工作,知名度大增。

2007年,素莉在美國成立「文素莉基金會」(Somaly Mam Foundation),致力籌款,資助AFESIP基金會的工作。素莉敢於公開批評柬國官商勾結的情況,獲得西方國家的支持。2006年,她獲選為「CNN英雄人物」;2008年,先後獲瑞典頒發的「保護孩子權利獎」和德國頒發的「Roland Berger 人性尊嚴獎」;2009年,她被選為美國《時代》雜誌全球最具影響力的100位人物之一。

AFESIP基金會成立外展隊伍,到妓院對年輕婦女進行教育,教導她們讓客人使用避孕套的重要性,減低感染愛滋病及其他性病的危險。外展隊伍透過各方管道協助火坑中的少女逃出生天,按她們的意願,或與家人重聚或在庇護中心居住。這些學員在身、心各方面都飽受摧殘,基金會不只提供醫療保健服務和心理輔導,還教導她們接受技能培訓,基金會位於暹粒的復康中心和技能培訓中心提供美容培訓專案和小企業管理專案,幫助學員通過相關教育後重覓新的工作,並協助她們重返正常生活。自成立至今,該基金會已經從火炕中拯救了6000餘名年輕女性。

AFESIP從一小型組織發展到區域性的組織,並與國際社會聯盟,施壓力讓政府認真地看待販賣人口的問題。

學員自立 創造收入

柬國的社會企業規模細,數量也不多,大都致力於教導當地人一技之長,降低失業率和對援助的依賴。AFESIP基金會也意識到社會企業可貴之處,遂在2010年與新加坡一非牟利機構成立名為Kumnit Thmey的社會企業,教導學員紡織技能,自行生產靠墊、枱布等絲綢用品和企業禮品,並出口到亞洲各地。所有盈餘留為發展這間社企之用。

在2013年又與著名化妝品牌雅詩蘭黛合作,於暹粒市開設了一間美容院,為學員職業訓練,幫助她們日後開設自己的美容院或成立自己的事業,讓弱勢者有自給自足的機會。學生在基金會完成美甲、美容、化妝和美髮課程後,就可進入美容院實習,為期3個月,學習美容院的經營實務並賺取些許薪資。完成訓練的實習生能獲得雅詩蘭黛提供的創業培訓,幫助她們自行創業。AFESIP的顧問會跟進實習生往後3年的發展,並協助她們取得創業所需的微型貸款。

雅詩蘭黛贊助美容院的創立和負責頭3年營運,預計在2016年美容院可自主營運。這個創新美容院以社會企業模式營運,目標客戶除了遊客外還有當地居民,讓顧客在接受美容服務之餘,瞭解更多關於人口販運相關議題,以及如何對抗販運。

這種社會企業營運模式由創造就業機會、提供教育訓練等方式,說明學員創造收入,負擔自身和家人的生活開支,避免成為性交易中的弱勢群體,並在社會上和經濟上爭取獨立,能夠持續創造改變的解決方案。在制度上,又可提供其他地區複製的成功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