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本港每年均有數千名兒童被評估為有語言發展遲緩,甚至有溝通障礙;當中超過一半兒童未能獲得適當治療,致影響其學習和發展。言語治療收費昂費, 每句鐘動輒一千多元,對低收入家庭來說是一項沉重的負擔。這些家庭由於經濟原因,往往耽誤了兒童學習的黃金期。

本港有一家非牟利機構「庭恩兒童中心」為這群兒童伸出援手,提供免費或減費專業言語治療。這機構背後有一段感人的故事,支持其營運的是一股百分百的社會企業精神。

言語治療百分百社企

何淑英平易近人,不帶半點女強人的霸氣。20多歲便為當時的僱主開拓業務;未幾移民到加拿大,並考獲旅遊牌照,成立旅行社。上世紀90年代初回港,與夫婿黃家寧從事化工和醫藥原料貿易,後營辦塑膠回收。其獨生子庭恩(Benji)在1996年出世,患有唐氏綜合症,說話有困難。夫婦倆克服重重障礙,悉心培育兒子;並省吃儉用,為兒子儲起教育和醫藥費。家寧是藥劑師,為治療兒子,中西醫療方法並用。淑英更毅然進修半年的言語治療課程,用專業方法教導兒子,令他在溝通及說話方面漸有進展,亦為日後成立兒童中心奠下重要基礎。

夫婦倆為虔誠基督徒,有強烈召命感。在1999 年,他們眼見經濟低迷,失業率高企,希望能為社會做點事,特別僱用40 歲以上、失業滿三年的人,讓他們透過關懷與同行,重新建立自信。他們甚至自掏腰包,津貼員工進修。然而這計劃能幫助的人數畢竟有限。

庭恩在2002年初因意外不幸離世,夫婦倆化悲痛為力量,起初想把為兒子儲起的基金捐出作慈善用途。但細想之下,一筆過的捐款難以持續發展,便萌生利用這筆款項投資在一盤生意上、把收益用來服務有需要兒童的想法。這種以商業手段來達成社會目標的做法,就是我們現在常掛在口邊的社會企業精神。但在十多年前,這是非常前衛的思想。

什麼生意會帶來穩定可觀的收入呢?在機緣際遇下,有一位原本代理比利時朱古力Leonidas的朋友,因為要移民關係,不斷游說他們接手經營。夫婦倆便接下代理權,用兒子Benji的名字為名,同年成立Confiserie Benji Ltd,發展朱古力生意。兒子離世後三星期,淑英更二話不說,決定成立言語治療中心,幫助有特別需要的兒童。

夫婦倆除了關心社會,還有敏銳的商業觸覺。為鞏固朱古力品牌的定位,他們開辦了法國餐廳La Parole;其後增設日式料理尚膳,開拓更多收入來源。為了讓顧客品嚐到高水準的西餐,淑英專程到比利時半年,跟隨名廚學藝。在2003年面對沙士和2008年面對金融風暴的挑戰,企業仍不受影響。雖然零售及餐飲業面對租金上揚的壓力,淑英卻靈活地取捨店舖位置, 現時在一線及二線商場經營7間朱古力店; 又發展網上訂購,減低對門巿的倚賴。

現在的社會企業有較優厚的生態環境,大部分還得到政府資助。Confiserie Benji由私人資金成立,以自負盈虧方式營運,沒有向政府申請分毫。所有收入扣除開支後,全數撥款營運「庭恩兒童中心」, 是一家百分百的社會企業。

自力更新惠及社群

兩年後,生意上了軌道,夫婦倆運用兒子的基金,在2004年正式開設非牟利機構「庭恩兒童中心」,為有語言障礙的低收入家庭兒童提供言語治療服務,讓他們積極融入社會。開始時,淑英在私人辦公室樓下租用另一單位作為中心的地點, 默默耕耘。中心的言語治療師為有溝通障礙旳兒童作個別診斷,並針對兒童的障礙成因及溝通需要設計合適的療程,以改善其溝通能力。治療範圍包括言語發展、發音、口肌發展、聽覺、聲線、流暢(口吃)等障礙。有好些曾接受訓練的兒童能考進正常小學。中心近年的服務更擴展到多個層面,設立資源和玩具圖書室,提供心理輔導,並開設興趣班,如唱歌、畫畫、鋼琴、烹飪等,讓小朋建立自信和恒心。著名小提琴家西崎崇子還為中心的兒童教授小提琴。

中心不但支援小朋友,對家長的關懷也不遺餘力。淑英以過來人身份,深切明白家長的困難,她不時為家長打氣,還舉辦家長輔導、家訪、講座、親子活動和興趣班等,紓緩家長因生活和教養小朋友帶來的壓力, 讓他們獲得更多與孩子溝通的技巧,促進親子關係。

目前有逾370名兒童在中心接受定期一對一服務,其中70%學額享有全免或減免費用,餘下30%學額則收取低於巿面一半的收費。中心成立至今,已為逾2000名有語言障礙的兒童及其家庭提供服務。學員中有40%為自閉兒童,60%為有限智能或唐氏綜合症兒童。現仍有超過190名兒童輪候服務。

淑英對未來的發展充滿信心。除了在沙田開辦多一間中心外,現在致力培訓家長接棒做治療助理,協助導師舉行暑期興趣班。這些暑期班除了擴闊小朋友的能力外,還可以讓家長在漫長假期中有休息的機會。

*文章寫於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