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不說不知,每人每天上廁所6至8次,一年約2500次,算下來人的一生約有3年時間在廁所裏度過。大家一直視如此貼身又每天要辦的事為禁忌,認為如廁的事都難登大雅之堂。事實上,古往今來,從事和廁所有關的行業都被視為不入流的低下工作。如今,一切都在變。帶動變化的是一位中年人沈銳華(Jack Sim)。

1957年出生於新加坡的沈銳華是個成功的建材商人。2001年,年屆40歲的他發覺賺錢已經不能帶來滿足感。他開始探索生命的意義,希望為這個世界做更多的貢獻。

打破忌諱 推動廁所文化

正好當時新加坡廁所的潔淨程度成為全國熱話,總理也要用公共廁所的潔淨程度來衡量國人的質素。熱烈的討論引發了沈銳華的創意,於是決定解決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的廁所問題,並在1998年成立了「新加坡廁所協會」,致力提高新加坡廁所的衞生狀況。後來他發現在北美、日本、台灣等地也有相關的組織,為了促進這些組織之間的交流和整合力量,他在2001年創辦了全球性的非牟利組織「世界廁所組織」 (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並擔任主席。

此WTO非彼WTO

為了引起大家的注視,該機構的英文縮寫刻意與「世界貿易組織」相同,都是「WTO」。在幽默之餘,這個另類的WTO倡議的則是相當嚴肅的議題。

廁所的清潔衞生對人們的健康影響非常大,根據WTO的統計,全球約有40%的人(相當於26億人口)缺乏基本的衞生設備,只能在田地、河岸、垃圾堆甚至街道上「方便」,糞便滲入土壤,或是被雨水帶走,影響食水安全及加快傳染性疾病擴散。由於下水道設施不完善,約有57億人次的排泄物未經處理就被排放出去,成為環境污染和疾病滋生的原因。每年至少有1200萬人死於缺少下水設施引發的疾病。由於學校缺乏廁所,許多落後地區的女孩到了發育期便自動退學,寧可留在家中。因此,發展中國家需要廁所來改善惡劣的環境衞生。據聯合國預測,每投入1美元在衞生設施上,醫療健康開支就會減少9美元。

WTO的服務涵蓋4大範疇,包括農村、城市、學校和旅遊。WTO主力在發展中國家的學校推行衞生知識。在非洲,WTO夥同聯合利華等企業修理學校淤塞了的廁所;又在當地巿鎮培訓清潔員,創造就業機會。

2001年,30多個國家的500多名代表在新加坡舉行了首屆「廁所高峰會」,難登大雅之堂的廁所問題受到全世界的關注。現在WTO每年都會在不同的地方舉行高峰會。會議還定下每年的11月19日為世界廁所日,鼓勵各國政府展實施農村舊廁改造、城市公廁建設等行動,共同改善世界環境衞生問題。

多項研究顯示,女性在衞生間裏度過的時間是男性的兩倍。為此WTO發起了一場「婦女廁所解放運動」。2007年,新加坡政府接受其建議,將全國男女廁所的比例調整為1:2.5。3年後,上海世博會在修建場館時也採用了同樣的標準。美國各州也先後通過法律將男女廁所比例調整為1:2。

2007年,WTO獲邀協助聯合國策劃國際衞生年;並在2013年成為聯合國諮詢組織,在會員國中推動衞生普及化。現在WTO擁有477個來自177個國家和地區的會員。

從學院到工廠 發揮社企力

2005年,WTO與新加坡理工學院合作,開辦了「世界廁所學院」,開始時講師是從廁所最清潔的日本請來的,現在已培訓了一批專業導師。課程的內容包括如何設計、管理、服務培訓及打掃不同場合的廁所,學生則來自各清潔公司。WTO還準備在中國開辦一所廁所學院,培訓中國的清潔人員。

WTO現正推動一項「金字塔底層」計劃,在發展中國家建立窮人的「廁所市場」。據估計,這類巿場需要5億個家用廁所,再加上學校、社區等所需要的公共廁所,將會形成相當龐大的市場,並能帶動肥皂、廁紙等製造業及有關的服務業。沈銳華認為商家應該開發這些新市場,在賺錢之餘,也讓缺乏廁所的地區擁有衞生的生活條件。

此外,沈銳華希望「授人以漁」,在2010年發展一項名為Sani Shop的社企項目,教窮人開廁所工廠,製造馬桶、排水系統,並以每個40至50美元的較低價格賣給有需要的人。工廠的推銷員大多是家庭婦女,她們利用閒置時間推銷廁所,賺取收入。目前工廠分布在印度、柬埔寨、越南和非洲等地。

沈銳華獲獎無數,在2001年被評為Schwab基金年度社會企業家,又於2007年被推選為愛創家全球夥伴;並於2008年被《時代雜誌》周刊推選為「環境英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