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一個世代的形成不是偶然的,必定有一個過程,60年代是電動化,70年代是自動化,80年代是電腦化,90年代是網絡化。電腦與手機的普及帶出石破天驚的革新,成為21世紀新的政治及經濟模式的催化劑。我們也正好藉着香港「雨傘革命」的餘波來思考新世代如何安身立命。

雨傘可以遮光擋雨,可張可收,又是傳說驅邪避惡的象徵傘字裏有4個人字,代表後代繁盛。過去一星期,在佔中的現場井然有序。有學生圍坐地上溫習,有人清理垃圾,還仔細分類,以利循環再造。在成千上萬的人群中,就是上廁所也要輪候20多分鐘,但大家都禮貌地排隊,不少人還鄭重地多謝清潔人員。新一代的公民質素,使人如在荒漠中嘗甘露。地上的雨傘代表了覺醒,雨傘下孕育着不少新事物。

創新思維 源源不絕

香港的年輕社會創新者棄舊立新,令人喜出望外。在2013年成立的 Appedu以「我們指導,你們帶領」為宗旨,開創用手機學習的先河。學生只要一機在手,便可透過軟件,查詢在學習及功課上遇到的問題,既可免卻四出補習,舟車勞頓之苦,又可以低廉費用收到補習之效。Appedu則培訓各科大學生成為網上補習老師,在最短時間內解答學生的疑難。3位滿腔熱誠的創辦人朝氣勃勃,希望培養本地學生主動發問的習慣。

另外一間剛成立的非牟利機構「為香港而教」(Teach for Hong Kong)則以「為美國而教」為藍本。兩位創辦人原在美資金融機構工作,為教育理想而捨棄高薪厚職。他們因應香港的環境,培訓在學的大學生,讓他們到成績較差的中學任教一年;既可為學校提供新穎的教學法,又可讓大學生接觸不同社區的基層學生和家長,豐富他們對社會的認識。

星人公社是一間與別不同的旅行社,提供另類旅遊,帶人遊墓園、公共屋邨、香港仔漁港,甚至到深水埗體驗功夫傳奇。兩位創辦人關注生態保護、社會與文化的變遷,學識廣博,令遊人滿載而歸。他們以「尋回自己,熱愛我城」為理念,帶人深入認識香港。

這些新成立的機構都有清晰的理念,創新的方法,令經濟單一化的香港注入新動力。

社會企業精神建基於強烈的同理心和對社會的承擔。 如果年輕人從小便接受社會企業教育,使他們立志定下社會目標,為理想所驅動,利用創造力去改變現狀,努力開拓新機遇,種種的社會問題可望有解決方案。跟上幾代不同之處,現代的社會企業者互重互諒,不以純賺錢為目標,而以雙贏的精神尋求創新和持續發展。

在網絡年代,人們可免費取用網站上的資料,自由利用及轉載。美國頂尖的學府和教育家紛紛推出網上學習,使用者可以低至1美元的費用在網上進修各類課程,讓知識普及化。各國政府也順應時勢,開放大型資料庫,增加政府的透明度。

香港在這方面較其他亞洲國家為慢,但亦開始有年輕創業者將閒置資產如房屋、資金、消費品等透過共享網絡平台與其他人分享。最令人窩心的莫如在2012年成立的Myflat.hk,這是一個為重塑社區鄰里關係而設的網站。為全港每一區聯繫同區的居民,讓他們透過網上平台分享訊息,共享資源,增進左鄰右里的社交生活。街坊們可分享教小孩子的心得和補習資訊、一同乘搭的士、幫忙照顧寵物等。網站還鼓勵居民把好人好事放上平台,以收睦鄰之效。兩位創辦人和他們的團隊都是從世界各地重回香港定居的專業人士,以「香港是我家」為原動力,利用科技助港人重拾人情味。

共享資源 共享經濟

發展迅速的GoGoVan則是利用手機軟件改變叫車傳統。5位創辦人在美國留學,回港後便共同創業。他們了解到傳統打電話叫客貨車的不足,遂不設入台費和下載費,成功吸納了大批客貨車司機到旗下。顧客可用手機即時叫車,而司機則可在其手機中盡快接客,改變了整個行業的運作模式,使資源更有效地運用。

「這是什麼樣的世代?」每一代都有人提出質疑,總有人喜歡自己所處的世代,亦有人會說:「這是最差的世代」。不管如何,時間不會停下來,10年、20年、30年,我們這一代人總會過去,年輕的一代會當家作主。隨着社會企業精神遍地開花,容許我在這裏改寫狄更斯在小說《雙城記》開頭的一段話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不是最壞的時代;是智慧的時代,不是愚蠢的時代;是信仰的時代,不是懷疑的時代;是光明的季節,不是黑暗的季節;是充滿希望的春天,不是令人絕望的冬天;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我們不是一無所有;我們要走向平等、公義、仁愛的社會,我們不會走向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