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Sama 是梵語平等的意思。美國出生的蕾拉(Leila Janah)創辦了Samasource,以公平貿易的概念,應用於外包(Outsourcing)的領域,讓窮人也能間接在世界大企業工作,慢慢走向脫貧之路。

蕾拉的爸爸從小就教她知道,所有人都應享有平等的機會與尊嚴。她能夠出身於中產家庭,接受良好的教育,每晚能享用豐富的食物,純粹是運氣。她也有可能如地球上其他幾億人一樣,沒抽中人生六合彩,而出生於貧民窟。她爸爸自小便灌輸她有責任去幫助比自己不幸的人,造就了蕾拉人生的核心價值。

單靠教育不能脫貧

17歲的蕾拉中學畢業後跑到非洲加納當義工教英文。到步後才驚訝原來當地人喜歡收看美國的節目,英文程度很高,並非如她所想像的。她一直以為窮人之所以窮是因為他們沒有受教育的機會,直至到非洲後才發現,就算有良好的教育也不一定能脫貧。慈善機構投放很多資源去教育窮人,可是他們中學畢業後卻找不到工作,苦無出路。

那年春天,她立志要為消滅貧窮問題而努力。她跑去哈佛大學念經濟發展,同時到非洲和亞洲等地考查,了解貧窮問題。在世界銀行實習時,發現傳統的扶貧項目都是投放很多資源在政府和大機構,卻沒有落區聆聽窮人的真正需要。她驚覺由上到下的經濟改革不足以改變貧窮,他們需要的是一個從下而上去製造就業的商業模式,為社區創造有尊嚴的就業機會。

畢業後她在紐約的顧問公司工作,其中一個項目是外包工作去印度。在過程中,她看到了工作可以通過互聯網傳送。這個概念啟發了她:工作可以按這個概念傳送到世界各地,包括貧民窟和鄉村。為何不用外包工作的模式去解決貧窮問題?外包工作為少數的商人帶來了巨富,何不用同一個模式為金字塔底層的窮人帶來幾塊錢的生活所需?

IT工程拆成小工作

2008年,她創辦了Samasource,一個把工作直接外包給窮人,為企業提供高科技的數據服務的非牟利社會企業。她想,如果有一個模式能融合窮人與環球經濟,把行業裏的二千億美元的收益中,哪怕只是其中的1%,分派給窮人,他們的生活便會有重大改變。

Samasource創立了名為Microwork™的創新的外包模式,打造獨家科技平台,把大企業的龐大且複雜的數據工程,拆分成很多細小且簡單的工作,貧困地區裏有基礎英文程度的婦女和青年人,只需接受本地的輸送中心(Delivery centre)兩星期的培訓,就能完成一項簡單的工作。這些輸送中心必須跟隨Samasource的社會效益指引,例如把不少於40%的收益重新投放於培訓、薪金、社區項目等,以及聘用收入低於貧窮線的人士。同時,平台提供高質素的質量保證,確保每位受聘人士能夠成功及持續發展。

機構現在提供五種電子服務給客戶,包括電子轉錄,網上資料校對等,已成功獲得微軟、谷歌、eBay、LinkedIn、史丹福大學等大企業合共五百萬美元的合約,直接外包工作給3500名於非洲和亞洲的邊緣人士,讓多過一萬人受惠。一位工人平均工作幾個月後,他的薪水便能提升到之前的兩倍;75%的工人也因此有機會接受高級的培訓而拿到高層次的工作。

這個新的模式不單能影響落後地區,就連發達國家也能受惠。在美國,70%的社區大學學生不能完成課程,最大原因之一是學生的經濟狀況不能支持他們繼續學業。Samasource為低收入社區的學生提供免費培訓,讓他們可以做一些網上的電子工作。

Samasource把公平貿易的概念應用於外包上,為外包行業種下了新的種子,推動Impact Sourcing運動,即主流企業為下層社會人士提供就業,讓窮人成為國際電子供應鏈的一部分,以改善貧窮問題。蕾拉夢想有一天,《財富》全球500強(Fortune 500)都能參與這個運動,把企業裏1%或更多的外包工作預算投入於有需要的貧窮人口,達到移風易俗的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