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有過租房買房經驗的人都知道,挑房子一定要考慮交通因素,特別是對於每日都要使用公共交通的人來說更是如此。可如果家住的比較偏遠,當地沒有公交,或者有身心障礙難以獨自出行,該如何解決交通問題呢?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英國大部分的公交服務逐漸私有化,不賺錢的公交線路被砍掉,或者壓縮服務。對此情況,一些非營利機構開始嘗試「社區公交」的模式,HCT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社區公交」模式誕生

1982年,倫敦Hackney區的30幾家社區組織湊了6輛麵包車,成立了「Hackney社區交通」(HCT)組織,由志願者為當地的社會團體、老年人和殘障者提供預約接送、低價租車等服務,也包括日常的公交服務。與一般的商業性公交服務不同,HCT的公交網站都設在社區裏的公共服務點:醫院、郵局、超市等,這些網站可以根據車上乘客的需要作靈活調整,非常貼心。

一些身心障礙者正是靠這種社區公交服務,才能讓自己保持獨立生活的能力和尊嚴。在「里茲出行夥伴」這個項目中,HCT鼓勵11至25歲的殘障青年獨自使用公交出行,並為每個年輕人配備了一名導師,以支援和觀察他們的出行進度並適時提供說明,直到這些年輕人能夠獨立、自信地出行為止。

漣漪效應產生多重效益

開辦之初,HCT是一家完全依賴資助和志願者的慈善機構。1993年,巴士清潔工出身的鮑威爾出任HCT總裁,他認為實現機構服務可持續性的最佳途徑是採用企業方式運作,並制訂了業務規模每5年翻一番的宏偉計劃。在董事會的支持下,HCT開始參與市場競爭,從商業合同中獲得利潤來補貼公益性服務,並由此轉型為一家社會企業。

由於卓越的服務品質,HCT在商業合同競爭中屢屢斬獲大單。2001年,HCT與倫敦運輸局簽單,開始營運倫敦153條公交線路。後來又拿到向西約克郡的學校提供校車服務的合同,這是HCT在倫敦之外所獲得的的第一份合同。2012年奧運會中,HCT更獲得了往返奧運場館的公交服務合同。如今,HCT公司已擁有300多輛車,員工超過700名,年營業額超過4000萬美元。

商業上的進取並沒有讓HCT忘記自己的社會使命。HCT每年會做兩次社會影響力評估。據2013年最新的評估報告,HCT把當年利潤的34%都用在了補貼公益服務上,共為殘障者和社區居民提供了超過36萬次出行服務,為700多名失業者提供了免費的職業技能培訓,並在全英格蘭8個最欠發達地區提供「社區公交」服務。

除了這些直接的好處,HCT的社會影響還產生了一系列的漣漪效應:能夠獨立出行使人身心更加健康,能夠為社會做貢獻;增加社會資本從而創造社區凝聚力。如果把HCT所做的事對就業的影響,以及公交出行對環境產生的積極影響也考慮進來的話,HCT的綜合影響和多重效益就更大了。

投資回報與營業額掛鈎

在競爭激烈的商業環境下,HCT通過不斷創新保持了靈活性和競爭力。HCT通過合資、併購和建立夥伴關係等形式發展為一個集團,旗下包括慈善機構、社區利益公司、行業社團、股份有限公司及有限擔保公司等不同形式的組織。這種商業結構非常便於調動不同的融資方式,以保持總體增長。

融資對任何企業來說都是巨大挑戰。近幾年來,HCT集團與眾多不同的社會投資者和投資經紀人 ,包括「大事件投資」、「合作社區金融」這些英國最頂尖的社會投資機構建立了聯繫,以便在自己發展的不同階段針對不同的目的獲得最合適的資金。

2010年,HCT集團採用一種全新的社會融資手段「社會貸款」,完成一項開創性的協議,獲得了300萬英鎊的資金,用於下一階段的業務擴展。根據協定,「社會貸款」將投資者回報與HCT的營業額連在一起:支付給債券投資者的「准股權」回報(即債券利息)與公司營業額直接掛鈎。HCT的營業額每增加100萬英鎊,債券利息就會增加一個百分點,每年支付的利息最高限額為貸款額的20%。

在HCT成功的背後,最容易被人忽視的原因或許是「耐心」和「堅韌」。如今已是作為英國社會企業典範之一的HCT,成立之後堅持了十年才獲得了20萬英鎊的營業額,之後又用了八年時間才獲得倫敦的第一條商業公交路線。其中艱辛,外人可曾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