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香港樓價長期高企,居住環境質素欠佳,人均居住面積只有大概150平方呎,要真正的安居,對很多香港人來說是個奢侈的夢。建築師阮文韜卻認為所有人都該得到美好的東西。

我們生活在畸形的社會,除了怪罪地產霸權外,更需要教育人對生活素質的追求。首先要糾正需求,才不會有不合理的供應。

阮文韜創辦的建築公司「元新」,在平衡社會效益與盈利同時,始終堅持執着美好的東西。

阮文韜於香港大學建築系一級榮譽畢業後,到劍橋唸碩士,在英國念書這段日子對他影響很大。他突然對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有了新的認同,同時培養了他對社會問題的看法,讓他開始思考如何用建築去幫人,以及教育的重要性。

畢業後平步青雲,28歲便成為國際建築公司駐中國負責人。之後他決定自立門戶,卻換來了人生的最低潮。生意失利,他跌入人生谷底,看清人情冷暖,最後還要向家人借錢還債。那段時間,他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卻反而讓他從零開始思量人生的意義。

一次機緣,他義務為東華三院老人院設計,看到老人家在老人院的景況,觸發了他的使命感,讓他立志為社會做點事。他驚覺到,放低自己,為別人付出,別人也會為你付出。於是,「忘己利他」成了「元新」的理念。

有別於一般企業社會責任(CSR),「元新」把三分之一的資源去做社會項目,把社會效益融入了公司的骨髓。公益項目不一定要分割一塊豬肉出來,而是要把雞肉和豬肉混在一起,變成一塊雲吞,當社會責任是生意的一部分。

牛棚變生態旅遊

阮文韜嘗試以靈活的方式來參與不同類型的社會項目。例如為社企公平棧重新設計品牌,跳出了建築的範籌;合作建基於共同理念與互信,客戶不用先付錢,而是以新設計的銷售業績的一個比率來分期付賬,比率根據時間逐漸減低。

另一例子,梅窩牛牛之友邀請他策建一個牛棚。由於非牟利機構資金有限,他便提議建一個更多元的教育中心,把牛隻保育、生態旅遊及大嶼山文化教育的願景結合,這樣包裝下的牛棚對社會有更大的價值,而且更有把握申請資金。

包裝項目求共贏

他認為社會項目也需要包裝,要用創新靈活的模式合作,每個項目都算是一項投資,如果包裝得好,我們可以主導資源分配,製造雙贏。

最近,「元新」為香港的一間非主流學校 ——鄉師自然學校擴建中學。這是「元新」最具意義的一項項目,阮文韜與團隊義無反顧地支持它的理念。他們為了深入了解學校的運作和理念的實踐,到自然學校當了一個月的老師。建築師的任務並不是要把想法及設計硬生生空降於土地上,而是要深入了解四面八方所發生的事,用包容的眼光與之和諧共處,再探討方案。學校沒有充裕的資金去進行大規模的工程,於是他把項目拆件,分別在五年內進行,再讓學校慢慢籌錢。他認為,就算是資金不夠,也要在能力範圍內做最美好的東西,犧牲產品質素只會造成惡性循環。

「元新」還為永利街光房項目設計六間屋給12伙住客,除了要考慮共用空間、私隱度、造費外,更重要的是確保那是舒適的居所,而不是隨便切12間劏房解決問題。這就是他對教育人、對空間質素追求的實踐。

發財同時可立品

阮文韜想證明建築師除了以專業自居,其實還可以有很多可能性——他們也可以免費幫人做事,可以做專業範籌以外的事,可以有社會責任。地產商製造了許多不合理的產品,對社會有深遠的負面影響。雖然他們有把部分盈利捐出來做慈善,但這已是過氣的公益思維,現在已不合時宜。

未來,阮文韜會更主動去邀請其他人來參與他的計劃。如果這個模式是可行的,他希望自己能像一塊磁石,去影響其他企業參考。社會在變,他印證了範式轉移在這個專業也是可行的,發財也可同時立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