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綠色運動在中國近年開始備受關注,最近一齣調查中國空氣污染的紀錄片更贏得社會各界極大的回響。各大媒體充斥着一堆堆有關中國污染的訊息,問題的迫切已是刻不容緩;大眾也意識到環境污染為國家帶來的禍害和影響之深遠。作為一位普通的消費者,我們可以如何參與綠色運動呢?

馬軍,一位前報刊記者,選擇了把資訊公開,讓大眾去選擇。

2006年,他被《時代周刊》列入100位影響世界的人物。

2008年,他被英國《衞報》選為「可以拯救地球」的50人之一。

2012年,他獲得有「綠色諾貝爾」之稱的「戈德曼環保獎」榮譽。

馬軍是北京人,從北京國際關係學院國際新聞系畢業後,在1993年出任香港《南華早報》研究員,專責調查報道。因工作關係,他遊歷中國大地,親眼目睹了與國家經濟高速增長伴隨而來的嚴重污染,以及對國民健康的傷害,讓他非常痛心。

他發現現代化的中國,跟他記憶裏的中國落差很大——森林、湖泊、山川,統統都消失了,換來的是過度開墾的土地和被染色的水源。國家沒有處理污染問題的動力,大家只是想盡辦法去掠奪所有可以利用的資源去發展經濟,完全沒有考慮發展對自然環境的傷害。天災頻頻,更讓馬軍感受到人類違反大自然的惡劣後果。當他看到人民被無良的企業剝削,他的無助感敲醒了他——他問自己,究竟能做些什麼去改變這些問題呢?

環保能應用供應鏈管理

那時他有一份穩定而且收入不錯的工作,但完全沒有想過自己能在環保議題上面做些什麼。畢竟傳媒的工作只是去探討問題,解決問題並不是他擅長的。

基於興趣,31歲的馬軍於1999年出版了《中國水危機》一書,引來極大回響。這本書集結了他10年來對中國水源問題的研究。出版後,很多人主動找他研究環保的議題。

之後他辭退傳媒的工作,加盟一間外資環境諮詢公司,為在華投資的跨國公司提供投資設廠的環境評估,包括技術檢測、資料搜集、政策法令的評估等。自此馬軍全心投入環境保護的課題。

有一次,他到一間跨國公司的供應商工廠作檢測,為工廠的營運環境感到震驚。他看到工人在一個充滿各種有毒氣體的密封環境裏面工作,而且由於太熱,他們沒有適當地戴上口罩,很可能會引發嚴重的疾病。他把這些問題反映了,以跨國公司的訂單作為籌碼,迫使這家供應商按照建議,改善工作環境。

這件事讓他意識到供應鏈管理也能應用到環保課題上面,帶來巨大的影響。企業不一定只是污染環境的兇手,也能對保護環境起正面作用。

公開訊息促進全民參與

2004年,馬軍到耶魯大學深造一年,鑽研環保問題。他比較中國和歐美之間在環境管理方面的差異,發現雙方最大差異在於「公眾參與」和「訊息公開」兩方面。在中國,公眾沒有知情權,因此也沒有參與的動力。

於是他在2006年回國,創立了「公眾環境研究中心」(IPE),立志在環境管理之中推動「公眾參與」和「訊息公開」。他認為知情權是最首要的條件,社會必須先知道污染的真相,才有辦法參與其中。第一件事,就是整理好散落各處有關企業污染違規的數據,建立一個完整的資料庫。

創辦初期,他跟另外兩位創辦隊員一天到晚沒完沒了的在copy and paste,同事也一度感到迷惘,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他們的質疑和抱怨,並沒有讓馬軍洩氣,因為他很清楚知道,在沒有權力和財力的背景下,暴露企業污染行為的數據,是他僅有的武器;讓人們了解事情的真相,才能參與改變環境治理的機制。

他建立了水污染地圖和企業環境監管紀錄資料庫,記錄了中國各大企業排放污染物的數據——水、大氣、固體的環境負荷。公眾可以透過數據平台搜查全國不同地區超標排放企業的訊息。有大型企業因為看到這些數據,得知自己在內地的生產工場違規排放污染物,決定取消該廠的年度獎金作為處罰。這件事振奮了IPE團隊上下,確定了他們要走的方向。

作為一所資源很有限的非牟利機構,他們也需要跟其他機構競爭,因此必須有清晰的定位,再以商業技巧來持續發展。

首先,他認清機構的首要任務是「訊息公開」,必須把「訊息公開」做到極致,確保數據準確,再專業地展示給公眾。這樣贏得各界的認同和信任之後,再透過跟其他機構合作,以達到更廣泛的目的。

建構制衡力保公平公正

為了維護環保審核過程的公平公正,馬軍堅決拒絕IPE擔任審核,而是外包到專業機構,而且承擔所有費用,完全斷絕跟企業有任何利益輸送的機會。為了展示公正,他甚至設計了一套權力制衡的制度,主動去制衡IPE的權力,讓一個網絡聯盟共同決定能否刪除企業污染紀錄。

要做到公眾參與並不簡單,馬軍的目標是從知情權開始,讓公眾一步一步參與保護環境的運動。先建立一個有說服力的平台,再慢慢教育公眾去參與和傳播訊息,最後利用購買權來作出選擇。

今天,IPE的數據庫不只水污染,還擴展到空氣污染、固體廢棄物、重金屬、危險廢棄物污染地圖;用家包括媒體、學術研究機構、NGO、研究人員等。未來,他希望訊息公開能影響投資者與銀行貸款的決定。

在封建的發展中國家,要繞過強權和體制,揭發真相,需要巨大的勇氣和決心。馬軍對環保的堅持,成功地建立了一個互動的生態鏈——不論企業、供應商、顧客、投資者,都可以在公開的資訊下,以不同的角色,盡保護環境的責任,作出綠色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