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菲律賓原本是繼日本之後第二個可以富起來的亞洲國家,可惜由於政治持續動盪、貪腐猖獗、管治失效等問題,導致該國百病叢生,貧富極度懸殊,經濟停滯不前。全國約有500萬人居無住所,其中75%是往城市闖蕩的流浪漢,400萬個家庭面對飢餓,半數以上的人未能獲得醫療服務。這些處於社會金字塔底層的窮人數量龐大,如何改變他們的命運,是一項難巨的挑戰。

莫東尼(Tony Meloto)在1950年生於菲律賓一個中下家庭,自小在貧民窟長大。憑着個人努力,1971年在馬尼拉完成大學課程,獲Procter & Gamble聘請為採購經理。

東尼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在1985年成為Couples for Christ(CFC)教會的領導人物,並在1993年組織了CFC家庭部,服務對象從成年夫婦擴展到兒童、青少年和年輕的專業人士。他感受到神強烈的召喚,在馬尼拉最大的貧民徙置區,推行了一個服務少年罪犯和幫派分子的青年發展計劃,從1995年起逐漸演變成後來的Gawad Kalinga(GK),並成為在貧民區建立綜合性、和諧與永續社區發展的全球運動。

小人物成就大夢想

東尼認為,貧窮不只是物資匱乏,還是人性尊嚴的喪失,因此他秉承菲國的「Bayanihan」精神︰即為國民分擔重擔。這個擔子包括在衝突地區建立和平、收縮貧富的鴻溝、打破政府和民間的隔膜。他對症下藥,採用最實際的方式,在1999年開始為貧窮家庭蓋房子,解決赤貧者最基本的需求。翌年成立了Gawad Kalinga(GK),意即「提供服務」。GK的願景是消滅貧窮,遂步建立家庭、社區和國家。往後20多年,GK發展成為菲律賓最大的社區重建基金會,也成為社會企業的典範。

東尼在2003年正式成立Gawad Kalinga社區發展基金會。2006年,菲國南部慘受土崩之災,居民喪失家園。東尼發起「百萬英雄」的項目,號召4萬名義工為災區重建。現在「百萬英雄」成為每年一度的大型運動。GK的義工除每月利用4小時協助建立GK模範社區外,還每年參與為期一周的共建房屋、學校、耕種等活動,以解決貧窮、犯罪、環境衞生等問題,讓赤貧者有立錐之地,重拾希望與尊嚴。

發展藍圖擴展多國

另一方面,義工計劃讓每個人都可成為服務他人的英雄,無論貧富,都可共同努力為後代建立更好的未來。

GK在2006年於美國波士頓舉行首屆GK全球會議,制定在2024年令500萬最貧窮的家庭脫貧的目標。首階段是在2003至2010年建立「社會公義」,號召義工,發動公、私營機構捐獻土地和物資,為無家者建立房屋,令窮人有屬於自己的家,重拾自信和尊嚴,並成為社區的一分子。這些社區提供了一個有利環境,讓毫無指望的人有重新出發的機會。

GK現在進入第二個稱為「社會藝術」的階段,即在2011至2017年間加強社區管治,發展以社區為本的醫療、教育、環保和促進生產力等項目,讓一無所有的人能自力更生,自給自足和自我管理;並讓菲國文化和價值觀得以承傳下去。

GK鼓勵民眾發展不同形式的社會企業,其中一個名為GK Enchanted Farm的社區,協助農夫和其他創業者利用當地豐富的天然資源開拓業務。另外一間名為GK Mabuhay的社會企業則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義工,提供義工遊覽團服務。最後一個階段(從2018至2024年)被視為「社會進步」期,屆時已培育了一批具能力的新一代公民,可以發揮他們的社會功能。若能運用國、內外各方面的支持,便可大規模地發展基層經濟。

這個長達21年的計劃,標誌着一代菲律賓人脫貧、獲得發展、爭取優質生活的過程。GK還把這個發展藍圖引進到其他發展中國家,包括印尼、柬埔寨、新畿內亞等地,同時也引起了拉丁美洲和南非等國家的興趣。

創新發展模式

GK的經費來自各界人士的贊助,在貧民區蓋房子、辦學校、建診所、社區中心和搞商業活動,並提供社區需要的服務。GK的目標不囿於提供居住硬件,而是重建居民的自重心態。例如建築材料雖由企業捐贈,但居民要付出勞力親手建立一磚一瓦。

為應付貧民三餐不繼的問題,GK引進農業科技和培訓,組織以家庭為基礎的農場,協助居民自給自足。此外,還在社區內推行青少年培育計劃,提供補習、輔導、運動和創意工作坊。GK在384條村落培訓了千多名保健員,專責推廣衞生概念、急救知識和派發藥物等工作。GK還夥拍公共機構和環保團體,在社區內推行廢物管理等環保項目。

GK總結20多年的經驗,發現在菲國的貧窮問題往往是行為問題,即由貧窮而滋長的「貧民窟心態」。透過義工與窮人攜手同行,許多人能重拾自信,對前景有盼望。

由於貧窮問題嚴重,個人的力量有限,GK的模式是借用公、私營機構的資源,滙聚各方努力,共同解決問題,甚至獲得雙贏的結果。例如在颱風蹂躪的災區,GK往往游說業主捐出空置的土地,另一方面則協助窮人開發這些原來無人發展的地方,對業主來說,無疑令他們因土地增值而獲益。

在災後重建的過程中,GK把受災者遷徙到安全地區,讓他們在那裏重新建立新社區,學會應對天災後的工作,並成為GK的夥伴,協助其他災民。GK的義工也深入幫派聚集的地方,定期舉行社區活動,重建區內人的價值觀,因而,這些地方的犯罪率和幫派打鬥往往顯著下降。

GK也在游擊隊出沒的地方建立模範社區,並成為沒有戰亂的和平社區。整個運動的意義在於合眾人之力翻轉金字塔,讓低層的人有翻身和發展的機會。

東尼在國內外獲獎無數,其中包括在2010年獲得讀者文摘頒發的「四大最受信任的菲律賓人」獎和Schwab基金會的年度「社會企業家獎」;在2012年分別獲得Skoll基金會和世界創業論壇頒發的「社會企業家獎」。這位具有民族責任感的社會企業家的最大成就,是凝聚了一股強大的民族力,改變了數以百萬計菲律賓人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