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按傳統,祖母級的人一般是準備好退休或過着單調退休生活的婦女,在眾人眼中是年老體衰,要人照顧的長者。在泰國卻有一名花甲婆婆,大膽地闖入連警方也無法摧毀的幫派,以創新的方法全力解決當地嚴重的青少年問題,並被Ashoka選為院士。

清邁市是一個充滿矛盾的地方。那裏景色怡人,是著名的旅遊勝地,也是泰國北部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同時,清邁鄰近黃、賭、毒和軍火泛濫的金三角,面對販賣人口、難民困境和泰緬邊境衝突等複雜社會問題, 在繁華歡樂背後暗湧處處。

繁華社會 問題嚴重

清邁青少年犯罪率偏高的現象,並非偶然。清邁是泰北唯一的大城市,吸引無數青年人到此尋找機會。在人生路不熟,或沒有家人的支援下,這些青年人往往成為當地幫會招攬的對象。

據不完全統計,清邁連同附近的城鄉共有50至70多個幫會,大的多達數百人,小的只有幾十人,總成員人數估計超過6千至7千人。幫派內部成員的年齡差距很大,最小7歲,最大的有30多歲。加入幫派不分年齡和貧富,只要加入就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幫派活動非常「豐富」,包括舉辦摩托車馬路競賽,在馬路上飆車、搶佔車道,學生更視加入幫派為英明神武的表現。

單人匹馬 勇闖幫派

幫派往往因為爭地盤而互相打鬥,還有搶劫、偷竊、收取保護費和販賣毒品等違法行為,嚴重影響社會治安,更危害處於反叛期的青少年。警方對此束手無策,只能嚴厲逮捕領頭人物,瓦解幫派,但幫派人多勢眾,像燒不盡的野草。警方也利用傳媒把幫派青年妖魔化,形容他們為悍匪,引起眾怒。

陳娜旺(Laddawan Chaininpun)於1945年在清邁出生,當年的政府壓迫傳教士,娜旺的家人見義勇為,挺身協助傳教士執行各種社會服務,在年紀小小的娜旺心中,種下了強烈的使命感。她在基督教學校念書,並在教會擔任青少年服務領袖。在師範學院畢業後,娜旺一邊教書,一邊開展長達40多年的青少年發展輔導工作。

娜旺婚後育有3名子女,過着安穩的生活。當她發現其中一名孫兒參加了臭名遠播的「武士幫」, 令她頓時晴天霹靂。該幫派成立於1996年,以手持長刀而得名,約有300個成員,年齡介乎13歲到20歲之間。娜旺向警方、老師和親友求助,但大家對幫會青年持負面態度,她惟有自己想辦法拯救孫兒。

她知道幫會組織緊密,家人沒法強迫孩子離開。於是她反其道而行,借機會了解幫會的內部運作,如實際為成員提供什麼「福利」、成員是什麼人、涉及哪些活動、領導是如何構成等。結果她發現幫會的年輕人不是外界想像中那麼壞,他們多是在沒有其他選擇下才走歪路。有些是被趕出學校的離校生,有些是因為貪玩或晚上無聊才加入了幫派。

雖然幫派之間時常發生衝突,但同一個幫派中的成員,卻有着深厚的兄弟或姐妹般的情誼,能夠給他們一種歸屬感。由於她已50多歲,又是祖母級別,娜旺便順理成章地以眾人婆婆的姿態出現,與他們混熟。幫會的成員都暱稱她為「艾麗婆婆」(Yai Elle)°

官方一貫的做法是大力搗破幫派,將壞分子繩之於法。娜旺是首個深入研究幫派活動的人,並大膽地提出青少年加入幫派的原因是渴望得到支援和歸屬感。她了解到最佳的辦法是利用幫派現有的網絡,帶領青少年走一條重回社會之路。

娜旺積極地與幫派青少年打交道,協助他們運用和平方法解決糾紛,不再訴諸暴力,並為他們的家事和個人問題提供輔導,取得愈來愈多人的信任,這些幫派沒有「重要人士」當靠山。有些幫派領袖只能靠向警方告密,才能保住性命。「艾麗婆婆」變成他們真正的靠山,而且這位老人家確實創造了不少奇蹟。

娜旺甚至出面調解幫派和警方的衝突。起初警方還懷疑她不是義工,而是幫派的「教母」。娜旺的努力漸漸得到了回報,而警方也對這位老人家信任有加。到後來,連警員捕獲滋事分子後,也邀請娜旺出面協調,令本來繁重的落案和監禁工作獲得紓緩;高危的青少年也上了重要的一課。

以夷制夷 返回正途

娜旺目光遠大,她看到幫派深層次的意義︰它們骨子裏是有領袖架構的青年組織,只不過傳統上是散播消極的價值觀和教唆會員做非法勾當。她便透過幫派組織,在孫兒的「武士幫」發動禁毒守則,結果幫內許多成員已戒掉毒癮。

有見及此,娜旺在2001年成立「清邁青年社區中心」,把「武士幫」的成功轉型擴散開去,協助幫派重新出發,培訓核心成員,減低罪行。一年後,中心已和8個幫派合作,發起由200名成員認同遵守的約章,其中包括禁毒、禁止持有武器、禁打鬥、禁在公眾地方生事和定期參與中心的聚會等守則。

另外,她還組織足球聯賽和周末領袖課程,希望讓這些失足青年戒掉毒癮、約束暴力行為,並培訓核心成員的領導力,令問題青年成為解決方案的一分子。

到2007年,中心的合作幫派達到30個,參與的青少年超過4000人,把原來培育罪犯的溫床,變成支緩問題青少年的正規組織。其中有26個幫派,約1500人參加了由她發起的戒毒感化計劃。該計劃還獲得了瑞士非官方組織「國際戒酒會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Good Templars)的支援。

此外,娜旺與警方、市政府有關部門、心理學家、社工和家長連成一線,由專家為年輕人提供各種訓練,致力打破社會帶着有色眼鏡看待這些反叛青少年,令中心的工作獲得更廣泛的支持。她的工作還得到了泰國「麻醉品管制局」的資助。往後十多年,她一直幫助這些問題青年戒掉毒癮,重新做人,深獲他們的信任。現在幫派的一些成員,已經成為當地最出色的足球健將,有的還加入了政府軍。

中心還把清邁的成功經驗與其他省份和研究中心分享。最重要的是,娜旺敢於逾越界線,改變了少年人的價值觀及自我形象,並協助他們發放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