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2012年,資深廣告人曾錦強(KK)為了實踐共享成果的經營理念,毅然放棄高薪厚職和穩定的生活,離開工作了19年的WPP集團,和他哥哥曾錦程及中原集團創辦人施永青創立廣告營銷集團The Bees,並成為集團的最大股東。離職前,他是全球最大的媒介廣告集團GroupM的香港區行政總裁。

集團取名為The Bees,是因為廣告是一個人力密集的行業,KK希望集團像蜜蜂一樣勤勞,有團隊精神,並且能共同分享成果。

那時候,他有感於有能力和有熱誠的廣告人像蜜蜂一樣正急速減少,如情況不改變的話,對於行業的持續發展,會帶來負面的影響。

蜜蜂的故事

蜜蜂數量下降的原因是城市化和種植方法的改變,令蜜蜂要飛很遠的地方去覓食,並且因為吃了農藥或除草劑等化學物質,回程時找不到蜂巢,在中途死去。要扭轉蜜蜂數量下降的問題,方法是在人們居住的社區或住屋的花園內,種植一些能提供豐富營養的花朵給蜜蜂採蜜。

而有能力和有熱誠的年輕廣告人數目下降,則是因為行業的一些毛病,令他們做了三至五年後,灰心地離開。

KK希望在人生的下半場,為生命的「後花園」,種植一些有營養的「花朵」,讓年輕的「蜜蜂」願意投資他們的生命在這個行業。

很多年輕人本來滿腔熱情地加入廣告行業,後來又灰心地離開,主要是因為行業的一些弊病,而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行業不願意和員工分享成果。

行業的問題

廣告是人力密集的行業,廣告公司除了人之外, 基本上沒有其他資產。雖然有很多廣告公司也說以人為本,強調人才是最重要的資產,但大部分都是得個「講」字,對「人」這項資產,並不怎麼好。

在好景的時候,廣告公司即使賺大錢,也不一定和員工分享。有些廣告公司沒有分紅制度,有些即使有分紅制度,也是「肥上瘦下」,分配不公,沒有一套合理而透明的分配制度。即使公司賺大錢,總公司也可以以其他市場的表現不理想為藉口,或未來前景審慎等原因,讓員工無法獲得合理的分紅。可是當公司碰上逆境的時候,萬一經濟逆轉或丟失了一些大客,即使公司仍然有錢賺,廣告公司首先會做的就是裁員減薪,員工往往首當其衝。

分享成果

2011年,中原集團及《am730》創辦人施永青成立「am730創業基金」,邀請KK出任董事。通過創業基金的工作,KK認識了施永青的「333分紅」制度。該理念很簡單,施永青認為,一家公司的組成是由出錢的股東和出力的員工結合而成,缺一不可,所以當公司有錢賺的時候,員工分享的部分應該和股東一樣,而公司的發展需要資金,盈利需要保留一部分作長遠發展。

因此,公司有盈利的時候,將盈利平均分成三份,一份以花紅形式派給員工,一份以股息派給股東,另一份留在公司作長遠發展基金。 KK認為,這套分紅模式既合理又簡單易明,很值得推廣。這模式有助提升員工的生產力和創造力,特別適用於人力密集的行業。 當他成立The Bees的時候,便引用這套分紅制度,並且引入施永青成為股東之一。

變態員工福利

公司除了以「333分紅制度」分享成果外,還推行「變態員工福利」。在2013年,KK到南韓著名的護膚品公司Amorepacific(在香港經營Laneige、雪花秀等品牌)和他們的管理層做分享,並參與他們的員工大會。

在會上,員工分享了公司的最新福利。原來有感於部分同事的家傭放假,或新舊家傭交替期間,有很多同事要請假回家做「家傭」,公司很體貼地和一家本地僱傭公司達成協議,為某些職級的員工提供短期的本地家傭服務。

費用方面,公司會負擔七成半,員工負擔兩成半。按一按計算機,這項福利的成本不菲,如果不是從體貼員工出發,而是從財務的角度看的話,就不會想出這項德政。難怪Amorepacific旗下的品牌都能以服務質素傲視同儕。

這種體貼員工的做法深深感動了KK。回到香港後,他呼籲同事為公司的員工福利提供點子。作為創意行業,他認為員工福利可以破格一點,所以他邀請同事建議一些「變態」的員工福利。經過一輪提議和投票後推出了四項新福利。

第一項也是得票最多的是「兩天生日假」。為了同事可以盡情慶祝生日,他們可以在生日當天和生日翌日放假,盡情慶祝生日。

票數第二多的是「看書看電影基金」。廣告是創意工業,需要吸收知識養分和創作靈感,看書看電影對工作有幫助,由公司付賬也有道理。同事可以憑電影票尾報銷,向指定書商買書也是由公司結賬,兩者均不設上限。

第三項是加班飯錢無上限。由於廣告公司經常加班,廣告公司都會為加班晚飯設上限。但KK認為同事辛苦了一天,應該吃一頓自己想吃的晚飯,不受預算所限,所以把上限撤了。

第四項是同事每年有3000元上限讓他們去看本地或海外的演唱會、歌劇、話劇、展覽等。其實只要公司實踐信念,員工都會自律地行使這些福利。

讓員工成為股東

同事除了能以員工的身份去分享成果外,他們還可以有機會以股東的身份分享成果。集團內每家公司當開始有穩定盈利後,同事便可以以優惠價,跟集團的控股公司買入公司的股份。

由於買入價非常優惠,買入公司股份的同事都獲得十分優厚的回報。這樣做生意似乎有點不理性,當公司沒有盈利的時候,大股東要承受大部分的風險,但當公司有盈利後,卻讓同事分薄自己的利潤,而KK在公司又只是象徵式支薪,難怪有些行家也說他的思想很共產。

The Bees從一家公司四個人開始,以三年時間發展到今天已經有六家公司超過60名員工,2015年首八個月的營業額已經突破一億元,盈利狀況也相當理想。可見員工和股東之間並不是零和關係,公司對員工好些,不一定要犧牲股東的利益,公司不賺盡,反而為股東帶來理想的回報。

三年的成果

而在員工流失率極高的廣告行業,The Bees每年員工流失率只是約10%左右。可能受KK的影響,大部分流失的員工也是去尋夢,有的創業做老闆,有的發展歌唱事業,或去外國繼續進修,也有回家當全職媽媽,他們和公司仍然維持良好的關係。

很多人認為廣告是夕陽行業,但KK對未來仍然充滿信心,認為行業正因為媒體環境的變化、消費者行為的轉變而處於轉型期。只要有市場、品牌和產品服務,便需要廣告營銷,只是做法會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