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風靡世界球迷,也造就了很多耀眼的足球巨星。來自蘇格蘭的梅爾(Mel Young)認為,足球除了娛樂以外,應該有更高層次的意義,於是他忽發奇想,決定用足球來改變社會,創辦了屬於露宿者的世界盃(Homeless World Cup)。

梅爾從小就關注社會公義,他早年的記者生涯,讓他發現很多活在貧窮邊緣的人即使向社會求助,政府也不能真正改善窮人的狀況。他於七十年代展開社區的出版工作,直至1993年,驚覺到露宿者的問題日趨嚴重,於是參考了倫敦一間成功社企Big Issue的營運模式,並創辦了國際街頭報紙網絡(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Street Papers),讓露宿者於街頭賣報紙,營運至今。

為露宿者尋找出路

2001年,48歲的梅爾想到用足球這個世界共通的語言來連結全球各地的露宿者,他的建議得到歐洲足協的青睞,成功取得三萬英鎊的贊助,讓第一屆露宿者世界盃順利於2003年在奧地利誕生。

聯合國估計,現時城市地區有11億人活在設備不足的居住環境,另外有1億人為露宿者。梅爾認為露宿者不僅是無瓦遮頭的人,他們被社區、家庭、朋友、主流經濟隔離,是完全被孤立的邊緣群組。露宿者世界盃為他們帶來人生可能只得一次的機會,讓他們代表國家參賽,並改變他們的一生。

第一屆的賽事共有18個國家派隊出賽,進行了109場比賽,並有2萬觀眾觀看賽事。本來梅爾只打算舉辦一次性的賽事,但比賽之後的六個月做了一項調查,證實大部分的露宿者參加賽事之後都有正面的改變,七成的露宿者因為參加了賽事而改變了他們的生活,例如戒毒戒酒、找到新工作、回到學校、回家與家人修復關係等,有些甚至成為職業足球隊的教練,這些發現讓梅爾決心把露宿者世界盃發揚光大。

標準跟世界盃看齊

露宿者世界盃基金會總部設於愛丁堡,使命是透過跟不同國家合作發展草根項目,為露宿者發展國際認可的足球比賽。基金會也有全球性的品牌管理,積極跟媒體合作,教育大眾對露宿者的認知。基金會的所有活動都是以改變社會為大前提,總部負責透過投標來挑選主辦城市,跟其他大型國際盛事一樣,主辦城市必須設立地區的籌備委員會,負責財務、執行和主持賽事,讓賽事的利益最大化。

梅爾認為,運動能讓不同背景的人參與,產生正面的影響,因此他極力游說商界和非牟利組織合作,取得Nike和Vodafone等大企業的贊助,並獲得聯合國、歐洲足協、曼聯、皇家馬德里和一眾國際球星的支持。Nike非常認同基金會的理念,早於第一屆賽事已經大力支持,提供了金錢、器材和品牌的贊助。曼聯則提供了培訓場地和教練。梅爾要求露宿者世界盃跟世界盃看齊,從贊助商、教練、媒體報道,都要是最高的專業,不能因為球員是露宿者而降低賽事的標準。

這班被社會遺棄的群組,在國際足球場上成為了光芒四射的球星,獲得球迷的歡呼和喝采,甚至被要求親筆簽名和合照,讓他們得到前所未有的優越感,為自己的改變感到自豪。

世界各地對足球的狂熱程度,為球會和球星帶來龐大的利潤,但這項被批評為有錢人才能參與的玩意。近年在歐洲許多社評認為,足球必須發揮更大的作用,促進社會草根階層的團結性。梅爾認為不論是球會或球員,都應該運用他們的影響力,深思足球作為改變社會工具的意義。

以足球改變生命

基金會跟73個國家的地區非牟利組織合作,以足球改變世界為共同願景,除了招攬各地的露宿者參賽之外,更會量度賽事的社會效益,並為發展有效的公共政策共同努力。除了年度賽事,梅爾希望基金會能更有策略地支持各地項目的可持續性,創造真正永久的工作。

在西方,中介組織能協助露宿者參賽後重返職場,但在失業率極高的非洲,基金則需要主動創造就業機會,例如在南非開普敦賽事,僱用了當地25人製造足球。透過強大的國際網絡,梅爾希望能夠更有效地共享資源,讓地區組織專注地區足球發展,基金會則負責投資各國的合作夥伴,協助他們建立量度效益的工具和設計收集數據的方法,也幫助他們籌款。梅爾也積極聯繫各地大學,為「體育能改變生命」進行深入的獨立研究。基金會下面有牟利的子公司,以足球項目來賺取收入,達到自負盈虧的目標。

這些年來,基金會與各地組織共幫助了100萬名露宿者,自第一屆的賽事至今,已經進行了14屆,2016年賽事剛於7月中在格拉斯哥進行,共64隊球隊,代表52個國家參與。香港街頭露宿者組成的曙光足球隊代表香港出賽,最後獲得第28名,他們的故事更曾經被拍成電影《流浪漢世界盃》。基金會每年挑選出500名運動員參與比賽,94%的參加者認為賽事對他們的人生帶來了正面的影響,83%改善了他們跟家人的關係,71%繼續留在體壇發展。梅爾被選為Schwab社會創業家,他把良心體育帶到主流,利用專業足球影響世界品牌和大眾,證明了露宿者不僅是被同情的一群,社會大眾也能發現並欣賞露宿者有跟專業足球員一樣的質素和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