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伊拉克北部在「伊斯蘭國」統治下,慘成人間煉獄,百姓流離失所,傷患者不計其數。面對這種極端的環境,除了人道組織,還有誰願意冒風險,直接向最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澳洲公司Aspen Medical不僅願意在當地設立醫院,甚至成為重建當地醫療系統及社會的推手。

Aspen Medical是一家國際醫療服務供應商,立足於澳洲坎培拉,主要服務偏遠、資源貧乏或發生衝突的地區,例如伊拉克、西非、敍利亞等地。Aspen Medical在飽受戰爭蹂躪的伊拉克北部,為當地人提供人道醫療服務,並且傳授醫療技術及管理模式,以重建被戰火破壞的醫療系統;Aspen Medical還曾站在伊波拉病毒爆發最前線的西非。

Aspen Medical由格倫(Glenn Keys)與安德烈(Andrew Walker)共同於2003年創立。格倫有軍方背景,曾是澳洲國防軍的一分子,主要負責空軍後勤支援工作,其後棄軍從商,與多年老友安德烈醫生創辦Aspen Medical。

時至今日,Aspen Medical已發展成為擁有2200人團隊的公司,業務遍及澳洲、環太平洋、中東、美國及加拿大等12個國家及地區,為政府、私人公司及人道組織提供創新和更具效率的解決方案,應對醫療保健的挑戰。

他們接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受託作為英國國民保健署顧問,重新檢視矯形外科服務。憑着安德烈醫生在醫療及診所服務的經驗,加上格倫把軍隊的後勤、 流程及項目管理技巧融入當中,成功在政府不必增撥預算下,大大減低英國北部矯形外科術的輪候時間。

格倫發現,他在軍方後勤和在Aspen Medical累積到的經驗,可應用到較嚴峻和偏遠的環境,幫助那些不被醫療服務覆蓋的人。過去15年Aspen Medical主要服務這些「不受照顧」的地區,例如所羅門群島、澳洲原居民住處、受伊波拉病毒侵襲的西非等地。

重建戰區醫療系統

今年初Aspen Medical受世界衞生組織委託,在伊拉克北部先後開設及營運三間醫院。世衞統計,伊拉克北部至少有270萬人需要醫療服務,但當地治安問題嚴重,衝突不斷,加上水和能源短缺,令人道及醫療服務陷入困境。

Aspen Medical的目標遠超只是提供醫療服務, 還希望重建當地醫療系統。「我們的目標是把醫療服務營運起來,之後慢慢交回伊拉克人的手裏,讓他們可以擁有自己的設備及人才,自我管理和營運。」安德烈稱:「醫療、水、能源、教育是重建的四大支柱,我們希望能撐起這個國家的其中一條支柱,令他們能夠可持續地發展。」

在Aspen Medical努力下,以及當地醫療人才的通力合作下,半年間成功治療了一萬名受戰亂波及的平民,以及協助1200名嬰兒出生;而所設立的首家醫院亦已交由伊拉克人管理,除了傳授醫院政策和業務流程,還確保所有流程切合當地文化。有護士稱:「對我自己來說,這也是一個向伊拉克醫護人員的學習機會,因為他們年復年,每天都面對同樣的問題,有更多的實戰經驗。」

「商業經常被視為並非政府和社群一部分,但這是有缺陷的模式,因為兩者都與商業互相交織。」格倫如此理解自己的商業哲學:「我很幸運,生於一個有法治的地方,沒有貪污,能夠讓我獲得財富、教育和醫療的機會。」然而,來自原住民的社群、傷殘人士、缺乏教育機會的人又如何呢?格倫的兒子患有唐氏症候群,令他不時反思社會平等和共融,並融入到公司的基因之中。

成立基金助原住民

每年,Aspen Medical都會將一定百分比的收入捐給Aspen基金會,用以協助杜絕砂眼症和皮膚疥瘡等疾病,以改善原住民社群的健康。砂眼症(Trachoma)是致盲的主因之一,澳洲是個砂眼流行的國家,在原住民社群的情況更為嚴峻;Aspen Medical還有捐款配對政策,員工不論捐出多少金額給慈善機構,公司都會配對相應金額,以鼓勵員工行善。

格倫認為,Aspen Medical有清晰的使命及社會責任感,是轉化成員工動力的關鍵。「我們員工的離職率比整體澳洲醫療業離職率低一半,比整體行業離職率亦低三分之一。」格倫計算過每名員工流失成本為7萬5千元(澳元.下同),光是以離職率計算,公司每年已可節省350萬元的支出,且還未將員工的生產力放入統計之中;即使員工離職,也會與公司保持緊密聯繫,變相成為推廣大使。

離職率低同行一半

2016年6月,Aspen Medical成功通過嚴格的社會及環境效益評估,成為共益企業一員,與全球有同樣理念的企業,推動更多企業成為改善社會及環境的力量。Aspen Medical希望讓更多企業留意到成為共益企業的好處,透過認證建立員工和客戶之間的信任,並為他們所相信的理念而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