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在互聯網及大數據盛行的當下,我們怎樣在人與人緊密聯繫的互聯世界中,使一般垃圾處理分類及回收變得普及高效,使人人都主動積極地參與源頭減廢?成都有個工程師,活用微信及互聯網科技,大膽想像出一個社會創新的賺錢企業,他就是社會創業家奧北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的CEO汪劍超。

2005年汪劍超獲中國科學院碩士學位,隨即被北京微軟亞洲工程院招攬,5年來擔任微軟的軟件工程師和產品經理。2011年加入處於困難時期的環保組織成都綠色地球,將這個垃圾分類的專業組織扭虧為盈,及後創辦回收垃圾的互聯網公司奧北環保。2016年被選為銀杏夥伴,算是中國最具潛力及出色的社會創業家之一,2017年獲央視對奧北環保進行深度報道,並得到社會廣泛關注。目前公司已獲資本投資,依靠自家研發的專利產品與技術不斷向全國拓展垃圾分類業務。

沒用之物創造價值

故事始於2006年汪劍超的第一次美國之旅,他在微軟員工餐廳第一次接觸到垃圾分類這個概念,對於4個垃圾分類箱感到不知所措。他意識到原來環境保護是需要每個人去做好自己應做的一點點本分。他於2017年3月成立成都奧北環保,鼓勵居民參與垃圾分類。他借助微信、App等移動互聯網技術,創出一個城市垃圾分類與資源回收銷售的體系。

中國是垃圾製造大國,每天生產的垃圾達50萬噸。據世界銀行預測,未來10年,中國日產垃圾將達140萬噸,估計回收產業價值可高達4000億美元。現行的垃圾回收工作多由老人拾荒者主導,其出發點是微薄經濟收入。而中國年輕人,儘管他們有環保意識,一般也因為沒有可行配套,而不會進行垃圾回收。即使在中國回收產業作為有利可圖的行業,市面亦缺少專門的機構去組織回收散戶,別人看見問題的難處,汪劍超卻看到了機遇。

基本上,用家只要關注奧北環保微信公眾號,並申請專用特別回收袋,把不同類型的垃圾放在不同的專用回收袋,每個回收袋上有特別的二維碼,存滿後會有專人上門收取各自的回收袋,並會計算重量及其價值,然後變成現金存進用戶的微信錢包內。用戶的思維模式從此改變,以往認為沒用的廢物,都是變成金子的原材料。奧北環保通過微信與App平台,連接居民、物流體系和回收再生系統,從而降低整體回收系統成本,讓有再用價值的垃圾得到有效回收並產生銷售收入,讓奧北環保可以自負盈虧。而且用戶按其需求傳召奧北服務就有如Uber一樣方便直接。奧北環保成功以互聯網科技實現有效的垃圾減量,提升城市廢物管理和大大提高公眾參與,一步步解決垃圾圍城問題。汪劍超的願景是用10年時間,讓1000萬中國家庭參加垃圾分類,享受綠色生活方式。

創新之道在於科技

2016年習近平在中央財經工作領導小組會議指出:要普遍推行垃圾分類制度。及後國務院轉發《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作進一步部署。政策利好使汪劍超意識到培養大眾參與環保回收最有效辦法,應該是讓其看到市場給他們做好垃圾回收的實際回報。汪劍超帶領團隊研發設計出基於位置的服務(Location-Based Service)和大數據,配合物流速遞式上門回收服務,輕鬆適用於各類公司及家庭的分類回收模式,希望從垃圾的源頭開始為生態環境減廢。對用戶來說,此舉既能環保,還能掙錢!

奧北環保證明,微信是個絕佳平台,既能幫助他們接觸到更多用戶加入回收行列,又能大力傳播可持續理念。奧北環保幫助教育用戶進行垃圾分類,把塑料、金屬、紙張、織物、玻璃、電子電器電線、CD/DVD、牙膏皮、發泡膠等洗乾淨並除異味,亦要將體積大的垃圾壓扁才放入回收袋內。每一袋奧北回收垃圾都有一個獨立的二維碼,掃描二維碼即可知道用戶地址及手機號碼,如果用戶錯誤地丟進一條紙尿片,微信上也會收到系統的溫馨提示,紙尿片屬於不可回收物,請勿再次投放。

互聯網公司改變世界

研發人員創出一套垃圾跟蹤與反饋訊息系統,支撐整個垃圾分類回收運營體系統,並給用戶及兼職人員製造出類似遊戲通關的奇特體驗。本以個別用戶為主要用家,奧北一路發展並開始向各大機構埋手,以四川師範大學附屬實驗學校為例,校方鼓勵每班學生進行環保回收,並向奧北一共收回1.4萬多元人民幣,可用作環保教育資源。

「我們就是互聯網公司。」汪劍超暢想他的新模式,奧北的垃圾回收就跟現在的共享單車一樣,可以隨時按照需求提供服務。通過核算垃圾回收量,及後向用戶支付服務費是個科學可行的服務方式,也是企業發展方向。汪劍超的奧北環保於2017年在成都覆蓋服務超過10萬戶居民家庭,未來數年打算擴展至國內主要城市,並構想一套高效運營系統,願景「成為城市中看不見的垃圾處理廠」。他以使命驅動企業發展、倡環保、講實際回報,腳踏實地而且扎根社區,真正了解服務對象,並已產出明顯果效,他繼續力圖有系統地解決垃圾圍城問題,從中國城市開始,以科技和互聯網的方法改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