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 退而不休

今天介紹的一位社會創新先鋒,是一位大學教授,相信她的計劃在香港一定會引起很大共鳴。事實上,筆者正與一班好友醞釀把這個項目在香港複製,估計會大受歡迎。

首先,考一下讀者,你可否知道哈佛大學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在哪一年成立?答案是1908年 ,首年學生僅59人。在當時來說,這是一個創舉,因為在此之前世界上沒有一所大學設有商學院。

哈佛商學院的創辦是歸功於當時大學領導層的遠見,洞悉到社會經濟的轉變,需要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來領導商業機構。今天,差不多每所大學都有商學院,再不是什麼創新的事物。但在上一個世紀初創辦商學院,確是敢為天下先的舉動。

世界在變 學府如何變?

由工業革命到二十世紀初,哈佛大學目睹世界的巨變而創立了哈佛商學院。到了2008年,便是一百周年紀念。哈佛商學院的領導層為了迎接這個紀念性的日子,不是要計劃什麼慶祝活動,而是嘗試反省這一百年的巨變,帶來了哪些新的局面及挑戰。

作為局外人,我們無法得悉他們內部的討論,只知道其中一個結果,便是由毛瑾德教授(Rosabeth Moss Kanter)創辦的一個嶄新計劃,名稱是Advanced Leadership Initiative,由2009年開始啟動。

這不是一般的課程,主要對象是已退休或即將退休之人士,有超過二十至三十年卓越成就,都是各行各業的精英翹楚,他們會來到哈佛大學參加一個為期九個月的計劃,包括出席一些專為他們而設的講座及研討會,亦可選擇旁聽一些哈佛大學的星級課程,並參與一些名為THINK TANK的專題小組,也會參加至少一個海外學習團(剛巧今年的目的地是上海)。最後,他們須在這九個月內,完成一個Social Purpose Project,針對一個他們自選的社會議題,提出解決或改善方案。

毛瑾德是這個項目的創辦人及督導委員會主席。她對這個計劃的目的講得很清楚,就是要讓社會上的精英,運用他們多年來累積的智慧、專長、經驗及社會網絡,在退休之後轉化在解決社會上迫切的問題。她認為大學的使命,不應停留在培養年輕人成為未來的領袖,而必須同時創造機會讓已經成為領袖的人士,重新反思及探索他們如何為社會作出新的貢獻。

她覺得讓這些精英人士退休之後便淡出社會,會是極大的浪費,而且這些人士中,有不少是很樂意貢獻他們所長,繼續發光發熱,往往只是欠缺渠道,或適當的指引。她認為這個計劃正好提供機會,讓他們經歷一個有啟發性的過渡,在良師益友的薰陶下,在廣闊天空中尋覓他們人生下半場的意義。

尋覓人生下半場意義

毛瑾德深信,時至今日,我們要對「退休」有新的理解及領悟。極其量,「退」只能代表不再為生計而奔波勞碌,至少毋須全職工作;但對絕大部分這個年紀的人來說,是毋須「休」下來的。事實上,他們大多是健康良好,精力充沛,可以有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活躍人生。毛瑾德自己今年就已經七十歲,仍然是頭腦清醒,瀟灑自如,正是新一代退而不休的最佳寫照。

毛瑾德早年修讀社會學,獲密西根大學博士學位,並曾在耶魯大學任社會學教授達十年之久。其後在哈佛大學商學院任教,並担任《哈佛商業評論》的主編。 她一共有18本著作,並獲頒23個榮譽博士學位。在2002年Top Business Intellectuals排名中,她是女性入選者中排名最高(總排名第十一位),亦在2010年被《波士頓雜誌》推舉為波士頓50位最具影響力的女性之一。

共創智齡城市

除了高、新科技飛躍發展外,21世紀最重要的趨勢之一便是人口老化。在2013年,聯合國的全球人口老化報告顯示,已發展國家人口老化的速度由1950年的12%,到2050年將達到約33%;發展中國家則由1950年的7%,將達到2050年約20%。換句話說,已發展國家人口老化的速度來得更快。

從2015年到2050年,全世界60歲以上的人口會翻兩番,由12%增加到22%。到2020年,60歲以上的人口比5歲以下的孩童要高。雖然人口老化在已發展國家開始,但現在連發展中國家也面臨快速老化。到本世紀中,中國、智利、伊朗、俄羅斯等國將會有30%的人超過60歲。如何應對如此龐大又無可逆轉的現象呢?

退而不休 活躍頤年

智齡在個人層面而言是指豐盛、健康及有質素的退休和晚年生活。戰後出生的嬰兒潮一代普遍教育水準提高,經濟基礎較我們的父母輩為佳。科技和醫療的進步,令我們的身體健康狀況也變得愈來愈好。由於人均壽命延長了,從退休之年到老年階段,中間可能有數十年的光景,比年輕時的工作日子還要長。如果能保持活躍的心態,不只是從事個人的消閒活動,而是持續參與社會、經濟、文化與公眾事務等, 更能提升生活素質。

1889年,德國總理俾斯麥創建了由國家提供退休金的制度,並把65歲定為退休年齡。最近五六十年紛紛被現代工業化國家廣泛採用。在1981年以前,德國(西德)一直都是長者人口比率最高的國家;自2004年起,日本就超越德國,成為全世界長者人口比率最高的國家。世界各國隨着老齡化程度的加深和勞動力下降,都在對退休年齡作出調整,延遲退休基本已經是世界潮流。德國現在已實行彈性退休制度,讓公民在55歲時可自願選擇把工作時間縮減至一半,並領取原工資的82%。這意味着在法定退休年齡制度下公民可以選擇提前退休,這種退休過渡計劃讓中年人士可以自主地選擇就業或退休,或兩者結合。德國聯邦統計局最近一次人口調查報告顯示,愈來愈多的65歲以上老人仍在繼續工作,並積極投身社會活動。

大部分人都希望退休後能夠有事情可以做,不只可以重拾個人的信心和尊嚴,還可以釋放人力資源,紓緩勞動力不足的問題。大家可按照個人的專長、興趣和經濟環境,來決定退休後要做什麼事。有些人確實需要有薪金來維持生活,甚至創業。有的可以做義工、導師,把寶貴的經驗和人際網絡傳承, 藉此帶動社會大眾一起參與公眾事務的風氣。

BMW建老員工廠房

德國汽車業巨擘BMW於2011年啟用位於德國南部Altstadt鎮一座全新的工廠,負責裝配汽車底盤與後軸齒輪箱組件。其創新之處是所有員工的年齡都逾50歲。這個計劃是公司因應德國技術工人短缺和人口老化而提出的解決方案。工廠全面採用人體工學設計的工作站,為每位員工提供額外的護背、安全鞋、防滑木質軟地板與橡膠鋪墊等長者友善的工作環境。採用符合人體工學的扳手和座椅、活動式工具推車,讓工人在取用工具時不需大幅伸展手臂或身體。工廠還為這些眼力大不如前的資深員工加強照明,並提供工作用放大鏡作輔助。廠內設有健身房,有教練指導員工在空檔時間做運動;還有提供營養膳食的餐廳。整體的工作步調也較輕鬆。

這座以資深員工為主體的工廠是世界首創,主要目的是為了留住公司的重要資產──老員工。BMW有鑑於技術工人荒,也不想讓這些老員工們多年來所累積的寶貴經驗平白流失,所以投放如此多的力氣,實現公司所提出的:「為明天而設計(Today for Tomorrow)」的理念,並希望把這個資深員工計劃進一步推廣到所有德語系國家的裝配線上。商界有豐富的資源和改變社會的能力,定能為建立智齡社會出一分力。

南韓的一些企業內部通過專設「退休援助中心」,為員工提供相關教育和諮詢服務。一方面,為員工提供退休後所需的各種資訊與知識,包括財務、健康、人際關係、休閒活動、社會參與、退休及老化意識、住宅、法律知識以及各種服務資訊。另一方面根據員工個人的選擇,提供再就業或創業指導,內容包括了個人專長分析、簡歷製作、模擬面試等,也包括制定求職戰略並予以實踐指導。創業教育的內容包括創業計劃、創業程式、收益分析、商圈分析、小資本創業等。除了講座,還有一對一的諮詢服務以及成功案例介紹,為即將退休的人開闢了一個新天地。同樣,政府公共部門也和企業一樣提供轉職援助服務,讓退休人員盡快找到合適的新工作。

日本雖是世界第一長壽國家,但該國富有健康活力的長者比比皆是。更重要的是:大部分人仍有很強烈的工作意願,願意以不同的僱用模式貢獻社會。日本也採取階段性延後退休年齡政策,政府採取開放務實的態度,廣納各方意見,由勞僱雙方及代表公共利益的「學者實務專家」等三方所組成的勞動政策審議會,經過充分討論後達成共識,再制定成具體可行的政策。

各國發展長者友善城市

此外,在地或居家安老(Ageing In Place)、長者友善城市(Age-Friendly Cities)等概念,已成為世界各國的共同策略。安老照護不再以機構式和集體式為主,而紛紛發展居家式及社區式的服務,讓長者盡可能留在他熟悉的家中或社區中。綜合和個人化的照護更能迎合21世紀長者的需求。我們要擺脫舊日的思維,以系統性和革新的方式去迎接愈來愈多健康活躍的中老年人。

2007年世界衞生組織提出全球長者友善城市,指有助推動積極人生的一個共融和便利的社區環境,並訂出8個指標。其中包括無障礙與安全的公共空間和大眾運輸,即指行人道、照明設備、無障礙生活環境,令長者可以安全走動,能促進獨立自主和健康的生活。其三是長者住宅,包括混合科技和設計,建造合適的家具、布置、燈光等。其餘5項是指社會參與、敬老與社會融入、工作和志願服務、通訊與資訊,以及社區與健康服務。當中涉及許多商界和專業人士的參與,如地產商、建築師、承建商、設計師、醫護人員、物理治療師、社工、科技人員等,不光是政府或某個行業就可承擔所有的規劃和工作。

香港是緊隨日本之後,成為世界第二老化的城市,對公共衞生和社會照護制度、勞動力、財政預算等有深遠影響。政府一直推動商界共同回饋長者,透過長者卡計劃,為長者提供衣、食、住、行各方面的商品和服務優惠,還有嶄新的長者專門網站「長青網」,提供一站式的長者服務和市場資訊。這些措施均有助長者活躍於社區,促進社會和諧。

政府帶頭推動固然有重要的倡議作用,香港更需要凝聚政府、有社會目標的商界企業、社會服務機構、學術界、科研界、慈善基金等各方面的智慧和力量,建立長遠發展公私營合作夥伴關係,動員社會各界提供嶄新的應對。我們要把握時間,鼓勵科技的應用,刺激上下游企業開發嶄新技術及產品,吸引更多人為建造智齡社會而創業,並要積極搭建楷梯,培育和累積人才,推進養老產業多元和優質化,共同承擔人口老化的前景。

在人口老化的浪潮下,如何透過科技、醫療,以及各類智齡產品提高老化過程中的生活素質,成為重要課題。將於本月30至31日在灣仔會展舉行的「黃金時代展覽暨高峰會」,將探討如何透過應用科技、商業營運、優化服務等主題集思廣益,建構香港成為「智齡城市」。

黃金時代商機

你知道成人紙尿褲的市場已經超越嬰兒紙尿褲嗎?中高齡奶粉的銷量會超越嬰兒奶粉嗎?現在從年輕人身上賺到錢的事業,十年後可能被淘汰。韓國的超市加大了標價和字體,讓患老花眼的中高齡人士容易購物,營業額隨即提高了很多。以年輕人為消費族群的產業,已經開始萎縮,而龐大的中老年人口,正好為企業提供一條新出路。

全世界首次出現一個長壽現象:有33個國家的人均年齡超過80歲以上。由2000年開始至2050年,全世界60歲及以上的人口的比重將會增加一倍,從11%增加至22%,代表了約有21億人口達60歲或以上。社會已進入一個「黃金時代」─即中年和以上的人口比例愈來愈高的新環境,他們將改寫全球經濟版圖。

黃金時代 延續動力

銀髮族多指出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一代,他們經歷動盪艱苦的年代,一般學歷不高,胼手胝足,由貧轉富。他們是節儉、犧牲自我、不重外表、照顧家庭的時代。

全球的戰後嬰兒潮人口出生於1945年到1970年之間,現在陸陸續續進入五、六十歲的退休階段。這批嬰兒潮世代是有史以來經濟條件、教育水準和健康狀況最好的一代,我們稱之為「黃金時代」。他們不像上一輩般,退休後就回歸單一的生活,他們着重「實現自我」與「貢獻社會」並重的生活模式,以期在未來的20至30年,再創造人生新價值,延續動力。

對比銀髮族,黃金世代是電腦化的第一代,他們重視自我,興趣廣泛,重視生活素質,追求價值品味。如果他們能夠持續活躍,把資產與知識技能善加利用,將成為推動社會和經濟持續成長的動力。政府、企業、每一個人都應準備好,面對一個需求大不同的「黃金時代」社會。

「黃金時代」是未來最有潛力的市場。單在2010年,就有23個國家的中老年人口消費規模,已經超越青少年的消費市場。到2040年,有近100個國家也會出現這個情況。據估計,到2017年,亞洲黃金一族的市場價值將達三兆美元。這是全球第一次因為長壽而出現的商機。傳統的觀念只偏重人口老化所帶來的負擔,卻鮮有分析「黃金時代」的嶄新需求和龐大的消費能力。他們的深層次需求往往被怱視和混淆。企業經常把他們跟上幾代的所謂銀髮族混為一談,推出過於傳統的產品和落後的服務。

為配合「黃金時代」社會的來臨,世界各國均致力發展相關的產業,其中包括住宅、餐飲、照護醫療、金融、製造、營建、旅遊文化、影視娛樂、交通、教育、家務服務等,並走向數碼科技化。黃金族截然不同的消費模式驅使各大行業改變經營策略,又帶動了相關細分行業的發展。以「智齡住宅」為例,住宅設置探測黃金族異常狀況的系統,可利用感應器,透過手機簡訊通知相關部門,是一個跨行業的設置服務。日本利用雲端技術打造「送餐到府」企業,整合訂餐、配送、收款一條龍服務,送貨員並兼負查看長者健康的任務。

此外,獨居的黃金族愈來愈多,相應需求也會大增,例如適合一人使用的家具、咖啡店、健身房、資訊科技等。很多商品或服務的提供場所由商店移到家裏,在宅服務市場應運而生。

企業使命 互惠互利

黃金時代經濟的理念是加快設立更多為社會發展而服務的企業,它們並不只追求短期成果,而是着眼於建設一個智齡城市為長遠目標的企業。作為一個長壽國家,日本的相關產業相當成熟,讓我們看看其中幾個行業如何創新,從中摘取其優點,作為參考。

日本NTT DoCoMo以中高齡消費者為對象,在1999年推出「樂樂手機」系列,不停地改良至兼顧時尚與友善使用,才能贏得黃金族青睞。這款手機還設有計步器功能,在每天指定的時間範圍內,步行紀錄會自動傳送簡訊到預先登記的賬戶,讓家人隨時掌握長者的活動狀況。新一代的手機還有GPS,只要撥打電話,就能追蹤到手機使用者所處的位置,對失智人數愈來愈多的日本,是一大有用功能。

根據研究,腦退化症患者的記憶、與人溝通的功能,和聽、讀、寫及計算的功能,都是在前腦前葉的位置,只要透過簡單的計算和聽讀練習,就可以增加這部分的活動。這套理論本來是公文教育研究會應用在兒童的學習訓練上,沒想到對治療腦退化症也有效。該公司遂在2004年成立了公文學習療法中心,主要提供紓緩腦退化症的學習方法。公司透過700多間照護中心,招募長者會員,只要按月繳費,就可以進行為期半年的課程。即使尚未進入老年階段的中年人,也自發地購買該公司的習作來預防腦退化症。

發展迅速的連鎖女性專用健身房Curves,從2005年自美國引進日本之後,至今已經有1400多家分店,會員60萬人。它的迅速發展,全是因應中高齡女性的需求︰客人與工作人員全是女性,她們可自在地運動,不必化妝、不必擔心儀態、不用在乎異性眼光:沒有鏡子,不用看見自己運動時的模樣。Curves 設在社區裏,會員信步即可到達,省事方便。

黃金族最愛獨特和學習性強的旅遊。日本旅遊業者瞄準這個市場,紛紛推出特別貼心的旅遊服務。日本九州旅客鐵道,一年多前推出豪華臥鋪觀光列車「九州七星」,目標客戶是50歲到60歲人士,一推出便預約爆滿。日本交通公社(JTB)推出專為黃金族而設的深度遊學團,除了學英語外,更能體驗當地文化生活。

JTB還在大阪和東京成立了文化中心,開設和旅行文化相關的課程,目前每個月有3000名學員上課, 其中以60歲以上者居多。連讀賣新聞社也經營生涯學習課程,參加者以女性為主。學員上課的目的不純是為了學習,而是想多認識一些朋友,互相交流。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的調查結果顯示,這種為黃金族而辦的文化講座的市場規模達到600億日圓。

政策推動公私營合作

日本政府在2004年實施強制介護保險制度,年滿40歲以上的人,都需要繳交介護保險費。政府則補貼在65歲後,無法自行料理日常生活的長者的照護費用,或是家裏無障礙空間的改造,長者只須付一成費用即可。私人照護企業遂應運而生,發展蓬勃,預計到2025年,將達到十九兆日圓。Long Life是一家以到宅洗澡業務起家的日本上市公司,該公司在成立三年後就有盈利,現在經營20家養老院,主要收入來自介護保險補助金。其實政府可以以公私營合作方式,向私營企業購買服務,如生活照料、康復護理和養老服務人員培訓等。

合作社模式 革新家居護理行業

隨着人口老化,家居護理可謂近年發展最快的行業之一。在美國,每天就有萬名戰後嬰兒年屆65歲,但行業的發展似乎未能追上時代步伐,中介服務良莠不齊,從業人員流失率高,以致顧客難以尋得長期的優質服務。

扎根於費城的家居看護合作社 (Home Care Associates of Philadelphia,HCA),經過20多年的探索,總結出一套經驗,持續地提供讓低收入人士也能負擔的優質護理服務,甚至改寫家居看護員的地位。

挑戰家居看護行業現況

在美國的250萬名家居看護員中,超過九成以上是非裔或拉丁裔新移民婦女,一般教育程度較低。大部分的職位工時不足,平均時薪貼近最低工資水平(約8美元,視各州份而定),有些甚至未獲最低工資保障,遑論具醫療或工作保險等福利,再加上護理被視為厭惡性工作,以致行業的流失率長期高於五成。

市場上的中介公司並非意識不到這個情況,但直言提高家居看護員的薪金及待遇,將導致顧客無法負擔,只好默默接受現況,陷入人才流失、行業無法得以提升、服務質素參差、工作待遇差的循環。這問題甚至反映在被照顧者的身上,照顧者遭到惡劣對待、虐待的個案屢見不鮮,所涉的已是超出行業的社會問題。

現出任HCA行政總裁凱倫(Karen Kulp)認為,家居看護的工作性質特珠,因為工作涉及到與被照顧者長期情感與身體上的親密接觸,所需要的同理心並非其他工作可比擬,要提供優質服務,需要看護者全心投入,涉及到的是比金錢回報更深入的問題。凱倫深信,只能透過創造一份優質工作,才能提供優質的護理服務,令看護與受照顧者雙贏。何謂「優質工作」?三個部分:待遇、培訓及認同。

命運自主合作社模式

HCA以合作社形式營運,公司百分百由員工所擁有,前線工作的看護員,就是公司的決策者。所有工作滿3個月的員工,均可獲得購入公司股份的機會,份額上至行政總裁、下至新加入的員工一律均等,當公司錄得盈利,所分得的花紅亦為等份。

每名員工都能分享公司的管治權,決定公司的方向,自然認同自己是公司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此模式賦予了每人權力,尤其員工多來自低收入及邊緣家庭,讓他們在荊棘重重的生活當中,能找到一個可以掌控自己生命的地方,是相當可貴的。

由於員工就是決策層,HCA制定了一系列保障員工的措拖。業界普遍僱用兼職看護,看護員必須身兼數職,才能賺取生活所需。HCA反其道而行,確保員工能獲得全職工作時間,並獲得醫療保險、交通津貼、帶薪休假等全職工作的保障。此舉有助讓員工生活得到保障,大大降低了員工流失率,確保能為顧客提供長期的優質服務,並助公司在高度競爭的市場上突圍而出,收費仍然能保持在低收入人士可負擔的範圍以內,最大化了員工在市場接受範圍內可享有的薪酬和福利。

員工培訓是HCA的重中之重,免費為每名員工提供12個月在職培訓,超過法例所定的深度和廣度。培訓不僅包含護理知識及技能,HCA更建立起一套溝通與解難工具,對處理與顧客的衝突中起了關鍵的作用,進一步維繫了員工對工作的熱誠和與被照顧者的長期關係。透過培訓,HCA建立起員工對自己工作的信心,一步步提升,得到客戶的正面反應、改善的動機,逐漸達至專業水平。

HCA的培訓課程備受廣泛認可,先後獲得美國老齡協會典範經驗獎(The American Society on Aging’s Best Practice Award)、美國商業促進會最佳護理服務獎(The Better Business Bureau’s Best Health Service Award)等業界內外的獎項。其中一套名為4Ps的溝通工具,更獲選為「典範實踐」,成為業界的指標之一。

當年的特雷爾(Terrell Cannon)剛完成「從福利到工作」(Welfare-to-Work)的就業支援計劃,至今一步步成為HCA的培訓及員工發展主管,過程中獲得認證護理員資格及修畢碩士學位。HCA中不乏像特雷爾的例子,HCA為失業、環境困難的弱勢社群提供的不僅是一個工作機會,更是一條通往進步和自我實踐的階梯。

重新定義看護角色

HCA發展至今,已有超過200名員工,是賓夕凡尼亞州最具規模的合作社之一,改善了許多長者、殘障人士、無法自理的病患者的生活,讓他們得到長期可信賴的看護服務,過更有尊嚴的生活。2012年10月,HCA獲認證成為共益企業(Certified B Corp) ,並於2014年獲評為「對世界最好」(Best for the World)的共益企業之一,此獎項只頒予首10% 最具社會效益的共益企業。

凱倫表示:「我們公司的成功證明了一個事實,你可以有一盤成功的生意,同時給予員工不錯的報酬,是時候重新思考家居看護的重要角色,他們在照料你所愛的人。」並指這是對他們理念和工作的肯定,期望將這種兼顧員工與顧客的商業營運模式,能推廣至業界的標準,改革整個家居護理行業,其他行業亦可參考,反思利用商業的力量解決社會潛藏各處的問題。

香港邁向智齡社會

很多人預見高齡時代來臨,開始議論如何應付這巨大改變。這是人類史上前所未有的長壽現象,雖是重大的挑戰,亦是新機遇。既然沒有先例可援,只有採取積極行動才能創造改變,帶領社會邁向嶄新的階段──以中、老年人口為重心的智齡社會,即以智慧生活,高齡福祉為目標。

人口老化對社會各方面,如醫療、交通、房屋、金融、商業、教育等都必定產生影響。不只人老化,社會的觀念、制度、設施等都同樣老化,許多已經不合事宜。跨界別的溝通,互為配合行動以及創新的商業模式日益顯得重要,而最後關鍵的是處理人口老化問題必須具備無比的決心和同理心。

跨界別公私營合作

我們面對的挑戰是要找出創新的方法,幫助正值壯年的準退休或已退休人士發揮所長,締造新一代的勞動力。這批嬰兒潮世代是有史以來經濟條件、教育水準和健康狀況最好的一代,他們一方面重視生活質素,另一方面希望在人生下半場,再創造人生新價值延續動力。這就是現在統稱的「黃金一代」。45歲以後是成年人真正的黃金年代,能否工作是價值觀而非年齡問題。傳統的「退休」階段已漸被淘汰,人們可以繼續透過不同的角色和崗位,成為改進社會的一分子。

在政策方面,要以人為本,以尊重和獨立自主為核心,代替同情與撫恤。政府應成立跨部門及跨界別的委員會,協調各部門的專業運作、服務規劃和社會架構發展,動用民間的智慧和力量,大膽創新,引進以市場需求為主的服務,推出與時並進的人口政策和規劃。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政府的角色不再只是福利服務的提供者,應藉着制度的規劃擴大以中、老年人或「黃金一代」為主的經濟和社會體系。作為政府,確實需要照顧低收入及弱勢人士,也要整合資源,運用民間團體及企業力量去服務中、高產人士。有正面、穩定而且支持充足的政策環境就會有愈來愈多的企業應運而生, 提供創新及優質的產品和服務。

另一方面,以什麼為中心來整合資源呢?以社區為基礎的系統是最有效率的,可減輕公營部門負擔。在每區推動「鄰里照護」模式,培訓退休人士、家庭主婦及年輕人成為照護者,為長者提供健康支援、煮飯送餐、購物、定期探訪等服務。「黃金一代」的教育水準較高,不少人有數十載豐富的工作經驗及技能,社區應鼓勵及組織「黃金一代」照顧甚至教育小孩,或作青少年的導師。這些新模式會創造新的工作崗位和行業,直接帶動社區蓬勃發展,使得「黃金一代」得到照顧,知識得以傳承,青年世代學會尊重。以社區為基礎,以個人為中心,一切都回歸到人與人之間互相照顧的本質。

現在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可應用在社區照護系統、醫療系統、居家安老、院社服務等各方面,例如大數據分析、成熟的網絡與雲端技術,可有效地了解中、老年人的健康情況,協助市民進行定期健康管理,促進護理人員的臨床實踐和資訊管理等多個領域;全自動化視網膜圖像分析系統,則可預早檢測中風及患糖尿病的機會;另一發展成熟的機械人技術在照護方面更發展得如火如荼,未來數年間會大行其道,把科技應用普及化是發展智齡社會中重要的一環。

亞洲區創新基地

私營企業在建設智齡社會的過程中有着舉足輕重的作用。隨着新一代的中、老年人口急速上升,他們的需要和期望與上一輩人的生活大相逕庭。傳統的企業認為長者沒有消費能力,所以商機不大;不少人亦認為長者要依賴他人照顧,所以產品研究還停留在醫療與輔助器具開發上。

市場上已有部分洞悉先機的企業推出嶄新產品,例如由社會企業公司開發的防跌環境感應系統和防跌健康輪椅、Human Washer 公司推出的坐椅式全自動沐浴設備、可𢹂帶的護理產品等。其他有關衣食住行、娛樂旅遊、財務、法律、持續教育甚至殯葬等行業,皆要了解消費市場的轉變,推陳出新。未來數十年,「黃金一代」將成為消費主流,他們的消費行為與青年人很不一樣,企業該思考如何設計及推動符合黃金一族的產品,以滿足市場的需求,令到市民能過優質的晚年生活。

此外,我們的目光應更拓闊些,中國是另一急速老化的國家,千億元的養老市場正蓄勢待發。先把本土成功的模式、經驗、產品與服務建立起來,再在中國創造更大的商機,建設香港成為亞洲區智齡化的創新基地。

智齡社會的建立需要許多專業、具備人文關懷精神及創意創新精神的人才,持續研發相關之產品與服務。年輕人要好好地了解此重大發展,從中發掘創業良機、投身前所未有的新工作崗位;更重要的是,世代間要學習如何互相成長。各行各業都需要有具備跨領域、掌握新趨勢、有創新思維的人才加入,但這種人才很難從傳統的教育體制裏培養出來。我們現在就要發展出培養跨界別人才的創新教育,採用跨學科、多元化教學,包括應用科技、創新設計、在職培訓、持續教育、區域推廣,並結合實習與課堂教學等。讓學生未來投身社會後,能為智齡社會的問題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為行業帶來新的契機。

百歲人生 黃金時代

當壽命延長了,老的定義就要重新釐定。歐洲研究機構 IIASA(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Applied Systems Analysis),綜合健康、認知、失能率、勞動參與率和醫保支出等因素,推算老年的起點應為「從死亡推前10至15歲」。研究按全球平均餘命回推,指出「老年起點應從70多歲開始」。

大多人投身社會都預計約在60歲退休,活到70多歲。隨着醫療、生活質素、科技及教育等提升,人均壽命延長了30歳,身體狀況也比上一代同齡的人強。換句話說,我們這一代在二次大戰後出世的中年期延長了,從退休到真正的「老老」階段還有幾十年的光景,科學家更預計人均壽命可以延長至100歲。

在這長壽年代,生命階段不再是循規蹈矩地「學習 ─工作─退休」,將來會有更多退休人士重新探索各種保持活力和健康的渠道,繼續進修,四處遊歷,增強技能與知識。他們是經濟、職場和教育上未被發掘的資產。我們統稱準備退休及已退休人士為「黃金一族」,他們有更多時間和能力去自我實現、再學習、再就業,把生活過得精采。人生的下半場不再是單一地回歸恬靜。

跨代溝通 與生命對話

「對話社會企業」創辦人海寧克博士(Dr. Andreas Heinecke)是德國人,在大學修讀歷史和文學,並取得哲學博士學位,畢業後在電台擔任記者。因為上一代在二次世界大戰時受過種族迫害,使他思考如何化解族群差異,如何幫助弱勢族群得到更好的生活。他在1988年創立「黑暗中對話」(Dialogue in the Dark),觀眾由盲人或弱視的培訓員引領,在完全黑暗中經歷各項遊戲及體驗。海寧克不斷開發新的對話服務,並思考人們對老化的恐懼。他再度運用了獨特的對話模式,在2012年 創辦「與時間對話」(Dialogue with Time)體驗展覽,透過跨代溝通,讓大眾學習欣賞生命每一階段的美好。「與時間對話」首次在2012年於以色列舉辦,2014年推廣到德國柏林和法蘭克福,2016年在台北舉行。這些對話體驗已在30多個國家160個城市舉行過,參觀人次逾650萬。海寧克在2005年獲選為歐洲首名愛創家院士(Ashoka Fellow),2007年獲施瓦布社會企業家基金會(Schwab Foundation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頒發「全球傑出社會企業家獎」。2008年,海寧克被世界經濟論壇委任為全球議題議會社會企業部的委員。自2011年起,他在德國威斯巴登(Wiesbaden)的歐洲商學院出任社會企業系教授,積極培訓退休人士重投社會工作。

有別於傳統展覽,「與時間對話」主要由一班經過培訓的退休人士作導覽員,與觀眾分享他們的人生經歷和智慧,透過真實的體驗、互動及遊戲,以改變對「老」的恐懼與偏見,啟發更多的可能性。

展覽首先展示的是美國影像藝術家製作的女孩短片,觀眾靜靜地看着一張臉經過孩童時期、青少年期、成人期,微細地變化到七八十歲的階段。如同體驗視障、肢體傷殘一樣,展覽讓不同年齡的觀眾預先體驗老年體能衰退的狀況,增強大眾的同理心。參觀者可在腳上綁着重物,一嘗老年雙腳無力、舉步維艱的滋味;戴上花白眼鏡體驗視力衰退的感覺;聽着快速的指示把藥丸分類。

在另一個藍色房間,導覽員介紹他們的人生故事,並問參觀者:「你覺得快樂的老年生活是怎樣的?」每人的座位都有18張圖,可選一張加以解釋,各人想要的均不一樣,有些覺得最幸福是與伴侶牽手,有些嚮往與朋友一起玩樂,有的要挑戰大自然,有的希望保持年青的心。這說明了即使年紀大了,每個人的性格和想法仍有很大差異,不能籠統地歸納長者就是同一類人。粉紅色的房間內是一幅幅布幕,坐在裏面會聽到不同的人生經歷,從中深思不同的生命歷程。

這項對話體驗為黃金一代人士創造更多元的就業機會,培訓他們的自信及工作能力,將過去的人生轉化成為資產;也建立起跨代共融、交流的平台,整體提升社會對不同文化、觀點的認知及包容。

尋找真正的時光寶藏

隨着發展,社會結構轉變是自然而然、無可避免的,矛盾的是,我們卻認為人口老化是個威脅和負擔,有關人口老化的正面新聞鮮有聽聞。為什麼人口老化讓人感到如此負面?現在是時候反思一下大眾整體對「老年」的觀念,以及黃金一族的潛力和角色。在壽命逐漸延長的時代,我們應如何充分地運用漸長的人生時間?又應如何面對年齡問題所帶來的潛在危機?

【註】海寧克將於1月21日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的「黃金時代展覽暨高峰會」作主題演講,從4個角度出發探討老齡化,首先是理解有餘、實踐不足。現有很多書籍、研究報告、電影等反映社會人口老化的狀況和影響,但我們卻沒有注意到壽命延長所帶來的好處,是時候把它們實踐出來。

其次,老化是謬誤,我們不是逐漸年長,反而是逐漸年輕,因為即使處於高齡,我們有能力做的事較上一輩更多。今天,即使是已屆60歲,精神和身體機能狀態實際是以往的40、50歲。年齡變得只是一個數字,我們的身份可以與實際年齡無關,很多黃金一代都在這階段才成為高齡企業家或政治家。

第三,智慧技術和主流的數碼解決方案,並非讓長者過幸福和健康生活的靈丹妙藥,人文和人性化的解決辦法比起應用程式和機器人技術更加重要。社會對長者護理員和專業人員的需求愈來愈大,我們需要鼓勵年輕一代加入這些行業發展。我們應該通過教育來達成這目標,從小學課程開始着手培養,改變大家對老化的觀感。教育界須團結起來,促進跨代對話,加強大眾對老化的認識。

最後,社會人士要欣賞智慧是知識與經驗的煉成,世上有太多問題是不能在網上找到答案的,黃金一代用生命把知識和經驗都結集起來,所擔當的角色更是至為重要,可以影響和啟發我們的下一代。我們應該把資訊性社會演化成智齡社會,欣賞歲月洗練出來的耐力與包容。

【註】:文章日期為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