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創科為#Me Too受害人伸張正義

近日一個在全球各地鬧得熱烘烘的社交媒體主題標籤#Me Too,主要用於譴責性侵犯與性騷擾行為。在美國,5個女性中就會有一個成為校園性侵犯與性騷擾的性罪行受害者,男性受害者比率亦高達百分之七。但不論男女,當中只有不足十分一會選擇報案。由捷斯.拉德(Jess Ladd)所創的通報系統Callisto正為這些受害者提供支援,阻止犯案者繼續作惡。

親身經歷埋下改變種子

捷斯出生於愛滋病肆虐高峰期的舊金山,成長環境讓她早意識到性健康、自身權利和爭取正義的重要性。大學時期一次被好友性侵的經歷讓她慨嘆:「比起事件本身,後續的通報流程和調查往往更具創傷性。」她更驚覺在通報過程中與她有相似感受的受害者大有人在。

在完成公共衞生(Public Health)排名全美國第一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公共衞生碩士課程後,捷斯決心利用科技解決舊有報案程序的缺陷。

2011年她成立「性健康創新」(Sexual Health Innovations,簡稱SHI)期望以創新技術改善普及美國的性健康觀念。Callisto原本是SHI於2015年兩所學校的試點項目,後來Callisto以出色表現成為該企業的主打項目。

報告顯示,百分之九十的性罪行都是由慣犯重犯,平均重犯案件數目高達六成。但由於極低的告發率,犯罪者往往不受法律制裁!即使有上報案件,亦只有百分之六罪犯會受到無關痛癢的小懲戒,此可謂對受害者雪上加霜。而且,受害者往往因為報案時間的延遲或證據不足等原因,在協助調查的過程中飽受質疑。

低定罪率成受害者夢魘

當美國校園性罪行屢屢成為新聞頭條,捷斯認為改變的時候到了。她認為這是讓人感到遺憾的問題可以有創新出路。團隊研發出Callisto通報系統,旨在「打擊性罪行、支持受害者和推動公義」。

研發前,捷斯與團隊首先深入訪談超過100名校園性罪行的受害者。最終得知他們想要「一個可以讓他們隨時進行案件記錄、自行選擇報案方式及自動生成案件舉報的網頁」。捷斯根據受訪者所需,建立了Callisto通報系統。網站可讓她們據自身情況,在最合適的情況下保留案件的細節、證據等,並生成具時間標記的詳盡記錄文件,記錄整件不幸事件的經過。未經當事人同意,包括Callisto團隊,所有人均不能查看案件的細節。

捷斯團隊讓受害者作出適合他們的選擇,而不是告訴他們應該怎樣做。因此,網站為受害者提供3種選擇:第一,純粹留下案件記錄;第二,向學校提供電子書面報告;第三,當發現相同的加害者名字時,受害者將收到通知並選擇是否報案。其中以第三項選擇最為重要,網站獨特的配對系統一旦發現慣犯,就會核實相關受害者的聯絡方式,同時送往授權機構,以便進行後續調查。

集記錄連結舉報於一身

這種方式能讓受害者知道她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此舉或許可以賦予他們挺身而出的勇氣,讓他們成為彼此支持的力量,更有可能令加害者接受應有法律懲罰。Callisto的運作方式讓受害人私隱獲得最大的保障,同時保留他們日後追究的權力,更重要的是避免了受害者需要多次陳述案情造成的二次傷害。

Callisto平台大幅縮短受害者決定報案的時間,由平均事發後11個月減少至4個月。同時,Callisto的合作院校在短短幾年間已增至13所,支援近15萬學生。最近席捲全球的#Me Too譴責性侵犯與性騷擾行為運動,使Callisto團隊決定將平台擴展至學校以外領域,推出全新的顧問服務。

當發現慣犯時,Callisto會與相關受害者逐一聯繫,讓他們選擇是否需要諮詢或跟其他受害人聯絡。捷斯在今年獲得「斯科爾社會企業家大獎」(Skoll Award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獲獎時捷斯表示我們決心尋求改變,現時是建構心中理想世界的最佳時機!

港大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和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課堂培訓 part2

仁人學社於3月9日總動員重返香港大學,繼續為跨學科的同學進行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及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課堂培訓。團隊有幸邀請到幾位來自 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 Christian Concern for the Homeless Association 的老友記,以及 Dialogue in the Dark Hong Kong (DiD HK) 的 DE Empower 體驗期職坊多元人才(People of Difference)作學生訪談對象。設計「如何為無家者及傷健人士建立可持續社會創新」,團隊教導以同理心訪談,明白受眾所思所想、行為及感受,從而認清其「痛點」,尋求解決方案。創意點子包括設計學校導師計劃,由無家者傳授經驗知識和技能,提升他們的自信心之餘還可加深學生對其了解等等。

港大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和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課堂培訓(3月2日)

仁人學社團隊為數十名香港大學跨學系的學生進行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和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的課堂培訓;透過世界各地的真實案例,講解社會創新的最新趨勢及具持續性的創新商業模式,帶領同學思考及實踐社會使命。我們是次的設計簡介為「如何在主流企業留住千禧世代的人才」;同學首先學習訪談技巧,並透過我們預先準備好的真實線索找出及整理對象痛點,再以小組形式進行討論,積極設計可行的解決方法,並與眾人分享;當中點子不乏創意,例如於公司內部開發匿名平台分享所思所想,加強溝通!

有關更多社會創新及設計思維的培訓,請瀏覽我們的網站:

社會創新培訓

設計思維培訓

粉紅工程師革新女孩玩具部

選購玩具給女孩子的時候,不難發現整個女生玩具部都是粉紅色,款式不是公主就是洋娃娃,社會早在寶寶還未出生前已經把她們定型——女孩要穿粉紅色,玩芭比娃娃,男孩穿藍色,玩變形金剛,這些社會文化固有的框框很早已經限制了孩子的發展。

來自美國的黛比(Debbie Sterling)發覺全球工程師只有14%是女性,她認為這是由於社會的性別差異所致,決意徹底改變這個現象,讓4歲的女孩都能透過玩具來學習建設簡單的機械。

社會定型限制發展

黛比於史丹福大學的工程系畢業,但在入大學之前,她對工程完全沒有概念,是中學數學老師建議她在大學修讀工程系,當時她還以為念工程的出路是當火車司機。她驚覺念工程的女性數目實在是出奇地少,這個現象一直困擾着她。2011年,她參加了一個腦震盪聚餐活動,有朋友提起自己小時候因為玩哥哥的舊組裝玩具,而開啟了對工程的興趣,朋友向她投訴市面上的STEM(科學、科技、工程、數學)玩具,都是針對男孩子,令到女孩子少有接觸這些啟發工程思維的玩具。為何市面上沒有為女孩子設計的組裝玩具?這個現象非常明顯,但大家卻好像不以為然。該次體會重燃起黛比對女性工程師的關注,決心革新粉紅色的玩具部。她於2012年成立了GoldieBlox,發明一系列玩具產品,讓女童也能接觸工程,享受工程的樂趣。

社會一般假設男生比女生在數理方面優勝,西方國家更認定這是出於生理因素,即男性天生就有工程師的因子,女性則天生沒有建造的能力,而這種先天的因素更凌駕後天環境。西方的家長覺得玩具店的粉紅玩具部是理所當然,忽視了這樣其實限制女生玩具的可能性。然而,黛比卻發覺這種假設只在歐美較為明顯,在其他地方難以成立,令她相信這是地域文化造成的偏見;接下來的9個月,她展開了一連串有關玩具業和兒童媒體的研究,跟腦科學家和幼稚園老師會面交流,同時也觀察孩子遊戲的狀態。

正如黛比所推測,研究結果證實組裝模型玩具可有效發展兒童的空間感,這正是工程思維的基石,但這些玩具在過去100年都只是設計和推廣給男孩子。黛比希望設計專門給女孩子的工程玩具,而非僅是把現有的男孩玩具塗上粉紅色。她指出,女孩子天生有較好的語言能力,一般都愛聽故事,因此她設計的組裝玩具會配上故事和旁白,增加女孩的興趣。

400萬30秒廣告賣使命感

GoldieBlox以美國兒童流行文化為藍本,Goldie是全球首個女性工程師卡通人物,也是一個具有社會使命,挑戰傳統性別定型的卡通人物。第一套玩具命為《GoldieBlox and The Spinning Machine》,是一本以女孩子Goldie為主題的有聲故事書,加上一套組裝玩具,教女孩子如何建造一條輸送帶。這套玩具意念創新,奪得了很多玩具界的獎項。

不過,當黛比向投資者和零售商推廣GoldieBlox時,卻被當成笑柄,眾口一詞說,沒有人會買女生的組裝玩具。黛比不服氣,她堅持打破千古以來對女性的定型,於是轉向眾籌平台Kickstarter集資,把這個主意製作了一條短片,馬上得到很大迴響,很多人被影片感動及產生共鳴。除了家長,還有一些前衞的玩具店老闆和從小數理科學能力被低估的人。該條短片喚醒了她們被定型和限制的痛苦,讓項目成為平台的焦點,終於在短短三個月內就籌得100萬美元的資金。

6個月後,GoldieBlox參加了Intuit軟件公司的一個比賽,贏得美國SuperBowl一個30秒的廣告時段,價值400萬美元。黛比知道她必須把握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好好善用這30秒。她決定不在廣告中硬銷商品,而是帶出公司的社會使命,讓觀看SuperBowl的一億人都能感受到GoldieBlox的熱誠。這短短30秒的廣告,跟同時段其他多為貶低女性的廣告形成強烈對比,贏得了全國的注意,把GoldieBox從一個眾籌項目轉化成為玩具界革命和社會運動的開始。

黛比深信女孩子的潛能是多面的,女生不一定要當「公主」,整個玩具界從設計、玩具商、零售商都已不合時宜。如果女生能有更多選擇,她們也許在幼年開始找到自己的熱情和興趣,但要真正改變社會對女孩於工程的能力的態度卻是最難、最重要的事。

GoldieBlox現有25位員工,每2個星期,員工會跟小孩一起玩玩具,測試產品並觀察孩子跟父母的互動,再根據回饋得來的數據,不斷改善產品;同時製作工程和解難的影片,包括有關輪子、鉸鏈、槓桿、滑輪、車軸等工具,至今已有逾100條短片。最重要的,是玩具增加了女孩子對工程和科學的興趣和自信。

2012年至今的4年間,GoldieBlox已有17款產品,分布在全球6000個零售點,共賣出了100萬套以旁白主導的工程玩具;GoldieBlox的手機程式被下載超過100萬次;2014年被Fast Company封為最具創意公司,同年獲得玩具業協會的年度玩具大獎,以及蘋果公司的年度程式獎;黛比更成為奧巴馬的國際創業總統大使。黛比證明了主流商品可以大賣,也可以同時製造社會效益,孕育出新一代的女性工程師。

潔淨爐灶 拯救百萬人

全球約有30億人口,即80%的鄉村人口,仍然使用傳統簡陋的明火或開放式爐灶,以固體燃料如木柴、農作物殘渣、動物糞便、煤炭等來當主要燃料。燃燒固體燃料排放一氧化碳、苯、顆粒物和甲醛,造成室內空氣污染。長時間暴露在這些污染物當中會引發嚴重健康問題甚至死亡,其引發的死亡數量高於愛滋病、瘧疾和肺結核的總和。

美國的萊恩.比爾斯(Ron Bills)於2003年創辦了牟利社會企業Envirofit,透過創新科技來解決這個社會問題。

室內空氣污染問題嚴峻

世界衞生組織估計,東南亞地區每年多於400萬人死亡是因為室內空氣污染所致,也同時導致環境污染和健康問題。室內空氣污染對經濟影響深遠,包括治療氣管炎的龐大醫療開支,亦降低了勞動生產力。燃燒固體燃料的明火每小時碳排放量相等於400支香煙,佔全球25%的黑碳排放。這個數字在未來10年還會繼續上升,是不容忽視的迫切問題。

另外,這樣的煮食方式效率極低,浪費了90%的熱量,這項開支有時佔了貧窮家庭支出的四分之一,使貧窮問題持續惡化。

萊恩曾經在航天和汽車業工作,熟悉創新科技。2005年,在偶然的機會下,他把科羅拉多州立大學有關室內空氣污染的研究項目帶到真實世界。他認識到慈善機構不能解決世上所有的問題,而他也親眼看到太多好主意最後因為不能擴大規模而失敗。因此他決定要用自負盈虧的商業模式來達致社會效益。

2006年,他在牛津大學思科爾世界論壇(Skoll World Forum)提出這個以牟利模式來解決社會問題的巨大商機,大家都不以為然,覺得是天方夜譚,那時社會創新還不是太成熟的概念。但他成功說服了蜆殼基金會(Shell Foundation),願意投資1200萬美元去研發潔淨煮食爐和開發相關市場,讓項目得以展開,並於2008年在印度推出第一個潔淨煮食爐。

要改變村民的生活習慣很困難,為了減低居民的阻力,煮食爐的外形和體積是跟傳統煮食爐很相似,而且煮出來的食物味道相近,盡量保留傳統特色。每個爐的價錢是13至30美元,能夠用5至7年。這些煮食爐能減低80%的有害氣體,節省了一半的能源消費,大大提高了燃油效率。

萊恩曾見過太多產品失敗的案例,在實驗室開發的產品經常在推出產品之前都沒有通過顧客的驗證。儘管公司研發的第一個最小可行性產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設計簡單,也比傳統的爐灶高出3倍的效率,但仍然賣得很差。於是公司成立了幾百個焦點小組,了解顧客對煮食爐的認知和需要,發現顧客不只想要一個簡單的煮食爐,他們想要的是一個放在廚房會讓他們感到驕傲的現代化煮食用具。萊恩才驚覺,就算窮人也有權喜愛美麗的東西。最後,公司設計了一個新式實用且美觀的爐具,銷量比起當初基本的煮食爐高出330%。

跟企業合作贏取新顧客

由於用柴火和牛糞的傳統火爐是印度的歷史文化,教育居民認識這款無煙煮食爐是最根本要做的事。Envirofit透過跟地區企業合作,讓企業的員工在工廠附近的社區做宣傳,並且義務培訓社區領袖相關的產品知識。社區領袖參加培訓會得到金錢資助,之後他們會把知識帶給村民。公司每個季度都會探訪村莊,確保村民正確使用煮食爐。

對於企業來說,企業社會責任項目加強了他們跟社區的聯繫,讓他們更容易找到勞動人力資源。購買煮食爐的成本是企業與村民共同分擔,這樣能讓村民更有尊嚴地使用新產品。跟地區企業合作也是一個獨特和創新的市場滲透策略,不但讓Envirofit更容易得到村民的信任,更快建立品牌的可信性,同時公司也能容易地開發全新的巨大顧客群。當合作關係終結後,公司已經掌握到這些顧客群的資料。

開發市場成為首要任務

Envirofit以世界性的規模來改善人類的生活為終極目標,因此產品設計和商業模式從一開始已經準備要大量統一生產,而不能在個別的地區村落進行生產。

公司參考了本田汽車的生產模式,在市場還未成熟前,先把生產工廠設於一個低成本的海外定點,把其他資源集中於開發市場。等到市場對產品需求增加後,才把生產搬回地區,以降低成本。Envirofit不可能一開始就在每個地區開設工廠,這樣會影響品質監控,而且設立工廠的資金和原料庫存等問題會增加成本。因此第一步是要確保分銷和經銷商渠道已經準備妥當,之後才把組裝以至製造程序移到地區。今天,生產線已遍及墨西哥、洪都拉斯、肯尼亞等地,每月能製造10萬個爐灶。

過去14年,Envirofit讓超過500萬居於非洲、亞洲、南美洲的人受益。2008年至今,已經賣出了超過130萬個潔淨煮食爐,為居民節省了1億7900萬美元的能源開支。環境方面,這相等於拯救了5200萬棵樹,阻止了2200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除了改善空氣污染,Envirofit也為女性提供新的工作機會。萊恩看到女性是產品的真正用家,因此公司培訓婦女作為銷售渠道之一,讓她們獲得收入,至今已為2500名婦女提供工作,她們在工作中所學到的知識,可以讓她們在職場上找到其他的工作。

Envirofit於2014年成為共益企業(B Corp),透過可持續的營運方案、市場調查、產品開發、新興市場的專家各方面的因素,跟商企、微型貸款、自助組織、政府部門、社福機構合作,成功開拓新的產品市場。

萊恩於2016年獲選為施瓦布社會企業家(Schwab Social Entrepreneur),他的營商理念,是要把窮人當成有血有肉的顧客,而不僅僅是社福受益者。

太陽能革命一爐永逸

在燃料充足的香港,煮食只須輕輕「撻火」,不費吹灰之力,對青藏高原的遊牧民族來說,卻是每日都要面對的艱巨任務,當地婦女得花上平均兩小時採集燃料,然後又要花上3數小時開爐灶煮食,女孩往往因而喪失讀書機會,健康和性命亦受到威脅。

10年前,卡蓮(Catlin Powers)首度到訪青藏高原研究氣候變化,應邀到當地牧民邀家中作客,她向牧民解釋自己的工作,卻換來陣陣譏笑:「為何會有科學家在藍天下量度空氣,卻忽略真正的空氣污染?」牧民指正是他們的家;卡蓮量度室內空氣,果然發現污染程度較北京市嚴重得多,而污染的來源正是牧民使用的爐灶。

每天花3小時採集燃料

據世界衞生組織資料,全球每年有430萬人死於室內爐灶產生的污染,比起愛滋病及瘧疾的總和還要多,而且要使用爐灶,婦女每天要花上1至3個小時採集牛糞、羊糞、柴枝等燃料,每人須負擔50磅至100磅的重量,不慎弄傷者不計其數;同時,由於過度採伐森林,政府派出軍警把守,婦女們要冒着被毆打和罰款的風險,就算安全回到家中,還要花2至6個小時在煙霧中煮食,導致難有時間接受教育。

與牧民朝夕相處,卡蓮從他們身上學習到遊牧的求生之道,並親身體驗採集燃料的困難,在哈佛大學完成博士學位的卡蓮笑說:「這比起取得博士學位還要難10倍。」難怪被取笑以她的採集燃料技術,根本無法吸引當地人取她為妻。

眼前的問題比起研究更為重要,卡蓮決定擱置手上的工作,全力為牧民另覓途徑。首先,她和團隊嘗試改善爐灶設計,如加設煙囪,但遭到牧民極力反對,事關爐灶被認為有神靈,而築好爐灶是婦女的主要職責,她們不願被人知道自己尋求幫助。

考慮到林木減少,燃料日缺,卡蓮決定向外訂購太陽能煮食爐,但發現市場上的產品根本經不起攝氏零下20度低溫及強風的考驗,對逐水草生活的牧民來說亦不便攜帶。

卡蓮於是根據當地環境,度身打造一款太陽能煮食爐,經過4年時間,製作出54次原型,終於完成名為SolSource的爐具,除了能適應低溫和強風,更能分拆部件方便運送,而且有保護眼睛免受太陽折射傷害的設計。

一般光伏太陽能電池式設計,要將太陽能轉化為電能,轉換效率只有15%,SolSource則直接轉化太陽能為熱能,效率高達92%,大大縮減煮食時間,平均15至20分鐘便能煮好一頓飯,同時減少採集原料的困難,結果贏得愈來愈多牧民的認同,爐具亦由人手製作,開始投入工廠生產。

大多數牧民家庭並沒有現金儲蓄,根本無法購買SolSource,但他們還是相當富有的,例如家中存有不少珍貴中草藥,卡蓮於是採用以物易物方式與牧民交易。

她又發現當地婦女需要指導,才能有信心使用太陽能爐具,她就與村內較年長的婦女合作,教導其他婦女使用,同時互相分享食譜,形成一個學習圈子。

2013年,卡蓮成立One Earth Designs公司,憑着在青藏高原的經驗和獲得的多個專利,設計產品打入主流商業市場,將研發總部設於香港,結合香港的投資與科研支持,與臨近南中國製造商的地理位置,進軍內地市場。

卡蓮希望透過進入主流市場,除了給顧客另類選擇,使得太陽能產品更為普及,將可持續能源融入生活,還可增加銷售量降低生產成本,減輕牧民與其他使用者的負擔,取得的利潤回饋貧困地區。

靠市場力量回饋

為落實生產過程合乎環境和社會標準的承諾,One Earth Designs成立之初就成為共益企業(B Corp)一員,卡蓮認為:「商業在過往由有股票交易的400年以來,就只遵從股東最大利益這一條底線,令到很多商業決定都傷害大眾和破壞環境。」One Earth Designs希望賺錢同時,關顧到自己的初心──社會和環境利益,並推動其他企業加入這個行列,而共益企業認證中提出的環境和社會標準,亦有助團隊作出有關營運的決定,例如,One Earth Designs設計產品時,會考慮到整個產品能否天然棄置,不傷及環境;研發儲電功能時,電池採用有機物料製成,減少使用有毒物料。One Earth Designs會嚴格監察生產商,確保生產時符合社會和環保原則。

SolSource太陽能爐具對象主要為喜愛燒烤、露營、到沙灘消閒的人士 ,適用於香港的天氣,即使多雲仍能運作。卡蓮指出,產品較受西貢和石澳區居民歡迎,多用來在天台或沙灘燒烤,因為能減少火災危險,煙霧較少,又能充當家庭科學課教材。

釋放婦女煮食負擔

最新產品SolSource Sport進一步提升爐具的輕便性,重量僅10磅,組裝只需5分鐘,方便顧客,以免爐具因長時間放在戶外而被偷。產品現時仍在Kickstater網站上進行眾籌,有待全面投產。

One Earth Designs為牧民帶來的影響有目共睹,過去10年,釋放了婦女煮食負擔高達50萬小時,讓女孩能上學,有牧民坦言:「我的長女因為採集燃料而無法上學,如今有了SolSource,我們減少了燃料需要,終於可以將幼女送到學校。」

SolSource大大減少牧民購買額外燃料的支出,合共超過100萬美元,把金錢用來購買足夠的糧食,室內空氣污染亦降至原本的五分之一。

卡蓮視太陽能煮食為「太陽能世紀」第一步。根據現時的人口增長和能源消耗速度,化石燃料將到本世紀中無法支持人類的消耗,只有太陽能才足以應付需求。 卡蓮相信繼農業革命、工業革命、互聯網革命後,能源將會是第4波革命,她將繼承來自牧民的精神,繼續探索太陽能如何為民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