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社創群英:印度網企力推平權 助婦女就職創業

印度是性別歧視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除性罪行外,職場平權觀念亦落後。根據統計,當地女性工作指數位列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之末;致力推動職場平權的非牟利組織Catalyst早年一項調查指出,近半印度婦女為照顧家庭,往往在工作生涯中期(mid-career)便毅然離職。現年43歲的查哈爾(Sairee Chahal)卻是例外,育有一女的她也是位企業家,深明女性兼顧家庭及工作有多困難,遂創辦了女人專屬(women only)的招聘求職網上平台SHEROES,既助已婚婦女獲合適工作機會,亦盼鋪起女性賦權之路。

查哈爾生於印度北部旁遮普邦(Punjab)一個傳統家庭,奉行男主外、女主內思維。數年前,查哈爾出席大學同學聚會,發現許多女性即使學歷高、事業成就不錯,但結婚後都沒再工作。

「雖然印度社會鼓勵女性當專業人士,例如醫生和工程師,很多女性卻無法在婚後繼續追求事業。」查哈爾接受美國雜誌《大西洋》(The Atlantic)訪問時說道,「這就像一個範本:女孩子爭取入讀好大學,畢業後就找戶有錢人嫁出去,那麼婚後就不用工作了……印度每年有這麼多女大學畢業生,原因大概是為了嫁得好,而非事業好。」

5年間受惠者超過100萬

其實,查哈爾自小便非常厭惡傳統性別觀念,不願受其束縛,故她婚後並未跟隨大多數人的做法選擇離職。就算懷女兒時,她仍忙於創立新公司。「我體會到自己比男人辛勞一倍,因為工作之餘還要肩負照顧家人的責任。正因如此,許多女人根本無法擁有自己的事業,從而鞏固了既有性別刻板定型。」

在2006年,查哈爾創辦了一家商業顧問公司,需要聘請人手,令她意外的是,這樣一家小規模的公司,竟有許多資歷高的女性來應徵。

後來發現吸引她們的是其公司的彈性工作環境,她遂靈機一觸建立了網上平台Fleximoms,冀把有意重投職場的婦女,跟樂意推行彈性工時、遙距辦公的企業連繫一起。

網站初成立的首個月,已有16000名印度婦女登記做會員,共22家公司刊登招聘廣告,其後更增至400家,成功協助數以千計母親尋得工作機遇。「我們一直知道婦女求職時遇到重重困難,只是我們沒想過問題原來這麼嚴重。跟我們合作過的企業和求職者,把我們的服務介紹給其他人,靠着口耳相傳,我們的業務得以快速擴展。」

Fleximoms正是SHEROES的前身。創於2014年、總部設在新德里的SHEROES,現時會員人數達1400萬,合作企業逾萬家,成立至今已協助超過100萬名女性就職或創業。SHEROES本身亦採納家庭友善僱用措施,容許員工彈性上班與居家工作。

提供非「粉紅色」資訊

或許你會問Fleximoms跟SHEROES有何不同?答案是SHEROES並非普通招聘求職網站,它同時是一站式女性平台,滙集各類資訊,內容涵蓋職涯規劃、考試、醫療保健、人際關係、藝術、寫作、攝影等。「其他女性網站的內容大多是『粉紅色』的:時裝、食譜、娛樂、育兒等,絕少提及工作。」查哈爾希望SHEROES可填補這個空洞,除不時分享成功女性的勵志故事,也設有熱線為會員提供免費職場諮詢服務。「男人一聚頭就談論公事,女人甚少這樣做。而SHEROES就是一個讓女人傾公事的地方。」

除了啟發女性追尋自己的一片天,SHEROES的另一大使命是對抗性騷擾。印度的性罪行猖獗,向來備受國際關注,該平台從不迴避這問題,常刊登文章教導女性如何保護自己免受性騷擾,又設求助熱線助受害人報案及渡過難關。

另一方面,平台也向當地企業提供全方位的預防方案,包括持續培訓、制定內部指引防範並妥善處理職場性騷擾事件。查哈爾強調:「我們主動出擊解決問題,而非等到情況惡化才處理。」

新目標關顧低學歷基層

女性健康也是SHEROES關注的議題。今年初,該平台收購了手機應用程式Maya,變成女性健康專屬App,可記錄身體狀況,如月經周期、懷孕周數、胎兒成長狀況等再分析數據;用戶亦可透過該App在線上諮詢專家。查哈爾補充,SHEROES和Maya的核心價值觀相近,收購後者可提升平台在有關領域的服務水平。

現時SHEROES的主要目標群是居於城市的中產婦女,當中主要是介乎25歲至34歲、擁大學或以上學歷、懂英文的女性。查哈爾透露,增長最快的群組其實是18歲至24歲,「愈來愈多年輕女性參與有關職涯規劃的討論,提早為自己的未來作打算。」平台的下一個目標是擴大服務對象至全國一億人,冀能關顧到不懂英文的基層婦女。

許多人讚揚SHEROES為女性賦權作出重大貢獻,啟迪更多婦女成為領袖,查哈爾卻認為領導才能無法單靠別人「傳授」,她說:「以SHEROES為例,是由使命感和自我意識出發。我們不會告訴你,你怎樣做會成功。我們亦不能告訴你成功的秘訣,我們所做的只有催化作用。」問及有什麼意見給予立志創業的女性,查哈爾表示:「不要為了賺錢而創業……先要找一個對的理由:一個你決心要解決的問題,然後找出解決方案,以及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作者為仁人學社特約專欄作家黃佩瑜

fiona.puiyu@gmail.com

社創群英:不向命運低頭的優能運動

早前到日本考察時,看到一段動人心弦的宣言:「我不想成為一個平庸的人。我有成為一個不平凡的人的權利。我尋求『機會』,不是『保障』。我絕對無法忍受讓國家豢養,過着卑屈而懶散的一生……我願意冒險、追尋夢想、建立事業、嘗試失敗和成功,並不斷邁進……我絕不因接受些許施捨,而放棄自我目標。我寧可選擇挺身面對人生的挑戰……我要無畏無懼地挺直腰板,保持思考和活動的能力,創造未來。」

這是伊東弘泰(Hiroyasu Itoh)在1966年為數以百萬計的殘疾人士而寫的宣言。

與其保障 不如給予工作

伊東在1942年出生於日本東京,一歲時患小兒麻痹症,從此不良於行。由於家境貧困,念高中的他要負擔家計,但因為他的殘障,被無數公司拒諸門外。在23歲䝰,他認識了天生沒有雙腿的美國人Henry Viscardi Jr.。Viscardi和四位殘疾人士加起來只有一條腿和三隻手,但他們排除萬難,於1952年在美國成立了Abilities公司,為殘疾人士爭取權益和就業機會。伊東深受感動,在早稻田大學畢業後,決定推動「優能運動」。他在1966年成立了慈善機構日本優能協會(Japan Abilities Association),發表了以上宣言,目的是為殘疾人士實現獨立生活和參與社會。但他很快發現與其給予保障,不如給予機會。於是同年的6月,伊東以僅有的150萬日圓和其他五名身障人士創立了優能公司(Abilities Care-Net Inc),從事印刷服務,藉此為殘疾人士提供就業機會。

為了讓身障者能在自己熟悉的居住環境和社會中更方便活動,伊東從1970年代開始便投入電動輪椅的研究,其中包含用單手單腳也能操控的輪椅。1972年,公司開始與世界各地的生產商合作,共同開發生產和售賣復康器具、醫院設備等商品,也開始用具租賃的業務。

另外,為了使身障者能擁有高度自主性,也設計出許多改良後的碗筷餐具和沐浴、家具設備等等,透過這些輔具,身障者可以選擇一個較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這些復康用品和輔具讓身障人士也能依個人的判斷,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形式,積極地生活,而不是被動地接受照顧。

除推動復康機器、日常生活用具的普及化外,伊東和團隊還孜孜不倦地研究如何令嚴重傷殘的人正常地工作。在1979年,公司得到職業安定所的協助,辦了「優能商業學校」,為身障者提供職業訓練,讓他們可以在正常的企業工作。優能成為了首家被勞動省批准僱用嚴重殘疾人士的公司。伊東深信身體的不自由,不能成為桎梏心靈的枷鎖。他希望引領身心障礙者走出封閉底層,像正常人般發展事業。他積極推動優能和超市AEON合作,成立Abilities Jusco公司。經過三年的研究和實驗,該公司1983年在宮城縣泉市開辦Scrum書店,設計無障礙工作空間,聘請身障人士成為書店的前線員工。伊東希望以優秀的商品和服務吸引顧客,而不是讓顧客懷着慈悲的心態前來購物。這書店成為全日本最早的殘障人士工作的示範商店。

我們現在推動的傷健共融已漸漸被社會視為「常態」。但數十年前,人們對身障人士仍戴着有色眼鏡,百貨公司和超市等根本不屑僱用身障人士。零售業即使僱用身障者,大部分也被安排在辦公室或顧客看不見的地方工作,一般不會安排他們在銷售前線。伊東的想法在當年是異想天開。他認為就算是身體有障礙,也不能被歧視或隔離,他推動的獨立自主運動以「與其保障不如給予工作機會」為口號,努力培育身障人士在職場上發揮能力。

伊東還呼籲政府改革殘障相關法規。他毋懼世人目光,帶着三台輪椅在東京銀座遊行,喚起大眾重視城市的無障礙空間問題。為了修改及提升日本身障者制度和國際一樣地平等,讓聯合國身障者權利條約能在日本國內通過,他在1990年代開始實踐禁止身障者歧視制度的活動,設立全國實施禁止身障者歧視法(JDA)的組織團體。由1990年開始,優能協會推出「生命支援計劃」,為會員提供12項生活和保健服務,其中包括到世界各地旅遊。協會透過電話諮詢服務協助殘疾人士和長者尋找合適的醫院和設施;還為會員提供獎學金到海外進修。協會不僅為照顧者和設備供應商舉行研討會,還為政府部門、學校和企業體驗殘疾人士的生活。協會現在有三十萬家庭會員和超過五百所為殘疾人士而設的合作設施。

提供服務 應對人口老化

伊東也是創建日本長期照護網絡之父,推動高齡醫療支援與輔具研發。在1999年,為應對高齡人口的需求,優能公司開始營運30餘所老人照護機構、老人住宅、生活支援服務、日間照護中心、復健中心等。在芸芸老人照護機構中,優能的「隨心所欲館」最受推崇。這家中心強調讓長者有尊嚴地活得獨立自主。每到用餐時間,只要他們還能自己進食,照護人員絕不幫忙,僅在附近注意需要協助的人。此外,長者不需按時間表活動,讓每人能像在自己家中一樣過得舒適安心,毋須勉強自己參加不喜歡的活動。

日本政府在2000年開始實行長期照護保險制度,直接帶動了安老產業的發展,介護保險和障礙者福祉制度每一年租賃的業務加起來差不多高達3000多億日圓。優能不停地研發出不同的長者租賃用品,如洗澡機及移動式沐浴設備,讓長者享受沐浴時光,減輕照護者的負擔。公司還改良日常的生活用品,如餐具中便有特殊設計的弧形盤讓手部不方便的老人也能自行進食。該公司推出的各式輔助用具數以百計,其中包括護理床、輪椅、搬扶器、介護食品、紙尿褲等,讓高齡人士與行動不便者,透過運用輔具,皆可享受有品質和有尊嚴的生活。

與此同時,優能協會持續和海外企業合作,共同研發照護機器人來減輕護理人員的負擔;也與多間大學簽訂產學合作計劃,培訓更多大學生在畢業後投身護老產業。

命途多舛,往往激發出強大的生命力。伊東深信任何人都有自己不可忽視的潛能,在他孜孜不倦努力下,優能公司成為擁有上千名員工甚至僱用許多殘障者擔任高層主管的醫療照護集團。伊東不僅開創出照護新天地,也為身障者樹立了獨立自主的最佳典範。無論是殘障或高齡人士,每個人的人生都只有一次。透過同理心和創新的產品和服務,大家同樣能拓展出自立生活及發揮潛能。

由3月8日至10日舉行的黃金時代展覽暨高峰會將展示來自日本、中國、台灣、歐美各地和本港的嶄新用品和服務,以應對人口老化的需要;還有70多名國際及本地著名的主講嘉賓討論智齡城市的發展,包括來自日本的日本Tetsuyu Healthcare Holdings創辦人武藤真祐醫生。有興趣的朋友請登入網址:https://www.goldenage.foundation/expo-summit

作者為仁人學社副主席蔡美碧

出獄展新生 掀鐵窗通訊革命

費特力.克遜(Frederick Hutson)或許是最典型「走歪路」的年輕人,有着企業家精神卻因貪圖「快錢」入獄。費特力在獄中看出社會需要與商機同時存在:全美國共有230萬名囚犯,他們的親友人數多達2000萬,但雙方接觸渠道少且代價高;又有調查顯示,他們若能持續與親友聯繫,未來再犯罪的機會率大幅降低。費特力因而創辦了Pigeonly,這是一個囚犯和親友的溝通平台,並改寫了許多在囚者──包括自己──的人生。

年少犯錯 牢中尋找商機

費特力在紐約布魯克林區長大,他的單親媽媽在家裏經營小餐廳,一手養大四兄弟姐妹,他自小就有企業家頭腦,透過當跑腿或修理東西幫補家計。中學畢業後入伍當空軍,退役後,他在佛羅里達州從事買賣小型公司的貿易生意,可惜誤入歧途,藉走私毒品「賺快錢」,年僅24歲就被逮捕及判監4年3個月。

進入監獄後,費特力發現囚犯與親友聯絡既困難亦欠效率,獄中不能上網,只能靠傳統郵遞書信或長途電話聯繫,但現代人溝通依賴科技,親筆寫信和寄照片對人們來說並不方便。儘管費特力跟家人關係很好,他也少有收到照片。加上囚犯會經常被移送往不同的監獄,親屬也很難追蹤其位置,讓雙方更難取得聯絡。

另外,囚犯要跟監獄特准的私營公司簽合約才能打電話,該些公司會與監獄瓜分盈利。電話費高達每分鐘14美元(約109港元),但獄中工作平均時薪才得1.25美元,即是要勞動12個小時才足以打一分鐘電話。

在這個一人一手機的年代,要求親友坐下來寫信和打印照片根本不切實際。費特力想,為何沒有一個平台,可讓親友簡單地打印出手機、電腦或社交網裏的電郵、短訊、照片甚至新聞,然後幫你裝入信封內再寄給囚犯?

冀助釋囚更易重投社會

出獄後,費特力馬上實現了這個想法,在2012年創辦了Pigeonly,希望為囚犯提供簡單的溝通平台,透過親友傳遞的關懷,紓減獄中生活所帶來的壓力,同時給予更多正能量,助他們在出獄後更容易重投社會。

費特力認為,除了那7%的暴力罪犯,其餘大部分在囚人士都是為金錢而犯罪,如走私販毒、詐騙、商業罪案等,他們其實都有企業家的頭腦,只是動機和操守出了問題。假如他們能把動機和才能循正面發揮出來,必可對社會帶來貢獻。然而,大眾往往只重視司法,很少協助囚犯重新投入社會。有調查指出,囚犯出獄後的3年間,68%會因不同原由再次被捕入獄,不過能保持與親友接觸者,再犯罪的比率明顯較低。

他很快便把這個主意變成一個簡單的網站,但如何才能讓囚犯得悉這個平台?於是他把政府公開的囚犯資料,包括他們在囚位置、出獄日期等編成目錄,再用直郵廣告向囚犯推銷其產品──5毫美元打印一張照片,居然有25%的回饋率,很快就得到2000名客戶,每周打印1萬張照片,證實了市場需求。之後,他把服務聯繫到囚犯搜索平台,讓相關親友可以便捷地找到囚犯所在。

親身經歷說服投資者

接着,費特力前後跟60名投資者會面,最後有6人感興趣並投資了共100萬美元。這對他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因為沒有幾個投資者會願意投資巨款在一名更新人士身上。但他在獄中的經驗能體會到這個邊緣群組的最切身問題,也比任何人更了解該市場,這些均是投資者相信Pigeonly的原因。

開業第三年,費特力再開發了廉價長途電話服務,運作有如電話卡,把價錢降到6仙美元一分鐘。現在,服務內容已擴展至電郵、照片、網上文章、明信片、賀卡和電話通訊等,月費一律是5美元以下的合理價格。Pigeonly待囚犯如普通人,為他們提供高質的客戶服務,這跟其他囚犯服務供應商風格迥異,結果突圍而出。

美國的監獄工業是一個總值1800億元的經濟體,但整個刑事司法系統卻非常落後,幾乎是社會上唯一不倚靠數據來營運的工業。由於司法系統是地區性的,每區都以不同的方法和格式來記錄數據。費特力決定重新審視這個市場,立志成為第一間以科技改革該系統的公司,目標是要整合散亂的數據,創造一個開放式數據庫,讓市場上其他創業者也能共贏,一同創造改變,例如增加願意聘請更新人士的僱主、房東、金融機構等。至今,Pigeonly已經歷了5輪融資,共籌得500萬美元的資金;於2017年賺得150萬美元的收入。

作者為仁人學社特約專欄作家

Katherine.sy.lam@gmail.com

現代哥倫布 帶着病人創商機

十三世紀意大利航海家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成為留名史冊的大探險家;數百年後,一位同名同姓的西班牙臨床心理學家基斯杜化.哥倫布(Cristóbal Colón/英譯︰Christopher Columbus,下稱基斯),開發了一塊農地、辦了一家具社會使命的企業,更創造了一個改寫精神病患者人生的機會。

夥13名患者興辦農場

基斯14歲時曾做裁縫學徒,之後跑去當兵,退役後他開始到加泰羅尼亞(Catalonia)地區的精神病院工作,晚上自修心理學,最終成為臨床心理學家。在院舍工作時,他認為患者在院內的手作工藝毫無意義,因為那些並非真正的工作,不會為病人帶來動機,而且只有患者的家人會喜歡他們的手作。基斯遂忽發奇想,何不讓他們做有價值的工作,積極地參與經濟?「我希望讓他們得回應有的尊嚴和自由」。

於是,基斯跟妻子帶着13名病人向銀行貸款了9萬歐羅,買下一片位於赫羅納(Girona)地區鄉郊、廢置多年的農地,並於1982年正式創辦了La Fageda公司,此名意思為櫸木森林。基斯認為:「如果這個美麗的環境對我有用,想必對精神病患者亦有治癒作用。」

La Fageda是一間以社會使命為本的公司,目的是為精神病患者提供真正有意義的就業機會。公司主要由就業、支援及物業管理中心所組成。就業中心負責生產,農場提供一條龍產業鏈,從養牛、種植果樹,到原料加工至製作乳酪、果醬、雪糕等消費品。支援中心照顧工人福利,包括心理輔導、員工宿舍、醫療服務等,基斯的太太和女兒也在農場擔任心理學家。第三部分是物業管理中心,旗下包括農場的免費遊客中心,每年吸引55000名旅行人士到訪。

目前公司共290名員工中,約35%是一般精神病患者,20%是需要特別照顧的嚴重精神病人。餘下的是正常員工,負責較複雜的生產工作及照顧病人。

屢敗屢試終覓新出路

基斯相信,社會不應該把人標籤為正常或不正常,每個人都會被不同的事困擾,只是有些人受困情況比較多和激烈。「在La Fageda,這些人沒有被標籤,他們和一般人相處融洽,症狀也開始改善,患者在沒有任何干預的情況下重建自己」,在La Fageda工作的人康復進度極為明顯,患者不再是家中經濟負擔,更可為家庭提供回饋。

其實,基斯曾經失敗過無數次,一開始他們嘗試生產煙灰缸、筆座等物品賣給中介公司,也試過投資天然肥料,都沒有成功。之後又嘗試賣牛奶給奶品生產商巨頭達能集團,惜剛好遇上歐盟限制牛奶生產配額而告吹。最後,有機乳酪跑出,讓基斯明白到,只有真正符合市場需要的優質產品才能獲得成功,他視其他商業機構為平等競爭者,「我們必須要告訴大家,雖然我們的員工有精神疾病,但他們是完全勝任這份工作的。」

農場牛隻採用天然放養的方式,亦尊重自然環境,生產純淨且不含添加劑的高質乳酪,最終藉此闖出一條生路,業務漸上軌道。至2010年,基斯收購了一家陷入財困的雪糕工廠,該工廠也有僱用精神病人,他不敢想像該廠倒閉對病人所帶來的打擊,於是毅然作出收購,開發雪糕生產線,讓La Fageda的產品更多元化。

銷情佳讓員工賺尊嚴

36年後的今天,La Fageda每年賣出超過6000萬份乳酪,營業額逾1600萬歐羅,在當區僅屈居雀巢和達能之後,甚至成為哈佛商學院的研究案例。其產品售價雖比競爭者高出40%,但消費者仍願意為優質商品付出較高價錢。由於農場的營運成本很高,雖然政府已每年提供120萬歐羅的補助,但還是必須有龐大的收入才能持續營運。同時,因La Fageda是一間合作社,CEO與最低級員工的薪水只相差6倍,較一般公司的20倍差低很多。

農場員工對業務充滿熱誠,常工作至深夜,周末也不休息。勤力工作讓他們能夠為家庭賺取收入,並因此贏得自己的尊嚴。La Fageda把遊客帶到赫羅納這個本來寂寂無聞的地方,幫助了當地經濟發展,民眾甚至以該農場為榮。

基斯已準備好退休,把合作社轉型為非牟利基金,並聘請了年輕的專業團隊管理業務。當年,他帶着13名精神病人到市長面前尋求資金,要在森林裏創業,在別人眼中,基斯也跟瘋子無異。他的成功除了源出無數次的嘗試與失敗,也來自他的「無知」──他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是不可能的任務,故毋懼地勇往直前,終一圓他聘請整個地區內精神病人的夢想。

作者為仁人學社特約專欄作家

Katherine.sy.lam@gmail.com

朱古力背後社會意義

本港每年均有數千名兒童被評估為有語言發展遲緩,甚至有溝通障礙;當中超過一半兒童未能獲得適當治療,致影響其學習和發展。言語治療收費昂費, 每句鐘動輒一千多元,對低收入家庭來說是一項沉重的負擔。這些家庭由於經濟原因,往往耽誤了兒童學習的黃金期。

本港有一家非牟利機構「庭恩兒童中心」為這群兒童伸出援手,提供免費或減費專業言語治療。這機構背後有一段感人的故事,支持其營運的是一股百分百的社會企業精神。

言語治療百分百社企

何淑英平易近人,不帶半點女強人的霸氣。20多歲便為當時的僱主開拓業務;未幾移民到加拿大,並考獲旅遊牌照,成立旅行社。上世紀90年代初回港,與夫婿黃家寧從事化工和醫藥原料貿易,後營辦塑膠回收。其獨生子庭恩(Benji)在1996年出世,患有唐氏綜合症,說話有困難。夫婦倆克服重重障礙,悉心培育兒子;並省吃儉用,為兒子儲起教育和醫藥費。家寧是藥劑師,為治療兒子,中西醫療方法並用。淑英更毅然進修半年的言語治療課程,用專業方法教導兒子,令他在溝通及說話方面漸有進展,亦為日後成立兒童中心奠下重要基礎。

夫婦倆為虔誠基督徒,有強烈召命感。在1999 年,他們眼見經濟低迷,失業率高企,希望能為社會做點事,特別僱用40 歲以上、失業滿三年的人,讓他們透過關懷與同行,重新建立自信。他們甚至自掏腰包,津貼員工進修。然而這計劃能幫助的人數畢竟有限。

庭恩在2002年初因意外不幸離世,夫婦倆化悲痛為力量,起初想把為兒子儲起的基金捐出作慈善用途。但細想之下,一筆過的捐款難以持續發展,便萌生利用這筆款項投資在一盤生意上、把收益用來服務有需要兒童的想法。這種以商業手段來達成社會目標的做法,就是我們現在常掛在口邊的社會企業精神。但在十多年前,這是非常前衛的思想。

什麼生意會帶來穩定可觀的收入呢?在機緣際遇下,有一位原本代理比利時朱古力Leonidas的朋友,因為要移民關係,不斷游說他們接手經營。夫婦倆便接下代理權,用兒子Benji的名字為名,同年成立Confiserie Benji Ltd,發展朱古力生意。兒子離世後三星期,淑英更二話不說,決定成立言語治療中心,幫助有特別需要的兒童。

夫婦倆除了關心社會,還有敏銳的商業觸覺。為鞏固朱古力品牌的定位,他們開辦了法國餐廳La Parole;其後增設日式料理尚膳,開拓更多收入來源。為了讓顧客品嚐到高水準的西餐,淑英專程到比利時半年,跟隨名廚學藝。在2003年面對沙士和2008年面對金融風暴的挑戰,企業仍不受影響。雖然零售及餐飲業面對租金上揚的壓力,淑英卻靈活地取捨店舖位置, 現時在一線及二線商場經營7間朱古力店; 又發展網上訂購,減低對門巿的倚賴。

現在的社會企業有較優厚的生態環境,大部分還得到政府資助。Confiserie Benji由私人資金成立,以自負盈虧方式營運,沒有向政府申請分毫。所有收入扣除開支後,全數撥款營運「庭恩兒童中心」, 是一家百分百的社會企業。

自力更新惠及社群

兩年後,生意上了軌道,夫婦倆運用兒子的基金,在2004年正式開設非牟利機構「庭恩兒童中心」,為有語言障礙的低收入家庭兒童提供言語治療服務,讓他們積極融入社會。開始時,淑英在私人辦公室樓下租用另一單位作為中心的地點, 默默耕耘。中心的言語治療師為有溝通障礙旳兒童作個別診斷,並針對兒童的障礙成因及溝通需要設計合適的療程,以改善其溝通能力。治療範圍包括言語發展、發音、口肌發展、聽覺、聲線、流暢(口吃)等障礙。有好些曾接受訓練的兒童能考進正常小學。中心近年的服務更擴展到多個層面,設立資源和玩具圖書室,提供心理輔導,並開設興趣班,如唱歌、畫畫、鋼琴、烹飪等,讓小朋建立自信和恒心。著名小提琴家西崎崇子還為中心的兒童教授小提琴。

中心不但支援小朋友,對家長的關懷也不遺餘力。淑英以過來人身份,深切明白家長的困難,她不時為家長打氣,還舉辦家長輔導、家訪、講座、親子活動和興趣班等,紓緩家長因生活和教養小朋友帶來的壓力, 讓他們獲得更多與孩子溝通的技巧,促進親子關係。

目前有逾370名兒童在中心接受定期一對一服務,其中70%學額享有全免或減免費用,餘下30%學額則收取低於巿面一半的收費。中心成立至今,已為逾2000名有語言障礙的兒童及其家庭提供服務。學員中有40%為自閉兒童,60%為有限智能或唐氏綜合症兒童。現仍有超過190名兒童輪候服務。

淑英對未來的發展充滿信心。除了在沙田開辦多一間中心外,現在致力培訓家長接棒做治療助理,協助導師舉行暑期興趣班。這些暑期班除了擴闊小朋友的能力外,還可以讓家長在漫長假期中有休息的機會。

*文章寫於2014年

用談話治療名為抑鬱的非洲瘟疫

對抗過貧窮、愛滋,前美國外交官尚恩.梅貝瑞(Sean Mayberry)於非洲多年工作中,發現有另一場同樣致命的瘟疫,正無聲侵襲非洲。有統計指出,至少五分之一非洲女性有精神健康問題,而頭號殺手正是抑鬱症,大大影響了她們的生產力及家庭。尚恩於是成立「StrongMinds」,以言語治療小組模式輻射,協助非洲婦女對抗抑鬱蔓延。

獨坐穢物中少年

尚恩來頭不小,亦絕非非洲事務的門外漢。他於美國長大,結束美國外交部的8年工作後,全情投入非洲事務。他曾擔任FXB International及VisionSpring的總裁,致力從根源解決非洲貧窮問題,多年來亦一直協助推行抗愛滋及抗瘧疾計劃。但正於他開始覺得工作稍有成果,另一個問題卻找上了他。

有一天,尚恩去探訪一對生活環境逐漸好轉的非洲夫婦、分享他們的喜悅之際,他看到遠處有一名少年獨坐在樹下。尚恩一問之下,夫婦才含糊其詞的說道,這名少年是他們被確診患有精神病的孫兒。不忍少年孤獨一人,尚恩走過去陪伴他,才發現少年坐在自己穢物之中,而家人亦愛莫能助。

醫生卻嚴重不足

這並非尚恩首次留意到非洲精神健康問題,但因為這個少年,他決定不再對此視若無睹。尚恩亦很快鎖定最常見及最致命的精神問題:抑鬱。尚恩不乏與抑鬱患者生活的經歷,他深知它對一個家庭可以帶來多少傷痛。

尚恩形容抑鬱症是一場無聲瘟疫,而後果是災難性的,病者無法工作、睡眠、正常進食或正常社交。粗略估計非洲有過百萬人患有抑鬱,對女性的影響更甚於男性,以致她們根本不能照顧家庭。

非洲相關醫護人員更是極少,美國每10萬人有9名精神科醫生,但非洲只得0.05名。加上非洲對於精神病患仍然有許多迷信和標籤,令問題雪上加霜。

尚恩因而成立StrongMinds,旨在促進非洲女性的精神健康,尤其是抑鬱問題,他相信解決此問題,才能令非洲真正強大起來。開首StrongMinds花了許多時間和資源於電台宣傳精神健康的重要,但尚恩形容該段行動是「用他們不明白的語言大叫」,因為無知和根深柢固的標籤令患者對尋醫卻步。

用談話輻射影響力

如何可以打破抑鬱患者的圍牆,鼓勵他們走出來?StrongMinds後來採用了一種相當嶄新而有效的方法,就是由舉辦許多談話治療小組,由專業精神科醫生監管及訓練本地婦女,讓她們領導10人左右的談話小組,用言語及溝通的力量治療抑鬱婦女。此方法一來避免用藥,因為非洲藥物昂貴及安全度不高,二來非洲婦女「同聲同氣」達致治療效果,又可以避免被標籤「有病」。

而於談話治療小組畢業的婦女,再度受訓及受監管下,亦可自行運作其他小組,讓談話治療的成效輻射出去,莎拉就是一個好例子。莎拉有9個孩子,丈夫兩年前人間蒸發,販賣農產品收入微薄,面臨被地主趕走,艱難的生活令她嚴重抑鬱。StrongMinds的談話治療小組在知道莎拉的狀況後,不但安慰她,更協助她與地主談判讓她不用被逼遷,又幫忙她賣農作物的生意。最後莎拉渡過難關,她現在不再抑鬱,還另外自己開了談話治療小組,幫助其他有需要婦女。

StrongMinds統計,參加過談話治療小組的婦女八成減輕了抑鬱症的症狀,婦女對於生活的滿意度顯著提高,社會網絡亦大幅進步,家庭成員更常一起用餐,孩子輟學的情況減輕等等。有524名婦女「畢業生」自己開辦自己的談話治療小組,影響總共超過10萬人。StrongMinds於2017年從近900隊當中脫穎而出,被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舉辦的「全球危機挑戰賽(MIT Solve)」選為解決全球精神健康危機的得獎隊伍。

抑鬱其實沒想像中可怕,言語、關懷和溝通,或者就足以治療。

作者為仁人學社專欄作家黃文萱

strongminds africa的圖片搜尋結果strongminds sean的圖片搜尋結果strongminds africa的圖片搜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