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如何不用一粒子彈,勸降持續打了50年內戰的武裝分子?

過去50年來,哥倫比亞政府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uerzas Armadas Revolucionarias de Colombia-Ejército del Pueblo,簡稱FARC)纏鬥不休,導致大量人命傷亡,數百萬人痛失家園。當地一名廣告公司老闆索科洛夫(Jose Miguel Sokoloff)一天接到「國家級任務」,哥國政府邀其策劃一個勸降計劃。索科洛夫以「人」的角度出發,策劃了不少打動游擊隊內心的「廣告」,包括「聖誕行動」,令無數武裝分子卸下武裝回家。自他加入游說行動以來,共有超過1.7萬位游擊隊成員脫離FARC,歷時半世紀的內戰亦於2016年告終。

故事始於1964年,受馬克思左翼共產思想鼓舞,FARC於該年成立,從那時起,他們成了最讓當局頭痛的反政府武裝勢力,多年來造成大約22萬人死亡,超過700萬人流離失所。儘管FARC的原意是建立共產主義政權,後來卻為了維持組織運作,設法循各種非法途徑,包括綁架、販毒、非法採礦等企圖謀取資金。

奇才受邀策劃游說行動

索科洛夫是哥倫比亞人,自小在戰火中成長,從未在和平國度生活過。長大後,他可謂誤打誤撞地投身廣告業之路:他在大學商學院讀書時,學校要求他完成6個月的實習,而由於原定的實習公司離家太遠,他決定跟隨朋友到距離更近的國際廣告公司Leo Burnett工作,自此便沒有離開廣告業。1996年,索科洛夫與3位合夥人自立門戶,創辦廣告公司,專注於創意設計工作。

至2010年,哥倫比亞政府接洽索科洛夫,冀他策劃一個勸降計劃,游說FARC的游擊隊成員棄械回家,結束這場長達50年的內戰。索科洛夫剛接下這份重任時,心裏一片惘然,因居於城市區的他距戰地甚遠,對游擊隊亦毫無了解。於是,索科洛夫向大量游擊隊前成員進行訪談,發現他們在FARC的控制下,其實根本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與人質無異。

妙招針對聖誕逃脫高峰

初時,索科洛夫想出讓游擊隊成員卸下武裝的最佳方法,是由過來人分享自己的故事,但不久後,過來人故事的真實性受質疑,令策略失效。隨後,索科洛夫更深入了解游擊隊時,有另一項發現:聖誕節前後是游擊隊的逃脫高峰期,因為哥倫比亞是天主教國家,大多數國民十分重視聖誕節,游擊隊員會因為希望在節日中與家人團聚而逃離FARC。

索科洛夫更想出,欲說服游擊隊員回家,並非要與「游擊隊」這樣冰冷的身份對話,而應切實地以人文關懷與「人」對話,只有把游擊隊成員都看成「人」,從他們的感受上着手,才能勸其回家。廣告團隊其後到叢林中的重要位置,選了9棵約75呎高的大樹,圍上聖誕燈飾且放了告示牌,寫上「若聖誕可來到叢林之中,你亦可回家」。

另外,索科洛夫又向叢林河邊的村落查詢,是否有話想向游擊隊說,結果竟收集到逾6000個訊息,當中甚至包括村民的珠寶及十字架飾物。團隊把所有訊息放進浮波內,讓游擊隊有機會經河道撿得,從而感受到大家的關愛。這些聖誕樹及村民訊息,效果驚人,直接使5%的游擊隊成員、共331人逃離FARC回家過節,後來被稱為「聖誕行動」(Operation Christmas)。

因應局勢調整宣傳訊息

「聖誕行動」後數年,哥倫比亞政府與FARC展開和談,商討如何結束內戰。索科洛夫指出,這段時間游擊隊成員的心態與以往有別,他們懼怕的不再是會否因背叛而喪命,而是擔心自己回到社會不被接納。因應其想法轉變,團隊亦調整策略,轉而宣傳「社會樂意接納FARC前成員」的訊息。

團隊找來27位游擊隊成員的母親,取得她們子女兒時的相片,並寫上「在加入游擊隊以前,你先是我的孩子」,四處張貼,期望讓游擊隊成員感受到親屬的關懷和接納。團隊亦在2014年世界盃期間,國家十分團結之際,拍攝宣傳片傳達「我們為你留了位置」的訊息,讓游擊隊成員明白重投社會後不會被孤立、邊緣化。

自2010年索科洛夫加入游說行動以來,共有超過1.7萬位游擊隊成員卸下武裝,儘管並非所有棄械回家者都是因其廣告叛離FARC,但團隊的宣傳策略確實影響了當中為數不少的人,令他們思考作戰以外的另一條路。到2016年,哥倫比亞政府終與FARC簽訂停火協議,結束這場持續半世紀的內戰,時任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更因此獲頒諾貝爾和平獎,至於FARC則轉型成合法政黨,循正當途徑參政。

事實上,所謂社會創新,並不一定是指科技或政策上有重大突破,例如以一個嶄新的角度去解決存在已久的問題,就像索科洛夫用軟性方法,不費一顆子彈解決一場歷時50年的內戰,也是一個成功的社會創新。

作者為仁人學社特約專欄作家 李尚賢 詹偉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