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最強颱風「山竹」過境,其強度讓更多香港人擔心氣候變化下的家園。香港人向來是「食肉獸」,而當生產肉類和乳製品所排放溫室氣體量,比地球所有類型交通運輸排放總和還要多的時候,如何透過改變飲食習慣減少碳排放?美國史丹福大學遺傳學家布朗 (Patrick O Brown)則憑藉20多年的生物醫學研究經驗,研製出跟真正牛肉一樣口感的植物製肉,並成立Impossible Foods,7年間獲近4億美元注資,投資者包括微軟創辦人蓋茨及李嘉誠等,決心攻佔「食肉獸」市場。

「會流血的素肉漢堡」 主打高檔路線

10年前,布朗仍是美國史丹福大學的生化學系教授,55歲的他毅然展開18個月的休假(sabbatical),思考做些什麼解決當前最嚴峻的社會問題:氣候變化。該從何入手?布朗將目標收窄,瞄準溫室氣體排放嚴重的肉製品產業。

布朗在放假初期,本來只是在華盛頓舉辦一場會議,希望激勵他的同事關注這個不可持續的食物系統。他說生產肉類和乳製品所排放的溫室氣體量,比地球所有類型交通運輸排放的總和還要多,而且耗用地球資源驚人,近半陸地面積用於種植動物飼料或作放牧,以及用掉世界超過四分一的淡水。

但布朗很快發現,辦一場會議效果有限,他決定,最佳方法是提供具競爭的替代產品。於是他放棄教職,進入人生另一跑道,「不可能的漢堡」應運而生。布朗強調,他不是要打造另一個普通的素肉漢堡,而是一個色、香、味、口感、賣相都比得上真正牛肉的產品,而且更有營養。要做到這一點,關鍵就要靠深紅色的醬料「血紅素」(Heme),這是許多蛋白質皆有的成分,包括血紅蛋白,亦是血之所以為紅色的原因。但這種血紅素也存在許多植物根部,Impossible Foods正正可以從中提煉。

當發現血紅素是「素牛」關鍵成分之後,布朗科學團隊經過5年的研發,這款被推銷為「會流血的素肉漢堡」首先在2016年中旬推出。有別其他同類產品,它不是在超市上架,而是主打高檔路線。初期只在三藩市和紐約部分高級餐廳出售,價格在16美元至19美元之間。這種結合「飢餓營銷」(hungry marketing)及精緻餐飲(fine dining)的策略明顯見效,其業務逐漸擴充。公司2017年9月在美國設廠,每月生產50萬磅免治素肉,未來數月產量預計可以提升一倍至100萬磅。

海外第一炮坐落香港

今年4月,它更首度衝出本土,來到香港跟多間高級食肆合作,打響海外第一炮。正好今年港大研究亦反映香港為人均肉類消費量最高的地區之一。每名港人每日平均攝入高達600多克肉類,相當於兩塊10盎斯牛排,同時是英國人每日攝取量的4倍多。

Impossible Foods目前主打的產品是免治素肉,背後實際考慮到因為美國人出名喜歡吃漢堡,這種肉屬於美國餐廳主要出售肉類之一,2017年的比例達到64%。布朗形容「這種肉相當具標誌性」,但他強調,其科研團隊不僅關注牛肉,「事實上,我們已經學會如何製作豬肉、雞肉,甚至是魚的口味。」

他指出就其對環境破壞性而言,牛肉「罪該一等」,而魚類緊隨其後。他稱海洋、河流和湖泊中的魚類總數不到40年前的一半,有些物種數量下降超過九成,因此「素魚」將是其公司下個目標。

坦白說,這款「像真度極高」的素牛,素食者未必受落,不過奉行素食主義多年的布朗表明,旗下產品目標受眾是「食肉獸」,希望搶佔他們的味蕾,實現2035年前完全取代動物產食品。

圖搶佔1.5萬億「食肉獸」市場

布朗說,他團隊針對的是價值1.5萬億美元但「完全基於史前技術」的全球市場。當年產品未推出,已經吸引不少知名投資者注資,包括蓋茨、李嘉誠、瑞銀等,吸納總共逾3.8億美元。布朗早年曾經創辦非牟利學術期刊出版社「公共科學圖書館」,他仍然保有一份學者的傲氣,坦言不是所有投資者來者不拒。他們必須明白這是長線投資,「如果他們正在物色可以快速退場,請過主。」他亦強調公司不會被收購。

布朗慢工出細貨,公司成立5年才推出「會流血的漢堡」。但由於技術始終相當新,少不免引起外界對食安方面的關注。為了提高對其「植物血紅素」食用信心,Impossible Foods在4年前以自願性質向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申請確認其可安全食用。手續來來回回花了4年,終於在今年4月獲得該局保證「沒問題」才算是推翻了部分人的質疑。

不過美國畜牧業財雄勢大,相信Impossible Foods的阻力陸續有來,例如密蘇里州8月底通過立法,規定只有來自「屠宰、曾經呼吸的動物產品」,才可以稱作「肉」銷售,新例明顯針對一直堅持以「肉」自我標籤的Impossible Meat等素肉產品。

作者:仁人學社特約作家王海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