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李安納度卡比奧主演的電影「血鑽」(Blood Diamond)在2007年上畫時,轟動全球的鑽石業。電影以1990年代內戰連年的獅子山共和國為背景,由一粒巨型的粉紅鑽石引發的動人故事,訴說當地人民的苦難。非洲的鑽石產量佔全球一半以上。

「血腥鑽石」是指交戰派系透過鑽石原料交易來取得資金,用作購買武器和支援內戰之用。這些非法交易令非洲飽受戰禍蹂躪,導致600萬人無家可歸,300多萬人死於戰亂,更有許多手無寸鐵的平民因為發現秘密礦產的地點遭叛軍剁掉手腳。電影一開始便以「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的報告為引子,令這間非牟利組織廣為人知。

由於貪污腐敗和對資源管理不善,許多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政局不穩,深陷貧窮的泥沼,成為弱肉強食的人間地獄。從2002至2011年,約有6萬億美元的贓款從發展中國家流出。非洲的石油和礦產資源豐富,出口值約3930億美元,是國際援助金額的9倍。若用得其法,可使數百萬人脫貧。可惜受益者卻是政治、軍事和商界的掌權人和與他們有千絲萬縷關係的跨國企業。「資源詛咒」是指在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出現這等不公平現象。

總部設在英國的「全球見證」由3位好友創立,分別是艾柏烈(Patrick Alley)、高卓敏(Charmian Gooch)和戴西蒙(Simon Taylor)。柏烈20歲便投身社會,在工業界打滾;30多歲時想做些有意義的工作,毅然投身環保行業。卓敏在大學唸歷史;西蒙則讀生物學,曾在「綠色和平」工作。3人在一環保調查機構共事,主要工作是進行保育調查。

他們發覺國際間欠缺一個中立機構去審視與環境有關的罪行,遂在1993年成立「全球見證」,進行臥底調查,專門監察濫用天然資源的情況。他們設立個案研究, 揭發引起衝突、貪腐和破壞環境的層層黑幕,由法律人員仔細印證,滙集成行業報告,揭發非法挪用天然資源的人。「全球見證」並非祇揭瘡疤,而是透過研究和倡導引領政策變革,有策略地打破「資源詛咒」的謬誤,令資源能取諸當地,用於當地的福祉。

「全球見證」的首項行動是調查赤柬 (即紅色高棉)秘密地利用木材賺取資金。當時外界對此傳聞所知甚少,柏烈和西蒙有感赤柬肆意殺戮,希望查出真相,便大膽地在1995年初深入虎穴。他們像占士邦般,假扮成生意人模樣,駕車沿着700公里長的泰柬邊境調查,發現該處有18間從事秘密伐木的公司。兩人從當地的運輸和伐木工人處取得大量資料,並利用公事包內暗藏的針孔相機拍下非法伐木的證據,呈上英國、歐洲和美國外交部,並在新聞發布會上公開。同年5月,泰國關閉泰柬邊境,赤柬頓失去每年9000萬美元的走私木材生意。約一年後,當地的赤柬向政府軍投降。

揭露內幕 改變制度

事實上,森林濫伐不叭祇破壞環境, 還成為政治和走私勾當的工具。隨後多年, 「全球見證」陸續揭發並制止了津巴布韋、赤道幾內亞、利比亞和中緬邊境等地的非法伐木,呼籲國際採取監察措施。

在1998年,卓敏和她的團隊首先披露了非洲當權者和鑽石商之間的不法勾當。她隨即發起一連串的游說運動,促使國際間於2003年建立「慶伯利認證機制」,禁止處理與買賣未獲認證的鑽石原料,藉此切斷血腥鑽石輸出的管,並持續監控這類產品的來源。「全球見證」為此而獲提名競逐2003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在過去20年,「全球見證」對多個國家的石油、天然氣和採礦業進行調查,發現利比亞、安哥拉、剛果和蘇丹等地的政客和軍隊不顧百姓的死活,掠奪國家資源,石油收入變成戰爭經費,使衝突愈演愈烈,引發了大量平民傷亡。在2002年,「全球見證」提出「收益透明化運動」,翌年聯同數間國際機構建立全球第一個反貪腐機制——「採礦業收益透明化倡議」, 阻止黑錢流入離岸銀行戶口,並首次公開高達1萬億美元的採礦業收益。

港交所(00388)開創全球先河,要求石油、天然氣和采礦企業在上市時,必須就其對各國政府的支付情況提交報告。歐盟和美國亦先後通過法案, 形成全球性透明度準則。到2013年,全球有650間企業和機構參與「收益透明化運動」。

「全球見證」致力改變國際貿易規則和金融舊習,以保衛人權和地球的資源。「資源換基建」交易是中國海外企業重要的投資方式,也是一種新的發展模式,但背後往往牽涉不同的利益集團。「全球見證」亦敦促這類企業提高透明度,改善中國企業的商譽和投資環境,促進國際發展。

不靠攏政治勢力

這個三人敢死隊以大無畏精神向強權挑戰,開始時不名一文,要在倫敦地鐵站外持罐募捐經費,直到1994年得到荷蘭Novib的第一批捐款才能展開泰柬邊界的調查。英國美體店創辦人Anita Roddick 亦在頭3年提供免費辦公室,並大力支持他們的運動。「全球見證」現有45名員工,2013年的經費為610萬英鎊,用於調查和運動倡議上。雖然與英、美多家慈善團體建立了合作關係,但「全球見證」堅持以智力為資本,不靠攏任何政治勢力,保持數據及資料準確。

歷史反覆證明政府和企業欠缺自我審查的機制,往往在遭受強烈的批評和暴露了赤裸的事實後才會妥協。為此「全球見證」獲得2014年薛氏社會企業家獎;高卓敏也成為 2014年TED大獎的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