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介紹的,有兩個主角。一是社會企業 「花旦」的創辦人羅琳(Caroline Watson【圖】),另外一個是今年到「花旦」當練習生的22歲大學生Vivien。「花旦工作室」(Hua Dan)是由一個在香港出生的英國人在北京創辦的一家社會企業。在羅琳眼中,花旦這個中國傳統戲劇的角色代表着有智慧,有能力及勇於接受挑戰的中國女性。

羅琳在香港長大及受教育,然後回到英國升讀大學,修讀Arts in Theatre Studies。她對「參與式戲劇」特別有興趣,覺得這是解放思維,促進溝通,激發潛能的最有效方法。

參與式戲劇模式經營

一般的戲劇表演以舞台為界,台上是演員,台下是觀眾。但在參與式戲劇,觀眾在觀看的過程中可以打斷演員的表演,並提出不同的表達方式,甚至可以直接走上舞台向演員示範自己的看法,不僅可以通過表演來幻想一個與現實不同的世界,而且可以通過自己的表演來「改變」這個虛擬世界,最終在現實生活實踐這一改變。參與式戲劇正愈來愈多被運用到社區發展,特別是在為弱勢群體「賦權」的過程中。花旦工作室就是把它應用到從農村到城市工作的打工妹身上。

過去30年,中國經濟迅速發展,農民工的貢獻功不可沒。但他們所獲得的待遇卻不足為人道。特別是打工妹,往往工資低微,工作條件差,居住環境惡劣,還經常遇到種種問題,例如勞資糾紛、性騷擾、家庭暴力等。花旦工作室根據她們的實際遭遇,編成參與式戲劇,訓練她們擔當演員,通過表演的方式,再現她們日常經歷的問題。

很多參加過花旦表演工作坊的人都會用魔力、驚訝、感動等詞來形容自己的感受。花旦工作室的工作坊創造性地將角色扮演,即興創作、遊戲、講故事等形式融合在一起。參與者利用這個平台來交流及討論,把角色和真實的生活緊密相連。花旦工作室有一個很有名的角色叫「蘭蘭」,她來自甘肅,在北京一間餐廳當服務員,經常受到老闆性騷擾,卻沒有勇氣去抗爭。當現實的蘭蘭去扮演蘭蘭時,觀眾和她一起設計解決的方案。對於很多打工妹來說,這是頭一次有機會充分和自由地表達自己,她們甚至從來未想過這些問題是可以解決的。

花旦工作室的使命是通過戲劇激發潛能,具體的工作包括︰

——培訓打工妹成為藝術工作者,項目領導或花旦分支機構的領導,讓他們擺脫貧困的生活狀態,有機會參與主流社會。

——與企業,各種組織及社區合作,提供有創意及教育意義的工作坊,提高人們的精神生活質素,共建和諧社會。

——為企業及NGO 設計和提供團隊培訓,主題包括團隊合作、創造力、溝通、消解衝突,跨文化交流等。

花旦工作室目前有三名全職同事,四位兼職培訓師,以及數十名經過訓練及可以表演與主持培訓項目的打工妹。羅琳亦因花旦工作室的成就獲世界經濟論壇推選為Young Global Leader,並獲Waldzell基金會頒與Architect of the Future 榮銜。

農村戲劇生脫胎換骨

筆者一位內地友人的女兒Vivien,自少聰明伶俐,小學及中學期間,學習成績都是名列前茅,考進了上海戲劇學院,今年已是3年級的學生。可是隨着通訊科技日益發達,加上社會上種種誘惑,慢慢地無心向學,開始注重打扮,吃喝玩樂逐漸成為她的強項。隨着大陸微信的出現,她開始手機不離手,除了睡覺之外,基本是24小時在線上過着毫無生趣的生活。她的家人也為她着急,這麼生活下去,人的一生就完了? 她的家人找到我,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助她,我也只能試試,於是提議她暑期到花旦工作室當義工。她初時也百般不情願,最後答應試一個月。這一個月,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從開始時什麼也不懂,到訓練成為合格的導師,她親身感受及理解花旦的理念及工作方式。第三個星期起,她開始參與農民工子弟的學習營,培養他們的自信心及表達能力。

孩子由於來自農村,表現羞澀,缺乏自信及表達能力,她和他們住在一起,通過一星期多種學習活動後,他們都變得活潑可愛,有禮貌、有信心,敢於主動表演。孩子們叫她不是老師而是姐姐。最令她感動的是他們其中幾個女孩的生日會。由於農村重男輕女的影響,女孩子是沒有開過生日會的,當她拿出蛋糕為她們開生日會時,她們都哭了,她也忍不住哭了。

一個月後回家,簡直像變成另一個人。她對母親說,希望下次可以到更偏遠的地方,幫助一些更有需要的孩子。她開始謝絕所有朋友的吃喝玩樂,專心讀書,並後悔以前太浪費時間,生活太無意義,也改變了以往手機不離手的習慣,現在非不得已才用手機。她表示會珍惜時間,充實自己,以後可以幫助更多的人。目睹這些變化,她的家人也驚訝不已,難以相信一個月的經歷,產生這麼大的改變。

讀者們,假若你有適齡的子女,不妨鼓勵他們為社會企業當義工,說不定會令他們脫胎換骨。花旦工作室是一個不錯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