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結束的社企民間高峰會,邀請了著名的「變革行動學院」(Transformative Action Institute,簡稱TAI)創辦人謝史葛(Scott Sherman)為主講嘉賓。史葛天性樂觀,講話時充滿動感,臉上經常掛着他的招牌笑容。他在會上講述了改變了他一生的可怖經歷。

17歲那年,史葛剛入讀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一年級。 開學的第一個星期,那天剛好是黑社會的入會日,小夥子要在街頭隨機點相,以武力襲擊途人來表示威猛,才能入會。他就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被打到半死,當場失去了知覺,直至被送到急症室才清醒過來。

雖然無辜受傷,但史葛的心靈沒有留下疤痕。他對暴力沒有恐懼,對襲擊者也沒有怨恨,反而把負面的情緒轉化,成為他投入非暴力及公義社會的最大動力。他曾經服務一群黑社會小夥子,他們衝動不羈,經常耀武揚威,史葛就把他們的武力轉化成為活力,鼓勵他們在極限運動挑戰自我,重新尋回人生的軌迹。

變革行動 致勝之道

史葛致力於非暴力工作,讓他有不同的機緣,包括在當時還在打內戰的斯里蘭卡實地研究;和與多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交流,包括達賴喇嘛、南非大主教杜圖 (Desmond Tutu)和已去世的德蘭修女。畢業後他考取法律資格,成為律師,為非暴力、環保組織和社會公義奔走。然而,史葛發現法律訴訟對爭取社會改變的幫助不大,於是他放棄律師專業,走入社區,繼續堅持非暴力抗爭,投入不同議題的群眾運動。

在非暴力和群眾運動裏,史葛提出了一個重要的疑問,引領他進入事業的新方向。他很想知道,為何有些運動訴求會落空,群眾會失去熱誠?為何有些運動卻能堅持下去,亦能成功爭取改變?他決定研究群眾運動的成功策略及改變社會的致勝之道。

他的研究分析了群眾運動的不同元素,包括議題、對象(私人集團、政府)、目標的清晰度、實際行動等,發現傳統的社會抗爭行動,例如示威、對抗、讓當權者出洋相、或透過社會聲音迫使當權者回應訴求等,其實效果不大。這些方法很容易讓支持者失去熱誠和失去群眾支持,當權者也不願意回應訴求,因此通常不能達至最好效果。

他歸納出有效改變社會的群眾運動的某些共同點,並稱之為「變革行動」,其中主要包括有說出真相的勇氣(shine the light),特別是面對當權者時,有些人可能因為滿足於現況,面對不公義的時候仍希望保持現狀,也有人會選擇沉默,所以,站出來的人需要很大的勇氣。

說出真相後,會有不同的反對聲音,可能是來自當權者,或來自不了解運動的人。這個時候,可以好好利用「社會合氣道 」(social aikido),即是轉化的力量,將對手變成合作夥伴或朋友。這確實是需要智慧和放下自己的堅持。你有細心聆聽,讓對方暢所欲言的耐性嗎?你能停止對立,並讓對方成為群眾活動的英雄,攜手合作嗎? 要改變社會,便不要與對方爭論是與非、對與錯,大家需要的是尋求最有效的選擇方案、一個能共同朝向的目標。

史葛從香港雨傘運動一開始,就跟進相關的新聞;也親身去過金鐘和銅鑼灣兩個佔領區。他很欣賞雨傘運動的學生有說出真相的勇氣,他們的勇敢影響和鼓勵更多的人參與,這些全世界都看到了。現在如何處理下一步行動呢?他希望香港可以從「變革行動」的思維得到啟示。

走入群眾 實踐理論

史葛研究群眾運動成功策略及改變社會致勝之道的博士論文,成為他成立TAI 的基礎,指導老師亦鼓勵他把理論實踐。就這樣,他成立了社會企業TAI,在大學開辦培育未來社會企業者及變革者的課程。

當時,他在柏克萊大學已經有相當的教學經驗,但開始第一個TAI課程時還是戰戰兢兢,這是一個很新的題材,把心理學的學術研究結果融入了解自我和遊戲中,訓練學生在韌力、創意、情緒管理、面對失敗、同理心、加強運氣等的重要技能。透過互動的遊戲,啟發學生自己找尋答案和總結理論。結果,課堂非常受學生歡迎,史葛更因此得到柏克萊大學的出色教學獎。

TAI 社企教育的第一課,不是關於社會目標、社會問題或經營技巧,而是先了解自己。他設計的「我的生命故事」(The story of my life),讓年輕人由自己出發,從自己過去的經歷、現狀及對未來的遠景裏,發掘他們對人生的抱負和使命。史葛發現,先讓學生自我了解,他們很自然的便會找出真心想做的事,無論有多困難也能堅持下去。他也寄語社會企業家,先要把自己處理好,才能有力量服務和改變社會。

TAI已成立了十年,史葛在多家美國知名學府任教,包括耶魯、普林斯頓、紐約大學等。多家出名的社企孵化機構,如Unreasonable Institute也使用他的教學課程為基礎。全球有超過50家大學,甚至遠在烏干達的大學,也使用TAI設計的教學手冊。他把所有的課程細節、教學方法、遊戲活動都一一詳細羅列,無私地與大家分享, 希望有更多的學生能接受社企教育,立志改變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