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過貧窮、愛滋,前美國外交官尚恩.梅貝瑞(Sean Mayberry)於非洲多年工作中,發現有另一場同樣致命的瘟疫,正無聲侵襲非洲。有統計指出,至少五分之一非洲女性有精神健康問題,而頭號殺手正是抑鬱症,大大影響了她們的生產力及家庭。尚恩於是成立「StrongMinds」,以言語治療小組模式輻射,協助非洲婦女對抗抑鬱蔓延。

獨坐穢物中少年

尚恩來頭不小,亦絕非非洲事務的門外漢。他於美國長大,結束美國外交部的8年工作後,全情投入非洲事務。他曾擔任FXB International及VisionSpring的總裁,致力從根源解決非洲貧窮問題,多年來亦一直協助推行抗愛滋及抗瘧疾計劃。但正於他開始覺得工作稍有成果,另一個問題卻找上了他。

有一天,尚恩去探訪一對生活環境逐漸好轉的非洲夫婦、分享他們的喜悅之際,他看到遠處有一名少年獨坐在樹下。尚恩一問之下,夫婦才含糊其詞的說道,這名少年是他們被確診患有精神病的孫兒。不忍少年孤獨一人,尚恩走過去陪伴他,才發現少年坐在自己穢物之中,而家人亦愛莫能助。

醫生卻嚴重不足

這並非尚恩首次留意到非洲精神健康問題,但因為這個少年,他決定不再對此視若無睹。尚恩亦很快鎖定最常見及最致命的精神問題:抑鬱。尚恩不乏與抑鬱患者生活的經歷,他深知它對一個家庭可以帶來多少傷痛。

尚恩形容抑鬱症是一場無聲瘟疫,而後果是災難性的,病者無法工作、睡眠、正常進食或正常社交。粗略估計非洲有過百萬人患有抑鬱,對女性的影響更甚於男性,以致她們根本不能照顧家庭。

非洲相關醫護人員更是極少,美國每10萬人有9名精神科醫生,但非洲只得0.05名。加上非洲對於精神病患仍然有許多迷信和標籤,令問題雪上加霜。

尚恩因而成立StrongMinds,旨在促進非洲女性的精神健康,尤其是抑鬱問題,他相信解決此問題,才能令非洲真正強大起來。開首StrongMinds花了許多時間和資源於電台宣傳精神健康的重要,但尚恩形容該段行動是「用他們不明白的語言大叫」,因為無知和根深柢固的標籤令患者對尋醫卻步。

用談話輻射影響力

如何可以打破抑鬱患者的圍牆,鼓勵他們走出來?StrongMinds後來採用了一種相當嶄新而有效的方法,就是由舉辦許多談話治療小組,由專業精神科醫生監管及訓練本地婦女,讓她們領導10人左右的談話小組,用言語及溝通的力量治療抑鬱婦女。此方法一來避免用藥,因為非洲藥物昂貴及安全度不高,二來非洲婦女「同聲同氣」達致治療效果,又可以避免被標籤「有病」。

而於談話治療小組畢業的婦女,再度受訓及受監管下,亦可自行運作其他小組,讓談話治療的成效輻射出去,莎拉就是一個好例子。莎拉有9個孩子,丈夫兩年前人間蒸發,販賣農產品收入微薄,面臨被地主趕走,艱難的生活令她嚴重抑鬱。StrongMinds的談話治療小組在知道莎拉的狀況後,不但安慰她,更協助她與地主談判讓她不用被逼遷,又幫忙她賣農作物的生意。最後莎拉渡過難關,她現在不再抑鬱,還另外自己開了談話治療小組,幫助其他有需要婦女。

StrongMinds統計,參加過談話治療小組的婦女八成減輕了抑鬱症的症狀,婦女對於生活的滿意度顯著提高,社會網絡亦大幅進步,家庭成員更常一起用餐,孩子輟學的情況減輕等等。有524名婦女「畢業生」自己開辦自己的談話治療小組,影響總共超過10萬人。StrongMinds於2017年從近900隊當中脫穎而出,被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舉辦的「全球危機挑戰賽(MIT Solve)」選為解決全球精神健康危機的得獎隊伍。

抑鬱其實沒想像中可怕,言語、關懷和溝通,或者就足以治療。

作者為仁人學社專欄作家黃文萱

strongminds africa的圖片搜尋結果strongminds sean的圖片搜尋結果strongminds africa的圖片搜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