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年,不少中國和美國科技巨頭都宣布採用無人駕駛飛機來運輸貨物,但一直只聞樓梯響,未見具規模的商業運作。殊不知遠在非洲的盧旺達,早於2016年已有一間公司以無人機運送緊急醫療用品,把運送時間從幾小時縮短到數十分鐘,不斷拯救生命。

醫療用品有時效性

不少醫療用品有時效性,例如美國藥監局指出紅血球細胞只能存放42天,而不常用的醫療用品(例如罕見血型)會存放在中央血庫,待有需要時取用。在偏遠山區,由於遠水不能救近火,尤其在基礎設施不發達的盧旺達,從山區醫院去首都基加里的血庫動輒需要3至4小時,延遲救治令生命平白犧牲,是否有方法可以更快響應這些緊急需求?

這個想法催生了全球第一間商業化運作的無人機運送公司Zipline。他們是一間醫療用品運輸公司, 其商業模式非常簡單,當醫院需要血液時,以手機短訊(SMS)「落單」。Zipline的分發中心收到指令後,立即取貨包裝,然後上載到無人機上,馬上出發飛往目的地。到達時血包上簡單的紙造降落傘會平穩打開降落在醫院門口,醫生取血救人。「我們的核心是顛覆醫療用品供應鏈的運輸部分,令它更高效。目前整個過程存在不少浪費,加上醫療用品昂貴,減少因存放造成的浪費,減輕巨大的經濟損失。」共同創辦人兼CEO Keller Rinaudo說。

運送時間僅半小時

Zipline時速高達130公里,整個運輸過程平均在30分鐘內完成。目前為止,盧旺達共有15架無人機,進行超過6000次運送,共12000個血包,總航行里數為45000公里。由於無人機單程可航行長達80公里,首都附近的分發中心可有效覆蓋21所醫院,加上目前正建造的第二個分發中心,足以覆蓋盧旺達整個國家。事實上,無人機運輸發展一直受到諸多掣肘,為何Zipline可以順利在盧旺達推行?當中涉及天時地利人和。

天時:Zipline幾位創辦人2014年到坦桑尼亞考察,期間遇到一間正在研發醫療通報系統的機構,機構發現醫護人員在通報系統上的訴求大多沒法被滿足,尤其位於偏遠地區的醫院,經常因為運輸成本太高或根本無路可通而使病人失救,「長長的名單上有一個又一個悲慘的故事。」共同創辦人Will Hetzler說。適逢其中一個考察者Keenan Wyrobek是史丹福大學博士生,在機械人領域有豐富經驗。回美國後,幾位共同創辦人結合問題和技術,研發出第一代Zipline無人機。

天時地利造就生意

地利:盧旺達是非洲有名的「千山之國」,城市鄉村多在山上,相互連接的道路設施非常落後。根據非洲發展銀行報告,盧旺達僅有8.5%路是柏油路,意思是90%以上都是泥石路。筆者曾到訪盧旺達一個位於首都兩小時車程以外的礦場,一出首都沿路顛簸不已,車不能開得快,而且下雨的話即泥濘滿布,舉步維艱。可以說,小型飛行似是為這種地理環境而設。

人和:盧旺達作為非洲其中一個最細的內陸國家,政府近年來積極對外開放,引進技術和外資,希望成為「非洲的新加坡」。Zipline在盧旺達得到政府鼎力支持,不光是在政策上開綠燈,在財政上醫療衞生局負責買單(每次運送,當局要付15至45美元給Zipline),而且在系統和數據上給予大大支援。「Zipline最大的挑戰不是無人機的設計,而是把我們的系統和盧旺達的國家醫療系統對接,在這方面,盧旺達政府是一個非常棒的夥伴。」Wryobek說。

整個計劃目前為人詬病最多的是成本問題:用無人機運輸成本看似高昂。以這個成本來計算,會否把醫療用品直接儲存在山區醫院會更划算?對此,Keller的回應是:「從一開始,Zipline就不是一個慈善項目,而是一盤生意。事實上,我們今天已經達到單位成本收支平衡。每一次服務,盧旺達政府都會付費。他們付的錢,遠比現有運輸、存儲和浪費成本加起來便宜。」

Zipline的社會影響不言而喻,6000次的運送,意味着協助拯救數千生命。而且可以更有效善用珍貴資源,Keller在2017 TED talk提及:「過去9個月沒有一滴血被浪費,這在世界上任何一個醫療系統都難以做到。」世界銀行行長金墉曾到訪盧旺達拜訪Zipline,大讚他們的創新和影響力。

世界對於Zipline 的喜愛,不單在於它實實在在拯救生命,而它更是一種顛覆傳統觀念的創新。「誰說非洲不可領先全球去創新?」Keller驕傲地說。事實上,只要成功配合天時地利人和,非洲國家可以是更多創新主意的試驗場,更可能將已驗證的商業模式反向輸出發達國家。Zipline會在東非大國坦桑尼亞開展業務,而且更計劃回到美國,於不同地區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