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世知名的英國廚師Jamie Oliver除了是一位電視名廚、餐廳老闆、作家、MBE,同時也是社會創業家和挑戰強權的健康飲食運動推動者。他多年來致力在全球發起無數健康飲食運動,讓更多人去思考食物與生活的關係。

27萬簽名請願改革學校餐單

Jamie Oliver中學會考只有兩科及格,他升讀工業學院,然後再考取家政資格。之後他到餐廳當廚師,他的廚藝被英國廣播公司(BBC)賞識,於1999年首次主持煮食節目The Naked Chef,提倡簡約、醒目、高效的煮食理念。節目出街後他一舉成名,出版的食譜大賣。3年後,他變身為社會創業家,創辦了社企Fifteen,培訓並僱用邊緣少年,帶領他們投身飲食界。

2004年,年僅28歲的Jamie Oliver主持了一系列探討英國學校膳食的紀錄片節目,揭露了這個一直被忽視的社會問題,他決心要改善英國學校的午餐,讓英童能食用營養和新鮮的食物。當時政府給予學童每份膳食的預算只有36便士,學校沒有太多選擇,只能提供垃圾加工食物。

當Jamie Oliver在學校推動健康餐單時,也受到很大阻力,因為學生從小習慣了垃圾食物。他到學校教育老師和學生,請他們到廚房幫忙,讓他們了解食物,例如向他們展示炸雞塊的製作過程。同時他發起網上請願運動Feed Me Better,取得27萬個簽名,向當時首相貝理雅請願。

最後,他成功說服英政府投放2800萬英鎊來改革公立學校的午餐,教育部也成立了6000萬英鎊的學校膳食基金,支援學校行政。部分的垃圾食物如炸火雞麻花(Turkey twizzlers)被市政府禁止在學校餐單出現;學校每周也只能提供油炸食物最多兩次,且不能售賣汽水。當時全英國只有三成的公立學校有熱盤供應,6年後,這數字增加至八成。

挑戰麥當勞及飲品製造商

2010年,他在美國推出一套名為Food Revolution的電視節目,揭示美國人惡劣的飲食文化。美國人愛吃加工食物,政府也縱容加工食物標籤和廣告的資訊偏差,誤導市民的問題嚴重。他在節目中揭露粉紅肉渣(pink slime)的製作過程,挑戰麥當勞的漢堡包。粉紅肉渣是把最低等、充滿細菌的牛肉脂肪,加入阿摩尼亞水消毒加工,製作成漢堡包的肉塊。他不斷在各大媒體討論粉紅肉渣會導致的嚴重問題,終於麥當勞、漢飽王(Burger King)和塔可鐘(Taco Bell)在2012年低調宣布停止在產品中使用粉紅肉渣。

他每6個月就會邀請全球的醫生、專家、社運家等到他的辦公室,討論如何推動飲食革命。其中一項發現讓他感到震驚,就是白糖對人類,特別是兒童所帶來的禍害。2015年,Jamie Oliver發動停止肥胖和2型糖尿病的運動。英國孩子每年大量攝取糖份,下一代的小孩中逾七成女孩及五成男孩都會變成超重或肥胖而導致各種疾病,含糖飲料是最大元兇。他製作了電視紀錄片Sugar Rush,紀錄了白糖對人類帶來的健康問題,在放映的2天內成功收集了10萬個簽名,正式向英政府請願,要求在所有含糖飲料徵收糖稅。2018年4月6日,英國開始正式實行徵收糖稅,每罐汽水的成本會增加7便士,這將為英國庫房每年帶來1億英鎊的稅收。事實上,飲品製造商為了避開糖稅所帶來的成本影響,在過去2年來已經相繼減少了飲品中的糖份。

運用網上平台擴大影響

Jamie Oliver是一個總值2.2億英鎊的品牌,他的餐廳業務遍布全球,共8000名員工。他深信科技和數據能夠幫助人類對抗因飲食而引起的疾病,他公司有專職製作和管理網上平台的團隊,有策略地運用網上力量來推動環球公共健康。傳統媒體很多時候被大財團操控,因此市民很難在電視得悉食物背後的真相。他大量運用社交平台和YouTube等平台來擴大影響:他的網站每個月有800萬人瀏覽,而他的YouTube頻道「Food Tube」已吸引了360萬個登記用戶。

他重視內容的質素和穩定性,每年撰寫400份食譜,他刻意把食譜中的糖鹽份量降低兩成,但最重要的是,他的食譜必須在Google搜尋中排在第一位,這樣便能改變以億計人口的煮食和消費習慣。

他發起的運動困難重重,不一定成功,2011年,政府停止資助學校膳食,膳食價格因而增加,他承認運動失敗,但同時,食物教育卻於2014年被納入至中學必修課程,因此也不能否定運動所帶來的社會效益。他知道不能依賴政府,深信當人有足夠的知識和技能時,他們便會作出不同的選擇,最後影響商界作出讓步。

他不是要讓全世界的人都戒掉漢堡包,重點是有能力去選擇吃怎樣的漢堡包。近年他積極游說2020年奧運會不要接受麥當勞和可口可樂的贊助,如果這項挑戰成功,將會是他的飲食運動中的另一大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