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學文明的香港,「難產」對我們來說很遙遠,婦女生育是一件最平常不過的事,婦女一般都不用太擔心生育的危險,因為這裏有足夠的醫療資源去應付生產時的突發事情。在私家醫院,我們甚至可以因為害怕十級痛而選擇剖腹生產。但在世界很多落後地區,生育還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很多婦女在家生育,當生產過程中出現問題時,媽媽和嬰兒因為得不到應有的醫療支援而釀成悲劇,每年全球因難產而亡的婦女中,99%來自發展中國家。

一位居於阿根廷的汽車修理機械師奧當(Jorge Odon),在機緣下發明了一個小工具,能夠針對嬰兒出生不順的問題,拯救無數女性的生命。

YouTube短片成創新主意

2006年的一天,當時52歲的奧當在YouTube上看了一條短片,是教你如何使用塑膠袋,把掉進葡萄酒瓶裏的軟木塞取出來。於是晚飯時他跟同事打賭,看誰能學會這個技巧,把掉進酒瓶裏的木塞拿出來,結果他贏了。

那天晚上,奧當在睡夢中突發奇想,這個小把戲是否也能把卡在產道裏的胎兒救出來?他的阿姨正是因難產而離世的。於是他於凌晨四點,叫醒正在熟睡的太太,跟她說出這個主意。太太罵他瘋了,反身便繼續睡,但他卻很認真,第二天早上,跟一位朋友提出這個主意,朋友雖然滿肚疑惑,但還是馬上為他引見一位產科醫生,於是兩個穿着西裝的中年男人坐在一群孕婦中間等待見醫生。

醫生聽了這個主意,非常興奮,至少證明了奧當不是瘋子,於是他便開始了他的試驗,在自家廚房裏製成了第一具原型。

奧當用一個玻璃瓶當做子宮,女兒的洋娃娃則當做卡在子宮內的胎兒,再拿環保袋和太太縫製的袖管當做是他的救生裝置,這個簡陋的工具,便是以後的奧當裝置(Odon Device)。

這個裝置是用於第二產程階段,以溫和的方式通過產道協助分娩新生兒。用法是把一個塑料袋放進一個環繞胎兒頭部的塑料袖管裏,將塑料袋充氣讓它抓緊胎兒頭部,然後往外拉袋子,直到看到胎兒為止。奧當裝置跟產鉗或真空吸盤的目的一致,但危險度卻大減。

簡單裝置解決難產

全世界每年共有1.37億次分娩,其中約10%可能會出現嚴重的併發症,約560萬胎兒生下來就已經死亡,或者很快死亡,而有26萬的女性死於分娩。當胎兒的頭部過大,或者母親筋疲力盡宮縮停止時,就會發生梗阻性分娩(俗稱「難產」 ),而這是導致分娩事故的主要因素。

在富裕國家,出現胎兒窘迫時,產婦會被迅速送往手術室進行剖腹生產,但在貧窮國家的鄉村診所或產婦家中,如果胎兒出不來,產婦就只能靠自己了。如果出現這類情況,現在基本上要靠產鉗,或是使用緊貼着嬰兒頭部的真空吸盤。如果醫生缺乏訓練,這兩種手法都可能導致大出血,壓壞胎兒的頭部,或者扭曲胎兒的脊柱。

奧當裝置能以經濟簡單的方式輔助分娩難產嬰兒,保護母嬰健康。它可以為那些沒有破腹生產條件的地區,提供挽救生命的能力。助產士只要稍加訓練就能夠安全地使用這一裝置。這項發明有巨大潛力,能夠在貧窮國家挽救嬰兒的生命。就算在富裕國家,它也有可能降低剖腹產的比例。

奧當裝置在獲得多個專利獎項之後,更獲得了世界衞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和大型捐款機構的熱切支持,其中包括比爾與美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美國國際開發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和加拿大大挑戰(Grand Challenges Canada)的研究經費。

獲利才能可持續經營

美國的醫療科技公司BD(Becton, Dickinson and Company)於2013年獲得生產授權,充氣袋使用的是聚乙烯材料,整個設備的生產成本不到50美元。公司希望能夠從所有的銷售中都獲益,富裕國家的定價會較高,而給貧窮國家的定價會低一些,以可持續及可負擔的方式,讓產品實現規模化。世衞官員都支持公司以微利為目標,因為曾經有其他能夠挽救生命的好點子,例如能夠避免致命性子癎的硫酸鎂針劑,以及能加速早產兒肺部發育的皮質類固醇等,正是因為沒有這樣的目標而夭折。

產品將被優先引入世界衞生組織確定的孕產婦高死亡率的國家。世衞現在正在阿根廷和南非等不同地區,為順產和難產婦女進行測試 。取得科學上的驗證後,便能正式推廣到發展中國家。

在生育過程中這麼重要的一個關口,醫學界多年來在這方面取得的進展卻非常有限。一個產科醫生可能會去改進產鉗或者真空吸盤,並非說他們不夠創新,而是我們很多時會被自己的知識和經驗所限,無法跳出現有框框,奧當的故事,證明了創新無分界限,「think out of the box」的精神才是創新最需要的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