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恐怖襲擊引起國際公憤,連一些回教「聖戰」組織也公開指摘。現代國際恐怖主義起源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遍布世界各地, 計有日本的赤軍、土耳其庫爾德工人黨、愛爾蘭共和軍、車臣非法武裝、斯里蘭卡的泰米爾之虎游擊隊、東突伊斯蘭運動和現在的「伊斯蘭國」等。

恐怖分子鼓吹通過暴力實現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國度,認為所攻擊的目標都是罪有應得;為了達成目的,任何人都可以成為他們攻擊的目標,即使是無辜平民也可以被視為犧牲品。這種殘暴的手段,已嚴重威脅世界的安全與和平。

印尼是全球穆斯林人數最多的國家,大多數是屬於遜尼派,持有溫和的宗教觀點。過去10多年來,印尼的恐怖組織參與多宗恐怖襲擊、綁架和武器走私等活動。當地政府嚴厲執法之餘,亦希望透過轉化的手段抵消極端分子散布「討伐異教徒」的仇恨言論,而主要的策略是由脫離武裝行列的人現身說法,民間力量在這個關節上發揮了領航作用。

驚悉室友參與峇里襲擊

胡努雅(Noor Huda Ismail) 生於印尼梭羅 (Solo)一個中產家庭,生活優裕。12歲時父親把他送入一間伊斯蘭寄宿學校,讓他過着刻苦簡樸的生活。該校的創辦人後來成為「伊斯蘭祈禱團」的領袖。在同室學長莫巴羅的諄諄善誘下,他逐漸適應了寄宿生活,兩人都是熱血青年,渴望他日能各抒抱負,想不到卻走上截然不同的路。莫巴羅畢業後到巴基斯坦接受軍事訓練;胡努雅錯過了申請的機會,在印尼升讀大學。他在2002年當上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同年年10月12日,度假勝地峇里島發生印尼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造成202人喪生,數百人受傷。胡努雅在報道這項新聞中赫然看到,嫌涉恐怖分子的名單上竟有莫巴羅的名字。他腦海一片混亂,是什麼讓當年朝氣勃勃的年輕人走入恐怖陣營呢?

胡努雅矢志為此問題尋求答案。他跑到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學的國防和安全研究所擔任研究員;2006年遠赴蘇格蘭聖安德魯大學攻讀國際安全碩士。留英期間,他到愛爾蘭觀察一家協助前恐怖分子重返社會的非牟利機構,令他茅塞頓開︰沒有人是天生恐怖分子;這些人是經過一個轉化過程才令他們訴諸暴力,就算曾成為恐怖分子,也不一定終生是恐怖分子。

胡努雅回國後在2008年成立了非牟利機構「建立國際和平研究所」(Yayasan Prasasti Perdamaian),倡導用嶄新的基層策略轉化被釋放的恐怖分子和武裝人員,促進和平。

提升技能 消弭偏見

為獲得真確的資料,胡努雅穿梭於龍蛇混雜的地區,憑着他在寄宿學校的校友聯繫,獲得伊斯蘭祈禱團(Jemaah Islamiah)成員的信任。他更孜孜不倦學習亞拉伯語,從來自中東分子口中了解這些恐怖陣營的組織情況。他還經常出入各地監獄,探望被囚禁的恐怖分子。其實許多被恐怖主義吸引的人不是因為理想,而是被社會的不公義所驅動,80%的成員是學生和恐怖組織的外圍運作人員,往往由於衝動的決定而鑄成大錯;餘下20%才是最極端的核心人物,難以接近。經過深入了解後,胡努雅發覺這些外圍運作人員教育程度不高,出獄後多被家人和親友摒棄,經濟拮据,前路茫茫。然而警方和司法部未能提供適當的支援,而民間機構亦由於偏見或避免危險而沒有向他們伸出援手。制度上的種種漏洞,令他們極有可能重回恐怖老巢,在那裏獲取保護和認同。

胡努雅認為民間力量是預防恐怖主義擴散的中流砥柱,以暴易暴或孤立他們只會令問題更嚴峻。要令武裝分子脫離恐怖行列,不能妄想一下子就可以改變他們的思想,先要伸出援手,透過探訪、談話去了解,取得他們的信任後,提供技術培訓,讓他們獲得謀生技能,逐漸改變偏激的思想。

研究所的數據顯示,警方在2002年峇里島炸彈案後拘捕了700多名恐怖分子,嚴重打擊這些武裝組織,惹起了循環仇殺,令更多不盡不實的故事廣為流傳。被釋放的270名被捕人士中,有10%再次被捕或在反恐行動中被擊斃;其餘約有200多人在2013至2016年間將獲釋。胡努雅深感當局沒有適當的支援給予前恐怖分子,於是通過研究所推出一個嶄新的轉化計劃有系統地跟進被釋放的前恐怖分子, 協助他們投入新工作,或透過社會企業牛扒餐廳(Dapoer Bistik)培訓他們成為餐飲從業員,甚至發展其他生意,從一個實際可行的角度去改變其生活模式。

食物是最佳和平工具

胡努雅認為食物是聯繫人與人的最佳工具,所以選擇經營社企餐廳。他探訪監房時認識了餐廳首位學員亞索夫(Yusuf Adirima),他曾加入摩洛伊斯蘭解放陣線,2003年在三寶壟市(Semarang)因藏有爆炸品而被判入獄10年,由於行為良好,在2009年獲得假釋。胡努雅深明賦權的效應,他一方面教導亞索夫經營餐廳,讓他建立新的人生目標,同時鼓勵他招募輟學的青少年。

這個方法可收一石二鳥之效,讓亞索夫感到他是一個有用的人,有能力解決積存已久的失業問題;同時又能協助容易走上極端路線的邊緣青少年。餐廳漸漸變為亞索夫建立新的人際網絡的橋樑,令他重拾信心和尊嚴。

首間牛扒餐廳在三寶壟市開業,主要供應印尼式牛扒、雞和海鮮,走大眾化路線。胡努雅聘用了一名澳洲籍總廚,由他教授烹飪技巧,並要求學員以禮待客。在人人平等的理念下,改變學員的認知,學習用新的角度審視人際關係,從而建立對人的信任。

在工作上建立了互信後,亞索夫開始邀請一些前恐怖分子加入,其中包括一名因收容恐怖分子首領而被監禁4年的釋囚哈理。他主動為餐廳成功申請到衞生局的牌照;一名因用搶劫回來的錢資助峇里島爆炸案主犯的華溫,先在餐廳作清潔工人,現在獨立經營建築材料生意;曾任恐怖分子首領左右手的夏倫,於2011年在梭羅開辦分店,並招聘了數名前武裝分子加入餐廳工作。

亞索夫於2012年完成了假釋期,經常帶家人到餐廳參觀他的工作,證明他不再是危險人物。現在亞索夫負責餐廳的財務管理,並致力建立品牌。由於成效不俗,有社會投資者投放資金入這間社企,發展特許經營業務。

胡努雅還與釋囚成立了糕餅店和食物檔,合共有10多名前恐怖分子和20多名輟學青少年參與其中。他還致力擴大倡議活動, 組織更多有心有力的人士和志願機構參與轉化工作,包括在8所監獄培訓感化官,讓他們與前恐怖分子和他們的家人緊密聯繫,協助釋囚出獄後重建新生活;為中學生舉行寫作工作坊,遏制激進主義思想對年輕人的影響。此外,他還組織合作夥伴,把轉化模式帶到其他地區,主辦大型會議、研討會,改變官方和民間對恐怖主義的傳統想法。

胡努雅在2013年獲Ashoka選為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