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紫,四川成都人,中國科學院心理所教育心理專業。曾創辦連鎖書店、文化公司,亦曾任媒體經營部門負責人,出版過莫言的《豐乳肥臀》及梁思成的《中國建築藝術二十講》等名家書目。

2007年,一通打往香港兒童啟迪協會的電話,同時打開了改善中國讀寫障礙症的社會創新大門。

有一次,蘭紫出差到香港教育學院,看到一套有關提高兒童學習能力的教材,發現她聞所未聞的「讀寫障礙」(Dyslexia)。此症妨礙孩子閱讀,即使孩子很聰明,但閱讀時總是丟字漏字以及書寫困難。在好奇心驅使下,蘭紫致電香港兒童啟迪協會主席黃筱錦詢問詳情。兩個月後,黃先生從香港帶來了第一批改善讀寫障礙的教材,並提供很多香港解決讀寫障礙發展的經驗。

根據北京教科院2004年的調查,蘭紫發現中國小學生約10%有讀寫障礙,學童在校遇上非常多誤解。當時內地幾乎無人知曉什麼是兒童讀寫障礙,無任何政策、專業導師培訓或針對性的教學法,更遑論協助讀寫障礙人士的專業社會機構 。面對如此困境,蘭紫卻相信自己能迎難而上,決定自資成立「樂朗樂讀中心」,以改善中國讀寫障礙症為己任。

2007年,她與香港多位大學教授和內地專家,共同研究試驗教學實踐;2008年發表相關論文並獲得中國教育學會頒發的論文一等獎。從此,蘭紫開始教師生涯,專業為內地孩子改善讀寫障礙症。

首年僅30學童 積蓄幾花光

樂朗樂讀」起初的辦公室位於北京某居民區裏,1000多呎兩房一廳的間隔,一間房是辦公室,另一間用作大班教室,並把廚房改造成小班教室,客廳兼作接待室、遊戲室及培訓室。蘭紫看到聰明的孩子數學考獲100分,語文卻只有20分,他們常被認為學習態度有問題,不獲老師及同學接納。蘭紫一心幫助他們,第一年雖只有三十幾個學童參與培訓,機構收入極其微薄,而且蘭紫的積蓄幾乎花光,但她沒有放棄。

當時,北京的小學老師和校長幾乎沒人知道兒童讀寫障礙症,蘭紫決定走入學校。第一個客戶是北京市雷鋒小學,當時只有三個孩子參加首次教學,但不到一個月孩子們就進步神速,字跡工整而且閱讀不再串列,成績略有提高。這些初步成效有如一支強心針,令「樂朗樂讀」盡力在孩子還來得及的年齡,給予專業及時的幫助去改變他們一生的學習體驗。據「樂朗樂讀」統計,6至8歲孩子閱讀改善率為90%,9歲至10歲改善率為60%,11歲至12歲改善率為40%。「樂朗樂讀」行對了路,決定要加快步伐和時間競賽。

科技解決教育資源不均衡

讀寫障礙教學開展緩慢,箇中原因是無法大量培訓合適的老師,尤其在人口大國中國;加上教育資源不均,家長們為帶孩子參加北京「樂朗樂讀」的培訓班要付出極高代價,例如每到周末就有家長坐火車帶孩子來北京上課 ;每年寒暑假有來自全國的上百名家長,要住在北京周邊旅館,每天接送孩子上課。有見及此,「樂朗樂讀」嘗試以線上線下相結合的形式,實現同班不同教材,提供學生提高學習能力的個性教學方案。

蘭紫認為,這可培訓老師運用應用科技,讓機構的核心教學體系能以更便捷、廉價的方式推廣使用,使孩子在當地就可參加專業培訓。非理科出身的蘭紫與各方專家不斷研究,終於建立了一套完整在線教師教學軟件,能根據孩子的訓練成績自動排課,教師培訓亦從過去的半年縮短至一周,目前已經推廣到全國二十個城市使用,真正實現了科技帶來的教育公平,有助解決中國讀寫困難問題。

2016年,「樂朗樂讀」獲多個社會企業獎項,包括國內著名的南都公益基金會「社會企業突破獎」、友成企業家扶貧基金會「新公益發展獎」及英國大使館文化教育處「帝亞吉歐夢想助力獎」等。「樂朗樂讀」是目前國內獲得社會企業投資資金最多的機構,也是唯一擁有讀寫困難在線教學軟件,以及第一個推動政府購買讀寫困難項目的社會企業。

獲天使投資 盼實現五免一

「樂朗樂讀」的成功更被內地大學作為社會企業教材案例。目前,全國已經有二十個城市開設「樂朗樂讀」中心,改善超過一萬名兒童的學習能力。累計專業培養過萬名宣傳義工,為普及讀寫困難常識而努力。現在在百度搜索輸入「讀寫困難」,有共1370萬條資訊,而五年前卻不到五千條,人們對讀寫障礙的關注度五年來以二千倍速度提高了,蘭紫是其中一個重要推手。

「樂朗樂讀」於2013年獲得香港Avantage Ventures 70萬美元的天使輪投資,這筆資金屬目前內地獲得資金數額最大的社會企業項目,同時成為初創社企的成功的關鍵之一。「樂朗樂讀」的商業模式並不複雜,用等同或略低於補習市場平均價的價格,為有需要的讀寫障礙兒童提供專業矯治服務;而與投資者的協議中,「樂朗樂讀」希望在收支平衡之後,能夠實現「五免一」,即收五個孩子能有一個低收入家庭孩子獲得減免學費。

蘭紫還努力為「樂朗樂讀」募款,期望能籌集得1500萬人民幣用以發展特許經營權及科技應用。蘭紫不知在中國有誰會以千萬計投資社企,身為基督徒的她卻滿懷信心地稱:「我不斷祈禱,並相信不久將來,一定會有投資者看到這個社會創新的巨大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