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個在全球各地鬧得熱烘烘的社交媒體主題標籤#Me Too,主要用於譴責性侵犯與性騷擾行為。在美國,5個女性中就會有一個成為校園性侵犯與性騷擾的性罪行受害者,男性受害者比率亦高達百分之七。但不論男女,當中只有不足十分一會選擇報案。由捷斯.拉德(Jess Ladd)所創的通報系統Callisto正為這些受害者提供支援,阻止犯案者繼續作惡。

親身經歷埋下改變種子

捷斯出生於愛滋病肆虐高峰期的舊金山,成長環境讓她早意識到性健康、自身權利和爭取正義的重要性。大學時期一次被好友性侵的經歷讓她慨嘆:「比起事件本身,後續的通報流程和調查往往更具創傷性。」她更驚覺在通報過程中與她有相似感受的受害者大有人在。

在完成公共衞生(Public Health)排名全美國第一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公共衞生碩士課程後,捷斯決心利用科技解決舊有報案程序的缺陷。

2011年她成立「性健康創新」(Sexual Health Innovations,簡稱SHI)期望以創新技術改善普及美國的性健康觀念。Callisto原本是SHI於2015年兩所學校的試點項目,後來Callisto以出色表現成為該企業的主打項目。

報告顯示,百分之九十的性罪行都是由慣犯重犯,平均重犯案件數目高達六成。但由於極低的告發率,犯罪者往往不受法律制裁!即使有上報案件,亦只有百分之六罪犯會受到無關痛癢的小懲戒,此可謂對受害者雪上加霜。而且,受害者往往因為報案時間的延遲或證據不足等原因,在協助調查的過程中飽受質疑。

低定罪率成受害者夢魘

當美國校園性罪行屢屢成為新聞頭條,捷斯認為改變的時候到了。她認為這是讓人感到遺憾的問題可以有創新出路。團隊研發出Callisto通報系統,旨在「打擊性罪行、支持受害者和推動公義」。

研發前,捷斯與團隊首先深入訪談超過100名校園性罪行的受害者。最終得知他們想要「一個可以讓他們隨時進行案件記錄、自行選擇報案方式及自動生成案件舉報的網頁」。捷斯根據受訪者所需,建立了Callisto通報系統。網站可讓她們據自身情況,在最合適的情況下保留案件的細節、證據等,並生成具時間標記的詳盡記錄文件,記錄整件不幸事件的經過。未經當事人同意,包括Callisto團隊,所有人均不能查看案件的細節。

捷斯團隊讓受害者作出適合他們的選擇,而不是告訴他們應該怎樣做。因此,網站為受害者提供3種選擇:第一,純粹留下案件記錄;第二,向學校提供電子書面報告;第三,當發現相同的加害者名字時,受害者將收到通知並選擇是否報案。其中以第三項選擇最為重要,網站獨特的配對系統一旦發現慣犯,就會核實相關受害者的聯絡方式,同時送往授權機構,以便進行後續調查。

集記錄連結舉報於一身

這種方式能讓受害者知道她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此舉或許可以賦予他們挺身而出的勇氣,讓他們成為彼此支持的力量,更有可能令加害者接受應有法律懲罰。Callisto的運作方式讓受害人私隱獲得最大的保障,同時保留他們日後追究的權力,更重要的是避免了受害者需要多次陳述案情造成的二次傷害。

Callisto平台大幅縮短受害者決定報案的時間,由平均事發後11個月減少至4個月。同時,Callisto的合作院校在短短幾年間已增至13所,支援近15萬學生。最近席捲全球的#Me Too譴責性侵犯與性騷擾行為運動,使Callisto團隊決定將平台擴展至學校以外領域,推出全新的顧問服務。

當發現慣犯時,Callisto會與相關受害者逐一聯繫,讓他們選擇是否需要諮詢或跟其他受害人聯絡。捷斯在今年獲得「斯科爾社會企業家大獎」(Skoll Award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獲獎時捷斯表示我們決心尋求改變,現時是建構心中理想世界的最佳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