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亞洲國家繼續面對不同社會挑戰,如動盪的經濟發展、社會不平等、貧窮和環境惡化。面對種種挑戰,社會企業及社會經濟常被視作帶來社會改變和社會發展的好方向。在過去數十年,社會創業、團結式經濟、社會合作社、就業整合型社企都在不同模式和方案下,茁壯成長和影響社會。

2010年以來,亞洲社企國際會議(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ocial Enterprise in Asia,簡稱ICSEA)已成為學者、研究人員和社會企業從業者之間的交流與合作的重要平台,成為繼續推動亞洲國家的社會企業和社會發展的關鍵。憑藉過往在台灣、中國和韓國舉辦的ICSEA會議所建立的基礎上,第四屆 ICSEA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掌握亞洲社會創業的新動態和最新發展,並推進跨國家的比較研究與合作。

推跨國家研究合作

今年【註】,我們很高興能與香港社企民間高峰會共同舉辦會議。社企民間高峰會於2008年創立至今,已是香港一個重要的年度活動,也是社會各界和政府之間一個重要的橋樑,以及一個具認受性的、交流意見和經驗的國際論壇,以倡導社會創新和創業精神。

2016社企民間高峰會暨第四屆ICSEA的會議主題是「社會創新在亞洲:從創意到社會影響」。社會創新代表了能夠以高效率、有效和可持續的方式滿足社會需求的新想法。當中創造新的社會價值也加速了社會變革。因此,社會創新一直是社會企業和社會創業的重要組成部分。

第四屆ICSEA揭示社創新概念和模式、關鍵因素和促進社創生態系統的論文發表。另外,社會企業的成功,往往取決於它們在達成經濟和社會使命之間取得平衡。

因此,能表現出這樣混合的社會影響的能力,亦是至關重要的。近年來,橫跨大西洋的學者、政府和從業者對定義、量化和量度社會影響的興趣日益增加。鑑於亞洲國家不同的社會和經濟背景,這方面的經驗分享是非常重要的。

涉福利醫療教育環保

近年,香港和其他國家開始運用許多商業模式來推動公益及慈善事業,最為人知當然是由尤努斯(Muhammad Yunus)教授的「窮人銀行」,以小額貸款鼓勵面對貧窮的人士自力更生。

在香港,亦有不少機構和社會團體鼓勵青年創業。大專院校也有得到政府社創基金資助,為大專生提供訓練並提供小額資助,鼓勵年青學生創業。本届ICSEA邀请了來自印度、菲律賓及日本的講者,探討亞洲地區的社會企業,如何為當地農民及婦女改善生活及促進可持續發展,增進經濟收益。

近年社會企業發展十分蓬勃。政府亦提供了不少的資金,如:創業展才能、夥伴倡自強、攜手扶弱基金等,鼓勵不少民間組織以創新模式提供服務,亦鼓勵弱勢社群參與勞動工作,以工代賑(from welfare to workfare)。

在教育方面,近年海內外也鼓勵教育之改革和創新。例如STEM課程(即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echanics)之培訓。現在香港的許多中小學也在課餘活動中引進機械人的課程,啟發小孩子的科學精神和勇於創新態度。本屆ICSEA討論融合教育的革新,如何讓孩子們抹去健全和殘障之分,學習互相理解與尊重,建構和諧社會。

藉市場融資推動開發

在資源方面,過往的資源投放都是主要靠政府撥款,又或是民間捐助。可是,世界的新趨向,是改用市場的資源來融資,例如發行「社會債券」(social impact bond)、眾籌(crowd funding)、社會影響力投資(social impact investment)等。這一系列方法和工具都是以商業或市場方法來營運,提升經濟效率和效益。以香港為例,SVHK等組織就是以這概念,來孵化具社會目的和社會效益項目,提倡更多的公共服務,改善民生。

在美國上世紀提出第三部門(Third Sector)概念,它是介乎於第一部門(政府)和第二部門(即市場/企業)外重要界別。第三部門(即民間組織)在香港也有很長遠的歷史。早於一百多年前,東華三院及保良局等的慈善機構在民生上擔當了重要的角色和任務。近年,由於企業社會責任概念也開始較廣泛地推展,例如:香港工業總會在過往數年推動CSR大賽,鼓勵各工商業機構推動社會企業責任。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也推動「企業展關懷」,鼓勵更多企業成為「愛心企業」(Caring Company)。此外,政府的「攜手扶弱基金」也是以配對基金形式,鼓勵民間組織和商業機構合作,如民間組織取得企業一元資助,政府亦配以一元等額資助,最高是200萬元,那即是說整體可以得到400萬元款項推動服務。

社會創新概念和模式仍是處於初步階段,許多工作方法和模式也須有所驗證和修訂。我們還處於社會急劇轉變的洪流中,須面對挑戰,敢於創新,為我們的社會、為我們的下一代,作出努力!

註:文章寫於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