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斯通荒地(Alston Moor)位於英格蘭東北高地,包括阿爾斯通城和附近的幾條小村落,是一片人口稀少的荒野,更被喻為「英格蘭最後的荒野之地」。但這個小鎮近年卻突然受到世界的注視,因為它於2013年成為了英國第一個國家認證的社企城,各國紛紛組成社企旅行團來考察這個由社企組成的城鎮。

阿爾斯通是一個人跡罕至的城鎮,距離最近的大城市20公里。城內只有995戶,共2100名居民。它曾經是個鉛礦業的重要城鎮,但自從最大的礦場於50年代關閉之後,便慢慢走向沒落。80年代,城中最大的僱主 —— 一間僱用200名村民的炸彈殼工廠也關門大吉,更讓這個城鎮奄奄一息。

自發自助解決生活所需

由於位置偏遠,夏天時只有很少的巴士往來,在寒冬時更幾乎是與世隔絕。但這個遙遠的小鎮,卻有20間社企,即每50戶就有一間社企,讓它成為了英國第一個社企城,也可說是世界第一個社企城。市內的麵包店、寬頻上網、巴士、電影會、健身場、鏟雪隊、觀光舊火車站等,都是由社企經營。

阿爾斯通的社區在過去30年一直處於經濟衰落的狀態,無論政府或商界都不斷減少對社區的開支預算,居民意識到他們不能再天真地期待傳統渠道能繼續為城鎮提供基本設施,而必須尋找其他途徑來解決需要,不然連最基本的衣食住行都不能滿足。

由於它的地理位置偏遠加上人口太少,就連英國電訊公司都拒絕為社區提供寬頻上網服務,政府也拒絕提供資助。阿爾斯通的居民不想守株待兔,於是在2002年自組社區合作社Cybermoor,居民認購股份,自行挖路安裝電纜,讓城內所有居民都能享用無線上網。城內曾經連最後一間商店都倒閉了,居民連一盒牛奶都買不到,於是他們自行籌錢重新開設一間新店。

當政府於2014年宣布停止本來已不足的巴士線時,居民在沒有出路的情況下,決定自行營運巴士線,市政府只需提供幾架巴士,居民義務擔任司機。 城內唯一的麵包店是一間合作社,老闆為了居民而不退休,繼續經營店舖,僱用很多年輕人,他們還可以跟兄弟姐妹輪班工作。健康食品店也是合作社經營,7個員工每人一周工作一天,因此他們可以兼職其他工作或義工。這裏的居民人人身兼多職,可以同時是麵包師傅、圖書館館理員,和足球教練。

社區股票活化城鎮

Cybermoor於2012年再次透過社區股票籌得40萬鎊的資金,把原有的電纜升級至光纖電纜,投資者包括公型機構和居民。社區股票規定最少100英鎊的投資,3年內不得買賣股權。居民如果投資多過1000英鎊,便能享用一年免費寬頻服務。這次集資讓居民能夠享受跟倫敦一樣高質素的高速上網。

社區股票早於19世紀已出現,是透過社區成員來籌募資金以提供社區服務的一種集資方式,投資項目必須具社會效益,投資者也能獲得溫和的回報,對於居民來說,回報甚至比一般銀行儲蓄戶口為高。

也許這些商業案例的利潤不能滿足主流投資者,但不能否認這些社企把一個沒落的社區重新注入了希望,讓居民可以共同重建社區,也由於一個項目的成功,讓居民看到創新的可能性,而有更多類似的項目出現。

阿爾斯通能夠成為社企城的主要原因是居民對城鎮的強烈歸屬感,他們都以阿爾斯通為傲,願意把社區的利益放在個人利益之前,全心投入社區的承傳。當政府要關閉公廁,居民決定自行管理;當政府拒絕為非主要道路鏟雪,居民集資買下一部二手鏟雪機來充當社區鏟雪機。城鎮是他們共同擁有的,如果他們不去做,那就沒有人去做了。

有機構於2007年做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100%的居民相信社企提供了本來可能不存在的服務,90%認為社企增加了本地經濟開支和收入,60%認為社企衝擊了傳統業務。

大部分的社企都是由婦女經營,他們都有相同的願景,就是把阿爾斯通變成更適合小孩成長的住所。另外,很多專業人士在阿爾斯通退休,如會計師和律師,為城鎮提供專業技能。

歷史上,阿爾斯通是一個關注社會福利的宗教城鎮,在60年代也受到嬉皮文化的影響,種下了自助獨立的種子。居民都以社區為本,擁有「能做得到」的精神,不怨天尤人,反而主動取回控制權,積極去解決問題。

社企城模式於全國複製

阿爾斯通的社企每年賺取超過1500萬英鎊的收入,而且估計在未來會不斷增加,這讓城內的傳統行業也能受益。現時共有60人受僱於社企,另有200名義工。這些社企除了要自負盈虧外,也必須把利潤回饋社區。

2012年,英國的「Social Enterprise UK」把全國第一個社企城的榮耀頒發給阿爾斯通,也提倡它的共建社區模型被複製至其他地區,這對於經濟落後的城鎮有很大的啟發作用。

現時英國已經有15個社企城,其中包括布里斯托、普利茅斯、康瓦爾郡等有名的城鎮。相比起阿爾斯通,布里斯托的人口超過100萬,擁有600間社企,年度收入為3.7億鎊,證明了社企城的模式不受城鎮規模的限制。

第一社企城吸引了本地和海外的媒體報道,就連中國和台灣都有派團到訪。居民對社企模式充滿信心,認為它是改造社區的出路,政府和公營團體也認同這個三贏的方案而大力支持。當經濟權力落在人民手中,一個小小的城鎮也可以變得強大。城裏所有的居民都是社創群英,都是社會創新的開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