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你我對新聞片段中印度火車的「盛況」並不陌生,車廂外有無數人想擠進車廂,有的一手握扶手,一腳踏樓梯,只有半邊身留在車廂,有的索性直接坐上車頂,當地人口稠密程度可見一斑。要養活這個超過12億人的國家,糧食供給自然是首要課題。

目前印度有三分之二的人口於鄉郊工作,當中大部分務農為生,但印度農業的效率長期低下,缺乏技術支援,令農民長期生活在貧困中;同時,農民的環保意識薄弱,濫用水資源導致農地失去可持續性,長遠加劇貧農及糧食問題。意識到這個關乎國家前途的問題,Krishna Mishra(克里希納.米希拉)決定於2009年成立eKutir農村管理服務有限公司,一間支援農民的企業。

自幼親歷饑荒之苦

米希拉出生於印度東部沿海一個貧困邦,長年經歷饑荒、旱災及洪水災禍,自小就切身感受到貧窮慘況,但米希拉的父親沒有因為貧窮而自暴自棄,反而熱心助人,年幼的米希拉耳濡目染下,開始積極參與義務工作。米希拉對上世紀七十年代印度的旱災和饑荒印象尤其深刻,在災難中看到百姓應對災難來臨的那種無助感。他深深感受到食物供應問題對百姓,特別是貧苦大眾的影響,因此對農業產生了濃烈興趣。

米希拉於大學攻讀政治,主修政治體系與農業的關係,畢業後加入印度的國家農業及發展銀行 (NABARD),與社區的互助組織和農民團體緊密合作。在NABARD工作23年,完成了無數項目,遺憾未實踐到自己的抱負,反而意識到現有市場及政府框架的局限,他希望結合自身的知識和網絡,利用科技尋求突破。

剛成立的eKutir首先針對農民忽視的生態系統,以及剝削式的發展策略,開展為期一年的土壤測試和養分管理計劃。eKutir與6個微型企業家和300名農戶合作,透過eKutir提供技術,分析土壤狀況,讓農戶向微型企業家取得各種所需,例如種子、農藥、肥料及貸款等。這個先行項目創造了雙贏,微型企業家向農戶提供服務賺取收入,農戶則透過分析和適當投入資源提升效率。

米希拉繼而推出一個更全面的計劃,名為PIE。PIE全名為Participatory IT-enabled Entrepreneurial-driven,或譯作參與性科技驅動創業,以科技的模式促成熟悉當地社區的微型企業家,有效地幫助農民解決與耕作無關的事項,如融資和銷售等問題,令農民可專心耕作。

eKutir將所研發的平台軟件以約6000港元賣給微型企業家,微型企業家就利用這套軟件,了解農場在營運上的問題,並記下農作物的狀況。農民面對的問題將經由網上平台,聯繫到相關的企業或團體,例如農場要增加人手,農民可經eKutir的微型企業家使用平台進行招聘,免卻親自張貼街招請人的煩惱,令農場的運作更有效率。

eKutir於2016年6月正式取得共益企業認證,是印度首家獲得認證的共益企業,進一步承諾透過其商業模式改善社會。在認證過程中,eKutir總體分數高達140分,比合格標準高出60分之多,其中「顧客」一欄,eKutir超越絕大部分的共益企業,取得60分。

收入提高一倍

「顧客」一欄的評分準則中,清楚說明是以公司產品能否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目標」,有效地推廣「公共效益」和「幫助弱勢社群」。eKutir的營運模式使到最終三方得益,eKutir不但能以向微型企業家售賣軟件為自己創造利潤,亦為微型企業家創造就業機會,農民則因為有eKutir而增加了農場的產能,進而有效地協助解決印度的糧食問題。

eKutir在短短的幾年間已擴張至印度6個邦,服務3000條鄉村,獲得60000名農戶及500多名微型企業家加盟,農業產量提升兩成,成本降低三成,提升農民的收入高達一倍之多。除了在印度,eKutir還計劃擴展至其他南亞和東南亞國家,如孟加拉、柬埔寨等地。

eKutir亦與國際知名的品牌合作,推出更創新的產品,希望將印度農民的生產力進一步提高。eKutir自2011年跟英特爾公司合作,研究以資訊及通訊科技改善農民收入、生產力、農田的可持續性。計劃過人之處在於創新地引入了一個去中央化、無風險和透明的渠道為農民提供服務。這個模式已經受到米希拉的前僱主國家農業及發展銀行所接納,並大力推廣。

社會理念創造更大

作家賽門.西奈克說過:「人們購買的不是你的產品,而是你的理念。」一間通過共益企業認證的企業,意味着獲得嚴格認可,對社會有正面影響,而現在的消費者比以前更看重企業對社會的付出,期望企業能負起社會責任,消費者的取態直接關係到企業的利潤。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席勒曾經說:「我認為共益企業將比其他類型的企業獲利更高。」高盛的一份報告亦指出,以共益企業所崇尚的永續發展模式所經營的企業,會受市場以「實際行動回報」。

雖然eKutir最近期才成為共益企業,但憑着往績和共益企業的認可,有望獲得更大認同,打入更多市場,創造更大的社會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