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西西里島位處地中海,那裏除了橄欖油和葡萄酒,還有黑手黨,我們在很多荷里活電影也見識過。黑手黨是意大利最大的有組織犯罪集團,犯罪活動主要集中在意大利南部西西里(Sicily)、坎帕尼亞(Campania)和卡拉布里亞(Calabria)等地區,是造成當地社會和經濟不穩定的重要原因之一。意大利有7位正義的年輕人,為了能夠過正常的生活,於2004年展開了一場名為「再見保護費」(Addiopizzo)的反暴力草根運動,以非暴力手段公然反抗黑手黨的欺壓。

黑手黨在西西里島橫行無忌,70%的小商戶都被勒索保護費,當中在首府巴勒莫(Palermo)更高達80% 。據估計,每年保護費金額高達1500萬歐羅,一般小市民為了方便,寧支付保護費,也不想經歷舉報帶來的麻煩和風險,加上政府慣性縱容黑手黨,令敲詐保護費的問題日益嚴重。對於小商戶,他們的生意做得愈大,便要支付愈多的保護費成為惡性循環。這筆巨大的成本最終由商戶和小市民來承擔,整個地區的人民都長期處於被勒索的狀態。

2004年,7個30出頭的年輕人打算一同開一間酒吧,當他們在計劃預算時,突然驚覺預算必須包括保護費。這開始令他們意識到勒索的問題,如果真的被要求保護費,是否非付不可?不付的話他們的生命是否會受威脅?這班年輕人成長時見證了黑手黨的暴力,從小看見反黑人士、記者、法官、商人等被暗殺,長期活在黑手黨陰霾下,讓他們對黑手黨深惡痛絕。

2004年5月清晨,革命悄悄在巴勒莫城展開了。整個城鎮被貼滿了街招,上面寫着「當所有人都支付保護費,這就是一群沒有尊嚴的人民」;幾個月後,30人參與運動,很多都是20多歲的大學生。反敲詐運動以「改變消費模式來對抗保護費」的口號動員消費者,一年後3500人加入了運動,並且在當地報章刊登公開信,發表了對黑手黨敲詐保護費的反抗宣言;2006年,「再見保護費」正式公開了首100名公然拒絕付保護費的企業家名字。

成員都會收到「再見保護費」的貼紙,他們需要把貼紙貼在商店的當眼地方來展示其立場,吸引支持運動的顧客。此外,機構會印刷「再見保護費」地圖和指南,讓居民知道哪裏有反保護費的商店。貼紙象徵了尊嚴,也是在不斷提醒繼續支付保護費的商家,讓他們感到羞愧。

代表商戶提出索償訴訟

「再見保護費」運動的願景,是西西里地區的商人能夠保留100%的盈收,深信只要人民團結起來,擴大反抗的聲音就能爭取和平。剛開始,機構只是簡單地用電郵來聯繫同路人;一年後,他們成立了一個非牟利非宗教的民間志願組織,有明確的守則和清晰定位。

機構的主要收入來自私人捐款、售賣產品和西西里地區以及歐盟的資助。這場運動已經從西西里擴展至全國,消費者透過良心消費來發聲,每一次的消費都是強而有力的聲音,都是對運動的支持。

薩瓦托(Salvatore Forello)是7位正義勇士之一,他於2006年取得法律學位後 成立了反敲詐機構Libero Futuro,透過法律層面支援舉報遭企圖勒索保護費的企業家,參與法律訴訟及代表商戶向勒索者提出索償;這是意大利史上首間參與打擊勒索者訴訟的機構,除了有自己的法律顧問,也跟司法機構、警察、大學及商貿組織合作。迄今,機構共參與了86場訴訟,協助了40名受害人和商戶。

2009年,機構更把運動伸延至旅遊業,讓外國人也能透過旅遊消費來支持。機構成立了一個名為Addiopizzo Travel的社會企業分支,當中所有服務都是「無保護費」(Pizzo-free)的,包括旅店、餐廳、農莊和運輸等,所有商戶都是「無保護費」認證,讓旅客識別,得到很多學校和旅遊中介的支持,當中也有深度導賞團,助遊客了解黑手黨的影響和民間抗爭的歷史。

打破忌諱 政府改變方針

「再見保護費」雖然得到民間支持,但在開首幾年政府一直漠視,因黑手黨悠久而深遠的影響力,政客為了選票,沒有人敢公然對抗。然而近年新政府改變了方針,跟民間組織共同打擊黑手黨,總統甚至於2011年探訪機構總部以示支持,西西里居民的生活質素終於得以改善。

直至2014年,共有800名企業家、10000名消費者、32家生產商、38個組織和176間學校參與了運動。參與者資料會被公開,企業家的名字和地址會發表在網上和印刷媒體,打破了一直以來社會對談論保護費的忌諱。

「再見保護費」透過公民社會、經濟和市場來改變文化,以創新手法跟黑手黨抗衡,比用法律強制手段更有效,拒交保護費有如罷工,間接給黑手黨一種市場壓力。這場運動沒有明星領袖的號召,全靠7個不怕生命危險的勇敢青年感動了全城,讓大家站起來,對黑手黨說不,是純粹的民間運動。一位商人把自己畢生存款拿出來,成立首間不付保護費的超級市場後,讓其他人看到是可行的,相繼效尤。社會學家認為,這是件不可能的任務,猶如要在梵蒂岡建立聖公會一樣的不可能,但西西里居民證明了以團結力量改變社會是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