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姬蒂.泰萊(Kat Taylor)是共益州立銀行(Beneficial State Bank,下稱BSB)的CEO,跟一般銀行CEO的刻板印象有些出入:她是史丹福大學的法律博士和工商管理碩士,八十年代畢業後在銀行工作2年,卻很快便辭掉,回家當起全職媽媽照顧4名兒女。20年後,孩子長大了,她帶着身上6個紋身重投社會,跟丈夫湯姆.史提亞(Tom Steyer)於2007年共同創辦了BSB,成為一位不平凡的CEO。

主流銀行唯一的責任是把股東的利潤最大化,因此會把錢借給任何能夠最大化回報的人,但銀行內部的運作對於存款戶來說是一個黑盒,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存款究竟跑到哪裏去。過去7年,銀行業共付了2300億美元的罰款;2008年房貸泡沫爆破,導致490萬個家庭失去房屋;銀行貸款給煤礦業,造成過去10年共1億4千萬噸的廢料;三分之一的銀行出納員活在貧窮線下,需要靠社福援助來維持生活,這一切都證明了傳統銀行為股東帶來巨富,卻為社會帶來不幸。

存款戶是最大持份者

姬蒂認為,銀行最大的持份者並非股東,而是把血汗錢存到銀行的存戶。社會普偏低估了貸款對社會帶來的龐大影響,也忘了銀行正是最有力的眾籌媒體,假如銀行能把所有人的存款集結起來,貸款給有需要的社區,也能在存款者需要錢的時候把錢借回去,讓他們買房子、讀書、退休等,創造雙贏。如果小商戶能夠以低利率取得這些資金,他們就能提升市場上的競爭力,因為產品的價格必須包括貸款的成本;相反,如果銀行借錢給化石燃料公司,那就間接把成本轉嫁給社區,讓社區付上環境的代價。

BSB是一間有三重底線的社企銀行,也是一間共益企業(B Corp),重視社會公義、環境保護和永續經濟。姬蒂的目標是讓銀行在公眾利益下被監管,改變銀行的權力分布系統,讓存款戶有權利去參與貸款的決定。銀行的年度報告必須讓貸款戶清晰知道銀行的借貸政策和結果,讓他們有足夠資訊去自行選擇繼續把存款留下,還是另外找覺得合適的銀行。作為一間小型的地區銀行,BSB希望能夠啟發地區的大型銀行,讓它們也能對社區和持份者作出承諾,藉此從跨國大行中贏取一些市場佔有率。

銀行董事會沒有股東

姬蒂參考了一些社區銀行的先驅,如孟加拉的鄉村銀行(Grameen Bank),她很欣賞鄉村銀行在30年前的創新,可是她並不完全認同這種只服務窮人的銀行模式。她覺得,今天的銀行業需要系統性的改革,這些社區銀行不足以影響主流銀行的模式,她心中最理想的銀行應該是服務所有人的。

BSB主要有三個特色有別於主流銀行,第一個是所有權模式──BSB基金會擁有100%的經濟權利。基金會是個永久被公眾利益監管的團體,它的董事會是由3大公益機構所委任,分別代表低成本高等教育、安全和廉價房屋及社區發展3個範疇,董事會中沒有銀行股東,所以沒有利潤最大化的壓力,利潤最後會回到低收入社區,這種良心利潤分配模式跟前線的眾籌模式互相配合。

第二個特色是貸款政策。如果我們用眾籌的模式來籌募資金,銀行必須清晰地讓存款者知道資金的流向。銀行的貸款中,至少75%會到達新的經濟體系,例如廉價房屋、再生能源、永續糧食等;銀行也會貸款給共益企業或工人合作社、低收入社區、婦女或少數族裔的中小企和非牟利組織。姬蒂認為,如果少於75%,那發展新經濟體的效益便不夠明顯。至於另外的25%也不能違背銀行的使命,必須通過嚴謹的道德審查。

第三個特色是高透明度。BSB是一間共益企業,必須要公開很多內部資料,包括溫室氣體排放、水足印、勞工政策等;銀行付給員工的工資是全國平均生活工資水平的150%,而且享有所有福利,任何的良心認證它們也會去爭取,以證明它們對於實踐良心銀行的決心。

創新貸款政策締三贏

傳統銀行非常依賴信貸評分來作貸款的審批決定,但這個評分準則着重信貸歷史,對於新的初創企業家來說不能達到財務預測的作用。BSB為了突破這個業界慣常的做法,於是透過利用多方面的資料去分析及研發更精準的預測工具,讓這些貸款者能更快變成常規貸款者,以便取得更好的利率。貸款者如果定時還款或是參加有關財務管理的培訓,貸款的利率也會因此下調。相比起一般的無抵押貸款,貸款者都要付很高的利息,這個新模式反而造就三贏──貸款者的財務健康因此而提升;其他銀行也能夠貸款給他們;而BSB也因而開拓了新的客戶市場。

由於政府對於銀行的風險監管有嚴謹的準則,如果單單是基於這些企業的財政狀況,很多時候都只能拒絕這些貸款申請;BSB為這些高風險高效益的初創企業徵募資助者或基金會,作為它們最終的擔保人,大大提升了貸款的批准率。

今天,BSB擁有8億美元的資產值,雖然相比起美國銀行2萬億美元的資產來說,微不足道,但已足以引起業界的關注;這種不被看好的新模式居然還能賺錢,讓傳統的同業大跌眼鏡。過去4年,BSB每年都有20%的貸款增長,高於同業的數據,這樣的增長不是靠剝削貸款者,反而是靠跟貸款者相互合作的理念,在價格不差太多的情況下,贏得客戶的信任。

銀行把股本回報率目標設為5%至10%,如果低於這個目標,銀行不能自負盈虧;若高於這個目標,則證明銀行可能在某些地方收費過高。姬蒂相信,一間真正的好銀行是對眾生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銀行不只是需要賺很多錢去解決社會問題,而是從源頭去阻止問題發生,這正是BSB開拓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