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什麼是平等教育?是不是讓每個學生都可以入學,享有12年免費教育就是達標呢?學校的責任本是幫助每一個學生成長,但如果學生無法在校內獲得成長的關顧和學習支援,身心無法進步,就違背了真正的平等教育。

目前多數學校都只注重成績,資源都是為應付考試,創造優良成績,令教育變得僵化。基礎教育並不只是讓學生背熟書本,應付考試,還要懂得如何在實際生活中運用,開拓自己的前路。印度是世界上文盲最多的地方,雖然有義務教育法,6至14歲孩子必須入學,但教育品質存在嚴重問題,老師的素質很低、基礎設施落後,加上5到8年級(即高小到初中)的輟學率超過50%,對貧窮人口的衝擊最大。因此,民間紛紛創辦各有特色的學校,彌補正規教育不足。

開展有意義人生下半場

賈帕馬(Kamal Parmar)是一個平凡的小商人,在艾米達巴(Ahmedabad)的貧民窟附近經營車房,只有初中學歷, 卻一直熱中社會服務。2001年的一個下午,年逾半百的賈帕馬在車房門口遇到了二十多名剛考完試的學生,高高興興地回家去。他一時心血來潮,與他們攀談起來,並好奇地問考試內容,結果孩子們一問三不知;更令賈帕馬驚訝的是,8年級的學生竟然只認識幾個字母,連基本的誦讀都不會。他不禁想:到底學生在學校裏學到了什麼?

好奇的他跑到貧民窟,對400名學生進行了調查,發現只有5個孩子會基本讀寫。他翻查大量資料,看到過去6年,印度的教育費用上升超過200%,家庭收入卻僅上升了40%。

在只有一個人工作的家庭中,超過88%都無法承擔孩子的教育費。對這些貧民窟的孩子而言,可能有學上就已不錯了,還談什麼教育水準。

賈帕馬為此輾轉難眠,他認為一個社會的進步是由教育開始。結果他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就是將車房交給兩名兒子打理,自己親自教導貧民孩子,讓他們不再做考試機器,讓有朝一日走出貧民窟。

非一般的馬路學堂

開始的時候,賈帕馬邀請了10名學生,每天晚上到他家裏上兩小時的課,由最基本的讀、寫和數學開始,為學生打下良好基礎。課後還準備了美味的晚餐,與孩子一起享用。課堂的內容不只是知識和技能上的,賈帕馬更着重人格的培養。

結果孩子們紛紛介紹朋友參加,在口耳相傳下,學生愈來愈多,地方不敷應用。畢竟他的經濟能力有限,只好就地取材,用自家車房的材料製成桌椅,在路邊上課,馬路學堂(Footpath School)就這樣開展了。這所簡陋的課外輔導學校下午5時半才開始上課,一直到晚上9時結束。賈帕馬幫助學生掌握一些最基本的技能,甚至幫助準備學校考試,並且關注每個孩子的需要。他用自己設計的課程和教學方法,使學生通過真實生活的觀察和實踐印證學習。他希望讓學生了解自己的國家、政治和社會,成為一個真正的印度人。在印度,大部分的女孩子很難完成8年的法定教育,然而,賈帕馬認為婦女的知識、技能和品格會影響社會發展,所以特別着重提升女生的學習能力。他要求女生先閱讀,然後提出問題,再找出答案,這個方法竟然讓她們在半年內學會了大部分學科。

學堂的氣氛非常熱烈,賈帕馬的兒子受父親感染,當起數學老師。車房的工人也加入義教行列,把自己所知道的傾囊相授,清潔汽車的工人負責在路邊煮飯給學生。其他有心人看到孩子們在街邊學習,也自動請纓幫忙。現在大部分的膳食都由熱心的機構贊助,當地人也愈來愈理解和支持馬路學堂的理念,不僅捐圖書、黑板、糧食等必需品,甚至還有國際義工來這裏教書。

99.9%學生每天都上課

在學校裏,學生被傳統的教學方法限制,學習變成責任,甚至是負擔。馬路學堂年中無休,99.9%的學生每天都來上課,主動排好和收拾桌椅。他們選擇來這裏的原因很簡單:這裏有學校聽不到的故事,學不到的真實技能和知識,到學堂上課是一種樂趣。

傳統的老師常以為學生不夠勤力,態度散漫,賈帕馬卻發現學生擁有強烈的好奇心和學習的熱情,只是沒有人給予恰當的引導和教育,所以他採用開放式的授課方式,除了最基本的知識外,他花更多的時間引導學生發掘問題,主動學習。

15年來,賈帕馬教過的學生多不勝數,有的已上了大學,有的事業有成。原本目不識丁的貧民窟孩子,現在已變成銀行經理、醫生、工程師等,更令他欣慰的是,有學生畢業後回來幫忙。現在學堂的學生已增至150人,當中有掃街工人、保安員、貨車車伕、保姆等人的孩子。當地公立學校的校長和老師也前來參觀,研究這所馬路旁的學堂為何如此成功。

賈帕馬不止教授知識,還成為貧窮孩子的生命導師,以愛心鼓勵及激發他們。他一直支援學生繼續讀書,還為負擔不起學費的孩子提供學費,直到他們完成高中為止。

七十多歲的賈帕馬永不言退,只要有投入與專注的學生來上課,他教學的心就不會停下來。所以,這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家獲得學生、家長和居民的擁戴。賈帕馬在2009年獲頒發Dharati Ratna獎;馬路學堂的事跡亦被國際傳媒廣為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