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指出,政府每一個決策背後,平均只掌握3%市場資訊,市場訊息分散在不同持份者手中。巴塞隆拿市政府展開一場「公開挑戰」,開放決策流程讓大眾參與,共同創造出聞所未聞的方案,勝出者與政府攜手推行,順利以低於預算30%,紓緩單車失竊等棘手的城市問題,值得本地借鑑。

哈佛大學教授兼美國政府創新項目總監Stephen Goldsmith指出施政的難處:「我們的政府架構是縱向的,市民大眾的生活卻是橫向的。」在固有的體系和制度催使下,各地政府在政策執行上很多時候出現了「斷層」──政府施政思維未能有效對應用家需求。

巴塞隆拿革新成功

在2014年,巴塞隆拿市政府透過改變招標模式,推出「巴塞隆拿公開挑戰」(Barcelona Open Challenge),以「鼓勵企業,開放創新」為口號,挑戰傳統的採購形式。掌握僅3%市場資訊的情況下,卻能以低於預算30%,有效地解決了多項城市挑戰,並且實踐跨界別的共同創造(co-creation),為政策注入創新元素,亦重新定位了市政府在推動社會創新上擔當的角色。

市政府一改清單式的採購,單單列出了城市面對的六大問題,包括減少單車偷竊、提供支援網絡以減輕社會孤立、監測市內行人流量、電子化博物館及檔案的藏集等,公開向全球的公司和企業徵集創新的解決方案,形式不限,可以是一個產品或服務,甚至是一個創新構想。最終勝出的方案可與政府部門合作推行計劃,並得到項目150萬美元的投資。

以監測市內行人流量為例,創新科技公司Ctrl 4 Enviro與政府合作,推出以熱能感應,監察節日和熱門公園的人流,作為分析數據,避免人流過多時可能產生的危機。另外,亦有倡議智能單車的公司VadebikeBcn為市政府開發出單車防盜裝置,運用3點式上鎖設計和防剪物料,用家只須付15歐羅年費申請泊單車位,就能同時享有單車保險,令市民更放心使用。

市政府革新的魄力得到前所未有的成功。單單是推出的首3個星期,網頁已吸引到逾5萬的瀏覽人次,更吸引到初創企業在社交媒體上的積極分享。從各地收到的過百份投標計劃書中,6間公司突圍而出,就着所列出的6大挑戰與市政府成為合作夥伴。在市政府的全方位配合下,6個項目經過反覆的試運和改良後已在市面實施,大大減輕了巴塞隆拿市面對的難題,亦為市場和社區帶來了新景象。

推出創新思維形式

一直以來,在傳統的公營機構採購模式下,政策從來都是由政府內部作出決定,公眾作為最大用家,沒有參與決策的餘地。說穿了,固有的招標只不過是寥寥數個大供應商,在互比最低的出價位。可問題是,政府在掌握有限資訊的情況下,最終的決策終究只是政府假想出來最適合的解決方案,未必能擊中問題的要害。清單式的單向採購在步向一成不變的同時,亦扼殺創新思維。

「創新」並非單憑天馬行空的想像,而是基於對事情透徹的了解和同理心。沒有什麼能比讓真正的用家確確實實地商討解決方案更為有效。巴塞隆拿市政府從根源上改變了整個決策文化,一改清單式的採購,徵集的不再是具體的產品或服務,而是由市場主導,以問題為本地公開城市面對的挑戰,尋求從用戶角度出發的解決方案。

在這次「巴塞隆拿公開挑戰」,政府的定位從決策者轉為定義城市問題和促進者的角色,所做的其實只不過是把決策的程序公開給大眾參與,卻能帶出社會創新的力量。從此可見,很多優秀的構想和創新的可能性早已扎根在社會上,只是決策者能否通過共同協作,充分地在社會上發揮這些可能性。

降低門檻跨界參與

共同創造的價值源於每一個持份者的不同觀點和專業範疇。商界在市場上走得最快,而初創企業在創新、科技上走得最前,這些都正正是為什麼在政策上政府需要與各方協作。但傳統的公營機構採購形式對初創企業有着結構性的阻力。根據研究所指出,只有不到10%的項目會信任初次接觸的企業或未經證實的方案。基於風險的考慮,不難理解公營機構在規模、經驗上,很多時候會偏向選擇擁有雄厚實力並充分熟悉相關制度的企業,因而形成一個非公平競爭的合作環境。

「巴塞隆拿公開挑戰」有別於一貫內部採購的做法,在不同層面上降低合作的門檻和透明度,展現出對新企業的歡迎和對待創新商業構想的認真。市政府意識到過長、空泛的採購需求建議書,對中小企業的投標意欲形成阻力,於是簡化了投標文件,同時給出明確的評審標準,以方便初次投標的中小企業。市政府更在地下鐵車卡、廣告牌、巴士、社交媒體上都投放廣告,務求每一個潛在合作夥伴都不會錯過這個消息。

而事實上亦證明初創企業在能力競爭上毫不遜色︰在6個勝出的公司中,3間公司是初次與市政府合作,2間更是初創企業。而從市場上的反應可見,為城市解難在市民、企業眼中已變成是生活中可接觸的一部分,繼而讓更多社會的持份者參與到決策的層面,使能好好地發揮共同創造的社會價值。

改變不必從零開始

在Stephen Goldsmith的「社會改變的漩渦」(Vortex of Social Change)理論當中,一個創新的社會生產系統必須由造市者(market makers)創造有利的社會環境,並與主力創新的服務提供者(service providers)聯手。而掌握大部分資源的政府,要推動社會改變,須擔當起造市者的角色。

從巴塞隆拿市政府的例子可見,或許把創新的思維帶進固有的制度並沒有想像中難。他們的團隊這樣形容整個項目:「我們並不是要重新發明使車輛行走的車胎,這樣成本太大。這些全都是確確切切已想到甚至已實踐過的解決方案。我們最重要的角色是,公開整個程序給更多的可能性和從多角度看待問題。」創新不是非要從零開始,好好把握社會上的各種可能性,並通過共同創造深化社會價值,無疑將會是政府的一大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