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在印度,不論是接駁水源、考取駕駛執照、申請死亡證、結婚證書,甚至要見自己的新生孩子都要付賄款,貪污和賄賂竟成為「生活日常」,嚴重影響民生。拉梅士.拉馬那打(Ramesh Ramanatha)和斯華蒂.拉馬那打(Swati Ramanatha)夫婦本來旅居美國,重回印度的時候,再次對當地的賄風感到沮喪,於是建立了非牟利組織「人民毅力」(Janaagraha)來監察政府,並於2010年建立網站「I Paid a Bribe」(下簡稱IPAB),決心透過網站和群組力量去對抗貪污。

拉梅士是耶魯大學MBA畢業, 斯華蒂則畢業於紐約的普拉特設計學院,兩人學有所成分別成為投資銀行家和建築設計師,在美國見證了市民如何參與民主社會,並參與當地市政會議,發現政府並不主導政策,而是基於社會壓力作出反應。當他們30歲出頭時,感覺已經達到經濟自由的狀態,於是毅然離開美國,遷回印度貢獻國家,研究如何聚積足夠的群眾壓力改變政府。

盼由下而上作出改變

IPAB是一個市民對市民(citizen-to-citizen)的平台,打着「揭露賄賂的市價」的口號,邀請市民匿名分享行賄經驗,包括事件的時間、人物、地點、目的、賄賂金額等,讓社會看見賄風對市民每日的影響。網站慢慢發展成為民眾用來分享資訊的平台,可以看到哪一個城市、部門、辦事處或程序最常被舉報,這些資訊幫助民眾避開貪污黑點。

儘管大家都知道問題很嚴重,但沒有確實的數據去量化,無人可知道該如何入手改變政策。拉馬那打夫婦深信具體和客觀的貪污數據能夠協助當局去調整政策,市民提供的資料會被研究、分析和公布,讓各個界別都能看到整體貪污的走勢和排名、貪污是否串謀、行賄者有否被迫害等重要訊息,透過社交媒體讓黑市透明化,成為改變社會的工具。

網站另一個目的,是要藉着民眾的力量來指控政府。不賄賂的話,在印度寸步難行,貪污沒有法律規管,獎賞卻很高,讓全民參與,賄賂政府官員已是常規。賄賂讓社會更難進行合法活動,變相令那些依法行事的人處於劣勢,也令政府沒有動機去簡化官僚主義,因為官員能從繁瑣的程序中得益。市民和政府因此互不信任,民眾也慢慢被教育到以支付賄款來獲取服務。少數人從貪污得到大量財富,腐蝕了社會的道德價值,也間接癱瘓整個社會經濟。拉馬那打夫婦希望由下而上作出改變,令風險增加,利益自然減少。網站推出6個月已有250萬人次瀏覽,並接到5000個報告。

不良聲譽部門主管尷尬

網站的數據分析全自動化,以圖表顯示橫跨城市、部門、官員級別的賄賂情況,機構也會適時向政府部門發布分析部告,透過詳盡的程序分析來找出最多貪污的方式,以便提出改革方案。

網站很快就獲道路交通部的注視,交通部的貪污情況嚴重,高踞網站貪污排行榜第二位,不好聲譽令部門主管尷尬,因此主動邀請拉馬那打夫婦去共商討對策,例如改善運作程序、設計宣傳海報、教育市民如何舉報貪污等。部門主管希望網站的數據有助清理門戶,進行內部改革。

網站讓交通部找出哪個程序發生最多貪污,然後利用科技來重點打擊,例如讓市民在網上申請駕駛執照,使申請過程透明化減低貪污機會;駕駛考試是另一個貪污黑點,部門主管找了一家科技公司設計全球首個全自動駕駛考試中心,考試中心的路面設有感應器,記錄考試結果;筆試也是全電腦化,把貪污和行賄的機會減至最低。推行改革需要面對內部阻力,但公開資訊令部門主管得到支援和力量。

社交媒體解決社會問題

告密者報告貪污事件,也等同承認了行賄罪行,網站發布有關消息,同樣有可能被檢控,網站和告密者雙方必須承受某程度風險,然而,網站對告密者作出承諾,不會追蹤其身份。網站如果不對報告內容作改動,只是提供平台,可算是合法營運,同時更增加了數據的可信性。

另外,網站不會舉報個別官員,因為拉馬那打夫婦認為,要讓社會看見這個系統性問題,並確保問題不再發生,必須透過授權市民來改變遊戲規則。貪污有供需兩方面,改革和教育必須兩邊一起進行。

拉馬那打夫婦知道雖然大規模的貪污對國家損害更大,但相對不影響民生,市民也沒有控制權。然而,每日的恒常貪污則是國家的結構性問題,嚴重影響社會道德風氣。如果能夠逆轉情況,會有泡沫效益,迄今共1萬4700宗賄賂個案被報道,橫跨1000個城市。印度的流動上網和不同方言的網站發展迅速,以社交媒體來解決社會問題是大趨勢, 對年輕人的影響尤甚。貪污問題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變,但IPAB抓住了市民的憤怒,然後把它轉化為工具,證明了普通人也能從受害者的角色變成變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