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人類和蜜蜂的關係息息相關,連愛因斯坦也說過:「如果蜜蜂從地球表面消失,那麼人類就會只剩下4年的生命。」近年蜜蜂在歐美部分地區成群結隊地死去,牠們的生存愈來愈依賴於「養蜂人」──這是一個受到老齡化勞動力威脅的職業。為了令蜜蜂可以繼續繁衍下去,英國人奧利弗.麥克斯韋爾(Oliver Maxwell)將他的養蜂公司設於城市的建築物的屋頂。

奧利弗是來自英國的企業家,在大學時主修人類學,畢業後曾去過很多不發達國家,參與多個人道主義的救援項目。10多年前,他移居到哥本哈根工作,看到丹麥和歐洲各地在經濟和難民危機方面的變化,正在使丹麥社會分化,因而關注當地的弱勢社群。

善用閒置屋頂

奧利弗一直對社區工作方式着迷,尤其是透過商業和社會組織合作來促進社區的發展。2009年在哥本哈根的氣候變化大會,以及《無增長的繁榮》(Prosperity without growth)一書探討未來經濟如何面對環境和社會危機,使到奧利弗思考如何結合自然環境和社區力量以解決社會的問題。

某日,他在辦公室看到一隻蜜蜂在狹小的空間飛行,為着自己的群體四出搜尋花蜜,於是想到在城市裏開設對社會負責任的養蜂公司。奧利弗提出將以百萬計的蜜蜂帶到哥本哈根,以創造可持續的蜂蜜產業。人類賴以維生的農作物有八成都是由蜜蜂授粉然後結出果實,而蜜蜂還能製造出蜂蜜和蜂膠等具有醫療價值的食品。奧利弗沒有任何養蜂的經驗,他只希望透過養蜂將社區的成員連結一起,同時社區成員可以好像蜜蜂一樣彼此分工,互相配搭。

在2010年,奧利弗成立了社會企業「城市蜜蜂」(Bybi),專門從事當地頂級質量的蜂蜜生產和零售,同時幫助到當地的居民。奧利弗與哥本哈根的社會組織、養蜂人和丹麥企業合作,當地企業會提供免費、未使用的屋頂或市政空間給「城市蜜蜂」去建立一個全面的蜂蜜工廠,然後企業可降低價格購買蜂蜜,奧利弗會培訓無家可歸者和長期失業者成為獨立的養蜂人。哥本哈根市的弱勢群體獲得了有意義的工作,同時蜜蜂也有安全空間來授粉和繁殖,奧利弗因而獲國家社會企業獎,以肯定他對社會的貢獻和理念。奧利弗的故事在《衞報》和《紐約時報》等多家國際媒體上都有報道,他還被邀請到哥本哈根商學院和Meaning Conference 2016分享其創業理念。

在哥本哈根,數百萬隻蜜蜂正在為這座城市努力工作,這些繁忙的員工不僅為居民提供蜂蜜,而且為首都周圍的公園和果嶺提供了一個蓬勃發展的環境。目前「城市蜜蜂」擁有約20名以上的合作夥伴及超過100個蜂房,每個蜂房約有3萬隻蜜蜂並生產高達50公斤的蜂蜜。採蜜的時間於每年5月至8月之間,現時「城市蜜蜂」有近6噸的產量,其收益主要來自銷售蜂蜜產品,以及與其他企業合作,而所有利潤都會重新投入社會和環境活動。

助難民融入社會

「城市蜜蜂」與位於在哥本哈根最大的國際會議中心──貝拉中心(Bella Center)合作,把養蜂搬到貝拉中心的頂部。現在貝拉中心的頂部有超過100萬隻蜜蜂,除了幫助建立更綠色的哥本哈根,奧利弗還幫助弱勢群體創造就業機會。來自桑德霍爾姆避難所的無家可歸者會被培養成養蜂人,其中一名養蜂人Aref Haboo本是敍利亞難民,與家人在丹麥獲得庇護2年,他從沒有想到自己能夠找到工作,亦正因為「城市蜜蜂」,讓他重拾自信。

同時,「城市蜜蜂」與卑詩酒店集團(BC Hospitality Group)合作,養蜂人每年拜訪卑詩酒店集團的員工兩次,展示如何收集蜂蜜,成為社區外展活動的一部分。貝拉中心與「城市蜜蜂」合作的蜂蜜啤酒,「城市蜜蜂」每銷售一瓶啤酒,會獲得4丹麥克朗;在貝拉中心的餐廳和Sky Bar酒吧早餐餅乾上供應的是蜂蜜,調酒師們更開發了以「城市蜜蜂」蜂蜜為材的雞尾酒「Bella Be Sour」。位於貝拉中心的貝拉天空酒店(Bella Sky Comwell Hotel)又會在菜式中用上「城市蜜蜂」蜂蜜,當中包括以蜂蜜為材料的蛋糕,以突出蜂蜜的味道,貝拉中心又會向客人出售「城市蜜蜂」蜂蜜作為丹麥紀念品。

人類自然密不可分

蜜蜂在人類文化中佔有獨特地位,來自古埃及的壁畫和史前岩畫都記載了人類早期的養蜂場面,證明了人類與蜜蜂的關係可以追溯到數千年前。根據英國布里斯托爾大學化學學院的梅蘭妮(Melanie Roffet-Salque)博士於2015年刊於權威《自然》雜誌的研究文章指出,現代土耳其安納托利亞新石器時代遺址的陶器上的蜂蠟,是迄今新石器時代農民使用蜂產品的最古老的證據,這顯示出人類使用蜜蜂產品的時間可追溯到公元前7000年。

梅蘭妮博士和她的研究團隊檢驗了來自150多個古代考古遺址的6400多件陶器文物的黏土織物中的化學成分,總共發現50個新的蜂蠟殘留物,是早期農民和牧民廣泛利用蜜蜂的確實證據。然而,在現代的農業社會中過量使用殺蟲劑加上氣候變化和採伐森林,使得蜜蜂正在面臨被滅絕,「城市蜜蜂」成功結合大自然和人類的需要以維持社會中的多樣性,正是回應傳統和大自然的主動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