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肥皂在一般城市人眼中,看似是廉價且是唾手可得的清潔用品,可是對於發展中國家的人民卻是一種奢侈品。在柬埔寨許多農村地區,很多人一天只掙到1.5美元,連三餐都未能溫飽,更莫說處理衞生問題,結果有很多人只能用灰燼或土壤擦皮膚,因而會導致一系列的疾病,包括寄生蟲、肺部感染、傷寒和腹瀉。有見及此,美國人薩米爾.拉卡尼(Samir Lakhani)決心幫助柬埔寨的村民重拾健康和尊嚴。

薩米爾是一位致力於恢復發展中國家健康和尊嚴的社會企業家,他在美國匹茲堡大學就讀期間,曾從事柬埔寨北部村莊的水產養殖和營養項目,他還參與在柬埔寨、孟加拉和尼泊爾等發展中國家開發太陽能照明解決方案項目。

回收酒店棄置物品

隨着旅遊業日益成為許多發展中國家經濟體的一個組成部分,在柬埔寨,該地去年的旅客人次高達500萬,按年增長達5%。薩米爾發現在柬埔寨的一些地區,卻只有1%的家庭用肥皂洗手,但是同時他亦發現在柬埔寨的酒店有很多被棄置的肥皂,於是他想到收集被棄置的肥皂,再轉贈給當地的居民,以改變貧困社區的健康和福祉。

薩米爾透過志願服務的非政府組織「開拓者柬埔寨組織」,讓他與當地學生聯繫,從而幫助回收和生產肥皂,並為他們提供工作空間。回到匹茲堡學習最後一年後,薩米爾開始了眾籌。最後,他成功地從主要連鎖酒店獲得贊助,使他能夠培訓和支付肥皂製造商。

薩米爾僱用弱勢婦女在當地回收肥皂,並通過在當地社區工作的組織把經處理後的肥皂分發給住在鄉村的居民,讓他們的衞生情況得以改善,從而大幅地減少疾病對他們的影響,以及酒店因棄置大量肥皂而對環境的影響。

薩米爾計算過在發展中國家每投入1美元改善衞生,可以有價值約26美元的社會價值回報。他相信只要有一點創造性思維,就可以共同解決人類最棘手的問題。肥皂可以殺死大約70%的細菌。研究顯示適當的洗手可以減少腹瀉的機會達40至60%。

薩米爾在2014年成立生態肥皂銀行(Eco-Soap Bank),在這3年多期間,生態肥皂銀行透通過數十家非政府組織的合作,已經在170家酒店回收了超過17萬塊肥皂,合共約25000磅的肥皂,為超過66萬人提供肥皂和衞生教育。這意味着衞生診所現在可以將肥皂作為預防性腹瀉病患者的預防性資源,有助於生病的孩子回到學校。今年才24歲的他就已經獲得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英雄獎以表揚他對全球衞生的貢獻。

降低患病及失學率

生態肥皂銀行希望透過在家庭和學校的浴室中使用肥皂,減少因生病而失學的學生人數,使他們的教育能夠不間斷地進行。再者,通常情況下,酒店房間內所有使用過的肥皂塊都會被丟棄並送到垃圾堆填區,這是一個大量的非生物降解材料。生態肥皂銀行透過回收肥皂,可以大大減少廢物的數量。

生態肥皂銀行是一家人道主義和環境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為發展中國家節省、消毒和提供回收酒店肥皂。生態肥皂銀行正在考慮把業務擴展到其他發展中國家。生態肥皂銀行的主要目標之一是繼續關注發展中國家良好衞生對經濟的影響。從扔在垃圾桶裏的一種浪費的產品中,生態肥皂銀行把它交給社區裏的肥皂供應商手中,並且在經濟上刺激村莊並為自己創造收入。目前生態肥皂銀行在柬埔寨的回收中心僱用了30多名來自貧困家庭或弱勢背景的柬埔寨婦女,為她們提供培訓課程和穩定的工資遇到了困難。

生態肥皂銀行所生產的肥皂是色彩繽紛的,且有清新的香氣。生態肥皂銀行的流程設計簡單和高效能。生態肥皂銀行在柬埔寨的酒店和賓館收集肥皂,之後會進行消毒並加工成新的肥皂,會將其捐贈給在發展中國家偏遠地區工作的醫院、學校、孤兒院和和當地人道主義組織。生態肥皂銀行更提供洗手培訓課程,與這些組織分享在社區內工作,傳授個人衞生知識給當地人,以確保社區安全,避免可預防的疾病。

對於肥皂的起源可謂眾說紛紜,其中一個較為人熟悉,相傳在公元前7世紀在古埃及的一個皇宮裏,有一位廚師不小心把一罐食用油打翻在地下,在清理油脂時,無意中發現用灶爐裏的草木灰撒在油上面是有清潔污垢的效用,之後埃及的法老知道了,也用這個方法洗手。考古學家在意大利的龐貝古城遺址中發現了製肥皂的作坊,說明了羅馬人早在公元2世紀,已經開始了原始的肥皂生產,而中國人亦也很早就知道利用草木灰和天然鹼洗滌衣服,甚至把豬油和草木灰混合製成塊狀的肥皂。

在18世紀末工業革命後,促使肥皂工業有了新的發展。到了19世紀末,製皂工業由手工作坊最終轉化為工業化生產,肥皂開始被大量製造,但是到了20世紀中期,合成化學和石油化工的發展為洗滌劑提供了廉價的化工原料,促使了合成洗滌劑的興起,使得肥皂的工業發展開始下滑。

不過,近年人們的環保意識日增,因肥皂有其天然特有的性能,且易於被污水處理過程中的微生物分解,故此愈來愈多城市人會選擇使用肥皂,甚至自己在家製作手工肥皂,以減少水資源的污染問題。